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国问题专家:外国干扰“非优先”话题

图为坎特伯雷大学的中国事务专家Anne-Marie Brady教授。(Gary Feuerberg/ Epoch Times)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5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扪心综合报导)针对国会司法特别委员会对外国干涉调查“一团糟”的状况,中国问题专家们指其显示了这项调查“不是一个优先话题”。

针对外国干涉的调查,是司法特别委员会对2017年大选和2016年地方选举调查的延伸。

Newroom新闻网报导说,自从司法部长安德鲁.利特尔(Andrew Little)要求,把调查范围扩大到包括外国势力干预和外国政治捐款等问题之后,这项调查就一直争议不断。

今年3月,委员会先是拒绝了著名的中国问题专家、坎特伯雷大学教授安-玛丽.布莱迪(Anne-Marie Brady)关于中共干涉问题的提交请求。

报导说,委员会中的国家党议员表示,这个决定是由委员会主席、华裔议员霍建强(Raymond Huo)做出的,因为布莱迪教授在她的学术论文《魔法武器》中,阐述了中共在新西兰的政治影响力,霍建强与另外一名被指有中共军方间谍背景的华裔议员杨健,都是作为与中国共产党及其代理人有联系的例证,在报告中多次被提到。

不过,霍始终坚持拒绝布莱迪教授提交的决定是程序性的。

可能由于外界的压力,这个决定最终被撤销,委员会延长提交时限到4月26号。它共收到40份提交材料,其中有20位提交者要求亲自出席口头提交听证。

报导说,就在上周,出生于中国的霍建强表示,在委员会的剩余调查时间里,他将回避他在委员会中的职责,主要是要避免利益冲突。

国家党议员麦吉.拜瑞(Maggie Barry)已经接任这项调查期间的委员会代理主席职务。

推迟听证 专家质疑

然而,布莱迪教授和其他提交者,包括中国问题专家罗德尼.琼斯(Rodney Jones),华人社区成员和请愿者弗里曼.余(Freeman Yu),却在已经准备出发之前,被告知他们的口头提交听证被推迟到了两周之后。

布莱迪教授周二(5月7日)在推特上连续发了6个帖子,质疑最后一分钟推迟的目的:

1. 是一团糟还是在掩盖?你来决定。我已经安排前往惠灵顿,于5月9日(星期四)就新西兰司法特别委员会的外国干涉调查,进行口头听证。昨晚5点,我收到了一封电子邮件,说是口头提交听证已经推迟到了5月23日。

2.我已经支付了住宿费用、安排了托儿服务、取消了课程和两次紧急看医生预约,以便能够参加司法特别委员会的口头听证。但现在我将不得不重新再做一次,再买两张新的机票,以便在5月23日能够参加我的口头提交听证。

3. 霍建强(雷蒙德.霍,Raymond Huo)从司法特别委员会主席职位上下来,因为他在我的有关中共在新西兰政治干预的论文中被提到,而正是这篇论文引发了这一调查(见第22页)。

4. 但雷蒙德仍然是司法特别委员会的管理者,因此有权推迟口头提交。我想知道为什么做出这个决定以及是谁做了这个决定。这让嘉欣达.阿德恩(Jacinda Ardern)看起来很糟糕。

5.其他几个人也是从惠灵顿以外前往司法特别委员会(JSC)进行口头提交听证,但由于最后一分钟的推迟,现在已经浪费了机票和住宿预订。

6.司法特别委员会似乎试图让我们所有人都无法做出我们的听证陈述。是一团糟还是在掩盖(Cock up or cover up)?你来决定。

本周一,发表推文证实,她获得了教育工会颁发的2019年学术自由奖,表彰她“作为一名学者的批评和良心工作——提出了中共在新西兰和全球政治干预活动的问题,并因此而受到持续的骚扰活动。”

延迟听证 谁之过?

