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纽媒呼吁新西兰人勿到中国移植器官

9月27日,新西兰Newsroom新闻网报导说,每年都有一些新西兰人到中国接受器官移植手术,这种做法遭到了国际移植界的谴责。国际人权律师麦塔斯(David Matas)表示,新西兰应采取更多行动来对抗器官贩卖和移植旅游。图为中共活摘并盗卖法轮功学员器官演示。(大纪元资料室)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9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徐亦扬编译报导)9月27日,新西兰Newsroom新闻网报导说,每年都有一些新西兰人到中国接受器官移植手术,这种做法遭到了国际移植界的谴责。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表示,新西兰应采取更多行动来对抗器官贩卖和移植旅游。

移植旅游引争议

文章说,新西兰一直试图通过增加资源和新的国家战略来增加相对较少的器官捐赠者数量,但由于目前有550多人在排队等候,一些绝望的新西兰人(通常是拥有双重国籍的人)正在花钱插队。

移植旅游已从人类的器官交易中衍生出来,并在中国、印度和中东地区盛行。缺乏捐赠者、等待时间长、人们可以相对轻松地旅行,这些都是推动移植旅游业的因素。

报导引述了奥克兰移植医生伊恩·迪特默(Ian Dittmer)的话说,这种情况在新西兰人中并不常见,每年大约只有两三个人,但它却同时引发了医学和伦理方面的争议。

2012年,坎特伯雷大学法学研究员瑞秋•沃尔什(Rachel Walsh)表示,由于国内器官短缺,一小部分绝望的新西兰人选择了这种多半不合法的治疗方式。

文章说,卫生部并没有统计在海外接受器官移植的人数,无论是海外注册的活体移植还是从已故者身上移植。但是,在病人返回后给予术后护理和抗排斥治疗的医疗从业者只处理了少量病例。

2007年,世界卫生组织(WHO)发现,全球多达10%的器官移植涉及用器官交换金钱以及有潜在的胁迫行为。

文章表示:在中国,有证据表明,被处决的囚犯的器官——通常是法轮功修炼者,他们的器官被移走并在黑市上出售。世卫组织的一份报告发现,2005年,中国进行了大约1.2万例肾脏和肝脏移植手术,并且据称大多数移植器官都是从被处决的囚犯那里获得的。

澳纽移植协会:移植旅游应被禁止

由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移植协会等移植组织支持的《2008年伊斯坦布尔宣言》表示,贩卖和移植旅游“违反了公平、正义和尊重人类尊严的原则,应该被禁止”。

关于器官移植商业化的伦理问题存在争议,但大多数国家,比如新西兰,都有反对为器官付费的法律,这意味着没有法律上的歧义。

与此同时,澳大利亚正在就器官贩运问题进行议会调查,以及如何改进政策框架,以更好地保护澳大利亚人免受器官贩运和器官移植旅游的风险。

澳洲人权小组委员会主席、国会议员凯文·安德鲁斯(Kevin Andrews)说,委员会对世界范围内器官移植的需求正在推动人体器官黑市的发展而感到担忧。

他今年6月曾表示:“小组委员会特别关注的是,澳大利亚人出国进行器官移植可能会让自己和他人面临重大风险。”

人权律师麦塔斯:新西兰可以做得更多

国际人权律师麦塔斯在接受Newsroom记者采访时表示,新西兰应该采取更多行动来对抗器官贩卖和移植旅游。

文章说,在过去的12年里,麦塔斯一直在研究和倡导在中国禁止器官贩卖。本周,他在新西兰参加了一个小组讨论,讨论立法者在反对这种行为中可能扮演的角色。

麦塔斯被问到在中国这一问题的严重程度,他发布的报告引起了联合国反酷刑委员会的注意。他刚开始研究时,并不确定关于(器官源自)死刑犯的说法是否属实。

他说,很难相信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西方国家对这个问题普遍缺乏了解。但研究的线索使他找到了支持这些指控的证据。在为联合国完成一份报告之后,他继续主张采取措施结束这种做法。

麦塔斯说,社交媒体的兴起,使得代理商和营销人员更容易将目标锁定于多个国家的患者,人们被出售的是包罗万象的移植套餐。

尽管新西兰在某种程度上被排除在外,但它在反对器官贩运方面处于有利地位,并可以呼吁中共制定更有力的法律。他说,当一个国家不参与这种做法时,更容易说出来。此外,或许也可以改变政策框架,起诉那些以新西兰人为目标的营销代理人。

新西兰的移植战略

文章说,2016年,前国家党政府对新西兰的器官捐赠和移植系统进行了审查。此外,还修改了一项法律,全面赔偿在世捐赠者的工资损失。

去年,政府制定了一项国家战略,其中包括六项优先事项,以提高已故捐款者的比率。它们是:提高公众意识;改进捐赠登记制度;提高培训;增加产能;在地区卫生局(DHB)之外建立一个国家机构,以及对过程进行衡量。

该战略文件说:“由于新西兰器官捐献组织(ODNZ)和ICU联系医生和护士的努力以及专业知识的增加,新西兰的器官捐献率正在上升。”

“然而,与其它国家的比率相比,这一比率仍相对较低。新西兰有独特的文化构成,使器官摘取和器官移植具有地理上的挑战。但一些国家在引进综合战略后,在器官捐献率方面取得了显着的进步。”

文章表示,在2017年,器官捐赠数量创下了纪录,移植手术有290个,比前一年增加了32个。

国家党卫生事务发言人迈克尔·伍德豪斯(Michael Woodhouse)表示,有一些方法可以进一步改善这个系统,以阻止人们把目光投向海外。

新西兰人有出国就医的历史,包括整容和关节手术。但他说,就移植而言,潜在的医疗并发症和术后护理的连续性可能会使患者的健康处于危险之中,并给新西兰的医疗系统带来压力。

为了进一步提高捐献率,伍德豪斯提出了一项事先同意登记制度,以取代目前的驾驶执照上显示是否是器官捐赠者的制度。在医学上,只有不到1%的人有资格成为器官捐赠者,并且在某些情况下,病人的家属会由于个人或宗教信仰的原因而推翻病人的决定。

伍德豪斯说,目前正在就医疗自主权展开辩论,以支持死者的意愿,并帮助进一步增加已故捐赠者的数量。

与此同时,主要的捐肾者的数量也在增加,移植中心有全职协调员,并且放宽了在医学上有资格成为活体供者的标准。

责任编辑:刘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