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托畫作《七美德七惡習》幫助心靈成長

作者:詹姆斯‧塞勒(James Sale) 嘉蓮 編譯
裝飾著14世紀喬托壁畫的斯克羅維尼禮拜堂(Scrovegni Chapel)內部。(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氣: 45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意大利偉大的藝術寶藏之一是位於帕多瓦(Padua)的斯克羅維尼小禮拜堂(Scrovegni Chapel)。考慮到許多意大利藝術作品都是鴻篇巨制,這種說法不免讓人訝異,因為這座禮拜堂本身是個相當狹小而封閉的空間。沿路前行不遠,就是形制恢宏、氣勢磅礴的聖安東尼大教堂(Basilica of St. Anthony),那裡除了令人驚歎的建築,還保有多納太羅(Donatello)等人的藝術作品。如果巨大的尺寸就是唯一指標,那麼斯克羅維尼禮拜堂的表現可能會差強人意。然而,事實並非如此。

是什麼讓小小的斯克羅維尼神妙不凡,且意義重大?

喬托及其影響

這座小禮拜堂內裝飾的是喬托(Giotto,約1267─1337年)的畫作。有人說,這位文藝復興時期藝術大師,實際上開創了文藝復興時期的藝術,因為其風格影響了後來所有的藝術家。他的主要影響之一在於刻畫人類情感方面的獨創性。(他的友人、同時代的但丁在詩歌方面也有類似的貢獻。)

喬托之前的基督教藝術以聖像畫為主。那些都是偉大的藝術作品,著眼點是基督的神性——傾向於樣式化、靜態化,而不突出人性的一面。喬托將人性引入了基督教藝術。

喬托,《金門相會》(Meeting at the Golden Gate),壁畫《約阿希姆的一生》(Cycle of the Life of Joachim)中的第6場景,作於1303至1306年間,意大利帕多瓦的斯克羅維尼禮拜堂。(公有領域)

舉例來說,如果我們看一看這座禮拜堂中的《金門相會》,就會看到安妮(聖母瑪利亞的母親)在久別重逢後趕忙親吻歸來的丈夫約阿希姆。從他們面部的局部可見,他把她拉向自己,而她則非常溫柔地親吻他(兩唇相接)。這裡有著人間之愛,而不止是「聖母抱子」或「哀悼基督」等神學經典場景。

在喬托這裡,將人性引入藝術似乎還具有深刻的神學含義。可以這樣說,這不是「為藝術而藝術」,而是「為神而藝術」。這座禮拜堂中的藝術品表達了太多令人著迷的神學理念。

斯克羅維尼禮拜堂內,喬托創作的《最後的審判》(Last Judgment)壁畫。(Shutterstock)

僅舉一例:在禮拜堂的兩端(西側和東側),面對面的是被天使環繞的聖父上帝和處於「最後審判」中心的基督。藝術作品本身令人歎為觀止,但更有趣的是畫面中傳達的深刻神學思想。聖父和聖子隔著小教堂的中殿面對面,他們形成了彼此的鏡像!這裡的聖父上帝,並不是一位滿頭銀絲的老人——就像聖誕老人前身、無神論文學經常取笑的「老天爺」(the old man in the sky)那樣。

聖父,兩側是天使,與喬托的《最後的審判》面對面。(Shutterstock)
基督(《最後的審判》局部)。(Shutterstock)
斯克羅維尼禮拜堂內的壁畫「聖父」。(Shutterstock)

相反地,像基督一樣,上帝形象年輕、風華正茂,可以說是青春永駐。這與駁斥「老天爺」說法的各種《聖經》參考文獻當然是一致的,最有力的例證來自基督在《約翰福音》中所說的:「人看見了我,就是看見了父。」(《約翰福音》14.9)換句話說,聖子和聖父是彼此的反映。

不過,撇開有關上帝本質的神學大哉問不談,最近我參觀這座禮拜堂時,最吸引我的還是人物之間的關係,比如約阿希姆和安妮的親密,還有猶大在客西馬尼花園(garden of Gethsemane)親吻基督時的表情,以及喬托創作的十四幅肖像畫——通道北側是七種惡習,面對著南側牆上的七種神聖的美德,主題也兩兩呼應。

令人難以置信的不僅是十四幅畫像本身,還有其創作宗旨,那就是對症下藥。

喬托,《基督被捕(猶大之吻)》[The Arrest of Christ (Kiss of Judas)],出自《約阿希姆生平》系列,壁畫,1303至1306年作。意大利帕多瓦的斯克羅維尼禮拜堂。(公有領域)

