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读唐诗系列之三

【品读唐诗】大唐第一咏蝉诗

作者:兰音

清 蒋延锡《柳蝉图》局部。(公有领域)

  人气: 54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如果要用一个声音来代表夏天,我们最先想到的,一定是声了。碧绿的树梢上,人们总能听到蝉连续不断的唧唧的鸣叫。有时候它很聒噪,吵得我们难以入眠,但更多时候,我们把它视为夏天的象征。因为到了秋天,蝉就很少鸣叫了,也就有了“噤若寒蝉”这个成语。由于蝉独特的生活习性,几千年前的古人就乐于把蝉作为描写或歌咏的对象了。

《庄子》曾说过:“蟪蛄不知春秋。”就是说寿命很短,不知道春天和秋天的存在,所以很多文学家把蝉作为感叹时光流逝、人生短暂的意象。但同时,蝉也作为一种道德高尚的动物,深受文人的喜爱。这是为什么呢?我们不妨来看看这样一个画面:

秋天的庭院里,有一株枝叶萧疏的梧桐树,最高的树枝上栖息着一只蝉。它渴的时候吸食清露,平时发出清脆响亮的鸣声。这回荡在空中的蝉鸣,不是借助风力的传播,而是因为蝉本身高居树梢,所以声音才能传得那么遥远。

这样一只蝉,会带给你什么样的感受,是不是好像面前有一位高风亮节的古人?是的,这就是初唐名臣虞世南所作的一首咏物诗《》:

垂緌饮清露,流响出疏桐。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

虞世南是历经南朝陈、隋、唐三朝的传奇人物,被唐太宗誉为德行、忠直、博学、文词、书翰“五绝”,也是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今天我们就来看看,他在文词上绝顶的造诣。古代关于咏蝉的文学作品很多,但是最早把蝉作为寄托心志的歌咏对象的,应当数这首诗。古人喜欢咏物,唐朝诗人也将咏物诗推向一个顶峰,技法纯熟、气象万千。虞世南的《蝉》,无论从创作时间还是艺术水平来说,都可以称作大唐的第一咏蝉诗了。

图为金 王庭筠《柳蝉红蓼》。(公有领域)

诗境赏析

这首诗从开篇就用了拟人化的手法,刻划了一只儒雅风流、不染世俗的蝉。“垂緌饮清露”,垂緌,是古时候官帽打结下垂的部分,这里指代蝉的触须,好像那垂下的帽带。蝉儿栖息在高高的树梢上,以清澈的露水为食。诗的第一句,就把一个士大夫形象的品性高洁的蝉,栩栩如生地描绘出来了。那么,蝉在树上都做些什么呢?“流响出疏桐”,流响,是指传播得很远的声音。这只蝉很特别,它在高大的梧桐树中发出绵绵不断的鸣叫声,即使是很远的人都能够听到它那嘹亮的声音。

接下来,诗人要向读者解答蝉声远播的秘密了。“居高声自远”,是因为它身处高位,所以声音自然能够传到远方。“非是藉秋风”,诗人在最后一句着意强调,蝉声绝不是借助风力的传送。这两句还用了倒装的修辞手法,正常的语序应该是“非是藉秋风,居高声自远”。因为使用了倒装,强化了蝉居高的特点,也让文字不同寻常,更具有诗意的美感。

既然这是一首咏物诗,那么虞世南绝不是单纯地描写一只蝉的生活习性,而是通过蝉的形象来寄托自己的情感和志趣。这只蝉垂触须、栖高处、饮清露、出流响,字字在描写蝉的特点,却处处暗含着象征的意味。垂触须,象征着地位显赫的达官贵族;栖高处,象征着德行高洁的君子;饮清露,象征着言行清高,不随世俗而改变;出流响,象征着美好的声名远播天下,具有教化他人的力量。

最后两句又是全诗的点睛之笔,诗人一反常态,认为蝉声不是依靠风力,而是因为自己身处高位,所以一言一行才会那么引人注目。他是在告诉世人:自身修养高尚的人,不需要任何外在的凭借,比如权力、金钱、贵人,自然就能声名远扬。在诗人看来,精神的高度远比现实的高度重要,精神的力量可以让一个人成为世人景仰的君子。

不难看出,诗人由衷地喜爱笔下的这只蝉。而实际上,他在创作这只蝉的同时,也把自己的形象融入其中,也就是以蝉自比。史料记载,虞世南外表看上去有些怯懦,弱不胜衣,正像蝉一样弱小。但是他为人博学多才、清高耿介,深得唐太宗的器重。他一生也算是富贵显赫了,但是真正让他备受景仰的,不是高官厚禄,而是他的德行和才学。

虞世南经历南朝陈、隋、唐三朝,被唐太宗誉为德行、忠直、博学、文词、书翰“五绝”,也是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图为清 沈源《虞世南》。(公有领域)

诗人背后的故事

可能有的朋友要问了,虞世南这一生到底做了哪些事,能够配得起诗中蝉的形象呢?百善孝为先,虞世南首先是个有名的大孝子。虞世南从小就被过继给叔叔,但是亲生父亲去世时,年幼的他为父亲守孝,因为悲伤过度,身体瘦弱得几乎承受不住衣服;后来他的叔叔被乱兵抓捕,归期不定,他刚脱下孝服,又继续穿布衣、吃素食,直到叔叔回家才换下布衣,开始食肉。虞世南对待父辈真的是一片纯孝啊!

