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薛浩然:不想香港沉没 只能团结

人气 1490

【大纪元2019年12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梁珍香港报导)香港“反送中”运动中,民众提出的“五大诉求”已成为整个运动的核心问题。有专家提出,政府一定要重视民众诉求,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用政治手段化解矛盾。

政府要与民众沟通 化解民怨

近日,香港新界乡议局研究中心主任薛浩然对大纪元记者表示,《逃犯条例》引起的港人抗争已超过六个月,急需政府与民众沟通,从政治上、从政策上去化解矛盾,化解民众的怨愤。而不是让警察去抓人,把黑锅给警察去背。解决政治问题不是警察的责任,社会矛盾光靠警察武装力量是解决不了的。警察只可防暴,维护社会治安。

他还表示,至今已经抓了6,000多人,上街抗议民众仍然前赴后继。政府现在所做的让人感觉已经有一种白色恐怖了。

“政治上的问题让警察来处理,是‘装错棺材死错人’”。薛浩然说,“照目前这样下去,警察与示威群众的摩擦会加大,仇恨一定会越结越大,大家谈话的空间就越来越小。”

“在几周前因为区议会选举的关系,游行示威的次数减少了,因此特区政府的官员就私心暗起,喜形于色,以为这件事会慢慢沉寂下去,恢复正常,这太傻了吧。”薛浩然说。

薛浩然认为,“五大诉求”已成为整个运动的核心问题,一定要重视。现在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是必须的。其实,成立这个机构不应该被解释为针对警察的执法,或针对某些团体或学生等,而是就这几个月来所发生的事,找寻一个真相出来。

现在当政者施政 茫无头绪

薛浩然指,香港特区政府控制不了立法会。政府的财政预算案、法例要立法会通过,只有依靠民建联、工联会等支持政府的建制派的人,或者是受中央调动的。中共为了让这些人支持特区政府,会让他们做人大代表、政协委员。

“本来这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但特区政府一届不如一届。”薛浩然说,“现在当政者施政茫无头绪,执政力又差。有些建制派的人盲撑政府,以至于建制派的人自称有辱无荣。他们这样说也不公道,他们都捞到不少好处。”

香港“反送中”运动爆发后,有人说学生不爱国,他们变成这样是老师教的。对此,薛浩然认为,教师都是根据政府所订立的教育政策执行的。要说老师有问题,教育署、特区政府更有责任。

“今日年轻一代,缺乏对中国历史的了解、认知,何来归属感呢?”薛浩然说,“其实看一个人是否爱国,只需要看其把钱存什么地方,有病去哪里就医生,将子女送哪里读书。”

薛浩然指,香港一些青年人上街抗议,不是因为住房和失业。而是因为《逃犯条例》引起了他们的惊恐,出现恐共心态才出来反击的。以为将住房和就业问题解决了,就可以解决《逃犯条例》所引起的政治恐惧,那是不可能的。这个问题不认清,香港未来的一年还会在这个问题上继续发酵,直到他们争取到各自的政治利益为止。

现在香港建制派和一些所谓的爱国人士,越来越不得港人欢心。美国总统签署《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后,被列入制裁名单的都是建制派的人。

薛浩然认为,其原因是当局现在搜罗的那些“爱国人士”,多是像何君尧这样只会谄媚的人。这些人并不是真爱国,如果香港真的有难,他们溜的最快。

我们不想香港这条船沉没

“在当前这种环境下,我相信香港大部分人,都是以香港为家,热爱香港,深知所谓危,才会挺身而出,甘冒被抓的危险。如果被别有用心的人蓄意解读为港独,真是非常的不幸。”薛浩然说。

在香港这个自由社会,有二百多万人参与的这么庞大的运动里,不排除有人想搞独立。薛浩然表示,这不足为怪,他们只会是一小撮,不足以成气候,因为客观条件不存在。但如果把港独当作主要矛盾抓,说七八百万都如此,是非常危险的。

“我们都是中华民族的一份子,我们热爱自己的民族。大家同住香港,我们都不想香港这条船沉没。为了我们的未来、为我们的下一代,我们只能够团结。”薛浩然说。

他还说,“我也期望香港政府能够充分的体谅香港人这个卑微的心。相信大部分人都是以国家为重、以社稷为重,不要将这些人作为一竹竿打下去,当叛乱分子。如果是这样,中华民族将损失了一批非常优秀的精英。”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2019盘点】香港人反共的十大高潮
【珍言真语】专访刘达文:中共对港有两歪招
【珍言真语】徐家健:星火事件令投资者却步
黄店圣诞夜派甜品为抗争者打气
最热视频
【纪元播报】美官员历数休斯顿中领馆罪状
【纪元播报】蓬佩奥:情报显示 谭德塞已被中共收买
【珍言真语】徐考澧:忧临立会 工会团结反抗
【重播】美宇航员乘“龙飞船”海上降落
【薇羽看世间】守护台湾 李登辉的故事之二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