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闻看点】北京再促贸谈 美新冷战成中共梦魇

图为川普与习近平会晤的资料图。 (JIM WATSON/AFP/Getty Images)

人气: 1376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12月09日讯】大家好,欢迎大家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

在距离12月15日这个关税大限越来越近之际,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Larry Kudlow)表示,“没有臆想的最后期限”。是否对156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税,将由美国总统川普做出最终决定。

中共商务部部长助理仁宏斌今天(12月9日)表示,希望尽快同美方达成一项协议。这是中方第一次公开说得这么明确。

中共海关总署昨天公布数据显示,11月出口连续第4个月负增长,按年下跌了1.1%。贸易顺差387.5亿美元,按年收窄了7.5%。关税大战已经对中国外贸形成了很大的冲击。

对中国经济的冲击是直观表现,而由经贸冲突引发的更深层次摩擦,更让中共难受。多方观点认为,美中之间的新冷战已经开始了,中共走进了死胡同。而川普很可能在顺承天意,扮演着中共垮台的推手角色。

关税冲击发酵

市场对中国11月的出口预期是增长0.8%,但是中共海关总署给出的数字,无法令北京振作。如果把今年前11个月的进出口相加在一起,中国进出口的总值是4.14万亿美元。

这个数字与去年相比,已经下跌了2.2%。其中出口是2.26万亿美元,按年下降了0.3%。进口是1.88万亿美元,比去年同期下降了4.5%。

其中与美国的贸易总值是4832.77亿美元,按年下降了11.1%,占中国外贸总值的11.9%。对美国出口是3752.5亿,下跌了8.4%。而从美国进口是1.08亿美元,下跌了19.5%;对美贸易顺差也收窄了3%,只剩下2672亿。

中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王军认为,中国外贸出口仍显疲态,这与挥之不去的贸易摩擦阴影有直接的关系。他对路透社表示,未来贸易摩擦的不确定性,仍然会左右对美贸易的规模和增长。

中共智库学者刘世锦在7日表示,美中贸易战等内外因素之下,中国经济情势牵动广泛。他在一场有关中国改革的论坛上指出,明年的中国经济增长率会降到6%以下。

刘世锦和他的团队近期研究认为,2020年到2025年,中国经济的潜在增长率基本上都会在6%以下,处于5%—6%之间。他预言,明年第一季之后,中国经济很可能“再次进入下行通道”。未来一二年内,还有1个百分点左右的回落空间。

而素有“中国第一经济师”之称的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则在前不久指出,多重因素将导致明年的中国经济进入“保四争五”阶段。

这位与巴曙松、方星海、潘功胜等人平起平坐的“经济师一哥”甚至认为,今后的10年中,如果危机不能化解,中国经济“保4”都有问题。他说中国经济增长“会持续寻底”,“跌破5%之前很难停下来”。

12月15日加税吗?

高善文所指的“危机”,很可能是眼下正在进行中的贸易战。打了17个月,仍然看不到尽头。虽然库德洛表示,川普总统喜欢目前与中方的贸易谈判走向,但他也表示,协议还没有达成,现在是“走一天看一天”。

库德洛告诉彭博电视,川普总统要求北京方面在知识产权、汇率和美国企业进入中国金融服务市场等方面做出让步,并且要承诺一个具体采购美国农产品的最低规模。他指出,“如果他(总统)对这些会谈不满意⋯⋯他会毫不犹豫地提高关税。”

他还同时表示,美中双方几乎每天都有通话,但是目前川普和习近平“尚无举行面对面会谈或签字仪式的计划”。他强调,“这些决定都还没有做出⋯⋯我们先谈妥条件,然后决定如何、何时、何地签约。”

经济学者认为,虽然美中谈判在相向而行,但双方的分歧仍然比较明显。即使是第一阶段的临时贸易协议,双方也有两大分歧。

中方尽管最近语气变得“柔和”了一些,但要求美方取消关税的立场并没有改变。这是美方坚持保留的,原因是北京没有信誉度,以往的很多承诺都没有兑现。美国希望用保留的关税作为执行机制的一部分,迫使北京必须履约。

