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宋征时:8.18中共调兵香港军情分析

8月29日凌晨,中共大批军队进入香港,引起市民高度关切。新华社声称这是驻港部队的例行轮换。图为8月29日央视视频截图显示,满载大批共军与装甲车的船只抵达香港。(Handout / CCTV / AFP)

人气: 302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8月30日讯】提请读者注意:本文所依据的事件及香港形势截止于2019年8月23日。

目录

前言: 8.18维园“流水集会”

军情分析一:中共出兵香港概率

军情分析二:军、警概观

军情分析三:武警机动第五支队(等部)

军情分析四:武警“雪豹突击队”

军情分析五:解放军第83集团军

前言:8.18维园“流水集会”谈

2019年8月18日,中共在与香港仅一河之隔的深圳集结了庞大的武装力量,摆出准备在香港重演“六四”的态势。数万武警(及乔装军人?)的车队和装甲集群已经整装待命,随时准备碾压香港全民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运动(简称“反送中”运动)的澎湃人潮。香港人民的和平、理性、非暴力抗争面临着狰狞暴戾的军事威胁。面对大军压境、兵临城下的严峻态势,170万港人毅然决然走向维多利亚公园(简称“维园”)举行既定的集会,表现了不屈不挠的抗争意志。在只能容纳10万人的维园,170万人以创造性的“流水”方式逐步汇聚、依次入园、依次集会、依次离园、逐步散去,举行了一次创纪录的动态集会。

在这次和平集会中,我们看到了“岿然不动的维园,井然流动的人群”。这似乎正好应对了军界俗语“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今年6月初以来,香港人民在和平抗争中,多次使用“遍地开花”的游击战打法,让多个移动的抗争点,在香港境内多处同步振荡或先后激荡,恰似让湖面到处泛起涟漪、激起浪花。8月18日,香港人民又一次展现了他们的创新战术:维园,一个固定的抗争点,引来百川汇聚于此,又于此涌出万千洪流。《孙子兵法》云:“故其战胜不复,而应形于无穷。”大意是,取胜之后不要老是重复原来的战术,而要应对形势的发展让战术变化无穷。维园“流水集会”战法创新,很好地体现了“战胜不复”这一兵法要诀。

香港人民既有在战术上变化迭出的创意,又有在战略上一以贯之的定力。他们始终以“Be Water”自我激励 ── 坚持这一战略方针,道义上能以柔克刚,以仁制暴;战法上能以弱胜强,以守为攻。诚如《孙子兵法》所言:“夫兵形象水。水之形,避高而趋下;兵之形,避实而击虚。水因地而制流,兵因敌而制胜。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能因敌变化而取胜者,谓之神”。

香港人民的抗争之所以长时间持续且卓有成效,其原因何在呢?笔者认为,我们至少可以初步归纳出以下几点:坚定不移的抗争意志,百战不殆的战略方针,战胜不复的战术动作,层出不穷的技术手段,从容不迫的临阵心态,源源不断的国际支援。具体展开如下:

坚定不移的抗争意志── 坚持“反送中”、坚持“五大诉求”,直至实现“双普选”

百战不殆的战略方针──“Be Water”,“兵形象水”,“水无常形”

战胜不复的战术动作──“游击战”、“万人接机”、“流水式集会”、向大陆游客展开宣传战、“香港之路”人链等(尚待推陈出新、持续创造)

层出不穷的技术手段── 雨伞、头盔、护目镜、防毒面具、简易盾牌、镭射笔、灭催泪弹技术、通讯手段、连侬墙、简易后勤、垃圾处理等(尚待再接再厉、继续开发)

从容不迫的临阵心态── 林嘉露淡然面对街头警队,何韵诗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发言无惧中共官员阻挠,银发族释然声援年轻人,律师界“此时无声胜有声”的静默游行,8.18维园集会无惧共军重兵集团的抵近威胁,等等

源源不断的国际支援── 黎智英会晤美国政要,黄之峰等人会晤美国外交官,G20峰会之际在国际报章刊登“反送中”广告,西方国家和国际组织对中共镇压意图发出警告,美国总统川普对香港问题的表态,波罗的海三国人民30年后重新拉起人链声援香港人民,等等(以笔者之见,国际支援至8.18前夕才初步达到香港抗争运动实际需求的最低标准,港人还要作进一步争取)

