璀璨中华文化‧书法‧名家名帖

《兰亭序》异彩绝代 书法家赞天下第一行书

作者:踏雪飞鸿
唐人冯承素的《兰亭序》摹本。(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2778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世人爱赏王羲之书法,宋代大书法家米芾称《兰亭序》为“天下行书第一”。孙过庭《书谱》说想学行书的人都以《兰亭序》(即《兰亭集序》)为指归,学成就是书艺超群的大匠。[1]。唐太宗爱极王羲之书法,最爱的是《兰亭序》,“夜半起,把烛学”[2];他在《晋书.王羲之传》撰辞,赞美王羲之书法为古今“尽善尽美”第一人!

王羲之的志趣和《兰亭序》

元 钱选《王羲之观鹅图》。(公有领域)
元 钱选《王羲之观鹅图》。(公有领域)

王羲之出身晋朝琅琊世族,父亲是王旷,东晋权臣王敦、王导是他的伯父。《晋书》记载王羲之以骨鲠正直闻名,淡泊洒脱率性,不受世间名利拘绊。羲之自述“素自无廊庙志”,志不在名利官场在修道。朝廷公卿爱其才器,屡次征召为官,他并不为所动,授与护军将军,他还是推迁不接受。

后来扬州刺史殷浩受命劝他入朝为官,殷浩说国家正处在兴衰转替之际,“岂可以一世之存亡,必从足下从容之适?”王羲之因而放弃了从容悠游的心志,出任了护军将军,但愿“谨守时命,宣国家威德”,只是不得时机。之后,他想在宣城郡任职,不得许,转为右军将军、会稽内史。

王羲之雅好养性修道,初到浙江会稽,便有了在此了却官职的心愿。《兰亭序》就是在江南会稽的佳山佳水间写下的。当时有许多名士居住在会稽,谢安未出仕之前也住在会稽东山,还有其他文章和义气冠世的名士,都在此筑室定居,和羲之有同样的爱好。

明  李宗谟《兰亭图》。(台北 故宫博物院提供)

暮春里的三月三日是上巳节,古人在这一天有到河边洗浴禳灾的习俗,称为修禊。到了晋朝,三月三日踏青并举行曲水流觞雅宴,形成风尚。[3]晋穆帝永和九年,是王羲之最终辞官的前二年,羲之在会稽内史的任上,于上巳三月三日在会稽山阴的兰亭曲水间,举行了曲水流觞雅宴。他邀约了名士名流和自家子弟共四十一位共会,流觞赋诗,在崇山峻岭,茂林脩竹间,发抒生命情怀。让清流激湍涤荡身心,让凡俗生命融入天地。

当天与会者曲水流觞,咏物抒怀,创作的诗歌结集为《兰亭集》,王羲之当下为集作序,即声名盖世的《兰亭集序》(简称《兰亭序》)。

席间,王羲之用蚕茧纸、鼠须笔,写下了二十八行,三百二十四字的序文。《法书要录》赞叹这篇行书序文“遒媚劲健,绝代更无”。《兰亭序》的文字自然流露了王羲之平生临池、访碑所奠定的深厚功力。其文为宇宙之浩瀚作注脚,为今昔之契合而兴怀,展现了他平生“无廊庙志”的高远,跌宕遒丽的书迹随其心思流转——今昔的契合、“可待成追忆”的留恋、以及生命无常的思索反复碰撞,让人上下激荡于今昔契合的欣喜和人生无常的哀逝中。

凡人“向之所欣,俯仰之间,以为陈迹”,而人却无法超越死生契阔的循环。羲之感到人生无常之悲——“修短(*寿命)随化,终期于尽”,想到古人所说“死生亦大矣”,让他在兰亭曲水间游目骋怀之际,内心却一面萌生了“岂不痛哉”的长痛!看序中字“痛”和“悲夫”,羲之都用了重笔,“悲夫”底书本是怨也、悲也,一情三转,透露了深切感概!沉重的“悲夫”也为兰亭之集作结,留给后人什么心意?那该是羲之平素的心志,只有修道才能超越无常人生寿命随化的困境!

《兰亭序》摹本——传世的历代摹本中,一般认为最传神的唐人冯承素摹本《神龙本兰亭》。(公有领域)

《兰亭序》之美

王羲之热衷书法,自小对书法就情有独钟,学字、练字让他废寝忘食。人称王羲之“书圣”,他的书法,草、隶、八分、飞白、章、行书各体无所不工,尽善尽美。《兰亭序》缔造的境界,被历代书法家视为行书的代表作。

欣赏《兰亭序》之美,除了近看用笔和构字之美之外,还要综看字间、行间、篇章间的连结、“映带”(相互衬托照映)和布局之美、用墨之意。同时,更不能忽略文章表达的情志与书法气韵的契合。

《兰亭序》中写到相同的字时都赋予它不同的风貌,其中的“之”字就有十九种字体写法。唐代张怀瓘说王羲之书法“备精诸体,自成一家法,千变万化,得之神功”,阐释了这种变化多端境界的起源。

