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年終專稿】世界銀行與中共漸行漸遠

美國華盛頓DC的世界銀行總部大廈。(BRENDAN SMIALOWSKI/AFP/Getty Images)

人氣: 7432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12月08日訊】(大紀元記者王劍宇綜合報導)12月5日,世界銀行公布了一項向北京提供貸款的五年計劃。這在2019年年終之際,將世界銀行是否應該停止向北京提供貸款的爭論,推向高潮。在這背後,是中美的激烈較量。而2019年發生的三件事,表明世界銀行與中共的關係正在發生重大變化。

據路透社報導,世界銀行的新貸款計劃,是到2025年6月為止,每年向北京提供10億至15億美元低利息貸款。此前世行理事會「表示普遍支持」該行參與中國的結構性和環保改革。世行還稱,北京要求世界銀行的國際復興開發銀行(IBRD)繼續提供資金,作為改革、機構建設和知識轉移的平台。

美國反對此計劃。12月6日,川普在推特上說:「為什麼世界銀行借錢給中國(共)?這可能嗎?中國(共)有很多錢,如果他們沒錢,他們就造錢。停止(借錢)!」

而2天前,美國財政部長姆欽在眾議院金融服務委員會(House Financial Services Committee)上表示,財政部駐世界銀行代表週三反對了該計劃,並稱他希望世界銀行讓中國「退出」針對中低收入國家的優惠貸款項目。

在截至6月30日的2019財年,世行向中國提供了13億美元貸款,已較2017財年的24億美元減少。而新計劃的貸款額將較此前五年的均值18億美元「逐漸減少」。

但姆欽認為縮減貸款的速度不夠快。姆欽說,「我們(與世界銀行)協商大幅減少對中國(共)的貸款——將貸款額降至10億美元以下」。他認為中國已經很富裕,不能再獲得這樣的國際援助,中共自己都在一帶一路倡議下向貧窮國家提供規模龐大的貸款。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此前在訪問比利時布魯塞爾時表示,美國正在推動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停止向中共等提供資金。

世界銀行通過貸款資助貧困國家,而美國是世界銀行的最大資助國。美國共和黨籍聯邦眾議員安東尼‧岡薩雷斯(Anthony Gonzalez)此前表示,中國在2016年就超過了世界銀行貸款項目的「畢業門檻」,不能用美國納稅人的錢來間接補貼中共。

據《金融時報》報道,考慮到中國的經濟實力已居世界第二,並有能力向東南亞、非洲、以及東歐一些國家提供貸款,世界銀行2018年已決定向較貧窮的經濟體提供貸款,同時,像中國等中高收入的發展中國家獲得的貸款將會減少,並決定提高對中國貸款的利率。而2017年川普政府拒絕為世界銀行增資,以迫使世界銀行整改其向中國和其它中等收入國家放貸的政策。

事實上,自中共提出「改革開放」以來,世界銀行對中國發展的作用不可低估。據世界銀行駐華代表處於2018年7月發布的《世界銀行集團中國業務概覽》,自1981年世行向中國提供第一筆貸款支持大學發展項目以來,截至到2018年6月30日,世界銀行對中國的貸款總承諾額累計超過619億美元,共支持了422個發展項目,目前執行中的項目有83個,貸款規模在世行借款國中位居前列。

而當前圍繞世界銀行新貸款計劃的爭論,則是中美激烈較量的表現之一。

作為當今世界最重要的國際金融機構之一,世界銀行規定,任何重要決議時必須要有85%的同意票才能通過。美國的投票權為15.85%,也就是說,即使全數會員國都同意的決議,只要美國投下反對票,該決議就無法通過,也因此被稱做「否決權」。傳統上,世行行長都是由最大股東美國提名的美國公民擔任。

在2019年,世界銀行發生的三件事,表明其與中共的關係正在發生重大變化。

其一,今年1月7日,連任僅一年多的世界銀行行長金墉(美籍韓裔)突然宣布辭職;4月9日,馬爾帕斯正式就任世界銀行行長。

路透社報道指,金墉意外辭職,是因與川普政府在多方面意見不合。而金墉的離職無疑給川普打擊中共增加了另一個有利武器。

馬爾帕斯在出任世界銀行行長之前,為美國財政部副部長,是川普的忠實追隨者及最早期的幕僚之一,同時也是著名的對華鷹派。今年2月,馬爾帕斯還隨美方代表團到北京與中方進行貿易談判。

在過去的兩年裡,馬爾帕斯曾多次批評世銀、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等組織的政策,一直推動世界銀行停止對中共貸款,特別是中共通過「一帶一路」基礎設施發展項目讓斯里蘭卡和巴基斯坦等諸多發展中國家陷入沉重的債務危機。

今年6月12日,馬爾帕斯履新後首次訪華。香港《明報》報導說,中共總理李克強見馬爾帕斯的陣容卻空前豪華,包括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政協副主席兼國家發改委主任何立峰、中共財政部長劉昆和中共商務部長鐘山等,幾乎是習近平出訪的半個團隊,可見北京對馬爾帕斯到訪的重視。

