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港人反暴政救自己 老中青持续上街游行

香港民众不畏酷热的天气,多次参与大游行,他们相信唯有坚持发声才能自救。今次游行队伍中老、中、青三代人都有。(李逸/大纪元)
人气: 132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怡香港报导)今日民阵再发起游行反对《逃犯条例》修订,今次7.21游行以“独立调查 捍卫司法 守护真相”为主题,虽然近日天气炎热,持续一个半月的周末游行也令人疲惫,但港人仍不放弃,相信唯有坚持发声才能自救。今次游行队伍中老、中、青三代人都有,不少人已经连续多次上街。

75岁阿伯:香港人要自己救自己

(林怡/大纪元)

今年75岁的余伯,今次与太太一同参与游行,近一个半月来他已经多次上街,见证了一百万、二百万人大游行。今日天气炎热,他仍然坚持出来,并鼓励年轻人要继续努力,社会才会进步,“我们香港人要自己救自己,因为那个政府不仁不义,我们一定要出来争取我们市民的权益。我们的民意始终也会胜利的,因为社会会进步,我们始终能争取胜利的,就算这代不胜利,下一代也会胜利的。他们新一代的人,他们的思维已经比我们老的人前卫很多,他们很懂得如何去争取自己的权益。因为有这些年轻人这样出来去争取,社会才有进步的,将来会成功的。”

余伯表示,由九七年北京接管香港之后,香港的民主自由已经越来越收窄,“你看现在每一个东西也是西环说了算,中联办说了算,这个政府主要是靠中央那边,忽视了市民的要求跟利益。所以有很多东西都看不顺眼,DQ议员、搬龙门、左派政权民建联那些,那些所谓建制派,根本上没为市民出声,一味地帮政府,不理政府的政策好与坏,他们也照推,我们这些普通市民看不过眼,所以一定要出来出声,要反对。”

在五大诉求中,余伯认为最重要的是第一个林郑下台,接着便是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要真相,找查幕后主要的贼跟势力是哪些人?调查警察的暴力,一般来说警察是为治安,你不应政治中立,你不应为政府去打压市民,现在警察已经违反他本身的职能。”

市民谭先生:实现普选才能解决问题

当前有不少声音呼吁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市民谭先生认为,成立委员会是只是一个针对当前事件的临时方案,若要长久解决问题,应该实现真普选,“政府仍未回应我们市民的五大诉求,最重要的诉求当然是普选,如果我们的立法会能有效反映民意,便不需要政府弄这么多东西。”

(林怡/大纪元)

而对于林郑目前的行为,谭先生认为她不能代表香港政府,“(林郑)她很明显是不负责任的,她没有回应民意,但老老实实,她现在能做什么,能话什么事,我不认为她能话事,我都不觉得她能代表香港政府,也不觉得她能代表香港人,所以她如何说下不下台,对我来说并不太在意,最重要是我们拥有普选。”

对于九七之后,中共北京接管香港后的变化,谭先生说:“很明显是越来越失效,首先议会,我们民选的议员,他们竟然可以取消他们的资格,使议会不断向建制派倾斜,或者向权贵派倾斜,岂不反映不了民意?这情况当然不理想,例如很多大白象工程不断上马,掏空我们影响政府的库房,这些所有东西,现在基本上所有泛民主派也是阻止不了。”

年轻人:希望得到政府真实的回应

多次参与游行的年轻人,今天再次上街表达诉求,希望能透过自己的行动,令政府回应事件。

市民黄小姐今年23岁,刚刚大学毕业一年,早前也参与过几次游行,今天再次上街,“因为其实由六月开始到现在,已经一个月过去了,政府一直也没回应,没有真实地回应我们的诉求,而他只是任由警方去处理一些示威人士,所以他们从来也没介入过,所以我觉得要再一次上街去表达。”她感受到近这几年,中共政府收窄香港的自由,“在各方面也看到香港是不停被中共政府干预,例如有很多发言人去说很多话去干涉我们香港的政治问题,我觉得他们越来越收窄我们的自由。”

(林怡/大纪元)

对于呼吁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她表示支持,“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是最重要的,在目前阶段,因为这件事是最可以平息民怨。因为现在送中条例,其实已经暂时搁置了,但问题是警察在这个月来,不停地滥权攻击示威者,所以我认为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才可以让这件事真正告一段落,然后我们人民才可以重回真正和平、理性、非暴力地去追求更加多我们想要的民主。”

对于林郑做特首,黄小姐认为她不适合,不能理解市民需要什么,但即使她下台,也只会有一个更差的人上台,最终的问题是香港没有普选,她相信真普选真的很重要。

市民黄先生也曾多次参与游行,他不接受特首对送中条例的说辞,“不接受,因为我们要求她撤回,就是这么简单。”对于当前每次游行完后发生的警民冲突事件,他表示:“没有说认不认同这些激烈的手法,因为游行试过,什么也试过,也得不到我们要求政府给我们的回复,那各自各有不同的行动方式去做,希望得到想要的回复,没有对错。”

而对于接下来香港的几个选举,他分享:“谁会为市民发声,我就选谁,这一刻不可能决定选谁,谁会出来参选也不知道,到时看他以往有没有帮助市民,那便会得到市民的支持。”

责任编辑:郑桦

评论
2019-07-21 9:2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