再从《宣和书谱》的记载,我们可以看到王羲之学书的广博:“羲之少学卫夫人书,自谓深穷,及过江游名山间,见李斯、曹喜、钟繇、梁鹄等字,又去洛见蔡邕石经,于从弟洽处复见张昶华岳碑”,可见“书圣”学书用功的深厚。

唐太宗亲在《晋书.王羲之传》中赞美王羲之的笔法点曳、文字裁成如“烟霏露结,状若断而还连;凤翥(*高飞之意,音助)龙蟠,势如斜而反直”,玩赏之下总不觉倦。“若断还连”、“势如斜而反直”是羲之行书中的一大特色。唐代书法家、书论家孙过庭说王羲之书写时,意先笔后,潇洒流落,运转自如,风格自远。[4]

王羲之《兰亭序》,意先笔后,潇洒流落,映带相系。图为局部。(公有领域)

《兰亭序》在字间、行间相互衬托、相系相映,构成笔法、章法布局的映带之美,意在笔先、暗藏法则。明代书画大家董其昌激赞为“神品”、“随手所如,皆入法则”、“古今第一”!他这样说兰亭章法:“其字皆映带而生,或小或大,随手所如,皆入法则,所以为神品也。”(*出《画禅室随笔》)“映带而生”的联系也是为什么文中“之”在十九处各具姿态的原因之一。

南宋游似丞相收藏的《兰亭序》拓本。(温文清/大纪元)

明代才子解缙也赞《兰亭序》“字既尽美,尤善布置”,“增一分太长,亏一分太短……各止其所。纵横曲折,无不如意,毫发之间,直无遗憾。”(*出《春雨杂述》)真是一丝一毫恰到好处,恰合孙过庭所言“运用尽于精熟,规矩谙于胸襟”,精熟自在,翰(*笔毫)逸神飞。

王羲之暮春时节兰亭起兴,翰逸神飞、思逸神超,事后他再写过几十次《兰亭序》,总不如初次的好。他自己觉得当时有如神助一般!

《兰亭序》气韵跌宕,展现了书、文和生命多层境的美学,影响后代以及寰宇深广,尤其是对东瀛日本诗歌、美学的影响至深。[5]品赏兰亭,“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羲之欣慰生命契合的感慨也潇洒流落人间!触抚斯人“死生亦大矣”的慨叹,又岂能不深自思量,如何修道才能让生命超脱“修短随化,终期于尽”的人间定律!

《兰亭序》版本

图为欧阳询摹写的《定武兰亭》真本。(台北 故宫博物院提供)

《兰亭序》又名《兰亭集序》,作于东晋穆帝永和九年(公元353年)。蚕茧纸本,行书,纵24.5厘米,横69.9厘米。

现在人能见到的《兰亭序》是唐代及后代的摹本流传下来的,有帖本和碑本两种,真本现已经失传。唐太宗令大臣、当世的书法名家欧阳询、虞世南、褚遂良等等临摹,分赐给近臣;也命拓书人赵模等等摹制拓印本。唐人刘食束《兰亭记》说“贞观十年,乃拓十本以赐近臣。”;另外《书断列传》说:“帝命供奉拓榻(*拓)书人赵模、韩道政、冯承素、诸葛贞等四人,各榻数本,以赐皇太子、诸王、近臣。”

碑刻拓印本以《定武本兰亭》最得赞誉,这是欧阳询摹写上石所作的碑拓本。[6]当前被认为最接近真迹的是冯承素的摹本《神龙本兰亭》,这个版本是元朝郭天锡发现的,他发现帖背有唐中宗年号“神龙”两个字,因而用此命名。这些摹本、拓本广布,使得更多的人能够一睹风貌并且进行临池摹写,对唐代的书法盛世,当有不可磨灭之功。唐代孙过庭就说“右军之书,代多称习,良可据为宗匠”。

元代赵孟頫所临《兰亭序》。(公有领域)

《兰亭集序》原文

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褉事也。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

是日也,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所以极目骋怀,足以极视听之娱,信可乐也。夫人之相与,俯仰一世,或取诸懐抱,悟言一室之内;或因寄所托,放浪形骸之外。虽趋舍(*舍)万殊,静躁不同;当其欣于所遇,暂得于己,快然自足,曾不知老之将至。及其所之既倦,情随事迁,感慨系(*通“系”)之矣。向之所欣,俯仰之间,以为陈迹,犹不能不以之兴怀。况修短随化,终期于尽,古人云:“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

每览昔人兴感之由,若合一契,未尝不临文嗟悼,不能喻之于怀。固知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悲夫!故列叙时人,录其所述,虽世殊事异,所以兴怀,其致一也。后之览者,亦将有感于斯文。

碑刻文:《兰亭序》。(赖月贵/大纪元)

