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清明引(132) 东流水-大疫横行1

作者:云简
中药 (fotolia)

中药 (fotolia)

  人气: 487
【字号】    
   标签: tags: , ,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文中时空不对应于任何现实世界与真实时空。文中涉及的人、事、物不应当和现实世界产生任何对应联系。】

第一章 大疫横行(1)

京城,金府。

日上三竿,小翠儿端了饭菜进来,见金海还在呼呼大睡,立时皱眉,道:“少爷,日上三竿啦,今日不用去监督工事了么?”

放下饭菜,见人一动不动,走上前去,拿着鸡毛掸子,扫扫鼻子。金海打了个喷嚏,蒙头又睡。小翠儿命人打开食盒,伸出筷子,夹了一只蹄膀,向床边来。金海被窝里闷久了,喘不过气,闭眼掀开被子,忽地闻到一阵肉香,鼻翼扇了两下。见此奏效,小翠儿往高抬了抬,金海坐起半个身子,张嘴要咬,扑了个空,立时睁眼,看见一众丫鬟笑嘻嘻分立两旁,小翠儿手里筷子拎着个蹄膀。

“还不快扶少爷更衣。”小翠儿道。

发现上当,金海又要钻回被窝,却被一众丫鬟拉着,洗脸梳头。折腾一阵,方才落座,要拿蹄膀,却被朱丹敲中指节,登时哎呦一声。

小翠儿拿根棉线,将蹄膀分成小片,蘸了蒜泥,才放到金海碗里。

“真个麻烦。”金海吃完,点着筷子头又要——转眼间一个蹄膀,只剩下骨头。

“还要。”金海道。

朱丹瞅着他圆滚滚身材,道:“少爷,您都快赶上老爷了。”

“哪里?”听闻“老爷”二字,筷子上的肉掉在盘子里,金海左顾右盼,被小翠儿拍了一下脑袋:“便是身子重量,都要赶上老爷了。”

“又拿我打趣。”金海厌恶道。

朱丹夹了些炒青菜,道:“少爷,今日不去监工督造了么?工部刚请人来问。”

金海拿起蹄膀剩下的骨头,摇摇脑袋,道:“没意思,不去。”说罢,张嘴就啃。小翠儿忙从食盒里又拿出个温着的蹄膀,递给金海:“这个有肉。”

朱丹扯着棉线切肉,道:“好容易谋取的官位,为何就不去了呢?”

“对啊,日前少爷还可勤快了。”小翠儿道。

金海道:“我当官,是要给老百姓做好事。那工部的活儿,修的什么破园子,半年了也没修好,哼……”又拿着筷子夹肉吃。

朱丹道:“那可是我王庭园林,少说要修上个三年五载。”

小翠儿睁大眼睛,道:“王庭园林?肯定又漂亮、又气派,少爷,你什么时候也带小翠儿去看看呀。”

金海对着碗里的肉一皱眉,道:“不吃了。”

“嗯?”朱丹、小翠儿一愣。

金海忽觉脚下有什么东西蹭蹭,毛茸茸的,登时喜笑颜开,道:“好好,给你吃。”说话间,便将脚下金狮犬提手抱上桌来,那金狮一见油亮亮的水晶蹄膀,登时前爪挠挠,下口饕餮。金海满手扳指,摸着圆滚滚的金狮傻乐。

“又浪费……”小翠儿嘟起嘴。

朱丹道:“不在工部,少爷想去哪里?”

