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回眸】承制御药200年 同仁堂梦断谁手(下)

文/宗家秀
北京同仁堂的珍贵药膳(宋碧龙/大纪元)
  人气: 320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北京同仁堂,前身是乐家老铺,由康熙八年(1669年)间太医院吏目乐显扬开创“同仁”堂号而得名,至1954年近300年间,同仁堂品牌堂号、资产及配药秘方均为乐氏家族持有,祖遗代传。1723年雍正元年,开始供奉御药,历经八代皇帝,历时188年,获皇权特封,书写了同仁堂老字号的辉煌历史。

1954年同仁堂第13代传人乐松生“主动”请求公私合营,以年定息6.16万元(旧币)的收益交出了金字招牌的乐家同仁堂,自此,同仁堂不再姓乐。1968年4月,乐松生一家三口命陨文革。

接上文

仁行天下 同修善德

乐家从康熙至道光年间也曾几度因经营不善而面临危局,引入外氏股份,但因同仁堂号保持不变,且乐氏从未彻底撤股,使得乐家同仁堂得以起死回生。

乐家第10代传人乐平泉精研制、善经营,道光二十三年(1843),他将同仁堂的经营权从董氏手中取回。之后,他配制了虎骨酒等百十种新药,还建立了前店后厂的经营模式,建立“自东自掌”的管理原则,即从进药材到配制,一切都有自家人亲自掌控,他甚至不许子女经营其它行业,不开设同仁堂分号,这样就有力地保证了资本和技术的集中,增加了市场的竞争力。

中国传统的商人,向来注重商道,以商践道。同仁堂在极盛时期,仍不忘仁行天下、同修善德。同仁堂在各省举子参加京城会试之际,经常免费派送给学子们藿香正气丸、四季平安散等制品,尽管是赠品,但乐家下料同样仔细规范。

同仁堂在各省举子参加京城会试之际,经常免费派送给学子们藿香正气丸、四季平安散等制品。示意图。图为明(传)仇英《观榜图》局部。(公有领域)

京城每年要挖城沟修筑,时有污泥晚间弄脏了行人的衣服,乐平泉便让人做了一批批的大灯笼,夜间高悬在路口,灯笼上的“乐家老铺”光亮通明,照亮了路面,也照暖了夜行人的心。乐平泉还开设普善粥厂,接济流民饥汉,兴办义学,救助失学儿童。

因过去数遭火灾而造成损失,同仁堂后在大栅栏倡导成立了普善水会,同仁堂为主要会员,出资、出人,实施专业消防救火,所用设施是德国进口水车。光绪十四年(1888)腊月十五日,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紫禁城贞度门突然失火,大火直奔太和门和库房,宫中的喷水设施达不到那样的高度,普善水会得到火警,立刻出动,专业的操作和先进的设备很快将火势控制并熄灭。西太后大喜,特下旨封普善水会为“小白龙”。

同仁堂第10代传人乐平泉去世后,夫人乐许氏接管同仁堂,增设了查柜制度,修订了《同仁堂药目》。抗战时期,日本人企图出资入股,进而占有同仁堂,遭到同仁堂后人的坚决抵制。乐许氏生有四个儿子,乐许氏离世后,同仁堂进入“四房共管”时期。

中共的“统战”

乐松生是乐家第13代传人,也是乐家同仁堂最后一代掌门人。

早在1949年,中共就将红色触角伸至乐氏同仁堂,通过地下党向同仁堂传人宣传中共所谓的“保护工商业”等欺骗性政策。3月,中共组织的同仁堂工会,代表劳方与乐松生展开劳资谈判,红色职工代表拿出了阶级剥削理论指责乐家四房拿钱是在剥削工人,乐家非常不理解,回答说,“我们是资方呀。”

出生在传统商道家庭的乐松生曾在北京汇文中学读书,当时也受到过共产主义理论的迷惑,红色背景的同仁堂工会推选乐松生为同仁堂经理。传统商人的仁义加上对共产主义的轻信,使乐松生在中共窃政后,很快被“统战”。

“土改”期间,乐松生赴四川参加西南“土改”工作。示意图。图为中共向农民宣传《土地改革法》。(公有领域)

“土改”期间,乐松生在中共北京市委的“关怀”下,赴四川参加西南“土改”工作,农民惊心动魄的“翻身”和地主血腥的被打倒,深深地“冲击”着乐松生的心灵。

1950年朝鲜战争时,同仁堂除了按北京市国药业捐献计划的34%认捐外,又多认捐2亿元,最后总共认捐近7亿元。

1952年中共开展“三反”“五反”运动。中共对同仁堂实施了“欲杀故纵”的手法,声称三次查出同仁堂的严重问题,但因其认错态度好,被划分为基本守法户而免于惩罚。

威逼利诱、软硬兼施是中共的手段,消灭你才是它的目的。接受了中共的领导,等待你的必定是它张开的血盆大口。

1954,“交出同仁堂!”

