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年轻人站一起” 一名香港中产者的转变

人气 1824

【大纪元2019年12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萧律生采访报导)“我们这一代已经是白发人了,比他们(年轻人)平均年长30岁。”已是六旬老人的Gary Feng说,“我都站在这里,就是告诉他们(年轻人)我可能做不了什么,但是我们都和他们站在一起。”

近日,港人“中环和你Lunch”的一次活动上,一名西装革履、头发花白的地道香港人Gary Feng,没有戴口罩,当大家齐喊口号时,他仍是静静地站在队伍中,默默地支持抗议者。

我们和年轻人站在一起

Gary Feng是中产阶层,香港稳定时他的收入只会增加。他是浅蓝(注:蓝指亲共),但经过这次反送中运动,他变成了浅黄(注:黄指支持抗议者)。

“我这样的浅黄,这样的中老或叫做废老,我都去过超过二十次的集会。”Gary Feng对大纪元说,“我做不了什么,我只是想告诉他们我存在。就算二百米外在发射催泪弹,那些孩子们正冲过来,我都会站在那,就是告诉他们,我在那里与他们在一起,直到我顶不了了,我才会退后。”

Gary Feng的太太也是从浅蓝变成浅黄。之前他和太太之间常常吵架,但他选择慢慢溶化这种矛盾。“中国人的传统文化来说,不论多努力都是为了下一代的前途着想。”

他告诉大纪元记者,自己之所以没有随着民众一起高喊,是因为Gary Feng觉得自己已经60岁了,不需要曝光度,所以选择低调,只是为了告诉年轻人,这些老人会和他们一起面对,不会像以前的抗议活动那样选择离开。

“我们不会跟你们分开。”Gary Feng说,即使接下来几个月大家可能会沉静,但是,“不要紧,我们是在一起的,这个就是人民的力量。”

港人特有的脾性

同时拥有三个学位背景(政治、律师、经济)的Gary Feng与大纪元记者谈到香港主权移交后的变化。

他说,1997年刚过的时候,自己同外国人讲,香港只有5%的改变。等到2007年,Gary Feng同外国人讲,香港有10%的改变。但是最近几个月,Gary Feng深切感受到中共的统治,已将香港改变了35%。

比如,当天,他从金钟走过,路上行人口中已听不到多少粤语;遮打道一带,听到的都是普通话。

再如,香港的私营机构老板多是大陆的;香港的大学,尤其是最近几年新上任的校长中,很少有香港人出任。

“香港人是不是过去的十几年教育水准已经不好了?所以培训不出我们的校长呢?”Gary Feng说,和三十年前的情况已大不相同,“每个现在的校长出来讲话,要么是第二语言的英文,要么是第一语言普通话(但未讲粤语)。”

即使有这样的变化,但是Gary Feng认为香港人仍旧有香港人的脾性。

他说,通过自己几十年的观察,他觉得不要激怒香港人,否则,除了经济因素外,港人会出来持续不断地抗争,不会停止。

Gary Feng分析,香港是全民就业,所以底子很厚,这次的抗争会持续很长时间。所以,他希望外国政府,尤其是中共政府听一听香港人新生一代人的想法,不要像原来那样主观地定义香港运动,称有大台、在收钱等等。

Gary Feng强调,如果当局再推国歌法或23条,到时候,随时都会有一二百万人出来抗议。

“香港人的性格就是这样的,把一些事潜藏在心里,不会马上爆发,但一爆发出来⋯⋯”Gary Feng打比方说,就像这次的区议会选举,从小学、中学、青年人、中年人到60多岁、70-80岁的老人都出来投票。

不是港独 亦不是勾结

香港反送中运动持续半年多,然而中共一再抹黑香港人在搞港独,是在跟外国势力勾结。

对此,Gary Feng一再跟大纪元记者强调,我们不是搞港独,是中共宣传成那样的。“是它们喜欢叫我们港独,这背后,将我们中国人血浓于水的民族情节分割开的是它们,不是我们想要港独。”

他说,“中共昨天跟你说做同胞,今天就搞分割,说你要搞港独;昨天跟你说是同根生的中华儿女,今天就称你不是人、是蟑螂。”

所以,Gary Feng表示,如果它们(中共)把香港人当成是蟑螂的话,就会使劲地打。

对于勾结外国势力,Gary Feng也持否认态度,“不是说勾结外国势力,而是外国人能感同身受,感受香港人心里面的困惑和艰辛。”

他说,因为香港与西方国家有着相同的核心价值,比如民主、自由,所以西方社会会觉得是共同的核心价值受到影响。Gary Feng说,即使在欧盟,许多国家同中共签订“一带一路”,但是没有人反对制定欧盟版人权法案来帮助香港。

Gary Feng认为,当一个地方它(经济)发展强大的时候,它的制度没有办法保障人民权益时,这种强大是走偏的。

这种经济发展的背后,是巨大的贫富差距。

Gary Feng说,在大陆90%是穷人,所以才被叫成发展中国家;90%的中国人住在山区,孩子上学没有鞋子穿;大陆的主要财富集中在二、三个大城市,又多是落入贪污官员的手中。

未来抗争应着眼黄店

Gary Feng在接受采访时,还特意提及未来的抗争思路。他觉得重点需要发展黄色经济圈(注:黄指支持抗议者)。

他分析说,当权者最担心的是社会经济出问题,因为经济出问题,人民收入少了,会有人失业,就会有更多的人质疑这个当权者有没有资格继续统治;自古以来经济是决定一个社会稳定的最主要因素。

所以,Gary Feng认为需要主要发展黄色经济圈,将其扩展,那个时候其它店面,蓝丝(注:指亲共人士)出现关门等情况,自然会迫使当权者有所反应。

Gary Feng说,之前,港人一百万人、两百万人出来抗议,港府都不回应,“当经济上出问题时,蓝丝也会有反应,政府就不得不面对这些问题”。

责任编辑:李沐恩

相关新闻
马凯被拒签引关注 美商会:损香港经济地位
艺人杜汶泽寄语:香港的未来属于年轻人
何韵诗林聪合唱新歌 《夜行》勉励港人不放弃
林郑北京述职行程大缩水 引发“降格”猜测
最热视频
【中国禁闻】习最新讲话泄密:中共科技陷绝境
【新闻看点】胡鑫宇案疑点重重 官方强压舆论
【晚间新闻】中国多少胡鑫宇?十余青少年近日失踪
【全球新闻】美上空惊现疑似中共侦查气球
【环球直击】中共威胁升高 美扩大在菲律宾军事部署
【十字路口】摆平大案 中共精致维稳反露马脚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