金海见金狮吃的兴起,嘿嘿一乐,道:“哪里跟老百姓近,就去哪里。”

小翠儿眼睛滴溜溜一转,道:“户部呀?专收人头税的。”

金海顺顺毛儿,道:“那好,就去那。”

“这便跟楚姐姐说。”小翠儿抬腿要走,忽地想起什么事情,折返对金海道:“少爷,我便帮你和楚姐姐说了,你可要带我去王庭园林看看。”

“都没修好呢?看什么。”朱丹微嗔道,一面收拾饭食。

金海道:“有些地方已经好了,咱们今日便去,赶在那王上老儿前面,先去赏玩一番。”

朱丹吓得赶紧拿蹄膀堵住他嘴,道:“少爷不可胡言乱语……”

金海呜呜两声,吐了一口,道:“我听爹爹便是这样说的……”

“你可是老爷?”朱丹道。

“不是。”金海低下头,黯然道。

“谨言慎行。”朱丹将金海数落一番,便离去了。

少时,小翠儿回来,说楚淮阳已经告知富察,金海明日便可去户部报到。金海本来拿着竹笼斗蛐蛐,禁不住小翠儿撒娇,只好带其前往王庭园林玩上一玩。

话说皇甫下令修建夏季行宫,至此已有两年,园子大半已经修葺。工部小吏领着金海与小翠儿,四处游玩,湖塘、假山、宫殿,无不富丽堂王,尽显宫廷气象。转了小半天儿,二人坐于一处凉亭休息。

“好玩儿吗?”金海道。

“好玩。”小翠儿点了点头,倒了两杯茶,一杯递给金海,道:“好像和咱府上差不多。”

金海道:“看上去差不多,但是有些东西是只有宫廷才能用的。”

“什么?”小翠儿好奇道。

金海道:“你看那柱子上的图腾是啥?”

小翠儿仔细瞅瞅,脱口道:“是龙,还有凤。”转念一想,恍然道:“噢,我明白了,咱们府上的是老鹰和老虎。”

金海点了点头,道:“这就对了。”敲敲双腿,走了许久甚累,便对小翠儿道:“我们回去吧。”

小翠儿一挥帕子,道:“没意思,回去了。”

二人便要回转,小吏道:“北门已关了,请两位从东门出去。”

“为何就关了?”小翠儿道。

“小的不知,二位贵人请。”小吏躬身道。

“嗯嗯,走吧。”金海抱起将军肚,小翠儿跟着,走了半里,周围尽是沙砾土石,乌烟瘴气,小翠儿帕子捂着鼻子,道:“这里是怎回事?”

小吏道:“回姑娘,这是还没修好,乱糟糟的,姑娘小心。”

只见前方尘土飞扬,气温奇高,工人皆赤胸袒背,小翠儿忙用帕子遮住眼睛,道:“什么地方,我不要去。”

金海道:“过了此处,便是北门了。”小翠儿嘟着嘴,跟在金海后面,瞅着金海绣着玉石的脚后跟儿,慢慢往前挪动。忽地,耳边听见哭叫声音,抬眼一看,只见一个监工,捉着鞭子抽人。那工人头发花白,满脸皱纹,浑身泛着紫黑,惨叫不止。

“你干嘛打人?!”小翠儿厉声道。

那监工一看,不知道哪里冒出来个人,举起鞭子,道:“小丫头片子,敢来这儿偷玩,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你大呼小喝,知道这是什么地方?”金海慢慢移动过来。

监工一看,立时下跪:“金大人,不知金大人来此,有失远迎,还请金大人恕罪。”

小翠儿见有人撑腰,立时威风道:“你不许打人了。”

“是,是是。”监工道。说话间,将老头儿扶起身来,拍拍尘土。

便在此时,工部侍郎急色匆匆前来:“谁人在此?不知此处已经戒严了么?”

金海转身,拱手道:“大人,我已被调入户部,今天来此最后一次。”那工部侍郎阴沉着脸色,道:“此处已经戒严,尔等速速离去。”

小翠儿见其跋扈,便要说话,突然间,那干活儿的老头倒在地上,全身漆黑,不省人事。工部侍郎大惊,急令让郎中来看,又小声儿向金海道:“金大人,莫再来此地,恐染上瘟疫。”

“瘟疫?什么瘟疫?”金海不解。

工部侍郎道:“金大人还不知道呢?兵部军营已有一人死亡,全身泛黑,像怨鬼索命……”说话间打了个哆嗦:“你们快些离开吧。”

“阿嚏——”领路小吏一连打了几个喷嚏,众人皆掩口鼻。

“我们快走吧。”金海与小翠儿对视一眼,匆匆离去。

金府。

楚淮阳向金山汇报近况已毕。金山饮了口茶,摇着太师椅,道:“可转去户部了?”