七美德七惡習

喬托畫筆下的七種美德和致命惡習,並不完全符合教宗額我略一世(Gregory the Great)或聖托馬斯‧阿奎納(St. Thomas Aquinas)列出的清單(阿奎納列出的美德和惡習是但丁詩作《神曲》的基礎)。根據專家朱利亞諾‧皮薩尼(Giuliano Pisani)在他的著作《斯克羅維尼禮拜堂》中的說法,喬托受到了現已被人們遺忘的神學家——帕多瓦的艾爾伯圖斯修道士(Friar Albert of Padua,又稱大阿爾伯特)的影響,而修道士本人尤其受聖奧古斯丁神學(Augustinian theology)影響。

這套畫作的定位在於產生治癒效果。它所依據的醫學原理稱為對立原理(the principle of opposites)或相反學說(the doctrine of contraries)——在古希臘醫聖希波克拉底看來,疾病是由身體的不平衡引起的,只有應用相反的原理,才能糾正這些失衡(即讓病人康復):如果發燒,就需要採取降溫措施;如果發冷,就需要加溫。因此,走在斯克羅維尼小禮拜堂的通道上,當我們面朝北,看到的是某種惡習;但轉向南面,面對它的即是對治之法——可抵消惡習的美德。省思一種惡習的各個方面,會增強人的自我意識和對人類生活這方面的厭惡;之後,如何擺脫這種惡習的控制,就在對面的畫中展現。

因此,這條畫廊不僅具有美學價值,還具有道德和精神價值。

在這裡,我們有七種惡習——四種基本惡習和三種精神惡習,面對著它們所對應的美德。它們都是什麼呢?如下表所示。

根據古典哲學和基督教理念,成就四種基本美德就能進入伊甸園,成就三種精神美德就能進入天堂。(大紀元製圖)

順便,請注意,上表的排序不僅橫向有關聯,縱向也合乎順序:愚蠢會被謹慎所抵消,但如果不被謹慎抵消,就會導致不穩定;不穩定又會導致忿怒,依此類推。最終,如果我們妒忌其他人,就會對自己不抱任何希望。

愚蠢與謹慎

讓我們看看「愚蠢」和「謹慎」這第一對組合,就能明白其中的道理。「愚蠢」在拉丁語中是「stultitia」,它不僅僅意味著愚昧,還表示漫不經心、不理性且不恰當的持續行為;包括不明智的決策和缺乏智慧、甚至沒有常識的狀態。

現在看看這幅畫。我們看到什麼?

喬托筆下七惡習與七美德中的愚蠢(左)與謹慎。(公有領域)

我們看到一個男子,他的身上有許多缺乏理性或智慧的特徵:他身材臃腫,沉迷於感官享樂;站姿稍微向上傾斜,並不端正;他頭戴誇張的羽毛冠,好像是給自己加的冕;身後還有一束孔雀羽毛,好像他自認為是重要人物或王室成員。腰帶上掛著的小撥浪鼓叮當作響,就像強迫症般,努力吸引著人們的注意;他的嘴巴張著,表明他的無知——一種漫不經心;腳上沒穿鞋——動物都是這樣;右手拿著一根形狀不規整的大棍子,暗示著他訴諸蠻力、毫無技巧(比方說,用劍)。總之,這個男子擁有人類不應該擁有的一切。

看看這個人物,那是你嗎?我們在這幅畫中看到自己的影子嗎?如果看到了,那麼我們已深陷心靈困境!

當轉向南面時,我們看到了解葯、良方!在這裡,我們看到了與Stultitia(愚蠢)相抗衡的Prudentia。「Prudentia」是拉丁詞,在英語中譯為「謹慎」或「智慧」。它指的是在決策時謹慎、明智並表現出良好判斷力的品質或美德,指的是在仔細考慮後果、深思熟慮地評估不同選項的基礎上作出正確選擇的能力。

在這裡,我們看到坐在書桌後面的女士;她正在探究、學習,顯然在抵擋愚昧無知或不思進取。書桌是書房的一部分,書房優雅而有條理,暗示著秩序和決心。她的右手拿著羅盤,象徵科學;左手持一面鏡子:她正在遵循古典主義的核心教誡——「認識你自己」。要做到這一點,我們必須進行某種形式的自省,看到真實的自己,也就是我們在神眼中的樣子。此外,請注意,與《愚蠢》中的男子不同,她的頭略微前傾——這是一個善於傾聽而不是多言的人的典型角度。那麼,這裡就是補救之道。

我們還可以解讀下去,但正如皮薩尼指出的,關鍵在於「謹慎療法是針對善惡不分而採取的補救措施,它使我們能夠繼續前行」。換句話說,如果我們一開始就不知什麼是好什麼是壞,我們又怎能在神召喚我們過的心靈生活中獲得成長呢?

