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現17世紀英國紳士風範 范‧戴克肖像畫中的細節

文/米歇爾‧普拉斯特里克(MICHELLE PLASTRIK) 翻譯/陳遇
安東尼‧范‧戴克的作品《詹姆斯‧斯圖爾特(1612–1655年),里士滿和倫諾克斯公爵》(James Stuart (1612–1655), Duke of Richmond and Lennox)肖像畫細部,約1633年–1635年。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紐約市。(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81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來自比利時的法蘭德斯風格畫家安東尼‧范‧戴克(Anthony van Dyck,西元1599年–1641年)是一名臻求完美的肖像畫家。他最著名的作品是替英國國王查理一世所繪的肖像畫,優雅地呈現了查理一世和他的宮廷樣貌。范‧戴克也是一位色彩大師,他善於運用色彩和大膽的筆觸來表達光線、物體的移動和布料質地。這項特長也讓他得以在作品中描繪出高度精準卻仍具有繪畫特點的蕾絲質地。蕾絲這種非常精緻又複雜的布料是16至17世紀時富有的藝術贊助人流行配戴的服飾配件。

欣賞肖像畫最大的樂趣就是看藝術家如何捕捉畫中人物服裝上的精美細節。現藏於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的《詹姆斯‧斯圖爾特(1612–1655年),里士滿和倫諾克斯公爵》(James Stuart (1612–1655), Duke of Richmond and Lennox)肖像畫是范‧戴克的經典傑作,出色地體現了巴洛克肖像畫的精髓和他對布料的描繪技巧。

獨到的布料觀察力

安東尼‧范‧戴克的作品《自畫像》(Self-Portrait),約1620年–1621年。油彩、畫布;47 1/8英寸x34 5/8英寸。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紐約市。(公有領域)

范‧戴克出生於安特衛普,他的父親是一名富有的絲綢商人,母親則以刺繡手藝聞名。范‧戴克從小就接觸了大量的紡織品並對布料有相當了解。

范‧戴克小時候就是一位神童,至今仍公認是繼他的老師彼得‧保羅‧魯本斯之後17世紀最重要的法蘭德斯畫家。魯本斯和文藝復興威尼斯畫派的提香都對范‧戴克有著深遠影響。不僅在家鄉比利時享負盛名,范‧戴克在意大利也相當活躍,留下了著名的熱那亞貴族肖像畫。除此之外,他也創作了許多宗教和神話主題的作品。

范‧戴克於1627年離開意大利,短暫返回安特衛普。在此期間,他的贊助人包括富有的當地公民,像是西屬尼德蘭總督的伊莎貝爾女大公(Archduchess Isabella),以及法國王太后瑪麗‧德‧麥地奇(Maria de’Medici)。

范‧戴克在職涯的早期就到訪過英國,並在1632年再度造訪。在那裡不久他就受封為爵士,並成為英國國王查理一世的宮廷畫家。他為國王及王室家族繪製的肖像畫既威武又討好,奠定了英國肖像畫的風格基調。許多宮廷大臣都爭相聘請范‧戴克為他們繪製肖像。

其中一位是詹姆斯‧斯圖爾特,里士滿和倫諾克斯公爵。斯圖爾特是查理一世的表弟,忠於他的國王表親與親屬。他在宮廷中受任顯赫的職位,包括寢宮大臣(Gentleman of the Bedchamber)、宮內大臣(Lord Steward of the Household)以及樞密院顧問官(Privy Councillor)。1633年,他被授予嘉德勳章,這是英國最高等級的騎士勳章。

《詹姆斯‧斯圖爾特(1612–1655年),里士滿和倫諾克斯公爵》這幅肖像畫便是范‧戴克在英國的這段時期創作的,很可能是斯圖爾特公爵為了紀念這項崇高榮譽而委託繪製的。范‧戴克前後為斯圖爾特公爵及其兄弟繪製了許多幅肖像畫。

公爵的肖像畫

安東尼‧范‧戴克的作品《詹姆斯‧斯圖爾特(1612–1655年),里士滿和倫諾克斯公爵》(James Stuart (1612–1655), Duke of Richmond and Lennox),約1633年–1635年。油彩、畫布,85英寸x50 1/4英寸。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紐約市。(公有領域)

在這幅肖像畫中,公爵佩戴著嘉德勳章,嘉德勳章是由英國國王愛德華三世於1348年制定的。每一位受封者都由君主親自頒定。斯圖爾特公爵的服飾要素包含了斗篷的銀色星星(依照慣例都穿在左邊);綠色飾帶上的紅色和金色珠寶,上面刻著聖喬治(英格蘭和騎士團的守護聖者,the patron saint of the Order and England);左膝上的蝴蝶結下方有一條金色束襪帶(也總是穿在左側)。

