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案】朝露人生去日苦多

作者:温嫔容 中医师
莲花

莲花(郑顺利/大纪元)

  人气: 750
【字号】    
   标签: tags: , , ,

树多必有枯枝,人多必有白痴。在人生的路上,如月有阴晴圆缺,譬如朝露的人生中,虽短却有人寸步难行,日子煎熬难耐,不知如何是好?如果再脑壳发烧,简直就是雪上加霜!

一位32岁小姐,鲜亮而红的月亮脸,像炸开的大气包,水牛肩,嘴翘翘的,坐下来,话一开口就泪流满面,泣不成声。我拍抚她肩膀,握握她的手,拿手纸帮她擦眼泪。冷静下来后,大气包开始述说病情:“医生,我的脸烫到不能睡,不能见阳光。已经看病17年了,类固醇愈吃愈多,病也愈重,觉得自己是个废人,哪里也不能去,什么事也做不了,没有人敢爱我!我是不是得了不治之症?”她那眼睛含着千万恨,恨及天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

针灸处理:先安神,针神庭、神门穴;易动怒,情绪不稳,泻肝火,针太冲穴;解血毒,针血海、曲池穴;泻血热,针阳池、阳谿穴;补肾水,泻肺热,针太谿穴;泻阳明经热,针合谷穴;引阳明经下行,针内庭穴;一派泻法中要加补法,微补阳气,增加机动力,阴中求阳,针足三里穴;四肢冰冷,强心,引心火达四肢,针内关穴。特别嘱咐:虽脸很热不能吃冰品,热被冰所郁更散不去,使病情更加胶着。

大气包经过针灸吃药后,脸发烫时间虽然缩短了些,可是她情绪很不稳定,时常发飙。寒流一来,四肢冰冷,身体也冷得要命,一盖上棉被,脸又烫得不行,即使用冰水泼脸,但是只会舒服几分钟,大气包被折腾得整晚也不能睡。大气包来门诊时,一直在哭!一直向我抱怨病还没好!17年的病要如何在短时间之内缓解?我也伤透脑筋!

有一天大气包来诊时,竟不哭了,但她表情凶怒的说:“医生,我长得这么丑吗?”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我不假思索的回答:“你很可爱啊!”大气包立即说:“我晚上穿黑衣服黑裤子,黑夜中躺在马路中间,想让车子辗过,结束生命。可是所有车子都从我身边绕过,都不肯压我,我有这么丑吗?”大气包生气的脸真丑!

我沉默了一分钟,瞪着她,严肃厉声的说:“你这小子没勇气活,也没勇气死,要死还要害家人!你以为死了就一了百了,没那回事!人死了也没有离开三界,除非修行超出三界。三界内的生命都叫人,都很苦,比人低的还有另一种人,再低的有地狱,比地狱低的还有很多,你想死了到哪里去受苦?像你这样不存善念的死法,死了也要还业,在层层偿还业力中受苦,去到另外空间,比现在作人还痛苦千倍万倍。”她听了愣住了!人生真是苦海无边!自杀解决不了问题。

我又换了和缓语气,拍拍大气包的肩膀说:“我知道你受了很多苦!你这样叫别人辗死你,别人无辜犯了刑事罪,要被关,还要赔偿你的家人。你的病不会马上好,治疗需要过程,都已熬了17年,何必急于一时?受苦会消业力,业力消越多,病也去越多。病越久越需要长一点时间来调整,你想要立刻好,要医生给你开类固醇、特效药,反而使血管愈脆弱。身体器官有一定承受力,就像车子都有一定马力,过度治疗一时的好是暂时的假象,病没治好又伤肝伤胃,最后伤肾,这就是台湾成为世界第一洗肾国家原因之一。”

我找了一位病人出生即患异位性皮肤炎,已求医33年,和另一位上半身发红发疹已15年,经过治疗一段时间后,都已入佳境,请他们给大气包鼓励,这样她才会定下心来接受治疗。以后大气包来诊就不再苦瓜脸,逗逗她也会笑了,相由心生,病情就一直有进展。@

选自《明慧针道——运柔成刚》/博大出版http://broadpressinc.com/

明慧针道
明慧针道 封面。(博大出版提供)

责任编辑:李昀

点阅【温嫔容医案专栏】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位46岁老实忠厚的男士,有良好的生活习惯,平日很少生病,有点小恙也不喜欢吃药,就来诊所用针灸解决,倒也平安的过了一阵子。一向健康的他,有一天来诊,却脸色惨白,尽管他十分痛苦,却善良的忍耐着,直等到他的诊号才看诊!真是有修为的君子!
  • 听完女儿叙述病情后,我告诉她:“老爸老妈的病我没有能力治疗,我能做的就是减轻他们一点痛苦!”女儿苦涩的笑笑说:“这样就好。”二位老人都没针灸过,但止痛药也没有让他们好过!所以女儿想试一下针灸。
  • 一位53岁的男性企业主管,业绩闪闪发亮,东奔西跑的,精力充沛。有一次到南部出差,晚间应酬,第2天右眼睛出血,红眼如兔子。虽然看过医生,不但眼红依旧,而且日渐肿胀而突出,已高出左眼一倍,侧面看去已突出超过鼻梁,一大一小相差很大,视力渐模糊,甚至看不清,眼睛常流泪;因眼睛胀痛而常引起头痛、头晕,常满头大汗。还有耳鸣、失眠、静脉曲张的问题。
  • 有一天,70岁的老妈跟我抱怨:“女儿懒懒散散,32岁了也不找对象,和弟弟也不积极承接我们夫妻俩白手起家的建材工厂,两个老人还在苦撑,真是苦不堪言!”我回答说:“这可能和她的眉毛有关!”老妈很惊讶的问:“怎么会?”
  • 人生是个大舞台,舞台上有各式各样的角色,穿梭、交错在错综复杂的剧情中。人世间的悲欢离合,爱恨情仇,就这样一代接一代,一剧接一剧地重演。悲情的人物由谁来演?剧情要如何收场?
  • 莲花
    一位从南部来的45岁的女士,左边乳房患癌症第一期,经过半年治疗,情况算稳定,因经济因素,回南部治疗。
  • 一位59岁面色暗沉的男士,来治疗右手右脚较无力的问题,调理一个月后,大致正常。有一天陪同的老婆突然问:“医生,我先生有个毛病已40年了,一直治不好,可以请你处理吗?”哇!40多年的病,那是什么病?怎么那么棘手?我回答:“你说说看。”
  • 莲花
    一对恩爱的夫妻,从相爱到结婚,每晚是他们促膝谈心的生命分享时光,巴山夜雨时,谈的都是爱的乐章。可是自从爱的结晶出世,巴山夜雨的情趣就无法再享受了,因为小宝贝一到夜晚,就有好戏登场,怎么会这样?
  • 莲花
    针灸完,我望着这个渴望被爱的小女孩,但愿她能早日重回妈妈温暖的怀抱。当晚我还特别为小女孩和她的妈妈祈祷,祈求上苍垂怜这对迷失的羔羊!
  • 莲花
    一位外表黝黑壮实,瘦而走路轻快的采药人,外表看去约50岁,实际竟已是68岁,单身无亲人。瘦瘦的,体重竟达60公斤,身高163公分。以采药维生,大都为疑难杂症的病人找药材,穿梭在高山峻岭、海边、沙地,甚至是坟场。风吹日晒雨淋,三餐不正常,常是馒头野果充饥。被树草割伤刺伤,只用胶布贴着,肿几天也不理睬,有碍工作时才随地找药草外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