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果循环:前夫有钱 却死活不给孩子抚养费

文/秦雷
按理说前夫依法也要付抚养费,况且,他的经济条件非常好,这个钱对他来说不算什么。示意图。(大纪元资料室)
  人气: 2212
【字号】    
   标签: tags: , ,

1999年以后,我因修炼法轮功,几次被抓进北京的拘留所,耳闻目睹了很多现实版的“聊斋故事”,现如实记录,文中人物用了化名。

在房山看守所时,进来一个哭哭啼啼的女子。因为离婚的财产纠葛,她用刀把前夫弄伤了,其前夫告她故意伤害,她就被抓进来了,她觉得特别不公平。

监室里一个因炼法轮功上访被抓的高大姐,讲了她自己的一个亲身经历。结婚后她生了一个女儿,不久即与丈夫离异。但她前夫就是不给孩子抚养费,每次催要都很费劲。她非常气愤,按理说前夫依法也要付抚养费,况且,他的经济条件非常好,这个钱对他来说不算什么。

后来高大姐修了法轮功,在一次打坐中,她看到了前世。那一世,她和女儿是兄妹关系,她兄妹二人对父亲都非常不好,也不赡养他,他们的父亲孤苦而死。而那一世的父亲,就是她这一世的前夫。

“我前夫不欠我们娘俩的,所以就是不给我们钱”,高大姐说,“法律及人世间的理,都不是一件事情的真正道理,你这辈子能从你前夫那里得到多少钱,也都是前一世的果报啊。”

听了这话,那觉得不公平的女人喃喃说:“嗯,我就是气不过,我奶奶也这么说……”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讲一件我自己亲身经历的事。我25岁,大学刚刚毕业,留在北京工作。我老家在北方一个山峦包围的狭长盆地中,这里平均海拔超过1100米,水草丰美,牛羊众多,从战国起就是有名的“皮都”,家家也多供奉着各类“地仙精灵”的造像。
  • 1999年以后,我因修炼法轮功,几次被抓进北京的拘留所,耳闻目睹了很多现实版的“聊斋故事”,现如实记录,文中人物用了化名。
  • 2008年末,我被关押在北京通州看守所,结识了一个19岁女孩,她叫小玉,在里面待了快一年了,案子也没有结果。通州看守所条件非常差,几十个人睡一个大铺,但她看起来并不焦虑。她问我信不信轮回转生,我说信啊,于是她就和我说了她的故事。
  • 2008年,我在北京崇文看守所碰到一个小偷。 她是内蒙人,不到40岁,看起来非常精干,她讲,自己做生意很多年了,来往于呼和浩特与北京之间,倒卖内蒙的防护林。她做得很成功,家里家外都靠她。
  • 1999年8月,我在北京房山看守所,认识了一个房山的大姐,玩牌赌钱进来的。她讲了一个自己家的故事:
  • 在房山看守所时,有个当地的中年妇女,大家叫她陈大姨儿,我记得好像是上访进来的。一天大家闲聊,有个女人抱怨她婆婆如何不好。
  • 有的人聪睿灵巧,一生没有做过大恶,但巧于算计,从不吃亏,却落得“身死心活”的下场。应了《红楼梦》中的一句话“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乾隆时期,四库全书总编纂官纪晓岚在《阅微草堂笔记》中记载的故事,给后人留下了不少借鉴。
  • 有人说,未成年而死的儿女是讨债鬼,这方面的例子还真不少。
  • 中国古代有“士、农、工、商”四民之说,“士”要出仕、做官,要做的就是为君主、社会和国家服务,而儒家正是以教育和培养“士”为己任的,尤其重视德行的教育。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无数为官者秉承着孔子的教诲,为君王分忧、为百姓谋利,尽心尽力地维系着各个朝代社会的运转。
  • 老话儿说的好,人在做天在看,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那些暗中做了亏心事的人,上天一笔笔都记录在案,并在适当时候予以惩戒,尤其是那些直接谋财害命之徒,报应是如影相随,被雷公直接劈死就是在彰显天理昭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