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元朗“恐袭” 港民哭诉求助无援

批评警方及港铁没有尽力保护市民 政党助受害人索偿

人气 1349

【大纪元2019年07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怡香港报导)周日晚上元朗发生九七后最严重的“恐袭”,当晚被追打的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林卓廷昨日联同部分伤者开记者会,有元朗居民哭诉求助无援,批评警方及港铁没有尽力保护市民

数名当晚受伤的市民在林卓廷陪同下一同见记者,当日穿着黑色衣服参与游行的马先生,在游行后乘西铁回家,但到元朗西铁站时被大批白衣人士用棍追打,衣服被扯烂,至今手臂仍有大面积瘀伤。

他叙述当日恐怖情景,“我走得比较慢,不够快。白衣人打了我几棍,包括头、身、手。我当时用手挡住头,所以见到我的手伤比较严重,头都中了几棍,我去游行就要被人打吗?是否游行就有问题?是否香港法例不给人游行?我就想问这一句,如果游行可以被打,是否代表撑警察的人都可以被人打?”

马先生并反驳何君尧的言论,“何君尧说林卓廷带我们穿黑衣人去挑衅,我很清楚地告诉所有传媒,何君尧是错。我入到元朗才见到林卓廷。”又说:“凭我智慧,我不相信林卓廷可以叫到我冲击其他白衣人士。所以何君尧的说话我完全不能接受,侮辱全香港市民,亦包括侮辱我。”

他表示,事后到屯门医院求医,并即时向警员报案,但警方至今仍未联络他录取当日口供,质疑警务处处长卢伟聪如何让巿民对警队及本港治安有信心。

要求何君尧向巿民道歉

梁先生说,当日只是乘坐西铁去探朋友,事件中他的手及头受轻伤,他不满警方太迟介入,目睹暴力忍不住激动哭泣。“当日在车上的不是游行人士,游行人士是在街上,当日在车上的人士是乘客,事实是当日一群白衣人,追着一班乘客打了足足半小时,都没有人来,这个就是事实。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从窗口望出去,想看警察几时来,但警察完全没有来。”

他又说,当时有人见到外面的人被人打,于是开了消防喉,打算驱散他们。自己因尝试救走被围殴的巿民时亦被追打,后颈被打至红肿。他其后与其他人逃回车厢躲避时,亦被人袭击后颈。即使逃到车厢,亦有人不断向他们投掷包括回收箱等杂物,期间有人报警求助,但999电话未能接通,车站内亦看不到一个警员及港铁职员。他又不满包括何君尧等建制派议员,指责一般巿民是示威者的言论,要求何君尧向巿民道歉。

袭击期间呼救车长无回应

与丈夫一同在遇袭列车上的许女士,至今仍犹有余悸。她忆述当日列车驶到元朗站时停下,大批巿民冲入车厢,由于她与丈夫身碰巧身穿黑衣,其他穿浅色衫的巿民自发包围保护他们免被攻击。她就在列车上按动呼救器及拍打车长室车门,但一直没人理,虽事隔几天仍然激动得哭泣。

“正常人按求助按钮,车长都会回应我们,怎知都没有回应,当时我没有哭,因为我身边的女人和小朋友都在哭,我知道我自己不可以哭,很快就说暂停列车,叫我们出去(离开车厢),后面已经在打人,我们如何出去,又没有人理我们。”她直言,在场长者及小童感到无助,质疑警方如何保障巿民人身性命安全。

带同只有14岁及10岁儿子乘搭西铁的郭先生,目击巿民无辜被暴徒用棒球棍和藤条等狂殴车厢内的乘客的经过,虽然他们没受伤,但儿子受惊。他14岁的儿子强调,乘客完全无挑衅任何人,却反被人挑衅,质疑法理何在。郭先生呼吁政府悬崖勒马,建制派亦不要再指鹿为马,又希望国际社会施压,协助巿民讨回公道。

将循刑事及民事追究索偿

林卓廷与党友冼卓岚及庄荣辉,当晚在元朗西铁站,目击事发经过及被追打,林卓廷昨日出席记者会时,右手骨裂要戴上固定器。嘴部被打伤,也缝十多针。他再次强烈谴责白衣黑帮人士目无法纪,有组织、有计划公然殴打无辜巿民,警方纵容黑社会袭击市民,人神共愤。

“大家看到整件事是整个警队的崩坏,这种崩坏非由外面对他造成的崩坏,是内里腐朽造成的崩坏,这崩坏导致市民对警队不再有信任。国际社会都觉得匪而所思,一个文明社会竟可发生一宗在地铁站无差别持械有组织黑社会数百人袭击车厢乘客。这严重损害香港国际形象,投资者信心。”

他并批评建制派议员何君尧及梁志祥等人无耻。民主党已委托义务律师团队,全力协助当日受伤巿民向港铁及警方进行刑事及民事追究及索偿。◇

责任编辑:李薇

相关新闻
专访港府前高官:纵容黑社会等于自寻死路
香港34前高官再联署 促设独立调查委员会
袁斌:黑道暴徒岂能吓住反送中的香港人民
被斥责煽动暴力 何君尧拍台离开直播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川普4线捷报 密谈遭恶意泄露
【财商天下】传马云被边控 旗下蛋壳公寓出事
【薇羽看世间】一场大重构和大觉醒的战争
【欺世大观】为中共立功的特务 个个难逃厄运
【直播预告】制止窃选 美各州周末挺川集会
【新闻看点】鲍威尔或炸翻乔州 Dominion被深度曝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