而美方要求中方2年内采购400—500亿美元美国农产品,北京并不愿意接受,更不想做出数字承诺,中方表示采购要“符合实际”。

两大明显分歧点,双方将怎么弥合呢?如果不能化解分歧,没有谈妥第一阶段的贸易协议,那么按照库德洛的说法,川普将“毫不犹豫地提高关税”。

假如美国提升了156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关税,北京会伸着脖子等着挨打吗?根据以往中共“战狼式外交”的行为方式,估计北京当局可能会采取一些相应的报复措施。

前不久,中共官媒放风称,中共将“很快发布一份不可靠实体清单”,其中包括相关美国实体。假如中共推出所谓的“不可靠实体清单”,对美国的实体企业进行报复,那将成为新的贸易战升级爆点。

美中分歧没有根本解决

其实,就算是双方暂时忽略一些分歧,勉强签署了第一阶段协议,也不意味着贸易战就终战了,不过是暂缓或推迟了一点而已。因为美中双方根本上的分歧并没有触及,双方谈判并没有进入深水区。

贸易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曾多次指出,中共的经贸政策中有“七大致命结构性罪恶”,使美国深受其害。如果这些不解决,美中之间的问题就不会得到根本性的解决。

纳瓦罗所说的“七大罪恶”,指的是中共盗窃知识产权、强迫技术转让、网络黑客、低价倾销、国企补贴、操纵汇率和输出毒品。

著有《致命中国》一书的纳瓦罗,用“罪恶”来形容中共的这些经贸政策问题。足见美方对这些是深恶痛绝的,所以要求北京必须对这些做出改变。

但这对中共来说,却是最头疼、也是最恐惧的地方,是中共的“七寸”所在。因为要改变这些结构性问题,就触动了中共的统治根基。换句话说,只要北京改变现有的经贸政策,失去了经济支撑的中共马上就垮台。

中国问题专家甘思德(Scott Kennedy)认为,北京当局根本不相信会达成一项“全面的协议”。

这位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向《华尔街日报》表示,不仅美中之间“彼此缺乏信任,而且从两国所处的情况来看,双方都不是非要达成协议不可”。

龙州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研究部负责人亚瑟·克罗伯(Arthur Kroeber)在一份报告中表示,任何最终协议都不会包含能让北京改变令美国反感的核心经济行为的重大举措,也不会包含削弱美国目前限制本国技术流入中国的持续努力的重大举措。

贸易纷争扩展到人权领域

美国限制技术流入中国,主要是因为中共并没有把高科技用在为民谋求福祉上。中共把通过各种手段得来的高科技,更多地用在了对内镇压和对外渗透上,并试图改变国际普世价值规则,对美国及西方形成了挑战,这是美国无法接受、不能容忍的,所以美国严格限制对中共科技企业的技术和服务出口。

这一点,在华为身上体现得非常明显。今年5月,美国把华为和它的几十家子公司列入了“出口管制名单”,限制对它出口零部件。

美国经过调查认定,华为在密切配合着中共,对外国实施网络黑客盗窃,使美国蒙受了巨大损失。而且它还在国内,替中共监控着14亿百姓,是中共手里一根实实在在打人的棍子。

随后美国又对海康威视、大华科技、海能达等影视监控企业做出制裁,同样限制向它们出口技术和服务,也禁止美国联邦机构使用它们的产品。而这几家企业,都涉嫌参与了对包括法轮功、维权人士和维族人等在内的国内民众的镇压。

上个月,《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国会两院以史上最快速度通过,随后川普签署使其成为法律。

《香港人权法》的推出,不仅使中港两地官员投鼠忌器,不敢再肆无忌惮地侵害香港人权,还有一点非常值得注意:如果美国国务院的年检认定,香港的自治和人权状况不佳,那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就会被取消。

中共可以不顾虑中港两地官员的死活,命令他们推行一些比如“逃犯条例”、“23条”等邪恶的政策,但是北京可能会考虑中国经济的实际问题。如果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取消了,美国也会限制对香港的技术支持,这将对中国经济造成很大的冲击。