當代服裝設計師保羅‧塔茲韋爾(Paul Tazewell)在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的一個名為「藝術家計劃」節目中評論道,這幅畫以刻意又招搖的畫面安排塑造出高度戲劇化的構圖。他談到范‧戴克是如何運用金屬星星和布料表面的光線反射,讓油畫呈現出雕塑般的質地。

斯圖爾特公爵的服飾非常時尚,在他身上散發出一股不經意的優雅,這是范‧戴克特有的繪畫風格。公爵的長襪和腳的姿勢展示了勻稱的小腿肌肉,在當時被認為是優秀的男性體態。事實上,有些人還會穿上加厚的長襪來加強這項特徵。

法式風格的鞋子飾有華麗的大玫瑰花結,鞋底是高根的。那時的鞋子左右都做成一模一樣的,難以區分出哪隻是左腳哪隻是右腳,但鞋底會隨著使用後的磨損逐漸合腳。公爵的金色長捲髮從後頸一直垂到胸前,這個髮型被稱作愛的髮辮,是查理一世在位期間歐洲流行的男士髮型。精心整理的髮型和公爵腳上長襪細緻的皺摺相互呼應,營造出貴族子弟的浪漫形象。

安東尼‧范‧戴克的作品《詹姆斯‧斯圖爾特(1612–1655年),里士滿和倫諾克斯公爵》肖像畫之鞋子和蕾絲細部,約1633年–1635年。油彩、畫布,85英寸x50 1/4英寸。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紐約市。(公有領域)

關於蕾絲和忠誠

范‧戴克將斯圖爾特公爵的蕾絲衣領描繪得非常精美。這種奢華的衣料是當時多數有錢人肖像畫中的關鍵元素。在英國的都鐸王朝時期,畫家會一絲不苟地描繪蕾絲的每一個細節。到了巴洛克時期,范‧戴克等畫家開始採用更具繪畫性的手法,使用密集的筆觸來描繪這種布料。

斯圖爾特公爵這幅肖像畫上的衣領是棒槌蕾絲(bobbin lace)製成的,這種蕾絲是將絲線交叉纏繞在圓柱形的線軸上手工製作成。在作家Kassia St. Clair的著作《黃金線:布料如何改變歷史》(The Golden Thread: How Fabric Changed History)中,她描述道,「不具名的蕾絲手工藝家創造了令人眼花撩亂的複雜巴洛克式設計,每一種都需要經過嚴格的數學計算,以確保線軸的數量正確。」

一位八旬老人正在製作棒槌蕾絲。(Shutterstock)

這種蕾絲只產在英國或荷蘭等低地國家,是製作寬平領(例如公爵所穿的那種衣領)的理想布料。藝術史學家Sophie Ploeg曾寫道,由於棒槌蕾絲非常的密且缺乏鏤空,從藝術角度來看,「在畫布中把每根單獨的線都畫出來是不實際的。觀畫者對蕾絲的認知不再依照結構與圖案上完全精準且詳細的描繪」。相對地,范‧戴克創意地使用了光影來捕捉蕾絲的紋理和圖案。

西元1630年代產於英國或荷蘭的蕾絲衣領。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紐約市。(公有領域)

在這幅畫中,公爵身邊還有一隻靈緹犬,據說這隻獵犬在一次野豬涉獵時救了公爵一命。這種品種的狗象徵著高貴和忠誠。通常「狗」在藝術中都被用來表示忠誠的意思。范‧戴克筆下的這隻靈緹犬前腿優雅地向前伸直,將動物描繪的優雅和平衡感提升到了新的維度。這樣的構圖方式暗示著一百多年前提香的作品《查理五世與獵犬》(Charles V With a Hound),現今收藏在普拉多博物館。但在范‧戴克的時代,提香的這幅畫被收錄在查理一世的藝術收藏之中。兩幅肖像畫中的獵犬都將鼻子放在主人的髖部上,同時忠心耿耿地凝視著他們。

提香的作品《查理五世與獵犬肖像畫》(Charles V With a Hound),1533年。油彩、畫布。普拉多博物館,馬德里。(公有領域)

在范‧戴克的畫中,獵犬代表了他自己對公爵的忠誠,但也很可能代表著公爵對國王的忠誠。范‧戴克的作品通常都帶著一股韻律的動感,在這幅作品中也相當明顯。畫家使用長而彎曲的線條將畫面中彼此獨立的元素──從獵犬到衣服再到背景的窗簾──巧妙地融合在一起。

