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衣警元朗枪击14岁学生 疑警察设局露破绽

警方严密把守屯门医院 防止媒体采访

人气 7723

【大纪元2019年10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赵彬香港报导)10月4日,在元朗发生了便衣警察开车撞人后开枪打伤学生,被愤怒市民“私了”的事件。10月6日,在深水埗又发生了亲共的出租车在游行群众中冲撞伤人,被“私了”的事件。据香港时事评论员廖仕明分析指出,出租车撞人被港人“私了”是目前中共最乐见的剧情,让国际社会和大陆民众“看到”香港已失控,亟待平息事态,这是中共“以暴制乱”所急需的剧情。为取得这样的画面,中共已几经策划,而“10.4便衣撞人开枪事件”的诸多迹象表明,这一事件疑是中共演砸了的表演。

10.4事件疑点之一

10月4日晚在元朗发生便衣开车撞人后开枪打中学生,之后被愤怒市民围打的事件。事发时,《大纪元》记者正在现场,并对一名邓姓目撃者和在场陈姓医护员进行了采访。

4日晚9时左右,在元朗大马路与大棠路交界处聚集了大量抗争市民。据邓姓目击者指出,一辆私家车驶向抗争人群,被众人拦住,问他“你想做什么?”引发争执。争执中私家车疑撞人,司机被众人拖出,之后,司机(便衣警察)很慌张,混乱中,向人群开枪,一名年轻人中弹。事件引发众怒,便衣被围殴。

陈姓医护员介绍说,当时抗争市民很多,环境相当喧杂,似乎听到两声枪响,他说中枪年轻人像是学生,似中四、中五(之后被证实是名14岁中学生),左腿膝盖以上部位中弹。

之后的情节,在媒体拍摄的影像片段显示,便衣被群殴,满脸是血,曾两度被扔汽油弹,显得十分恐慌,手枪两度落地。第二次落地时,弹夹、枪支被摔得分开,恐慌中,便衣只捡起枪支逃走,弹夹留在现场。事发后,警方吁拾获弹夹的市民将弹夹送交警方,并声称“开枪是不得已的自卫”,否认撞人。

事发现场的最大的疑点是,便衣为何要开车驶向人群聚集之地,并且疑撞人引发事端。按便衣的工作性质,应该低调、悄无声息,但是这名便衣高调地开车到抗议人群现场之地,被拦住后,不是低调处理,无事脱身,还撞人引发事端。

10月4日当晚元朗街上的抗争者。(余天佑/大纪元)
10月4日当晚元朗街上的警察。(余天佑/大纪元)

疑点之二

中弹学生在屯门医院接受手术,家人凌晨赶往医院探望,至5日清晨5时许离开,其间不敢回答记者提问。元朗区助理指挥官(刑事)游乃强凌晨亦到屯门医院巡查。

事件后,防暴警察立即封锁了屯门医院,当时有很多媒体前往医院采访,但是警察严密控制媒体接触中枪少年,并且第二天晚上中枪少年就被控“涉嫌参与暴动及袭警”遭拘捕,随即被警察从医院带走。

整个过程显露出警察十分忌讳外界、媒体与少年接触,进驻医院的警察之多以至于影响到医院正常的医护治疗,医管局不得不回应指,有员工及病人忧虑警方行动或影响医院运作,局方已向警方表达关注。最后警察不顾伤者情况,仓促在第二天拘捕了少年。

一连串的异常举动,显示警察似乎在尽力掩藏不可见光的事情。

反送中运动四个月以来,在媒体的影像片段中记录了港警卧底砸毁公共设施、纵火焚烧和扔汽油弹等种种劣迹,基于上述劣迹案底,有理由从10.4元朗便衣撞车开枪事件的疑点,推测是中共港警预定的一出戏演砸了。原定剧情应该同“10.6深水埗出租车撞人”事件一样,但因便衣临场时怯场,心理压力大,撞人后被市民怒火所吓倒,没按原定剧情演下去,而是开枪脱身放弃了演出。

10月6日深水埗发生亲共的士司机开车冲撞人事件,造成3名路人受伤,其中一名年轻女子被撞双脚骨折,情况严重。(Anthony WALLACE/AFP)

事件后,警方竭力封锁医院,不让媒体接触事件的关键人物中弹学生,先发制人,直接把少年拘捕了。

“十一”前夕,中共港警、香港的党媒已“预告”了众多恐怖事件,称“明天(10月1日)的情况将会非常危险,出现非常暴力的袭击事件的可能性极大。”并进一步声称,袭击事件包括“杀警、假扮警员杀人;在商场、港铁站或油站放火,招募死士参与暴力行为”。

