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国抗生素使用危机四起 鸡鸭牛鱼全沦陷

中国是抗生素滥用最严重的国家。世界卫生组织曾发表文章表示,中国滥用抗生素,2050年后或致每年百万人早死。图为药店中罗列的抗生素药品。 (Joe Raedle/Getty Images)
人气: 770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3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萧律生综合报导)中国抗生素滥用最严重的国家。此前有报告称,中国人每年使用近8万吨抗生素,动物则更多;抗生素又通过各种方式进入水、土中,致使中国人饭桌上的鸡、鸭、猪、牛、鱼全部沦陷,循环后,再一次危及人体。

滥用抗生素不仅可以直接损害人体器官,导致二重感染,还能产生耐药性超级细菌,使一些疾病无药可治

2010年新京报曾报导,当年10月26日,宁夏两名儿童就被检出带有一种耐药基因——超级细菌NDM-1。此基因还可以生成一种β-内酰胺酶。该酶可以水解临床应用最广泛的抗菌药物,“刀枪不入”,因而被称为超级细菌。

2010年11月,中共喉舌人民日报刊文称,广州市妇婴医院曾在抢救一名体重仅650克、25周的早产儿时,使用抗生素头孢一代、二代、三代、四代均无效,又使用“顶级抗生素”——泰能、马斯平、复兴达,仍旧无效。

报导称,新生儿对这7种抗生素产生耐药性,或是来自新生儿母亲。因为孕妇吃了大量抗生素残留肉蛋禽后,很可能将这些抗生素摄入。

2015年4月,中共喉舌央视新闻报导称,当年复旦大学的研究报告显示,江苏、浙江、上海1,000多名8到11岁在校儿童的尿液检测中,有近6成的儿童尿液含有抗生素,四分之一检出超过两种抗生素,有些甚至有6种抗生素。

一般只限于畜禽使用的抗生素恩诺沙星、泰乐菌素等,也从这些儿童的检测结果中发现。

时任卫生部合理用药专家委员会委员肖永红教授称,此问题严重,因为健康的儿童不应被检出抗生素。

中国滥用抗生素及其危害

陆媒界面新闻2015年6月17日报导称,时任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研究员应光国说,“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抗生素生产国和使用国”。

当年,应和国的抗生素研究项目课题组,公布了他们近10年的研究,即首份中国抗生素使用量与排放量清单。该研究选取了36种常见抗生素,进行深入排放清单与多介质模拟研究。

清单显示,2013年中国生产抗生素24.8万吨,总使用量约为16.2万吨。其中52%(约84,240吨)直接用于养殖业,而这部分抗生素可能最终吃进人的胃里;48%(约77,760吨)直接用于人用抗生素。

该研究结果指出,中国每千人抗生素日使用量是英国的5.7倍,是美国的5.5倍之多,使用量占世界的一半左右。

报导说,滥用抗生素导致的耐药性越来越严重。英国研究数据显示,中国每年有超过8万人因耐药性死亡;而英国抗菌药物耐药评估委员会预估,若无法应对耐药菌,到2050年,将有100万中国人因此死亡。

应光国称,若病原菌也耐药的话,再生病就无药可治了。

每年中国至少有8万人因服用抗生素死亡。(大纪元资料室)

2015年6月,广东中山大学药学院药物化学研究所教授黎星术,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抗生素在人体中被滥用的主要原因,一是病人希望用药后尽快见效,而抗生素疗效显着;再有大陆存在“以药养医”的情况,但最大原因还是医生用药引起的。

“医生为了提成,尽可能地给患者开好药,开价钱贵一点的药,廉价药不愿意开,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黎星术说。

2010年11月,中共喉舌人民日报曾刊文称,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医药事业国情调研组发现,大陆中小养殖户不仅大量使用有严重毒副作用的淘汰类别的抗生素,还将人类正在试用的某些抗生素也已经用于畜禽鱼类的养殖中。“许多畜禽鱼不是病死的,而是过量用药致死。”