到了隋朝,虞世南和哥哥虞世基来到京城,他们的文名远播,被人比做西晋的陆机、陆云兄弟。但是他们生活清贫,还是晋王的隋炀帝慕名招他们做官,虞世南以照顾母亲为由拒绝。哥哥虞世基因为依附隋炀帝而显赫一时,吃穿用度堪比王室。虞世南则继续安贫乐道,不为名利所动。后来隋炀帝遭遇江都兵变,被宇文化及所杀,虞世基也受到牵连要被处死。虞世南为了救哥哥,不惜放下身段,在宇文化及面前痛哭哀求,为兄请命。

后来到了唐朝,年迈的虞世南成为唐太宗身边的重要文臣,和房玄龄一同掌管文书。虞世南还是个不可多得的诤臣,时常和唐太宗讨论历代帝王施政的得失;如果唐太宗言语有不当的地方,他也会毫不犹豫地直言规劝。

夏蝉。(苏玉芬/大纪元)

比如有一次,国内多个地方出现天灾,唐太宗以“天变”询问大臣。虞世南以晋代多次出现山崩为例,劝谏唐太宗遵循道德义理,通过提高道德修养来消除天灾。还有一次,国家连续一百多天出现彗星当空的异象,虞世南又借机进谏,希望太宗不要因为功劳超过千代君王就自满,能做到慎终如始,才是治国的根本。

面对这样一位忠臣,唐太宗曾感慨地说:“朕在闲暇时和虞世南谈古论今,如果有一个字的差错,未尝不为此惆怅懊恼。他这样恳切诚挚,朕用人用得好啊。如果群臣都像他一样,天下何愁不能治理呢?”虞世南八十一岁去世时,唐太宗更是难过地哀哭不已,并教导皇子说:“虞世南对朕忠心一体,拾遗补缺,无日暂忘。如今他去世了,朝廷上下,再没有这样的名臣了!”

或许是受到虞世南的影响,后来的唐朝诗人也开始创作咏蝉诗,比较著名的有骆宾王的《在狱咏蝉》和李商隐的《蝉》。骆宾王笔下的蝉,同样用比兴手法,反映了诗人的志向和人生经历;李商隐笔下的蝉,变成和诗人对话的拟人形象。这三首共同被誉为大唐的“咏蝉三绝”,因为诗人的地位、遭遇、性情各异,所以三首诗呈现出不同的风貌。清人施补华有一段精当的评述:“‘三百篇’比兴为多,唐人犹得此意,同一‘咏蝉’,虞世南‘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是清华人语;骆宾王‘露重飞难进,风多响易沉’,是患难人语;李商隐‘本以高难饱,徒劳恨费声’,是牢骚人语。比兴不同如此。”有兴趣的朋友可以逐一玩味。

点阅品读唐诗】连载文章。@*#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朋友,在传统文化中被列为“五伦”之一,今天人们也常说“千金易得,知己难求”。真正的朋友,可以相伴一生,在患难中互相扶持,在生活中分享快乐。如果能够结识一位志趣相投的朋友,真是不亦乐乎!在一些节日或者重要场合,我们都喜欢给朋友赠送礼物表达祝福;重情重义的古人,也会互相赠送礼物。而且,他们的礼物新颖别致,甚至成为千古流传的佳话。比如,在唐朝的某一天⋯⋯
  • 一千多年以前,一个平凡的春日的清晨,阵阵清脆的鸟鸣声,扰乱了一个隐士的睡梦。隐士醒来后,没有空闲去责怪那喧闹的啼鸟,他第一个想到的,是整夜的潇潇风雨,又想到窗外的满树芳菲,此时大半都已凋落了吧?
  • 唐初四大书家指的是欧阳询、虞世南、褚遂良和薛稷,又合称“初唐四大家”。这四人均以楷书见称,且书法风格较为接近。受初唐时期审美观的影响,他们的书风走中庸之道,合度适中,刚劲中透着雄浑之气,“清秀瘦劲”。
  • 骆宾王,婺州义乌(今浙江义乌附近)人。少年时就熟通文学,尤其善于七言歌行。七岁时便写了咏鹅诗,显露文采。最初在道王府供职,曾任武功主簿、长安主簿。武则天后时,曾上疏论政事…
  • 一位学士,见证三朝兴亡,看尽花落云舒。他走过每一座都城,亲历每一段时空,都留下了韵致深厚的传说。他的面容看似瘦懦,似不胜衣,但性情刚烈,每论必及先王得失,必存规诫助益,凭借刀笔之才、博闻之识跻身初唐功臣,被太宗赞为德行、忠直、博学、文词、书翰“五绝”。他曾得三朝君王的眷顾——陈文帝的庇佑、隋炀帝的累征、唐太宗的恩遇。木秀于林,这无限尊崇风光的人生,却是风口浪尖的险途。或许有人欣羡,有人怀妒,但这位学士总是怀着清淡玄远的心态,不为所动,并写下史上第一首咏蝉诗:“垂緌饮清露,流响出疏桐。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他就是虞世南,名入十八学士榜,位列凌烟廿四公。
  • 诗人借助对蝉的观察,表达其高尚的品行或代言时光的流逝等,留下了大量咏蝉诗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