从中共过去“以暴制乱”的经验来看,上述“预告”绝非恐吓,而是中共今后要在香港具体实施的“菜单”。8月30日东网曾报导了一宗“休班警被袭击”的事件,整个事件疑点重重,包括不见权威的医疗机关说明休班警伤势,从事件发生到东网发稿只用了20分钟,也不见被袭休班警的半张照片,只凭东网报导中所说的几滴血就声称是“休班警被袭”。

《大纪元》对此分析指出,那是一出没有引起期待效果的自导自演戏码。分析详见《大纪元》9月2日的报导“中共抹黑暴力镇压六四及法轮功手法再现8.31”。

香港真相亟待传递给国际

中共制造这一系列港人互斗乱局,以及中共港警列出的“恐怖事件”在未来都有可能以不同形式出现,中共制造这些乱局的目的是为下一步升级镇压找理由,制造借口。

香港每天发生了诸多事件,但真相没有完全正确传递给国际社会,许多被中共直接或间接控制的媒体、网站等平台,按照中共所希望呈现的内容在“报导”,香港抗争市民“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

其原因有二:其一,很多媒体已是“红媒”,或“半红媒”;其二,媒体对中共邪恶本质缺乏认识,按照国际正常社会伦理道德和治理社会的思维去思考中共所作所为,以至于无法揭示出真相。这些原因造成媒体报导很大程度始终是在中共设定的局域网中追求“真相”。

中共授意林郑继续故意刺激港人

10月1日,特首林郑月娥到北京“贺寿”,外界分析在处理香港问题上,林郑此行得到了中共的“面授机宜”。返港后的10月4日,林郑即动用《紧急法》禁止抗争者蒙面。

禁蒙面只是幌子,实质是藉由启动《紧急法》,林郑获取了在处理香港问题上不受制约、一言九鼎的权柄。

港府启动中共“以暴制乱”策略

中共在“十一”之后欲对香港抗争者动手,《紧急法》被搬上台面,香港和世界的关注焦点很快集中在林郑下一步如何“止暴制乱”。不过翻阅中共70年、或者100年起家和统治的历史,以及四个月香港事态的发展,答案清晰、明了:“止暴制乱”的实质是“以暴制乱”,既在警、民、媒体、黑社会、蓝丝、黄丝等各群体间制造暴力冲突,让港人互斗,警察开枪,抗争者私了⋯⋯制造出无法收拾的乱局,最后在香港社会一片“不能再乱下去了!”的呼声中,哀求政府尽快收拾乱局,最后中共以暴力镇压,平息这场争取自由、人权的运动,香港重归中共之手,中共以此获得更大的统治能量。

这一手法即中共党魁毛泽东所称的“大乱大治”,在文革中应用得游刃有余,还称“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斗争”是中共强化统治、获取能量的重要手段,后被发展成了中共统治的法宝――“斗争哲学”。

江派二号人物曾庆红势力长期盘踞在中央港澳系统,曾多次强调“香港越乱越好办”;在中共篡政70周年前夕,习近平在中央党校对中青年干部发表重要谈话时,“斗争”一词出现58次,其实质与毛泽东的“大乱大治”一脉相承。

中共“大乱大治”、“以暴制乱”的手法,在过去的“文革”、镇压“六四”、镇压法轮功”、镇压西藏和新疆时,都运用得轻车熟路。即使没有争端,没有仇恨,中共也会暗地制造暴力事件,挑起“群众斗群众”的乱局,为中共出手镇压寻求借口。

林郑启动《紧急法》后,按照中共一贯“大乱大治”、“以暴制乱”的谋略,下一步就是在香港制造各种乱局、私了等惨剧,为政府施行暴力镇压制造充分的理由。国际社会亟需认清中共伎俩,香港亟需国际人道救援以解困局。#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中共雇凶打伤香港法轮功学员 追查国际追查
预言中的中共灭亡时间及前后重大事件(上)
“十一”香港成为国际正邪交战引爆点
【直播】10.6港人冒雨上街 警狂放催泪弹
最热视频
【现场视频】武汉小区封楼20多天 新确诊2例引忧
【现场视频】山东商户吁减租遭警暴力抓捕
【新闻看点】官媒忙降温?赵立坚及五毛被打脸
【现场视频】武汉人斥官员:谁给我活命机会?
【现场视频】听信中共谎言 返京人挤爆机场
【直播回放】3.17新肺炎追踪:中美外交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