在1640年代,英國陷入了動盪;保王派和國會議員之間的緊張關係加劇,忠誠的公爵為了輔助國王而捐助了大量的財產。1641年,范‧戴克在這場衝突之際溘然長逝。不久後,保王派人士在英國內戰中戰敗,詹姆斯‧斯圖爾特失去了他的三個兄弟,查理一世遭受處決,他的宮廷也被解散。唯獨范‧戴克的肖像畫《詹姆斯‧斯圖爾特(1612–1655年),里士滿和倫諾克斯公爵》保留下英國內戰前的記憶,偉大的藝術氣派永垂不朽。

原文The Fabrication of a Van Dyck Portrait刊登於英文大紀元。

作者簡介:

米歇爾‧普拉斯特里克(Michelle Plastrik)是一位藝術顧問,居住在紐約。她撰寫的文章涉及藝術史、藝術市場、博物館、藝術博覽會和特別展覽等一系列主題。

責任編輯:茉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對喜愛藝術和歷史的人來說,安東尼‧范戴克(Anthony van Dyck)的名字與英格蘭國王查理一世(King Charles I)的宮廷可說是分不開的。歷史上也很少有像范戴克這樣的藝術家,具備影響某一時期「流行形象」的能力。儘管范戴克與國王的關係,理當只是藝術家生涯故事的一小部分,但他多樣的職業生涯和博大深遠的藝術造詣卻經常遭到忽略。
  • 文徵明以「白描法」鉤出娉婷玉立的蓮花,用極婉約勻稱的細線來鈎勒。為了顯現花瓣的精氣有神,畫瓣尖,下筆時先以書法中的「頓筆」為之,再提筆上來,一上來就見真章了。我們看到文徵明的花瓣線條是那麼細緻溫和,好像隨手不經意地就畫出來似的,柔中帶剛,剛中有柔。顯得韻味無窮。
  • 南梁 張僧繇《雪山紅樹圖》(台北故宮博物院提供)
    光凸凸的山,除了輪廓線以外,不添加任何線條也就是沒畫皴法。 這幅畫怎麼和常見的中國山水畫迥然不同呢?
  • 華麗誇張的定型角色(stock characters)、簡單的情節、即興對白和戶外表演,是即興喜劇(Commedia dell’Arte,又譯藝術喜劇)的核心特徵。其幽默劇情常圍繞著年輕戀人的種種考驗。演員們不受台詞限制,可以根據觀眾的反應調整表演。這些喜劇常含有對時政的諷喻和接地氣的幽默,可以巧妙避開查禁。這種意大利民間戲劇形式也成了18世紀洛可可(Rococo)藝術運動的理想題材。
  • 冬天多少讓我們的生活變得沉悶些,有些人覺得天空烏雲密布缺少陽光令人提不起勁來。但如果我們仔細觀察,就算在最昏暗的日子裡也有色彩。最近我坐在一家咖啡館裡望向天空,當天刮風下雨天色昏暗,天空不再出現彩虹,反倒像是大理石般帶點細微的灰色、藍色甚至紫色。
  • 意大利偉大的藝術寶藏之一是位於帕多瓦(Padua)的斯克羅維尼小禮拜堂(Scrovegni Chapel)。是什麼讓小小的斯克羅維尼神妙不凡,且意義重大?
  • 丁托列托在自己畫室的牆壁上寫有這樣的座右銘,作為靈感之源的提醒:「米開朗基羅的造型與提香的色彩」(Il disegno di Michelangelo ed il colorito di Tiziano)。《創造動物》這幅畫是向兩位大師致敬之作:丁托列托動態地描繪了神體,並滿懷愉悅地讚美自然界。此畫如今收藏在威尼斯學院美術館(Gallerie dell'Accademia)。
  • 美國作家史丹利‧霍洛維茨(Stanley Horowitz)寫道:「冬天就像蝕刻版畫,春天是水彩畫,夏天像油畫,而秋天是綜合四季的馬賽克(鑲嵌畫)。」幾世紀以來,詩人與作家用筆歌頌四季,而畫家用色彩使之流傳千古。
  • 聚會宴飲的傳統,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時代早期。在古希臘,有一種稱為「會飲」(symposium)的特殊宴會,是當時社會的有機組成部分。隨後,宴飲在中世紀和文藝復興時期十分盛行,並以不同的形式傳承至今。
  • 早在1855年,也就是多雷(Gustave Doré)二十三歲時就計畫為但丁《神曲》著手繪製插圖。他的藝術才能大多體現在為文學作品創作插圖上。除了神曲之外,他還為其它文學名著製作精美的插圖,如《聖經》、《失樂園》、《唐吉柯德》等等,而神曲插圖的面世,即被大眾認為文學結合視覺藝術的一大傑作。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