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终专稿】世界银行与中共渐行渐远

人气 7512

【大纪元2019年12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王剑宇综合报导)12月5日,世界银行公布了一项向北京提供贷款的五年计划。这在2019年年终之际,将世界银行是否应该停止向北京提供贷款的争论,推向高潮。在这背后,是中美的激烈较量。而2019年发生的三件事,表明世界银行与中共的关系正在发生重大变化。

据路透社报导,世界银行的新贷款计划,是到2025年6月为止,每年向北京提供10亿至15亿美元低利息贷款。此前世行理事会“表示普遍支持”该行参与中国的结构性和环保改革。世行还称,北京要求世界银行的国际复兴开发银行(IBRD)继续提供资金,作为改革、机构建设和知识转移的平台。

美国反对此计划。12月6日,川普在推特上说:“为什么世界银行借钱给中国(共)?这可能吗?中国(共)有很多钱,如果他们没钱,他们就造钱。停止(借钱)!”

而2天前,美国财政部长姆钦在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House Financial Services Committee)上表示,财政部驻世界银行代表周三反对了该计划,并称他希望世界银行让中国“退出”针对中低收入国家的优惠贷款项目。

在截至6月30日的2019财年,世行向中国提供了13亿美元贷款,已较2017财年的24亿美元减少。而新计划的贷款额将较此前五年的均值18亿美元“逐渐减少”。

但姆钦认为缩减贷款的速度不够快。姆钦说,“我们(与世界银行)协商大幅减少对中国(共)的贷款——将贷款额降至10亿美元以下”。他认为中国已经很富裕,不能再获得这样的国际援助,中共自己都在一带一路倡议下向贫穷国家提供规模庞大的贷款。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此前在访问比利时布鲁塞尔时表示,美国正在推动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停止向中共等提供资金。

世界银行通过贷款资助贫困国家,而美国是世界银行的最大资助国。美国共和党籍联邦众议员安东尼‧冈萨雷斯(Anthony Gonzalez)此前表示,中国在2016年就超过了世界银行贷款项目的“毕业门槛”,不能用美国纳税人的钱来间接补贴中共。

据《金融时报》报道,考虑到中国的经济实力已居世界第二,并有能力向东南亚、非洲、以及东欧一些国家提供贷款,世界银行2018年已决定向较贫穷的经济体提供贷款,同时,像中国等中高收入的发展中国家获得的贷款将会减少,并决定提高对中国贷款的利率。而2017年川普政府拒绝为世界银行增资,以迫使世界银行整改其向中国和其它中等收入国家放贷的政策。

事实上,自中共提出“改革开放”以来,世界银行对中国发展的作用不可低估。据世界银行驻华代表处于2018年7月发布的《世界银行集团中国业务概览》,自1981年世行向中国提供第一笔贷款支持大学发展项目以来,截至到2018年6月30日,世界银行对中国的贷款总承诺额累计超过619亿美元,共支持了422个发展项目,目前执行中的项目有83个,贷款规模在世行借款国中位居前列。

而当前围绕世界银行新贷款计划的争论,则是中美激烈较量的表现之一。

作为当今世界最重要的国际金融机构之一,世界银行规定,任何重要决议时必须要有85%的同意票才能通过。美国的投票权为15.85%,也就是说,即使全数会员国都同意的决议,只要美国投下反对票,该决议就无法通过,也因此被称做“否决权”。传统上,世行行长都是由最大股东美国提名的美国公民担任。

在2019年,世界银行发生的三件事,表明其与中共的关系正在发生重大变化。

其一,今年1月7日,连任仅一年多的世界银行行长金墉(美籍韩裔)突然宣布辞职;4月9日,马尔帕斯正式就任世界银行行长。

路透社报道指,金墉意外辞职,是因与川普政府在多方面意见不合。而金墉的离职无疑给川普打击中共增加了另一个有利武器。

马尔帕斯在出任世界银行行长之前,为美国财政部副部长,是川普的忠实追随者及最早期的幕僚之一,同时也是著名的对华鹰派。今年2月,马尔帕斯还随美方代表团到北京与中方进行贸易谈判。

在过去的两年里,马尔帕斯曾多次批评世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组织的政策,一直推动世界银行停止对中共贷款,特别是中共通过“一带一路”基础设施发展项目让斯里兰卡和巴基斯坦等诸多发展中国家陷入沉重的债务危机。

今年6月12日,马尔帕斯履新后首次访华。香港《明报》报导说,中共总理李克强见马尔帕斯的阵容却空前豪华,包括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政协副主席兼国家发改委主任何立峰、中共财政部长刘昆和中共商务部长钟山等,几乎是习近平出访的半个团队,可见北京对马尔帕斯到访的重视。