那麼,是時候看看所有十四幅畫面,來檢視我們成長得如何了!也看一看對治惡習的這些解方吧。

七惡習(左至右):絕望(Despair)、嫉妒(Envy)、不忠(Infidelity)、不義(Injustice)、忿怒(Wrath)、不穩定(Inconstancy)和愚蠢(Folly)。(公有領域)
七美德(左至右):希望(Hope)、仁愛(Charity)、信仰(Faith)、公正(Justice)、節制(Temperance)、堅韌(Fortitude)和謹慎(Prudence)。(公有領域)

原文:Giotto’s Paintings of the 7 Virtues and 7 Vice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詹姆斯‧塞勒(James Sale)是培訓師和創意總監,詩人,近年任英文大紀元特約撰稿人。其公司Motivational Maps Ltd.致力於協助提升績效,在16個國家有上千客戶。塞勒迄今出版了五十餘本有關管理和教育的著作,由各大國際出版商如Routledge等出版發行,最新的一本是《高績效團隊的激勵圖譜》(暫譯,Mapping Motivation for Top Performing Teams,2021)。他曾獲 2022年小推車詩歌獎提名、2017年古典詩人協會年度比賽第一名。有關作者及其「但丁專案」的更多資訊,請訪問 EnglishCantos.home.blog。

責任編輯:茉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文徵明以「白描法」鉤出娉婷玉立的蓮花,用極婉約勻稱的細線來鈎勒。為了顯現花瓣的精氣有神,畫瓣尖,下筆時先以書法中的「頓筆」為之,再提筆上來,一上來就見真章了。我們看到文徵明的花瓣線條是那麼細緻溫和,好像隨手不經意地就畫出來似的,柔中帶剛,剛中有柔。顯得韻味無窮。
  • 南梁 張僧繇《雪山紅樹圖》(台北故宮博物院提供)
    光凸凸的山,除了輪廓線以外,不添加任何線條也就是沒畫皴法。 這幅畫怎麼和常見的中國山水畫迥然不同呢?
  • 來自比利時的法蘭德斯風格畫家安東尼‧范‧戴克(Anthony van Dyck,西元1599年–1641年)是一名臻求完美的肖像畫家。他最著名的作品是替英國國王查理一世所繪的肖像畫,優雅地呈現了查理一世和他的宮廷樣貌。范‧戴克也是一位色彩大師,他善於運用色彩和大膽的筆觸來表達光線、物體的移動和布料質地。這項特長也讓他得以在作品中描繪出高度精準卻仍具有繪畫特點的蕾絲質地。蕾絲這種非常精緻又複雜的布料是16至17世紀時富有的藝術贊助人流行配戴的服飾配件。
  • 華麗誇張的定型角色(stock characters)、簡單的情節、即興對白和戶外表演,是即興喜劇(Commedia dell’Arte,又譯藝術喜劇)的核心特徵。其幽默劇情常圍繞著年輕戀人的種種考驗。演員們不受台詞限制,可以根據觀眾的反應調整表演。這些喜劇常含有對時政的諷喻和接地氣的幽默,可以巧妙避開查禁。這種意大利民間戲劇形式也成了18世紀洛可可(Rococo)藝術運動的理想題材。
  • 冬天多少讓我們的生活變得沉悶些,有些人覺得天空烏雲密布缺少陽光令人提不起勁來。但如果我們仔細觀察,就算在最昏暗的日子裡也有色彩。最近我坐在一家咖啡館裡望向天空,當天刮風下雨天色昏暗,天空不再出現彩虹,反倒像是大理石般帶點細微的灰色、藍色甚至紫色。
  • 丁托列托在自己畫室的牆壁上寫有這樣的座右銘,作為靈感之源的提醒:「米開朗基羅的造型與提香的色彩」(Il disegno di Michelangelo ed il colorito di Tiziano)。《創造動物》這幅畫是向兩位大師致敬之作:丁托列托動態地描繪了神體,並滿懷愉悅地讚美自然界。此畫如今收藏在威尼斯學院美術館(Gallerie dell'Accademia)。
  • 美國作家史丹利‧霍洛維茨(Stanley Horowitz)寫道:「冬天就像蝕刻版畫,春天是水彩畫,夏天像油畫,而秋天是綜合四季的馬賽克(鑲嵌畫)。」幾世紀以來,詩人與作家用筆歌頌四季,而畫家用色彩使之流傳千古。
  • 聚會宴飲的傳統,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時代早期。在古希臘,有一種稱為「會飲」(symposium)的特殊宴會,是當時社會的有機組成部分。隨後,宴飲在中世紀和文藝復興時期十分盛行,並以不同的形式傳承至今。
  • 早在1855年,也就是多雷(Gustave Doré)二十三歲時就計畫為但丁《神曲》著手繪製插圖。他的藝術才能大多體現在為文學作品創作插圖上。除了神曲之外,他還為其它文學名著製作精美的插圖,如《聖經》、《失樂園》、《唐吉柯德》等等,而神曲插圖的面世,即被大眾認為文學結合視覺藝術的一大傑作。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