1953年中共在同仁堂建立了第一个党支部。同年,中共开始了“公私合营”的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运动。那时,同仁堂的四大房每年的分红,每房达到4.3万元。

当时中共“公私合营”的政策是,中共注资私企,经营领导者由中共委派官方人员,生产纳入计划轨道,私企清产核资拿定息。说白了,就是你的一切不归你了,归中共了。

乐家深知对抗改造是什么结果,刚从“土改”前线回来的乐松生当然更清楚这一切。1954年,乐松生带头“主动”向中共递交同仁堂公私合营申请。8月9日,中共在大栅栏同仁堂门市部成立了七人公私合营筹备委员会和15人的清产核资领导小组,并起草了协议书。

8月27日,协议书签字生效,中共北京市立即向同仁堂注资25亿元。1954年,中共核定同仁堂私有股金为123.3万元。且不说同仁堂品牌资产的无价,当时在清产核资中的很多同仁堂文物古物因有争议而放置一边,事后恐怕也很难算在内。

乐家就这样交出了经营近300年的天下第一号品牌。图为北京同仁堂的珍贵药膳。(宋碧龙/大纪元)

乐家就这样交出了经营近300年的天下第一号品牌。按照中共的“恩准”,乐家四房还可以凭借这123.3万元每年拿6.16万元的定息。1956年,乐家达仁堂资产合并至同仁堂,共计156.67万元,年定息7.6万元,中共总共只付了10年的定息,计76万元。

1966年,同仁堂由“公私合营”完全变成了全民所有制经营。

乐松生一家三口命陨“文革”

1955年10月,乐松生和工商联其他主任委员在中南海受到毛泽东、周恩来接见。1956年1月,乐松生在天安门城楼向毛等中共领导人“报喜”,同年,乐松生被选为北京市工商联主任委员,并被任命为北京市副市长。

文革中,乐松生被视为彭真的红人而被打倒,1966年8月20日,红卫兵纠察队冲到大栅栏同仁堂药店,摘下了挂了300年的镇店金匾,烧毁了。

同仁堂的传统药品也被迫更名,“安宫牛黄丸”被更换为“抗热牛黄丸”。示意图。图为安宫牛黄丸。 (National Institute of Korean Language/Wikimedia Commons)

同仁堂药店因带有“封资修”色彩而改名为北京中药店。同仁堂的传统药品也被迫更名,“安宫牛黄丸”被更换为“抗热牛黄丸”,“再造丸”被改为“半身不遂丸”,“万应锭”被改为“清热丸”。同仁堂的品牌效应就这样被糟蹋了。

乐松生在崇文门的家中被批斗殴打,母亲和夫人梁君谟被牵连一起挨打,乐松生的母亲和夫人竟然先后不幸被活活打死。

1968年4月27日夜里,走投无路的乐松生在极度的恐惧下,自杀离世,终年60岁。1978年9月5日,中共给平反后的乐松生举行骨灰安放仪式,骨灰盒里放的只是乐松生生前戴过的一副眼镜,乐松生在文革中的遗体早已不知下落。

尾声

中共从1952年开始的“三反”、“五反”运动对当时的民企资本家也造成了极大的打击,在中共的挑唆下,群众运动中的工人们视资本家为阶级敌人,检举揭发、批判殴打,资本家则人人自危,纷纷“坦白”交待,上海在四个月“五反”运动中,仅自杀的企业主及家属就达到了876人。

到了“公私合营”阶段,大大小小的民营企业主们早已无心再战,也再无选项,要么“被自杀”,要么主动“合营”。@*#

参考资料:

《炎黄春秋》:《乐氏家族与三百年老店同仁堂》
杜鹃:《“济世养生”乐家同仁堂》
乐祟熙:《清平乐——乐家轶事》
慎思行:《同仁堂的300年:三次力挽狂澜》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乐氏宗谱上记载的乐姓祖籍为浙江宁波府的慈水镇,最早可以追溯到唐昭宗光化年间,大司寇乐仁厚及弟太医令乐仁规不满朱温乱朝,弃官归隐,后移居到宁波,至清初共31世宗谱。其中,第26世乐良才随明成祖永乐大帝朱棣迁都,也搬到北京。
  • 香港争取民主自由的运动可追溯到三十年前港人义救89六四学运人士的“黄雀行动”。“黄雀行动”始于1989年6月下旬直至香港政权移交前,香港商人、艺人、黑道曾募资千万,前后将七八百名89“六四”人士成功从大陆救出,安全抵达海外,其中包括被中共内部通缉的赵紫阳次子赵二军的妻女。
  • 中共的票证时代,除了没有选票外,其它啥票都有。但最荒唐的要数粪票。因农民和“公家”争抢人粪,中共居然石破天惊地发明并发行了粪票。
  • 粮票
    现在的年轻人很难想像,大陆人以往买东西除了货币之外,还需要一种盖上各类红章的票证。一个烧饼2两粮票、7分钱;一碗大米饭4两粮票、8分钱;一碗素汤面4两粮票、1角4分钱;一个面包4两粮票、1角7分钱。票证的品种五花八门,几乎有多少类商品就有多少类票证。其中仅粮票就有上万个品种,面值大到一张一万斤,小到一张半两。
  • 抗战时期的香港起到了物资运转枢纽和巨额款项输送渠道的重要作用。国民政府在港设有专门机关负责对外采购和对内输入军用物资。军政部、贸易局、交通部、中央信托局都有驻港办事处。抗战初期,约75%的外援物质都是从香港经广九铁路运送到广东和全国各地。九龙启德机场每天都有定期航班飞往重庆运输大量物资。
  • 1941年12月8日7时,香港启德机场上空,突然飞来几十架飞机,紧接着一阵猛烈的爆炸声响起,香港街面上、酒吧间电影院里享受着生活的人们,望着远处浓烟滚滚的天空,疑惑地抬起头:“70%是防空演习,报纸上没说战争已经逼近了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