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南投车埕 怀旧新妆 风华再现

近日车埕老街最有人气的饮品应该是冬瓜伯手工炒制的冬瓜条。 (车埕冬瓜伯提供)
人气: 45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3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邓玫玲台湾南投报导)从二水乘坐集集支线的火车来到车埕,就是最后一站了,车上的乘客一下车就会感觉回到日治时代,木造的车站、木造的小屋,还有一座高大的“木业展示馆”,展示着车埕昔日的风华,一个因采伐森林原木而兴盛繁华的聚落。

一池碧绿的湖水,为昔日繁华留下的见证,湖上红瓦木窗櫺的小茶屋和四周环绕的绿树美景,倒映湖面上,让初来乍到的游客忍不住驻足欣赏,仿佛来到了50年代伐木兴盛的时代。这座浪漫优雅的湖水可是当年贮存大量木材的水池。每天清晨许多运木大货车,冒着摸黑上山的危险攀爬到丹大林区,载着无数巨型原木来到池边,将一根根价值连城的原木卸入池水中,储存浸泡,等待来自世界各地的买家来此选购。

来到车埕,一下车就会感觉回到日治时代。
来到车埕,一下车就会感觉回到日治时代。(赖瑞/大纪元)
碧绿的贮木池,为车埕昔日繁华留下的见证。(邓玫玲/大纪元)
碧绿的贮木池,为车埕昔日繁华留下的见证。(邓玫玲/大纪元)

一池碧绿水 吸引世界各地买家

所以池水旁展示的长型漆黑木箱,就是所谓的“天车”,当年这个横在半空的木造装置就是用来吊挂巨木的,内部有马达可以带动吊钩,把买家选购重达11~13吨的木材从贮木池中一一吊挂上来,再放置在下方停放的货车上。所以木材就是车埕的重要命脉,从四面八方云涌而来的商人,都是为了木材买卖而来,从遥远的城市开过来的火车,载着上千名技工,就是要到这里的木材加工厂工作,可以想见这个四面环山的小镇,曾是多少人创造财富的所在地。

直到1985年,政府实施禁止伐木政策,所有的木材事业就此停止,买卖商人不再来车埕,木材加工厂工人一一离开,车埕人口越来越少,车站亭、月台无人管理,成了一个落寞寂寥的小村落。“921地震”后,车站更严重毁损,日月潭国家风景区管理处才使用原木再重建,所以现在游客看到的木造车站,可是全新的建筑。

来车埕的游客可以欣赏到骨董火车厢,也可逛逛怀旧的木造车站,感受深刻的铁道怀旧风情。
来车埕的游客可以欣赏到骨董火车厢,也可逛逛怀旧的木造车站,感受深刻的铁道怀旧风情。(赖瑞/大纪元)

交通集散 停驻百台蔗糖转运车

除了木材的营生,让车埕这个山里小镇聚集了人气,位在山壑中的车埕真的是一个可以停放成百车辆的场地。日治时代从埔里运出的蔗糖,皆在车埕装车转运,常有上百台的轻便车停放于此。后来又因为要兴建大观发电厂,来了许多工程技师、建筑工人,为车埕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热闹景象。直到1937年电厂完工,工程人员撤离后,车埕又恢复原来的平静。

人潮来了又去,去了又来,零落的小村落如今却热闹起来了。假日的观光客乘坐火车来到这里,可以在宽敞的铁道区自由来去,欣赏停放在铁道旁的骨董火车厢,仔细看看日本制造的特殊功能车厢,像是专门载运蔬果的通气车厢,以及让家畜乘坐的通风木车厢,再逛逛怀旧的木造车站,感受深刻的铁道怀旧风情。

走过铁道的往日时光后,再走进那座挑高的“车埕木业馆”,就是一个木材的热闹世界。原本是木材加工厂的旧厂房,改建后为了保留旧厂房,只好另外再加上新木构架,所以游客会看到屋顶重重叠叠的木架,屋里展示着琳琅满目的巨型大原木、小型的木作品。

在车埕可以看到日本制造的特殊功能车厢,像是专门载运蔬果的通气车厢,以及让家畜乘坐的通风木车厢。
在车埕可以看到日本制造的特殊功能车厢,像是专门载运蔬果的通气车厢,以及让家畜乘坐的通风木车厢。(赖瑞/大纪元)
假日的观光客乘坐火车来到车埕,在宽敞的铁道区自由来去。(邓玫玲/大纪元)
假日的观光客乘坐火车来到车埕,在宽敞的铁道区自由来去。(邓玫玲/大纪元)

湖滨散心 车埕老街啖美食

木材的世界总是会有点枯燥无味,游客如果想喝杯饮料吃点小零嘴,可以往车埕老街去。古旧的砖房窄小的街道里,近日最有人气的饮品,应该是冬瓜伯手工炒制的冬瓜条。甜腻的冬瓜条,小巧可爱可以当糖果吃,也可以冲泡成清爽解渴的冬瓜茶,冬瓜茶饮品还能变化无穷,柠檬冬瓜、鲜奶冬瓜、红茶冬瓜、珍珠冬瓜林林总总,每到夏日就会出现排队人潮。

夏日的车埕在群山拥抱中,也有热气难去的时候,此时,游客会想进到贮木池旁惟一一家大型的餐厅木茶房吹吹冷气,尝尝名气美食木桶饭后,再躲到餐厅旁的木马道驿站来个木作DIY,自己亲手作一张小板凳带回家。

也有游客是来湖滨散心的,走到车埕老街的尽头,一池浅绿的湖水就静静地等候在那里,看到了这样温柔的湖水就不去想那些木头的事吧!就想像这是山中神秘小湖泊,让自己在湖水陪伴下停留片刻,或者进到湖上木茶屋里去喝茶,坐在湖边好好地把湖水看个够。轻轻荡漾的柔软湖水,总是能抚慰烦躁的心灵,很多游客一坐下来就是大半天,直到车埕最后一班火车到达,才依依不舍地离去。◇

走到车埕老街的尽头,一池浅绿的湖水就静静地等候在那里。(邓玫玲/大纪元)
走到车埕老街的尽头,一池浅绿的湖水就静静地等候在那里。(邓玫玲/大纪元)

责任编辑:文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