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斯伯丁(一):中共对抗美国的战略

编译:李梅

人气 268

【大纪元2019年07月16日讯】香港抗议活动的真正原因是什么?6月16日的抗议估计有200万人走上街头,几乎占香港人口的三分之一,是什么让香港人如此担忧?这种前所未有的公众抗议对美中贸易战意味着什么,习近平和中国共产党目前面临的危机是什么?⋯⋯针对这一系列问题,英文大纪元资深编辑简•杰基莱克(Jan Jekielek,以下简称记者)在6月19日发布的“美国思想领袖”专栏节目中采访了罗伯特•斯伯丁(Robert Spalding)——美国空军准将,五角大楼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的中国首席战略家,国家安全委员会白宫高级战略规划师及哈德森学院的高级研究员。以下是此次专访关于贸易战的节选。

记者:你怎么看贸易战以及美国有什么危险?

斯伯丁:关于贸易战,我认为人们比较倾向于关注“贸易”一词。但这不是关于贸易,而是我们想要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世界中。当你观察中国(中共)做的每一件事,它通过经济融入了其广泛的影响力,向外传播其不自由的原则。

与之利害攸关的是我们的自由,我们建立国家的准则。在全球化和互联网的影响下,我们的国际秩序所依据的原则正逐渐被侵蚀。

作为美国人,我们太傲慢了。 我们没有认识到……在中国悠久的历史中,他们被多次地入侵和征服,他们因此有独特的吸收同化入侵者的能力,然后慢慢将他们变成中国人。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认为我们会把他们变成美国人,实际上,是我们自己改变得越来越多,而不是中国人。

无疑地,中国共产党是一个马克思列宁主义组织,实际上是苏联和纳粹德国的混合体,它用一种人们几乎察觉不到的方式把意识形态和经济领域混合在一起。

中国(中共)基本上已经实施和推广了它的观念,压制威胁对它统治中国的任何挑战。它的做法是传播对自由、宗教、言论等的压制和压迫。

我相信,中共正在打赌他们可以给美国经济造成足够的伤害,以致2020年的选举会是其他人(胜选)。

在某种程度上,中共已经能够劫持(中国的)改革开放为自己所用,基本上,川普政府说的是 “不,那必须停止。”

如果从中国的角度来看,从战略上考虑这个问题,中共真的只有一个选择,就是“进一步改革和开放”。所以,我相信刘鹤认识到了中国需要获得资本、技术、和创新。而他们唯一可以获得的地方是在西方,因此,通过谈判,他基本上已经允许一项部分开放和改革的协议。然而当他回到领导层讨论时,就像1989年6月4日那样,他们决定要采取另一种方式。

记者:我们来看中共,它试图通过定位川普总统易受攻击的某些特定地区来影响大选。

斯伯丁:看看威斯康星州的富士康工厂,看看西弗吉尼亚州的国家天然气协议,每一个项目都是旨在这些地区或州的地方政治中放入钓饵,然后转过来说:“你看,总统让我们难以继续这些地区的投资”——中共从未真正有过这样的投资意图。

中共可以说:“所有的数十亿美元的投资承诺都没有实现,这都是总统的错。”但这些通常永远不会实现。你可以看一下许多中国同意的投资数十亿美元的例子,实际上从未实现过。

记者:(中国)正在停止稀土出口。稀土是我们拥有的各种关键技术生产所必需的。

斯伯丁:我认为中国方面犯下了一个严重的错误,而这对共产党来说却是必然。它认为自己受到了攻击;而实际上,只因这是美国政府首次起而捍卫美国人民和美国公司。

他们误以为他们有权利用美国的经济和美国的发明……我们……意愿是想要保护自己的主权;而它认为我们试图从本质上控制中国共产党或阻止中国再发展,这绝对是错误的。

他们对内的叙述是美国在攻击我们。但如果我是他们,我的捍卫方式会是“开放和改革”。但共产党不可能这样做,因为这意味着它将失去控制权。因此,他们会挤压得更厉害。

如果你想像一下,就像你把果冻放在手里然后慢慢开始挤压一样。果冻会发生什么?它会从你的手指之间出来。他们固有的趋势是挤压,随着他们越来越多地挤压,他们实际上失控了。所以我认为,而所有这一切都迫使美国寻求进口稀土的替代方案。停止稀土出口不会以任何方式有益于中国的经济,它实际上会破坏中国的稀土市场。(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孟文澜

相关新闻
一文看懂 为何引渡条例引发全球抗议和谴责
反送中大游行 凸显港人对中共政府不信任
香港年轻一代反送中:我们不能置身事外
中共官媒报导香港抗议 网友:颠倒黑白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拜登无实权?习赞打土豪
【探索时分】从未被敌机击落过的战机F-15
【直播】2021保守派大会首日 小川普演讲
【珍言真语】谢田:中共抢夺民企 马云是标志
【新闻大家谈】保守派盛会 重振美国新起点
【珍言真语】白兵:“大重构”欲掌控世界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