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政治领袖蒋经国与他坚守的信念

作者:仰岳

1937年4月,蒋经国(左)由苏联返回中国后晋见父亲蒋中正(右)时合摄于汉口。(公有领域)

  人气: 3745
【字号】    
   标签: tags: , ,

蒋经国先生是中华民国第六、七任总统,也是国际知名的政治领袖,曾有民调统计,有超过半数的台湾人民认为他是最受到怀念,也是对台湾贡献最大的总统,尤其是他晚年对党外人士的宽容态度,以及顶着压力开放党禁、报禁等一系列的政策,让台湾走向民主宪政的道路。

蒋经国在十六岁时,就感于中国情势将有极大变局,因此抱定“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精神,决定前往俄国留学。在出发前夕,父亲蒋介石更进一步要求蒋经国熟读《国父遗教》以及中国历代经、史、子、集,强化传统文化的基本素养,以抗衡共党思想的毒素。

蒋经国留学俄国期间,共产国际全面向中国渗透,时任国民政府主席的蒋介石洞悉共党威胁,下令与苏俄绝交并进行清党工作。俄共首领斯大林为了报复此事,便将所有在俄国的中国留学生当作人质,蒋经国被赶出莫斯科,放逐到冰天雪地的偏远农村去做苦工。

这时苏俄想利用蒋经国当作筹码,逼迫蒋介石停止剿共,但蒋介石丝毫不肯让步。他在日记中写道:

余望经儿返国心切,但绝不作丝毫损害国家利益之事,以换取经儿返国之条件,否则我宁可无后代。

最后,在对日抗战爆发、国际情势出现变化后,蒋经国才得以获准回国。返国后的蒋经国从担任基层干部开始,起先担任江西省行政督察专员,他建立“青干班”训练全省的青年代表,先后五年将当地的烟、赌、毒、娼等陋习一一根除,他的政绩卓越,民众给了他“蒋青天”的称号。

1940年3月,蒋经国(后)到重庆向蒋中正(前)报告赣县情况时合影。(公有领域)

不久后他至重庆市任三民主义青年团中央干部学校教育长,抗战结束后,又担任外交部特派员与苏联谈判东北领土问题,当时他便知悉苏联暗中扶持中共、准备夺权之情形,并向父亲蒋介石报告,然而中国情势每况愈下,最后中共夺取了政权,蒋经国随父亲到了台湾。

他检讨了败退台湾的教训,在军事方面,主要是政治作战教育不足,而裁军过程又失当。因而他担任国防部总政治部主任历练情治系统,并主导成立政治作战学校以及中国青年反共救国团,蒋经国决心要做好全民在政治思想上的工作,以防止共党的渗透,他担任第一届反共救国团主任的时间长达二十年。

蒋介石与蒋经国父子合照。(钟元翻摄/大纪元)

1956年蒋经国又主掌行政院国军退除役官兵辅导委员会,带领退伍军人从事开辟中横公路等交通、民生建设。其后又陆续担任国防部长及行政院长等重要职务。

在行政院长任内,他主导推行一系列政治、经济改革,尤其是十大经济建设,成功地让台湾摆脱石油危机,在这段期间,台湾经济快速成长,迈入已开发国家之列,成了亚洲地区新兴国家的典范。

“世纪交通—运输重要档案展”2013年9月30日在国父纪念馆开展,图为先总统蒋中正伉俪与退除役官兵就业辅导委员会主任委员蒋经国于东西横贯公路上合影。(钟元翻摄/大纪元)

这段期间国际情势也有重大变化,中共取代了中华民国在联合国的地位,共产国际势力渗透至东欧及东南亚地区,这期间中共对中华民国的打压更是无所不用其极。

蒋经国于1972年9月29日在立法院的报告以“反共复国的总目标绝不改变”为题。他在报告中一直强调,台湾这一块复兴基地,已成了大陆地区人民的希望,台湾是反共产及反暴力的圣火明灯。

蒋经国继承遗志:反共国策

蒋中正(右)与长子蒋经国(左),1954年。(公有领域)

1975年蒋介石总统因病逝世,蒋经国接任中国国民党主席,并于三年后担任中华民国第六、七任总统。

蒋介石训子书。(仰岳翻摄)

