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僧繇的凹凸技法——《雪山紅樹圖》

文/鄭行之
南梁 張僧繇《雪山紅樹圖》(台北故宮博物院提供)
南梁 張僧繇《雪山紅樹圖》(台北故宮博物院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1357
【字號】    
   標籤: tags: , ,

光凸凸的山,除了輪廓線以外,不添加任何線條也就是沒畫皴法。

就算下大雪,也會因為山上有面向各異的樹木、有岩塊凹凸、懸崖峭壁等等,再大的雪也蓋不嚴實,不可能全然像包子一樣,因怕露饀而被緊緊地包得天衣無縫啊!

這幅畫怎麼和常見的中國山水畫迥然不同呢?

南梁 張僧繇《雪山紅樹圖》。(台北故宮博物院提供)

畫家簡介

張僧繇,蘇州人,南北朝時任梁朝大臣,少年時在雲頂山學畫,因為畫技高超而成為著名畫家,也是當時「畫家四祖」(張僧繇、顧愷之、陸探微、吳道子合稱四祖)之一,「畫龍點睛」的典故就來自於他。

六朝以後,發展出勾勒之後敷以重彩分出立體明暗的凹凸畫法。張僧繇喜愛凹凸畫那種有別於其它繪種,獨樹一格的立體、真實感。

《雪山紅樹圖》的特色

這幅《雪山紅樹圖》,首先,雪山占畫面大約2/3,由大小不同型態的圓弧組成連緜的山體,而這些山都以流暢細膩,淡淡的輪廓線描繪而成,表達出大雪之大之厚的意。

至於色澤呢,畫家遍施甘霖似地以濃重的石青、石綠、硃砂、朱膘等等,打底般層層敷上,最後再以厚厚的白粉覆蓋,因此我們見到的山色呈現偏白的膚色,而看似一座座雪漠般的厚重山體上卻偶見苔點,岩層也隱約可見。

南梁 張僧繇《雪山紅樹圖》局部。(台北故宮博物院提供)
南梁 張僧繇《雪山紅樹圖》局部。(台北故宮博物院提供)

我們似乎可以看見,大雪紛飛之際,不屈的樹魂們擺動頂上枝椏,「我生故我在」地堅持到底,不為風雪所動,而畫家則以類苔點為之。

除了面積龐大的山體,這幅畫最精彩的就是紅樹這部分,「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它們占地雖少且偏於一角,但卻什麼都具備了——人、廟宇、館舍、牲口、小橋、樹木、河流等等,構成了冰天雪地裡一片溫馨的小天地。

南梁 張僧繇《雪山紅樹圖》局部。(台北故宮博物院提供)
南梁 張僧繇《雪山紅樹圖》局部。(台北故宮博物院提供)

群山被大雪掩蓋,山齋一人憑欄而坐,似乎帶著期盼眺望遠方;溪橋美麗堅實,欄杆似是金屬雕成,橋上有紅衣人騎驢而來,後面跟著負重的僕人。

觸目皆白的雪霽山色與紅樹綠葉,加上紅衣人的紅,毛驢的黑,互為參差輝映,予人鮮麗明快之感。也給這片冷拙寧靜的世界摻入了活潑動人的生命力。

***

晚明時期流傳許多張僧繇的沒骨山水畫。有學者指出,此幅《雪山紅樹圖》疑是晚明時期的仿作,是對張僧繇畫風的揣摩與想像。不論這幅畫是否為張僧繇的真跡,張僧繇及其畫風對後世的影響,自是不言而喻。@*#

責任編輯:方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藍瑛擅畫山水,早年追摹宋元諸家,特潛心於黃公望,甚能入古,沒骨青綠以張僧繇為宗,濕潤厚重,鮮麗燦爛。
  • 張僧繇在柏堂裏畫上盧那舍和孔子等十位哲人的畫像,明帝責怪他,問:“佛門內怎麼能畫孔子的像?”張僧繇回答說:“以後還當仰仗這位孔聖人呢。”待到後周消滅佛教的影響時,焚燒天下寺廟、佛塔,唯獨柏堂殿因為畫有孔聖人的畫像而沒有被拆毀。
  • 張僧繇平日是手不離筆,把夜晚當作白天,日以繼夜地努力作畫,而且老也不覺疲倦,很長一段時間中,他都不得閒。因為他這麼下工夫的努力不懈,所以他畫道、釋、人物、龍、馬等,無一不工,而且大都作卷軸畫和壁畫。他與顧愷之、陸探微以及唐代的吳道子並稱為「畫家四祖」。
  • 文徵明以「白描法」鉤出娉婷玉立的蓮花,用極婉約勻稱的細線來鈎勒。為了顯現花瓣的精氣有神,畫瓣尖,下筆時先以書法中的「頓筆」為之,再提筆上來,一上來就見真章了。我們看到文徵明的花瓣線條是那麼細緻溫和,好像隨手不經意地就畫出來似的,柔中帶剛,剛中有柔。顯得韻味無窮。
  • 來自比利時的法蘭德斯風格畫家安東尼‧范‧戴克(Anthony van Dyck,西元1599年–1641年)是一名臻求完美的肖像畫家。他最著名的作品是替英國國王查理一世所繪的肖像畫,優雅地呈現了查理一世和他的宮廷樣貌。范‧戴克也是一位色彩大師,他善於運用色彩和大膽的筆觸來表達光線、物體的移動和布料質地。這項特長也讓他得以在作品中描繪出高度精準卻仍具有繪畫特點的蕾絲質地。蕾絲這種非常精緻又複雜的布料是16至17世紀時富有的藝術贊助人流行配戴的服飾配件。
  • 華麗誇張的定型角色(stock characters)、簡單的情節、即興對白和戶外表演,是即興喜劇(Commedia dell’Arte,又譯藝術喜劇)的核心特徵。其幽默劇情常圍繞著年輕戀人的種種考驗。演員們不受台詞限制,可以根據觀眾的反應調整表演。這些喜劇常含有對時政的諷喻和接地氣的幽默,可以巧妙避開查禁。這種意大利民間戲劇形式也成了18世紀洛可可(Rococo)藝術運動的理想題材。
  • 冬天多少讓我們的生活變得沉悶些,有些人覺得天空烏雲密布缺少陽光令人提不起勁來。但如果我們仔細觀察,就算在最昏暗的日子裡也有色彩。最近我坐在一家咖啡館裡望向天空,當天刮風下雨天色昏暗,天空不再出現彩虹,反倒像是大理石般帶點細微的灰色、藍色甚至紫色。
  • 意大利偉大的藝術寶藏之一是位於帕多瓦(Padua)的斯克羅維尼小禮拜堂(Scrovegni Chapel)。是什麼讓小小的斯克羅維尼神妙不凡,且意義重大?
  • 丁托列托在自己畫室的牆壁上寫有這樣的座右銘,作為靈感之源的提醒:「米開朗基羅的造型與提香的色彩」(Il disegno di Michelangelo ed il colorito di Tiziano)。《創造動物》這幅畫是向兩位大師致敬之作:丁托列托動態地描繪了神體,並滿懷愉悅地讚美自然界。此畫如今收藏在威尼斯學院美術館(Gallerie dell'Accademia)。
  • 美國作家史丹利‧霍洛維茨(Stanley Horowitz)寫道:「冬天就像蝕刻版畫,春天是水彩畫,夏天像油畫,而秋天是綜合四季的馬賽克(鑲嵌畫)。」幾世紀以來,詩人與作家用筆歌頌四季,而畫家用色彩使之流傳千古。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