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水北调运行5年 中共为何拟建后续工程?

人气 5489

【大纪元2019年12月31日讯】(大纪元记者易如采访报导)中共官方日前高调发布了南水北调东、中线一期工程建成后的运行情况。不过,官方称,将展开南水北调的后续工程。那么,南水北调工程到底运行情况怎样?为什么还需后续工程?

12月12日,中共国务院新闻办就南水北调工程建成运行5周年在北京召开了新闻发布会。中共水利部副部长蒋旭光在会上宣称,南水北调工程5年累计调水量为299.5亿立方米。

据南水北调项目规划,东线工程每年向北调水90亿立方米,中线工程每年要调95亿立方米,平均每年要调185亿立方米,5年应该调水是925亿立方米。

中国著名水利专家王维洛表示,南水北调的调水量实际上并没有达到工程的要求标准。“南水北调的东线、中线工程运行了5年,一共调了299.5亿立方米,只达到运行目标的32.4%,还不到工程目标的1/3。如果说100分是满分,那你才考了32分,它肯定是不及格的。”

南水北调是一个失败的工程

蒋旭光宣称,南水北调东、中线一期工程建成运行5年以来,供水量持续增长,水质稳定达标。

不过,就南水北调东线一期工程而言,自2013年第三季度正式通水至今向北(齐鲁)共调水40亿立方米,6年完成的调水量尚不到规划的一年90亿立方米调水量。

当初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规划是每年要调95亿立方米,5年总计为475亿立方米,但自2014年12月12日正式建成通水5年以来,累计向北方调水268亿立方米,仅完成目标的56.4%。

王维洛表示,南水北调东线工程存在三个主要问题。

第一,它有一个很大的缺陷,“它是一个反地形的,就是水从南向北调的时候,南边的地势低,北边的地势高,所以必须用水泵把水扬上去,就是把水从低往上抽上去,所以调水的费用相当高。”

据南水北调东线工程的源头,江都水利枢纽工程管理处介绍,江都水利枢纽共有33台套装机总容量达5.58万千瓦的立式轴流泵机组,将地处海拔2米的水提升至海拔45米处,实现“水往高处流”。

“南水北调东线工程第二个问题是需求不足。”王维洛介绍,当初在做工程可行性研究的时候,沿线各地政府以为南水北调用水是不花钱的,就把需求量报得很高,以致做出每年要调水90亿立方米的规划,但后来中共中央政府要求各地出钱时,各地政府就表示不再需要这么多的水,“水费高,各地都不要吃(水),没有需求。”

王维洛说,第三个问题,也是南水北调东线工程最致命的问题,“南水北调东线工程的这个水质相当不好,污染相当严重,尽管中国的这个媒体说水质是符合要求的,都是骗人的鬼话。”

他说,造成污染的原因是,南水北调的水混入了淮河的水,“东线是从扬州的长江干流取水,利用隋炀帝时挖的京杭大运河,连淮河在江苏的洪泽湖相交,而淮河是中国河流里面污染最厉害的,因为这个水质太差的问题,天津市就声明南水北调东线工程的水不要。”

对于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它最失败的地方是它的水源不足”,王维洛说,“它没有足够的水可以供这个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用。”

他表示,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原计划是要从三峡水库调水,终点到北京。第一期工程每年调水是95亿立方米,第二期工程是每年调130亿立方米。但现在是从长江的支流汉江上的丹江口水库调水,而汉江每年到丹江口水库的平均水量是380亿立方米。而据水文资料显示,汉江枯水年份持续的时间很长。

“中线工程一期工程完成的时候,它要调95亿立方米,就是要调走1/4的水。二期工程完成的时候,它要调135亿立方米的水。那么,它就相当于每年的36%的水,汉江只是一条支流,它无法承担这么大的流量。”他说。

王维洛说,从汉江调水就好比一个人的献血,“一个人,体重50公斤,那么他有4000毫升的血,一般人献血200毫升,就占了他整个身体的全部血量的5%,这是可以承受的。人最多献血,医生也只是抽400毫升,也就是抽1/10的血,这时候人都要发晕了。汉江的水它可以抽到25%,甚至到36%,人受不了,那么,河流也是同样受不了。水源地的水量本来就不足。”