蒋经国在其著作《守父灵一月记》及《我的父亲》中也谈到了他继承父亲信念的过程:

午睡后坐于父亲灵旁,想起父亲领导全国以反共救国、实现三民主义为奋斗之目标,而我将近五十年来之政治生活,深切认识共产党乃是邪恶魔鬼,杀人凶手,所有威胁、利诱、欺骗、分化之伎俩,无所不用其极;尤其血气方刚之青年人以及苟且偷生之徒最容易上当,一入圈套即无法自拔。

凡此种种,实为此一时代人类之大悲剧,但是吾人皆应了解,邪魔乃无法久存,最后必将被正义、正气所消灭,吾人只有以绝不妥协之态度抵抗共党,方能生存,方能胜利,而人类历史亦将会证明此一道路乃是最正确的……

父亲承袭并要力行的是中国正统思想,是与共产主义势不两立,是反极权、反侵略、反奴役、反迫害的王道精神,也是“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之道……

蒋经国在担任总统期间,除经济、内政工作外,另一方面强化国民党的党务工作,他多次于国民党中央委员会发表“认清共匪的骗局”、“坚守反共的精神堡垒”、 “中国国民党的独立性、存在性、发展性”等演讲,要求国民党党员落实反共国策。他明确表示,共匪是与中国人民有着不共戴天之仇的敌人,因此国共之间永远不会妥协,亦永无任何和谈之可能。蒋经国也认为,与共匪和谈是自取灭亡的行为,因为中共所谓的“国共合作”,就是要以“合作”来达到其消灭国民党的阴谋。

他多次在立法院的施政报告中,要求全民凝聚对共党的认识,他引用苏共领导人列宁曾说过的话:“明天我要把这个敌人用绳子绞死、勒死,但是今天晚上我还可从这个明天我要绞死的人手中,买到用来绞死他的绳子。”深刻了解共党本质的蒋经国说:“这句话值得我们警觉,今天我们在这个环境中,一定要认识敌人,不了解敌人,就是盲目,也是麻木。”

1987年7月14日,蒋经国正式宣布,台湾于次日零时起解严。(公有领域)

蒋经国在晚年开放了报禁、党禁,促台湾走上民主宪政的道路,而这段时间中共也不断利用各种方式对台湾利诱渗透。但他一生中,始终坚守父亲蒋介石的告诫,与中共始终保持“不接触,不谈判,不妥协”的政策。

时至今日,台湾成了中华文化传统复兴的基地及亚洲民主的灯塔,这一切和二位蒋总统前后的努力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而蒋经国当初承袭父亲坚守的反共信念及言论,在现今看来,更具有时代意义。@*#

参考资料:

◎《平凡 平淡 平实的 蒋经国先生》李元平着  青年战士报出版 民国65年
◎《点滴在心头 : 42位身边人谈二位蒋总统》朱秀娟/采访,陈秋美编辑,天下文化出版  1995年
◎《我的父亲 蒋中正》蒋经国 着 燕京文化事业 出版 民国65年
◎《守父灵一月记》蒋经国 着 三民书局出版 民国65年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上个世纪台湾大名鼎鼎的国民军陆军二级上将、曾任国家安全委员会秘书长的蒋纬国,乃是蒋介石的次子,其兄长是曾任台湾总统并推进台湾民主的蒋经国。
  • 这是兵家大道修行的慈悲。对于这些早已置生死于度外的将军、士兵来说,死亡无法成为修行的考验,那么人间的最苦的囚徒之灾,就成了对他们未来承付救度使命的奠定和检验。当然,孙立人对这种迫害是不能认可的,军人效命疆场、收复国土是本分,在战斗的艰辛、劳苦中受罪乐得其所,为什么要在这样的冤屈牢狱中蹉跎消磨?
  • 1975年4月5日午夜,一代伟人蒋介石与世长辞,当时原本是晴朗的天空,却突然乌云密布,接着是轰轰的雷响,一阵倾盆大雨排山倒海而来。
  • 人死后必须下葬,因为中国人历来讲 “入土为安”,这样无论是对逝者还是其家人,才能够得到心安,然而,蒋介石先生却一直未能入土下葬。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