11月20日,马尔帕斯再次访华,会见李克强,出席第四次“1+6”圆桌对话会(中共政府与六大主要国际经济金融机构负责人坐在一起进行的会谈)。

据《美国之音》报道,马尔帕斯敦促中共进一步开放经济,减少国家补贴。这与美国在贸易战中对中共提出的关键要求相呼应。

马尔帕斯说:“我鼓励新的改革和自由化。”他表示,中共政府必须解决(中美)双边贸易争端,提高贷款透明度,以避免未来几十年经济增长大幅下滑。并称:“中国可以改善法治,让市场在包括债务和投资的资源配置方面发挥更决定性的作用,减少对国有企业的补贴,消除竞争的障碍。”

马尔帕斯出任世界银行行长,会使世界银行与中共的关系发生变化。当然,马尔帕斯现在毕竟是世界银行行长,而不再是美国财政部副部长。就此,《纽约时报》如是评说:许多观察人士预测,一旦马尔帕斯这位被川普挑选来运营世界银行的人物被正式任命,该组织将改变方针。然而,在他上任后的最初八个月中,马尔帕斯保持了该银行与中国持续的合作,并避免谈论其与美国的贸易争端。

其二,今年11月11日,世界银行宣布,决定削减一笔总额为五千万美元的新疆职业培训项目经费。

考虑到给这些非常分散的学校可能带来的风险,以及监督这些款项使用的困难程度,世界银行援助计划缩小了使用范围,特别是关闭了涉及新疆一些学校的部分计划。有关五所学校的财政援助计划继续进行,但世界银行强调,这一计划将在世银工作人员监督下执行。

今年8月底,美国《外交政策》杂志报导称,新疆一所收到世银贷款500万美元的学校,“用3万美元购买了铁丝网,催泪弹发射器,以及防弹背心。”但是不能确定这些钱是来自世界银行的这笔援款或者世界银行的其它贷款。

其三,美国要求国际复兴开发银行将中共政权除名,美国会正推动立法。

国际复兴开发银行(IBRD)是世界银行的一个分支机构,向希望减少贫困和促进可持续投资的国家提供大量金融产品和贷款。美国联邦众议员安东尼‧冈萨雷斯正致力于推动立法,将中共政权从国际复兴开发银行中除名,以限制世界银行向北京贷款。

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CNBC)报导,美国财政部长姆钦12月5日表示,世界银行应该把北京从一项帮助中低收入国家为政府项目融资的支持性贷款计划中剔除。

当被冈萨雷斯问到,是否支持北京从这个贷款项目中“毕业”时,姆钦回答称,“我支持。”

姆钦表示,今年早些时候,美国前财政部副部长马尔帕斯被选为世界银行行长,这让他有信心认为,世行将修改其做法,使其贷款更加公平。 姆钦向冈萨雷斯保证,这是马尔帕斯对世界银行改革的第一件大事。

冈萨雷斯表示,从IBRD项目“毕业”的门槛目前是人均国民总收入6,975美元,而中国已经在2016年超过了这一水平。

英国《金融时报》评论,这是华盛顿与北京之间的经济竞争正蔓延至多边机构的最新迹象。

资料显示,截至2011财年底,国际复兴开发银行对华承诺贷款累计约达392亿美元。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2017年中国是世界银行的最大借款国,获得资金达24亿美元。这是国际复兴开发银行贷款的11%,并且超过了它致力于全世界的教育和卫生计划。

2018年4月21日,世界银行集团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美国华盛顿举行的第97届发展委员会部长级会议通过的股权改革方案显示,中共政权在国际复兴开发银行的股权将由目前的4.68%提高至6.01%,在国际金融公司的股权也将由目前的2.41%提高至2.95%。

历史上,国际复兴开发银行的目的主要是帮助欧洲国家和日本在二战后的重建。日本和西欧国家“毕业”(达到一定的人均收入水平)后,世界银行完全集中于发展中国家。而中国2018年的人均国民总收入已超过9000美元,应被归类于中高收入国家的一类。

更让国际社会难以接受的是,截止到2017年底,中国对非州的各类投资存量超过了1000亿美元,几乎遍及非洲每一个国家;截至2018年末,国开行在“一带一路”沿线国际业务余额1059亿美元,累计为600余个“一带一路”项目提供融资超过1900亿美元(约合12540亿人民币)。而且,更糟糕的是,中共贷款往往都是“不透明的条款”,使众多国家背负重债,截止2017年,有7个国家对中共政权的债务超过了本国GDP的25%。

这也就难怪美国和国际社会强烈质疑中国的“发展中国家身份”,坚决要求中共政权按第二大经济体承担责任。

可以预计,随着中美贸易战的长期化和中美对抗的深入发展,美国影响下的世界银行与中共的关系,势必渐行渐远。#◇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世界银行:中国将给亚洲增长蒙上阴影
世界银行敦促北京医疗改革 以节省3%GDP
世界银行再度任命金墉为总裁
世界银行顾问:神韵将人与更高生命相连
最热视频
【唐浩视界】学生坠楼扯出案外案 中共统台5部曲
【探索时分】辽宁号出海 海军副参谋长出事
【拍案惊奇】中共欲房产税试点 共军练抢滩登陆
【珍言真语】袁弓夷:袭梁珍应是中共610指使
【预告】专访余茂春:中共统治模式威胁世界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