文章称,含有抗生素残留的动物食品,被人类食用后,即使是微量,也可能使人体出现荨麻疹或过敏性等症状;若被长期食用,人体的耐药性会增强,如若患病,很可能就无药可治。

抗生素排放至环境 再次危害人体

在中国,抗生素不仅直接被人体、养殖动物“食用”,还通过人与动物的排泄物,生活污水,医疗废水以及动物饲料和水产养殖废水等方式排放至环境(水、土)中。

而环境中的抗生素又会通过各种方式再次进入人体,比如食用了含有抗生素的水、有抗生素残留的肉类和蔬菜等。

羊城晚报2015年6月报导称,2014年5月,华东理工大学等机构发表的研究报告中显示,中国地表水中含有68种抗生素。世界卫生组织也曾多次警告中共,若不控制中国的抗生素滥用,将会害了全世界。

报导说,2015年中国科学院研究员应光国团队给出的报告指出,中国珠江、长江、黄河、海河、辽河等58条主要河流均检出抗生素残留,北方的海河、南方的珠江流域抗生素浓度值最高,年平均超过79.3千克/平方米;总体而言,中国东部流域的抗生素排放量密度是西部的6倍以上。

珠江广州段。(Getty Images)

与国外相比,中国河流总体抗生素浓度较高,测量浓度最高达7560纳克/升,平均也有303纳克/升。而意大利仅9纳克/升,美国120纳克/升,德国20纳克/升。

应光国还表示,广东是养殖大省,鸡、猪、水产养殖均发达,尤其是水产,广东鱼塘在全国最多,因此珠江流域抗生素使用量、排放量大,排放密度高。

2015年4月,中共喉舌央视新闻报导称,时任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水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付涛表示,畜禽养殖户为了防止集中养殖的畜禽不生病,大量使用抗生素,而这些动物饲料、排泄物排出去进入天然水体,地下水体。

报导说,复旦大学的报告指出,抗生素被机体吸收后,绝大部分会按原形通过粪便和尿液直接排出体外,进而污染土壤和水体等环境介质。

环境中残留的抗生素又会通过生物链,再次对人体和其它生物体造成潜在危害。广州市饲料行业协会常务副会长冯定远曾向媒体表示:“这是一种恶性循环。”

鸡鸭兔鱼等动物均被使用抗生素

中国抗生素滥用的情况,在养殖业非常广泛。

2015年5月6日,齐鲁网报导称,据山东广播电视台生活频道《生活帮》报导,有些养猪场,防止猪得病,会喂些像土霉素、头孢、阿莫西林一类的抗生素。

一位养了6年猪的饲养员表示,小猪出生3天后,就被注射土霉素。养殖户通过使用抗生素来给猪防病,是养猪行业公开的秘密。

有些兽药店为了赚钱,把标有“兽用处方药”字样的抗生素直接卖给普通养殖户,例如抗生素“氧氟沙星注射液”。

2015年6月,羊城晚报报导,肇庆市莲花镇大步村生猪养殖户老廖说,千把头猪的养殖,一年用抗生素等各种兽药花费就达50万元。

这些养殖户日常大量使用的抗生素包括:江西双实药业的盐酸林可霉素注射液、山西芮城科龙兽药生产的硫酸庆大霉素、广东湛江制药的丽高霉素(处方药)、成都中牧地塞米松磷酸钠注射液、天津药业集团盐酸肾上腺素注射液、硫酸卡纳霉素注射液。

鸡的示意图。(Paolobon140/Wikimedia Commons)

报导称,应光国所在的中科院团队,在对广东、广西、湖南的猪场、鸡场、鸭场进行检测后,发现这些养殖业使用了不同的抗生素。其中,猪粪中的抗生素浓度最高,为四环素5.6毫克/千克;鸡鸭粪中多种抗生素浓度最高的是6.11毫克/千克。

报导说,2014年4月,该团队从中山三角镇的鱼塘水体中检出磺胺嘧啶、磺胺二甲嘧啶等8种抗生素。

另外,奶牛、广东人爱吃的走地鸡等也被使用了抗生素。

2017年3月15日,陆媒经济观察网报导称,在獭兔养殖中抗生素被滥用。如江苏远方中汇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生产的“造肉一号”、山东省成武旺泰饲料有限公司生产的“速肥肽”、郑州百瑞动物药业公司的主打产品“厚祺峥重”、河南漯河宇信科技有限公司的主打产品“日长三斤”等。

这些饲料企业偷梁换柱,在饲料中非法添加各种违禁药,如硫酸新霉素、磺胺喹噁啉等抗生素。#

责任编辑:林诗远

评论
2019-03-08 11:3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