顾赏“林玉山的绘画世界”画展作品

林玉山绘画艺术《未啸已风生》静思人物画民俗

作者:梅溪子

林玉山画作.慈航普渡观音菩萨(梅溪子翻拍/大纪元)

  人气: 264
【字号】    
   标签: tags: , , ,

编按:
未啸已风生林玉山的绘画艺术》画展以林玉山写生观点为主轴,“以其笔下之走兽、花鸟、风景、人物规划出四个主题:“彩墨挥洒藏百兽”、“静观花鸟写神情”、“寄情乡土留画迹”、“静思人物画民俗”。作者梅溪子追循《未啸已风生》四个主题,分篇逐一顾赏林玉山画作的艺术功夫与境界,并赋予即兴诗语,融画境、诗境于一炉,这是《未啸已风生》的第五篇--静思人物画民俗。

静思人物画民俗

俗语说“定能生慧、静能通神”,玉山伯提倡的是“专注”观察万物,“知天、知地、知物”,静下心来“写生、写神、写意”。除了美术的技法,文学、文史、民俗风情的历练修为,即是“大师”有别于“画匠”之关键。
他早年进私塾奠定了“汉文”的根底,接着跟从嘉义地区鸿儒法曹诗人“赖雨若”学四书五经及文史,又追随“赖惠川”闷红老人学诗文。像玉山伯他们那一代台湾早期的本土画家对中华历史神话人物非常了解。台湾人民间信仰也拜奉“关公”、“观音”,因此“神明”就成了画作里的题材。同时神话人物、民俗信仰,例如钟馗等,也入画于“文人画”。

探讨“林玉山的绘画世界”,本次画展第四个主题,自然而然就在“静思人物画民俗”上展现。

赏析:

*还原画稿美髯圣,辟邪钟馗貌狞狰:
拜现代高科技之赐,石刻壁画的拓印或黑乎乎的照片,经过“数位化”处理,可以很容易地“还原”出来原本的“画稿”。笔者一时兴起、尝试了一下,如此做了结果非常不错。

林玉山画作.人物画。(梅溪子翻摄/大纪元)

*南无慈航一菩萨,寒山拾得两怪僧:

林玉山画作.人物画。(梅溪子翻摄/大纪元)

*破壁飞去龙点睛,速笔描来原民貌:

林玉山画作.人物画。(梅溪子翻摄/大纪元)

神话传说仙幻影,民俗目见人风情;
(图为梅溪子加注眉批)

简洁淡泊炼雅正,人文关怀称台林。

林玉山画作.人物画。(梅溪子翻摄/大纪元)

结论:
所谓“台林画风”特色、笔者所顾所得如下:
写生写生再写生,观物之生图像呈;
写真写形写意境,绘实绘影绘神情;
书读万卷正素养,路行千里增见闻;
游山玩水作写生,摹古临帖当启蒙;
眼心手到笔锋健,天地人合气呵成;
食古消化则我有,革新渐变即自明;
外师造化天地景,内源心得精气形;
民胞物与善一体,法古创新真全能;
胶彩水墨合融汇,求变忍不狂放更。

综观玉山伯画作“历久弥新”,深得我心。兹狗尾续貂仿宜兰前贤江梦花诗句,曰:
藻绘万物集大成,色染绢纸放光明,
笔挥云山临仙境,墨泼碧海起鸟声;
威虎梅鹿蛇鼠胆,矫龙竹雀牛兔睛,
鹰犬鸡鸭鸳鸯庆,猪羊猴马猫熊萌;
十二生肖秀毛翎,三千里路留风景;
工笔细微显神韵,写意大观呈雅兴;
佛道神像引礼敬,花卉仙鹤扬清名;
中日台艺超凡世,释道儒训修终生;
维摩妙手书诗画,渊明东篱借喻情,
桃李春风满天下,开台一林誉丹青。
(本系列完)@*

责任编辑:古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就艺术赏析而言﹐首图略带民俗画法﹐一个17岁少年绘画此作算不简单﹔而二、三年后再画之虎﹐已显大将之风
  • 平生最爱雀﹐黄雀如挚友。营巢屋檐下﹐朝朝常聚首。
    秋深噪霜庭﹐春来跳新柳。相看两不厌﹐闲来忘坐久。
  • 《未啸已风生─林玉山的绘画艺术》展,梅溪子将画作“移师”到大纪元纸上美术长廊,以所摄影画作为主佐以诗文,陪伴读者来顾赏“林玉山的绘画艺术”系列。此第一篇:《彩墨挥洒藏百兽》。台湾前辈画家林玉山“水墨胶彩融合界,观物写意功伟厥”,传物传神。
  • 在许多识货的艺术爱好者或专业人士眼中,《最后的审判》毋庸置疑是当时最伟大的艺术创举。
  • 古希腊的著名悲剧《伊底帕斯王》就从一场瘟疫揭开序幕。底比斯国王伊底帕斯面对肆虐全国的瘟疫束手无策,因而派人前往德尔菲的阿波罗神殿求神谕,经过一番曲折和调查,得到的答案却是最为不堪的:正是他自己犯下弑父娶母的逆天罪恶引发了这场灾难!
  • shutterstock
    位在意大利佛罗伦斯的卡尔米圣母大殿(Santa Maria Carmine)内,这里保存了文艺复兴早期最重要的壁画系列之一。它的重要性并不在于题材,而是马萨乔 (Masaccio,原名Tommaso di Ser Giovanni di Simone)使用了创新的壁画技巧描绘圣彼得的故事。
  • 纳西瑟斯, Narcissism, 希腊神话
    我在社群网站上分享作品,同时渴望获得别人按“赞”鼓励。诚实说来,发文获得越多赞数,我对自己的满意程度就越高。但这些赞数和我对它的渴望实际意味着什么呢?
  • 尼古拉•普桑, Nicolas Poussin
    “我没有遗漏任何东西”,17世纪法国古典主义画家尼古拉·普桑曾如此自信地说。诚然,普桑作品里的每一样东西都是有理由的,理由即为他笔下每一幅画作背后的根本依据。
  • 在罗马的恢复与重建当中,教宗克里门七世决定继续装饰西斯汀礼拜堂,为自己任内留下艺术巨作。或许有感于人类的罪孽,他选择的题材是《最后的审判》,而最理想的艺术家人选,自然非米开朗基罗莫属了。
  • 米开朗基罗为整个图书馆营造的,是一种进入知识圣殿的情境。人要迈向学习之门时必须先沉淀自我,收起骄慢与浮躁。好比进入了第一道门,却发现还没有真正登堂入室。在玄关转换了心境,再以恭敬严肃的态度向着高处的圣殿拾级而上,如逆水行舟一般付出努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