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理大校内专访议员张超雄:没有暴徒只有暴政

张超雄:“他们(港府)自己的政治责任不负,政治的事件不用政治的工具去解决,不是通过沟通,通过商量,而是通过警察的暴力,所以我们觉得没有暴徒只有暴政。”(骆亚/大纪元)
人气: 248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11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周慧心采访报导)11月21日晚间,在香港理工大学内,为抗争学生提供帮助的立法会议员张超雄博士对大纪元记者说,“反送中”运动是政治诉求,港府应该政治解决,但却使用警察暴力镇压,如今警察已不受控制,香港已变成一个警察社会。

张超雄表示,理工大学事件发生后,他们非常担心,也痛心,很多年轻人为香港的自由而战,但是现在的情况是非常危险的。

他们十几位议员18日就试图进入校园与学生沟通,但是几个入口都被警察封住,不让他们进入。直到20日他们才得以进到校园内。

张超雄说,“我们进来的主要目的,是跟年轻人谈话,了解他们的情况,希望他们知道外面有很多人关心他们,如果他们想离开的话,我们可以协助,检查整个过程,不让他们面对进一步的暴力。如果他们不想离开,看他们有什么需要,至少我们给他们一些精神上的支持。”

他认为,这个运动是全体香港人的运动,他希望目前还留守在理工大学的人不要害怕,“我们有社工、律师、校长,也有我们议员,我们都是自愿的,我们不是要劝你们做什么,我们是因为关心你们,希望给你们一点支持,或者是大家可以谈谈话。”

他说:“最后你们的决定是怎样,我们一定是尊重的。我们最终的目的,是和平解决事件的危机,我们不希望有进一步的流血。”

保安局局长的讲话激化矛盾

11月20日上午,香港保安局局长李家超称,所有现时离开理工大学的人,都会被以涉嫌暴动罪拘捕,又指18岁以下的未成年抗争者只会被登记个人资料,不会被捕,但警方事后会调查什么人参与暴动并予以检控。

对于李家超的说法,张超雄认为那是一种很错误的做法,“作为一个保安局的局长,他在危机面前竟然说出这种话,好像是在恐吓。”

他表示,李家超强硬的态度,让里边的人更不会走出来,本来可以解决的危机,他这样一说,反而更难解决了。

“所以我们觉得,他应该向香港所有的人道歉,收回他的言论,也应该清楚表明,这里的人不一定参与什么暴动,你要有证据,才可以去控诉,还有法庭,这个司法的制度,可以保障香港人。所以不要恐吓,而是要解决问题。”

青年人是“暴徒”?

港府、亲共媒体一直将学生称为“暴徒”,对此张超雄解释说,这个运动开始的时候是很和平的,但是这个政权告诉年轻人,你和平理性地去争取是没有用的,他们用警察来打压,暴力越来越强。年轻人对警察的暴力当然是很抗拒,然后自己也武装起来,双方的暴力都提高了。“但是整体来说,警察的武器、火药,跟年轻人的武器,是不能比的,是不相称的,警察的(武器)强民众的100倍,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怎么能责怪学生呢?”

他说:“我们只能责怪当权的人,他们有权、有能力、有资源、有武器,但是他们将武器越来越升级,他们对自己的政治责任不负责任,政治的事件不用政治的工具去解决,不是通过沟通,通过商量,而是通过警察的暴力,所以我们觉得没有暴徒只有暴政。”

警方释放催泪弹无节制

对于警方大量发射催泪弹,张超雄说,“很明显,警方放催泪弹已经没有规矩了,他就是随便地放,好像是越放越快了。”他指责警方,不把市民的安全放在眼里,他们已经忘记不要影响到无辜市民的原则,“他们就是要打压,就是要报仇。”

他说:“现在(警察)已经没有控制了,失控了,而且我们的政府也不能管,明显警察的权力已经超越了最高的特首,特首也害怕,警察反对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特首不敢去成立。”

张超雄认为,林郑月娥明显知道,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将会解决一部分问题,但是她也不敢,所以现在对警察没有制衡。

香港《明报》25日评论文章指,林郑日前暗示可能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后,建制阵营马上批评林郑“桥未过已抽板,跌死的人一定有你”。

11月17日,前香港立法会主席曾钰成在接受法国独立媒体Mediapart专访时表示,他曾在会议上建议香港特首林郑月娥,若要与民众对话,应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但林郑说不可能,原因是港警反对。#◇

责任编辑:林琮文

评论
2019-11-23 6:1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