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僧繇的凹凸技法——《雪山红树图》

文/郑行之
南梁 张僧繇《雪山红树图》(台北故宫博物院提供)
南梁 张僧繇《雪山红树图》(台北故宫博物院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1357
【字号】    
   标签: tags: , ,

光凸凸的山,除了轮廓线以外,不添加任何线条也就是没画皴法。

就算下大雪,也会因为山上有面向各异的树木、有岩块凹凸、悬崖峭壁等等,再大的雪也盖不严实,不可能全然像包子一样,因怕露饀而被紧紧地包得天衣无缝啊!

这幅画怎么和常见的中国山水画迥然不同呢?

南梁 张僧繇《雪山红树图》。(台北故宫博物院提供)

画家简介

张僧繇,苏州人,南北朝时任梁朝大臣,少年时在云顶山学画,因为画技高超而成为著名画家,也是当时“画家四祖”(张僧繇、顾恺之、陆探微、吴道子合称四祖)之一,“画龙点睛”的典故就来自于他。

六朝以后,发展出勾勒之后敷以重彩分出立体明暗的凹凸画法。张僧繇喜爱凹凸画那种有别于其它绘种,独树一格的立体、真实感。

《雪山红树图》的特色

这幅《雪山红树图》,首先,雪山占画面大约2/3,由大小不同型态的圆弧组成连绵的山体,而这些山都以流畅细腻,淡淡的轮廓线描绘而成,表达出大雪之大之厚的意。

至于色泽呢,画家遍施甘霖似地以浓重的石青、石绿、朱砂、朱膘等等,打底般层层敷上,最后再以厚厚的白粉覆盖,因此我们见到的山色呈现偏白的肤色,而看似一座座雪漠般的厚重山体上却偶见苔点,岩层也隐约可见。

南梁 张僧繇《雪山红树图》局部。(台北故宫博物院提供)
南梁 张僧繇《雪山红树图》局部。(台北故宫博物院提供)

我们似乎可以看见,大雪纷飞之际,不屈的树魂们摆动顶上枝桠,“我生故我在”地坚持到底,不为风雪所动,而画家则以类苔点为之。

除了面积庞大的山体,这幅画最精彩的就是红树这部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它们占地虽少且偏于一角,但却什么都具备了——人、庙宇、馆舍、牲口、小桥、树木、河流等等,构成了冰天雪地里一片温馨的小天地。

南梁 张僧繇《雪山红树图》局部。(台北故宫博物院提供)
南梁 张僧繇《雪山红树图》局部。(台北故宫博物院提供)

群山被大雪掩盖,山斋一人凭栏而坐,似乎带着期盼眺望远方;溪桥美丽坚实,栏杆似是金属雕成,桥上有红衣人骑驴而来,后面跟着负重的仆人。

触目皆白的雪霁山色与红树绿叶,加上红衣人的红,毛驴的黑,互为参差辉映,予人鲜丽明快之感。也给这片冷拙宁静的世界掺入了活泼动人的生命力。

***

晚明时期流传许多张僧繇的没骨山水画。有学者指出,此幅《雪山红树图》疑是晚明时期的仿作,是对张僧繇画风的揣摩与想像。不论这幅画是否为张僧繇的真迹,张僧繇及其画风对后世的影响,自是不言而喻。@*#

责任编辑:方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蓝瑛擅画山水,早年追摹宋元诸家,特潜心于黄公望,甚能入古,没骨青绿以张僧繇为宗,湿润厚重,鲜丽灿烂。
  • 张僧繇在柏堂里画上卢那舍和孔子等十位哲人的画像,明帝责怪他,问:“佛门内怎么能画孔子的像?”张僧繇回答说:“以后还当仰仗这位孔圣人呢。”待到后周消灭佛教的影响时,焚烧天下寺庙、佛塔,唯独柏堂殿因为画有孔圣人的画像而没有被拆毁。
  • 张僧繇平日是手不离笔,把夜晚当作白天,日以继夜地努力作画,而且老也不觉疲倦,很长一段时间中,他都不得闲。因为他这么下工夫的努力不懈,所以他画道、释、人物、龙、马等,无一不工,而且大都作卷轴画和壁画。他与顾恺之、陆探微以及唐代的吴道子并称为“画家四祖”。
  • 文徵明以“白描法”钩出娉婷玉立的莲花,用极婉约匀称的细线来钩勒。为了显现花瓣的精气有神,画瓣尖,下笔时先以书法中的“顿笔”为之,再提笔上来,一上来就见真章了。我们看到文徵明的花瓣线条是那么细致温和,好像随手不经意地就画出来似的,柔中带刚,刚中有柔。显得韵味无穷。
  • 来自比利时的法兰德斯风格画家安东尼‧范‧戴克(Anthony van Dyck,公元1599年–1641年)是一名臻求完美的肖像画家。他最著名的作品是替英国国王查理一世所绘的肖像画,优雅地呈现了查理一世和他的宫廷样貌。范‧戴克也是一位色彩大师,他善于运用色彩和大胆的笔触来表达光线、物体的移动和布料质地。这项特长也让他得以在作品中描绘出高度精准却仍具有绘画特点的蕾丝质地。蕾丝这种非常精致又复杂的布料是16至17世纪时富有的艺术赞助人流行配戴的服饰配件。
  • 华丽夸张的定型角色(stock characters)、简单的情节、即兴对白和户外表演,是即兴喜剧(Commedia dell’Arte,又译艺术喜剧)的核心特征。其幽默剧情常围绕着年轻恋人的种种考验。演员们不受台词限制,可以根据观众的反应调整表演。这些喜剧常含有对时政的讽喻和接地气的幽默,可以巧妙避开查禁。这种意大利民间戏剧形式也成了18世纪洛可可(Rococo)艺术运动的理想题材。
  • 冬天多少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沉闷些,有些人觉得天空乌云密布缺少阳光令人提不起劲来。但如果我们仔细观察,就算在最昏暗的日子里也有色彩。最近我坐在一家咖啡馆里望向天空,当天刮风下雨天色昏暗,天空不再出现彩虹,反倒像是大理石般带点细微的灰色、蓝色甚至紫色。
  • 意大利伟大的艺术宝藏之一是位于帕多瓦(Padua)的斯克罗维尼小礼拜堂(Scrovegni Chapel)。是什么让小小的斯克罗维尼神妙不凡,且意义重大?
  • 丁托列托在自己画室的墙壁上写有这样的座右铭,作为灵感之源的提醒:“米开朗基罗的造型与提香的色彩”(Il disegno di Michelangelo ed il colorito di Tiziano)。《创造动物》这幅画是向两位大师致敬之作:丁托列托动态地描绘了神体,并满怀愉悦地赞美自然界。此画如今收藏在威尼斯学院美术馆(Gallerie dell'Accademia)。
  • 美国作家史丹利‧霍洛维茨(Stanley Horowitz)写道:“冬天就像蚀刻版画,春天是水彩画,夏天像油画,而秋天是综合四季的马赛克(镶嵌画)。”几世纪以来,诗人与作家用笔歌颂四季,而画家用色彩使之流传千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