“是。”楚淮阳道,“城中瘟疫,军营已有一人死亡,今早王庭刚发了戒严令。”

金山按住太师椅,睁眼道:“去,命人将城中治瘟疫的草药都买来,我自有用处。”

“是。”楚淮阳按吩咐办事。

金山躺在太师椅上,又摇将起来,嘴里念念有词:“好个富察,此番便将年前那一笔款子,给我要回来,呵呵。”

****************************

兵部军营已有一人染病毙命,王城发全城戒严通告,一时之间,偌大的繁华之地,死寂一片。王庭各院早已闭门,太监宫女按太医指示,熏艾撒醋。礼部按照典籍记载,行祭天大典,以安王命。

太医院人仰马翻,王后寝宫气氛紧张。揽月怀抱王子,已数日未眠。皇甫前有伤势,又逢国运不济,遭此大劫,忧思难眠。外监呈上简报,朱公公见皇甫神思困倦,便让人先下去,外监之人言军机要事,武平王奏报。

二人僵持之间,被皇甫听到,双目微睁,眉心攒起,道:“何事?”

“回王上,武平王奏报,王上微恙,不妨……”朱公公话未说完,便被打断:“拿来!”皇甫道。朱公公照办,皇甫勉力起身,打开奏折,阅至一半,立时大怒,摔在地上,牵动伤势,咳嗽不止。

朱公公连忙安抚,皇甫指着地上奏折。朱公公会意,捡回交予皇甫。皇甫展奏再看,朱公公余光瞥见,登时大惊。原来瘟疫之事早已病发,刑部怕惹祸上身,隐而不报,待兵部军营瘟疫发时,早有数十人毙命。

“嗯?”皇甫长眼睥睨,朱公公一时紧张,忘记动作,回过神来,继续舒背。皇甫道:“传旨纳兰,无须顾虑戒严之令,严加审理城外长堤禁曲同犯。禁曲一案……定,不可松懈。”说罢咳嗽一阵,大学士拟旨,皇甫勉力按下印鉴,朱公公交与外监。

皇甫饮过汤药,暂时气顺,起身走至揽月身边,起手抚在孩儿额头,只觉还是烫手,登时挟怒转身:“废物!”一众太医登时下跪,全身发抖,磕头不止。揽月脸颊贴着孩儿,惊呼一声,泣涕不止。皇甫气急败坏,下旨处死院使贾鳝,大学士劝阻半天方止。

盛怒之下,心悸犹存。

一个年轻太医颤颤巍巍,拱手道:“臣……臣……有旨起奏。”

“还有什么废话,一次说完。”皇甫怒道。

那人道:“王上可还记得,太医院前任周院使。”

“是谁?”皇甫病中,早已记不清了。

大学士拱手道:“回王上,便是周津霖。前朝年间,山东突发瘟疫,正是周院使前往,救助得力,方才升为院使。”

皇甫一拍脑袋:“我怎忘记了。速速,宣其入朝。”

贾鳝哆哆嗦嗦,道:“启……启禀王上,周津霖牵涉还魂丹一事,已、已经告老回乡啦。”

“令人提来便是,有何问题……”皇甫道,忽一转念,道:“慢!你亲自去,好生请来。”

“是。”大学士接旨,速速退去请人。

皇甫眼中怒火,喷向周贾鳝,喝道:“你……来人,给我关起来。”贾鳝闻之大惊,不及反抗,已被内监拉下去,打入大牢。(待续)

点阅【天地清明引】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杨丽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