根据Newsroom的报导,布莱迪教授的推文,暗示了是霍在阻挠。但霍说,他放弃了对这项调查的一切控制权,包括行政决定的权力。

他把问题推给拜瑞,说工作人员告诉他是拜瑞做出的时间安排决定;但同时,拜瑞却说,工作人员有责任安排提交者听证时间并管理听证会的时间。

拜瑞说,听证会的再次开、再次不开的性质,最终让委员会希望能够一次性听取所有提交者的意见。但很明显,这在后勤安排上是不可能实现的,所以工作人员把听证会调来调去的。

但是,工作人员给(目前回避的)霍主席的短信,似乎与拜瑞的陈述相矛盾。短信说,听证会被拜瑞推迟到了下一个国会开会时间段。

虽然委员会的工作人员负责安排会议和提交者,但任何决定、包括行政问题,最终都由主席做出。在这种情况下,应该是由调查的代理主席拜瑞做出决定。

在经过了一天的困惑之后,委员会宣布本周四的听证会重新开始,将有8位提交者按计划进行口头听证。

布莱迪教授也于当天夜里发出推文,证实收到电子邮件,将按原计划进行听证。

“污点证人”议员 补缺参加调查

独立议员贾米-利.罗斯(Jami-Lee Ross)表示,他希望能够像上次在国家通讯安全局(GCSB)和情报安全局(SIS)听证会期间那样,填补霍在委员会中的空缺。

工党党鞭茹丝.戴森(Ruth Dyson)上次就允许罗斯上场补缺,并表示由于他对外国政治捐款主题的特殊兴趣,她愿意考虑让他再次在委员会中取代工党的一个席位。

前国家党议员罗斯,曾是国家党党魁赛蒙.布里奇斯(Simon Bridges)政治捐赠事件的中心,此事涉及到中国出生的商人张乙坤,为国家党捐款10万元,条件是把他的商业伙伴列入国家党名单议员的候选人名单。

在罗斯担任国家党议员期间,他和前总理约翰.凯伊(John Key),都在2016年出席了外国商界人士参加的私人筹款晚宴,并从有争议的中国出生的商人刘栋华那里获得了2.5万元的捐款,但这笔钱后来因为刘被拘捕导致此事曝光而被归还。

继去年罗斯扔出华裔富商政治捐款的重磅炸弹之后,严重欺诈办公室目前仍在调查外国政治捐款问题。

外国干涉“不是优先事项”

报导说,除了布莱迪在网上表达她的挫折感之外,曾向议会提出有关外国影响力请愿书的提交者弗里曼.余(Freeman Yu),也表示他对听证时间安排问题感到困惑。

“听证会安排一次又一次地改变。”他说。

同样将于周四做口头提交听证的中国问题专家琼斯也表示,这项调查是一场混乱。

在亚洲工作了30年的琼斯表示,外国影响力是一个复杂的问题,也是一个需要考量的重要问题。

“这些混乱告诉我们的是,这不是一个优先事项。”

大多数提交者每人都只有10分钟时间,其中包括分配的提问时间。琼斯说,这根本不足以让专家深入探讨关于外国干扰的问题。一些提交者现在已经获得了更长的时间,布莱迪预计获得了30分钟时间。

这位Wigram 资本咨询公司的老板、著名宏观经济学家表示,他周四提交的文件将集中讨论新西兰如何建立抵御能力和如何理解外国干涉问题,尤其是与在该地区崛起的中共的关系问题。

他主张改变有关外国捐款的选举法条款,以及政治家对维护新西兰政治独立所需的操守和道德采取更明确的立场。

新西兰的民主需要建立复原力,这个问题在过去两年已经变得清晰。但琼斯表示,他对这项调查是否会导致具体改善并不乐观,指出新西兰在对中共的了解及如何保护民主方面已经在倒退。

布莱迪教授也在最新的推文中说,“能够有机会参与新西兰外国干涉问题的调查,帮助我们的民主更加具有弹性,这让我非常自豪。”

“我们的民主是由我们每个人、每一天创造的,我们的行动有助于保持它的强大。”

责任编辑:上官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