注释
[1] 孙过庭《书谱》:“右军之书,代多称习,良可据为宗匠(*技艺超群的大匠),取立指归(*意旨的归向)。”
[2] 出自明代解缙《春雨杂述》。
[3]《续汉书志.第四.礼仪志上》:“是月上巳,官民皆絜于东流水上,曰洗濯,祓除去宿垢疢为大絜(*洁)。”
又,宋代吴自牧《梦粱录.卷二.三月》:“三月三日上巳之辰,曲水流觞故事,起于晋时。唐朝赐宴曲江,倾都禊饮踏青,亦是此意。”
[4]《书谱》:“右军之书,末年多妙,……志气和平,不激不历,而风规(*风格;风度品格)自远。”
[5] 请参考:《【文史】日本“令和”出典深染兰亭集序情怀》
[6] 《定武本兰亭》称为定武本,是因为书写风气在宋初流传到河北正定,正定属定武的管辖区,这碑刻在那个地方被发现了,所以就被称为《定武兰亭》。

参考资料:

《晋书.列传第五十 王羲之》
《王右军集》
《法书要录》

《书断》
《书谱》
《书断列传》
《画禅室随笔》
《春雨杂述》
《全唐文》
《宣和书谱》
《续汉书志》

@*#

-点阅【 璀璨中华文化 】的亮点系列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文徵明以“白描法”钩出娉婷玉立的莲花,用极婉约匀称的细线来钩勒。为了显现花瓣的精气有神,画瓣尖,下笔时先以书法中的“顿笔”为之,再提笔上来,一上来就见真章了。我们看到文徵明的花瓣线条是那么细致温和,好像随手不经意地就画出来似的,柔中带刚,刚中有柔。显得韵味无穷。
  • 奥斯陆大教堂(Oslo Cathedral)原名“救世主教堂”(Our Savior’s Church),这座于市中心、弧形一层楼高的荷兰巴洛克风格建筑,以石材与红砖混合而成。大教堂东边是教堂前侧圣坛或称礼拜堂(chancel),钟楼有铜制的圆屋顶,搭配文艺复兴风格的尖塔。大教堂几世纪以来不断在整修与翻新。
  • 南梁 张僧繇《雪山红树图》(台北故宫博物院提供)
    光凸凸的山,除了轮廓线以外,不添加任何线条也就是没画皴法。 这幅画怎么和常见的中国山水画迥然不同呢?
  • 来自比利时的法兰德斯风格画家安东尼‧范‧戴克(Anthony van Dyck,公元1599年–1641年)是一名臻求完美的肖像画家。他最著名的作品是替英国国王查理一世所绘的肖像画,优雅地呈现了查理一世和他的宫廷样貌。范‧戴克也是一位色彩大师,他善于运用色彩和大胆的笔触来表达光线、物体的移动和布料质地。这项特长也让他得以在作品中描绘出高度精准却仍具有绘画特点的蕾丝质地。蕾丝这种非常精致又复杂的布料是16至17世纪时富有的艺术赞助人流行配戴的服饰配件。
  • 雕塑通常用来纪念重要人物或是故事。古往今来,雕塑流行的题材包括神话场景、政治领袖或宗教人物。然而,古典雕塑中有个最特别的主题并不在上述类别里。人物雕塑《斯皮纳里奥》(Spinario)或称《拔刺的少年》(Thorn-Puller)呈现的是一位坐着的裸体男孩,全神贯注地在拔他脚上的一根刺。几千年来,这座雕像给艺术家带来非常深刻的启发。
  • 英国威尔顿庄园(Wilton House)完美融合古典主义与英国美学,堪称独树一格。外墙采用当地石材建造,与英格兰威尔特郡(Wiltshire)乡村融为一体。古典比例、强调对称、矩形特征等设计,符合古罗马建筑师维特鲁威(Vitruvius)和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建筑师安德里亚‧帕拉迪奥(Andrea Palladio)的美学原则。外墙没有石柱,最初的构想是为了让人们可以待在户外,同时还能屏蔽来自地中海炙热的阳光,这样的设计适合北方的地理与气候。
  • 华丽夸张的定型角色(stock characters)、简单的情节、即兴对白和户外表演,是即兴喜剧(Commedia dell’Arte,又译艺术喜剧)的核心特征。其幽默剧情常围绕着年轻恋人的种种考验。演员们不受台词限制,可以根据观众的反应调整表演。这些喜剧常含有对时政的讽喻和接地气的幽默,可以巧妙避开查禁。这种意大利民间戏剧形式也成了18世纪洛可可(Rococo)艺术运动的理想题材。
  • 冬天多少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沉闷些,有些人觉得天空乌云密布缺少阳光令人提不起劲来。但如果我们仔细观察,就算在最昏暗的日子里也有色彩。最近我坐在一家咖啡馆里望向天空,当天刮风下雨天色昏暗,天空不再出现彩虹,反倒像是大理石般带点细微的灰色、蓝色甚至紫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