汉江除了要向北京供水以外,中共为解决关中平原生活与生态用水,又搞起从汉江上游取水向陕西省渭河调水的引汉济渭工程,预计到2030年,从汉江调水规模将扩大到15亿立方米。另外,它还计划每年从汉江向鄂北调水7.5亿立方米,即鄂北水资源配置工程。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水源地水量本来就不足,这样下来不足的趋势会日益严重。”王维洛说,“南水北调距离它的标准工程目标还相差很远,所以,它是一个失败的工程。”

受水地区得不到永续发展

蒋旭光称,南水已由原规划的受水区城市补充水源,转变为多个重要城市生活用水的主力水源,成为这些城市供水的生命线。

“其实这是一个很负面的评价。”王维洛说,“南水北调违反了可持续发展的原则。”

王维洛表示,一个地区能够可持续发展,有2个最基本的原则,第一个原则就是要利用本地的资源保持发展,这个发展才是可持续的;第二个就是要利用这一代人的资源,而不是去利用下一代人的资源,如果超前用了下一代的资源,那么这个发展也是不可持续的发展。

“南水北调它是跨流域的调水,而且不但是跨1个流域、跨2个流域,而是跨4个流域的调水。这本身就违反了这个可持续发展的基本理念。”

王维洛说,南水北调的调水好似给一个生病或受伤失血过多人需要输血治病一样。“那么当这个人病伤好了,他本身恢复了造血功能就不需要输血了,就不需要依赖这个输血来生存了。那么这个输血它是作为一个辅助工程措施。但是当一个人整天要靠体外输血才能活下去,那么就可以说这个人活着也就没有什么意义了,因为他自己已经失去了造血的功能。”

“拿供水来说,不是靠自己本身来供水,而是依赖别的区域的人做出牺牲,把水给你用,来保持你的发展,那就像这个人一样,他永远靠输血活着了。那么他这个人的命也不会长,他也不会有前途的。”

“所以,当南水北调的这个水从辅助水变作是生命水,变作是主要的供给水的时候,那么北方的城市它已经就失去了可持续发展最基本的条件。它要靠别人活着。所以,这并不是一个好事情。”王维洛说。

南水北调为何需要后续工程

11月18日,中共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南水北调后续工程工作会议。

“什么叫后续工程?就是这个工程做完了以后,出现了原先工程规划没有预见或者故意遗漏的许多问题,这些问题亟需解决,所以,就必须要做很多后续的工程措施来解决这些问题。”王维洛说,“其实,后续工程就是‘擦批股’工程,就跟三峡后续工作一样。”

王维洛表示,南水北调东线工程要解决水污染的问题,要解决扩大规模的问题;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要解决水源不足的问题,要从三峡水库调水的问题,这些都是费用很高的投资项目,都需要大量的资金。那么,投资的钱从哪里来?

“我估算了一下南水北调后续工程它需要的这个资金量可能在一万亿人民币以上,当然有投资就能拉动GDP的增长,这对中共来说是最重要的,但是对中国老百姓来说,这些钱还都是需要中国老百姓来出。”

“而中国老百姓的悲哀在于,他们为三峡工程投了资没有得到任何利益,为南水北调工程投了资也没有得到任何的经济利益,为三峡工程后续工作投了资也没有得到回报,那么今天他们还必须为南水北调后续工程再拿出一笔钱来。”王维洛说。#◇

责任编辑:林琮文

相关新闻
中国房企奥园称“所有外债将违约” 震动市场
恒大拖欠境外债券 持有人拟要求强制维权
美业界专家:中国芯片技术落后主流三四代
有钱女和农民工 北京染疫者贫富悬殊引热议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习达沃斯转向?普京又打脸中共
【秦鹏直播】房屋断供潮来临 中共急推3措施遇冷
【财商天下】开放赌马 武汉来真的?
【新闻看点】中共官媒揪打B站 整顿影音平台?
《碧血丹心》——飞天大学学生自编自演节目
【有冇搞错】中国群体免疫至少要一万年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