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佛音

佛像为何对行窃的盗贼低头

文/宗家秀

神佛的境界及用心,不是普通人所能想像、猜测的。图为香港大屿山天坛大佛像。(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792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一个盗贼想偷取佛像宝珠,佛像瞬间就长高了,因为够不到宝珠,盗贼对佛像发泄不满,突然佛像又向他俯首低头了,使宝珠唾手可得。

这是唐代高僧玄奘在《大唐西域记》里讲的一个故事。

从前,在天竺僧伽罗国王宫旁边,有一个用奇珍异宝装饰的小寺院,国王率众大臣经常过来焚香礼佛。

寺院里有座金色的等身佛像,与佛陀真身一样大小,一颗价值连城的宝珠嵌在佛像的肉髻上,熠熠发光。寺院外面有重重门户,还有卫兵把守,防卫十分严密,一般人难以进入。

一个盗贼起了歹心,想要偷走佛像上的宝珠,就在寺院边上悄悄挖地道,一直打通到寺院里面。

一天夜里,盗贼顺地道偷偷钻进了寺院,他爬到金佛像面前,刚要摘取眼前的宝珠,突然,佛像瞬间变高,手够不着宝珠了;他踮起脚,伸手去拿宝珠,佛像瞬间又长高了;他找来石头垫在脚下,攀上去再搆,佛像瞬间又长高,宝珠还是够不到。

香港大屿山天坛大佛像。(shutterstock)

急得满头大汗的盗贼非常不满,他仰着头,冲佛像说道:“此佛像是等身佛,为何不断升高?恐怕是吝啬上面的宝珠吧。”静静伫立的佛像漠然无语。

盗贼又说:“我听说如来佛当初修行菩萨果位时,具无边智慧,发洪大誓愿,同情世间广大众生,接济一切苦难大众,使信奉他的国家和人民富裕安康。”

“我还听说佛陀曾为一只鸽子舍弃性命,为免除老虎和七只虎仔的饥饿,他曾舍身喂虎。如今佛陀为何如此吝啬,连一颗宝珠都不肯施舍?就是保全了镶嵌宝物的佛像,也没有将佛陀的善行发扬光大啊。”

盗贼刚说完,就见这尊佛像低下头,眼睛充满悲悯地看着他,而宝珠一下子就垂向盗贼唾手可得之处。盗贼心喜,盗走宝珠,顺着地道就逃走了。

盗贼把宝珠拿到集市上变卖,很快被人认出来:“这不是王宫旁小寺院佛像上的宝物吗?怎么会到了你的手里?”

盗贼被抓起来,国王怒不可遏,亲自审问盗贼:“宝珠从何而来?是不是你偷的?”盗贼说:“我没有偷,是佛像自己给我的。”国王认为盗贼撒谎,但盗贼坚持说确实是佛像自己低头给了他宝珠。

于是国王到寺院查证,一看,果然同以往不同,佛像作俯首状,而且发髻上少了那颗宝珠。国王感慨万分,更加坚定了对佛陀的信仰。于是赦免盗贼,以重金赎回宝珠,重新嵌在佛像的肉髻上。此后,那尊佛像就一直保持着俯首的样子,直到今天。

此故事有深意,神佛的境界及用心,不是普通人所能想像、猜测的,但其慈悲宽容的胸怀,谦逊的姿态,足以使我们省思了。

佛像上出现佛家传说中的优昙婆罗花,摄于韩国全罗南道顺天市海龙面的须弥山禅院。(徐良玉/大纪元)

参考文献:

唐 玄奘口述、辩机编《大唐西域记》@*

点阅【千古佛音】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苏明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一位事业有成的55岁老板,为事业打拼,打出一片天下,也打出一张满江红的检验成绩单:筛窦、蝶窦、颔窦有慢性鼻窦炎,限制性肺换气障碍,两侧颈动脉分叉处轻度粥状动脉硬化,心脏二尖瓣轻度闭锁不全,肺动脉轻度闭锁不全,左心室舒张功能异常,轻度排尿功能障碍,颈椎、胸椎、腰椎退化,腰椎第四、五椎合并骨刺,脑部轻度萎缩、老化现象,骨质缺乏症。
  • 中共很多落马贪官都“信佛”,热衷烧香拜佛。
  • 晚清《缂丝贺寿图》,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公有领域)
    “传神”是中国人物艺术作品的核心,也就是说,艺术家在创作中并不注重准确的体态描绘,而是力求把握人物的精神和气韵。正如美学大师宗白华先生评价,“虚空中传出动荡,神明里透出幽深,超以象外,得其环中,是中国艺术的一切造境。”
  • 当时空发生错位,小小的蚁穴会变成庞大的“大槐安国”,一个陶瓮也会容纳明朗乾坤。时空、生命、做人的意义,随着传奇故事,跃入世人心际。
  • 叶朝荣(1515年—1586年)是太子少师、三朝名相叶向高的父亲。叶朝荣的父亲叶广彬中年丧妻,从此未娶。叶朝荣是独子,不知什么原因,叶广彬不让他读书,但叶朝荣却“肆力于学,于书无不窥也,而尤深诗,自其馁学宫,为诸生高等,名大噪”。
  • 北魏太武帝时期,南雍州刺史寇赞的弟弟寇谦之(365年—448年)早年就喜好仙道,心怀远离尘俗之心。他小小年纪就读了不少天文、历数、老庄之书,还自己看书修行张鲁之术,亦修炼丹药服食,但因为没有师父的教导,因此学了多年,也不见什么成效。
  • 张陵完成降魔重任,立下大功,本以为将可回归天庭,证得果位,等了四十九天后,太上老君姗姗来迟。太上老君在半空中语带歉疚地说:“你固然立下大功业,但是杀鬼过多,杀业太重,天帝有所微词,连我也受到牵连,必须到人间待罪一段时间。这段时间你就好好忏悔自己的过失,再修三千六百日(十年),就可以回到上清宫与我相叙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