11月20日,馬爾帕斯再次訪華,會見李克強,出席第四次「1+6」圓桌對話會(中共政府與六大主要國際經濟金融機構負責人坐在一起進行的會談)。

據《美國之音》報道,馬爾帕斯敦促中共進一步開放經濟,減少國家補貼。這與美國在貿易戰中對中共提出的關鍵要求相呼應。

馬爾帕斯說:「我鼓勵新的改革和自由化。」他表示,中共政府必須解決(中美)雙邊貿易爭端,提高貸款透明度,以避免未來幾十年經濟增長大幅下滑。並稱:「中國可以改善法治,讓市場在包括債務和投資的資源配置方面發揮更決定性的作用,減少對國有企業的補貼,消除競爭的障礙。」

馬爾帕斯出任世界銀行行長,會使世界銀行與中共的關係發生變化。當然,馬爾帕斯現在畢竟是世界銀行行長,而不再是美國財政部副部長。就此,《紐約時報》如是評說:許多觀察人士預測,一旦馬爾帕斯這位被川普挑選來運營世界銀行的人物被正式任命,該組織將改變方針。然而,在他上任後的最初八個月中,馬爾帕斯保持了該銀行與中國持續的合作,並避免談論其與美國的貿易爭端。

其二,今年11月11日,世界銀行宣布,決定削減一筆總額為五千萬美元的新疆職業培訓項目經費。

考慮到給這些非常分散的學校可能帶來的風險,以及監督這些款項使用的困難程度,世界銀行援助計劃縮小了使用範圍,特別是關閉了涉及新疆一些學校的部分計劃。有關五所學校的財政援助計劃繼續進行,但世界銀行強調,這一計劃將在世銀工作人員監督下執行。

今年8月底,美國《外交政策》雜誌報導稱,新疆一所收到世銀貸款500萬美元的學校,「用3萬美元購買了鐵絲網,催淚彈發射器,以及防彈背心。」但是不能確定這些錢是來自世界銀行的這筆援款或者世界銀行的其它貸款。

其三,美國要求國際復興開發銀行將中共政權除名,美國會正推動立法。

國際復興開發銀行(IBRD)是世界銀行的一個分支機構,向希望減少貧困和促進可持續投資的國家提供大量金融產品和貸款。美國聯邦眾議員安東尼‧岡薩雷斯正致力於推動立法,將中共政權從國際復興開發銀行中除名,以限制世界銀行向北京貸款。

據美國全國廣播公司財經頻道(CNBC)報導,美國財政部長姆欽12月5日表示,世界銀行應該把北京從一項幫助中低收入國家為政府項目融資的支持性貸款計劃中剔除。

當被岡薩雷斯問到,是否支持北京從這個貸款項目中「畢業」時,姆欽回答稱,「我支持。」

姆欽表示,今年早些時候,美國前財政部副部長馬爾帕斯被選為世界銀行行長,這讓他有信心認為,世行將修改其做法,使其貸款更加公平。 姆欽向岡薩雷斯保證,這是馬爾帕斯對世界銀行改革的第一件大事。

岡薩雷斯表示,從IBRD項目「畢業」的門檻目前是人均國民總收入6,975美元,而中國已經在2016年超過了這一水平。

英國《金融時報》評論,這是華盛頓與北京之間的經濟競爭正蔓延至多邊機構的最新跡象。

資料顯示,截至2011財年底,國際復興開發銀行對華承諾貸款累計約達392億美元。根據世界銀行的數據,2017年中國是世界銀行的最大借款國,獲得資金達24億美元。這是國際復興開發銀行貸款的11%,並且超過了它致力於全世界的教育和衛生計劃。

2018年4月21日,世界銀行集團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在美國華盛頓舉行的第97屆發展委員會部長級會議通過的股權改革方案顯示,中共政權在國際復興開發銀行的股權將由目前的4.68%提高至6.01%,在國際金融公司的股權也將由目前的2.41%提高至2.95%。

歷史上,國際復興開發銀行的目的主要是幫助歐洲國家和日本在二戰後的重建。日本和西歐國家「畢業」(達到一定的人均收入水平)後,世界銀行完全集中於發展中國家。而中國2018年的人均國民總收入已超過9000美元,應被歸類於中高收入國家的一類。

更讓國際社會難以接受的是,截止到2017年底,中國對非州的各類投資存量超過了1000億美元,幾乎遍及非洲每一個國家;截至2018年末,國開行在「一帶一路」沿線國際業務餘額1059億美元,累計為600餘個「一帶一路」項目提供融資超過1900億美元(約合12540億人民幣)。而且,更糟糕的是,中共貸款往往都是「不透明的條款」,使眾多國家背負重債,截止2017年,有7個國家對中共政權的債務超過了本國GDP的25%。

這也就難怪美國和國際社會強烈質疑中國的「發展中國家身分」,堅決要求中共政權按第二大經濟體承擔責任。

可以預計,隨著中美貿易戰的長期化和中美對抗的深入發展,美國影響下的世界銀行與中共的關係,勢必漸行漸遠。#◇

責任編輯:孫芸

評論
2019-12-08 12:1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