以前美国给香港优惠待遇,是认为香港可以继续实行原来的政治体制,人民享有自由和人权,所以美国同意给香港优待。而中共就利用香港,偷偷地窃取美国限制给它的技术,支撑着国内的科技企业和经济发展。

以往的美国政府并非不知道这一点,只不过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中共长臂管辖美国人言论

如果说对法轮功、对香港的镇压发生在中国境内,已经让重视人权自由的美国无法接受,那么中共对美国人的言论打压,这种长臂管辖更让美国火冒三丈。

NBA休斯敦火箭队总经理莫雷(Daryl Morey)仅仅是发了一则推文,表示支持香港的抗议者,中共马上就暴跳如雷,不仅中国网店下架了火箭队的球队商品,而且中共央视还停止转播比赛,中国企业暂停了与火箭队的合作。

在中共的打压下,莫雷删除了那则推文,并且做了道歉。NBA称莫雷的评论“不恰当”,湖人队明星詹姆斯(LeBron James)说莫雷“被误导了”。

这件事反映出,中共利用14亿人口这个庞大市场,以此作为诱饵,严重影响着美国民众的言论自由,对美国的言论进行着审查。

这引起了美国共和、民主两党的强烈反对,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在推文中指责NBA,为了取悦中共政府,“把莫雷推下了车,太恶心了”。

就连竞选总统的民主党候选人、参议员沃伦(Elizabeth Warren),也开始呼吁对北京采取更强硬的立场。

冷战开始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调查显示,对中国(中共)持负面看法的美国人,比例在大幅上升,从2018年的47%跃升到今年的60%。

这些压力,让美国政府难以放松对中国施加的诸多限制。《华尔街日报》表示,从更严格的出口管制,到把中共科技领军企业列入黑名单,这是“比关税更大的障碍”,美中分歧“正在不断扩大”。贸易战已经演变成了一场“范围更广、层次更深的意识形态冲突”,两大经济体越来越“接近一场新冷战”。

但是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的米尔班克家族高级研究员尼尔·弗格森(Niall Ferguson)则更明确地表示,美中新冷战“已经开始了”。

这位15本书的作者在《纽约时报》撰文表示,美中从贸易逆差和知识产权盗窃问题的争论不休,已经迅速演变成了一系列其它方面的冲突。并且已经卷入了一场科技战和一场意识形态对抗,双方“共生经济”的伙伴关系已经不复存在,“第二次冷战已经开始”。

弗格森表示,明年不太可能爆发第二次朝鲜战争,但是这场新冷战会“变得更冷”。他不认为美中冷战可以通过达成贸易协议解冻,“冷战不是想停就停的事情”。他指出,新冷战开始于川普总统任内,持续的时间将比他的任期长得多。

中共的梦魇:川普和贸易战

宾夕法尼亚大学中国历史教授林蔚(Arthur Waldron)对英文《大纪元时报》表示,目前的中国,很像当年苏联解体时的状况。北京当局对现实缺乏正确的认识,不知道民间的实际情况。中共政府想到哪就做到哪,功能极度失调,没有解决方案。

一位习近平的幕僚曾告诉林蔚,中共政府非常清楚,“已经死到临头了”。他引述那位与习近平关系密切的幕僚的说法,“我们已经走投无路”,中共内部都很清楚走入了死胡同。“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处处是雷,踏错一步就可能粉身碎骨”。

中共没想到,商人出身的美国总统为了追求公平贸易,发起了一场贸易战。而这场贸易战正在向更深、更广的范围发展,逐渐演变成了新冷战,对中共政权形成了巨大冲击。已经成了中共深深恐惧的梦魇!

信神的川普曾说过,他是“天选之人”。那么这样看来,川普很可能是在顺承天意,扮演着中共垮台的推手角色。

好的,感谢您关注新闻看点,再会。

大纪元《新闻看点》制作组 #

责任编辑:李昊

评论
2019-12-10 5: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