作此归纳之余,笔者再一次呼吁香港人民都来学《孙子兵法》,这是中华民族的珍贵文化遗产;这部军事学著作及其原理同样有助于我们的和平、理性、非暴力抗争。同时根据“知彼知己,百战不殆”的原则,推荐大家阅读共军经典《超限战》的第八章。该章共17页(篇幅不长,一两个小时可读完),提出8个作战原则:全向度、共时性、有限目标、无限手段、非均衡、最小耗费、多维协作、全程调控。笔者认为这8个原则非常有助于“知彼”,也可以为我所用。大家不妨采取“拿来主义”,用于“以共制共”。有条件者要看更多兵书。实在没有条件的,就看看“三十六计”也不错。

笔者希望香港人民个个学兵法,人人懂谋略,时时观态势,处处用战术,打一场天灭中共的人民战争!

军情分析一:中共出兵香港概率

分析中共出兵香港、镇压8.18维园“流水集会”的概率,要上溯自2019年6月初。从那时至8月18日,香港人民“反送中”抗争运动此伏彼起、高潮迭起,中共大规模出兵香港的概率也在不断变化。这一概率变化所体现的香港危机已经走过了它的第一轮循环,其中包括以下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从6月初至6月底,中共出兵香港的可能性一直在30%上下浮动徘徊。

第二阶段:以7月1日“冲砸立法会事件”为转折点,这一可能性开始向50%攀升。7月21日因“泼墨中联办国徽事件”而升高至50%。

第三阶段:从7月22日《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中央权威不容挑战》起,经过7月24日中共国防部发言人吴谦大校发表威胁言论,这一可能性已达到52%左右。这一阶段截止于8月7日由港澳办和中联办在深圳召开的香港局势座谈会。会上,港澳办主任张晓明指港人抗争带有“颜色革命”特征。中联办主任王志民表示,中共正面临一场香港前途命运的“生死战”、“保卫战”,“退无可退”。至此,中共出兵香港的可能性突破55%。

第四阶段:第四阶段于8月8日开始。8月11日香港尖沙咀一女性抗议者被警察用布袋弹击中右眼导致失明。同日,警察在葵芳地铁站内(室内空间)违规使用、发射催泪弹。8月12日,中共国务院港澳办甚至宣称香港发生的情况“带有恐怖主义性质”。这些事件或为军事镇压“预热”,且显示中共决心出兵香港的可能性已经升高至60%。8月16日白天至8月17日-8月18日之夜,这一可能性一度高达约62%。第四阶段结束于8月18日晚间中共出兵香港之危机初步化解之时,当时这一可能性约为60%。

经过以上四个阶段,香港危机的第一轮循环于8月18日结束。8月19日为香港危机的第二轮循环开始之日,当天中共出兵香港的概率回落至59%。笔者估计,这一概率8月20日为58%,8月21日为57%,8月22日为56%,8月23日为55%。此后的情况还有待观察,而中共大规模出兵香港的可能性始终存在。

军情分析二:军、警概观

从7月至8月18日,中共将大批部队调往香港周边及邻近地区,准备在香港实施武装镇压及军事管制。这些武警和解放军部队或来自全国各地。因为武警的每支部队和陆军的每个集团军都可能各自派出规模不等的赴港部队(其他军兵种尚暂且不计)。之所以要让如此众多的部队都赴港“参战”,其目的之一是为了迫使各军、警部队互相监视、互相牵制、互相防范,以防止有部队临阵倒戈、发生兵变。其目的之二是同时逼迫各军、警部队不得不参与镇压行动,最终手上沾血、身欠血债,为中南海最高决策层分担罪责。1989年“六四”期间,当时解放军七大军区的24个陆军集团军中,就有来自四个军区的14个集团军参加了北京戒严和军事镇压。此外,“六四”最值得记取的历史经验之一,就是必须严密注视中共武装力量的动向。因此,我们有必要根据中共调兵香港的军情,对开赴广东、待命入港的武警和解放军部队先有一个全局性的概观。

武警部队主体由内卫部队、机动部队、海警部队三大部分构成。

武警内卫部队包括全国共32个武警(内卫)总队,即31个省、市、自治区的武警总队,加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武警总队。

武警海警部队设有3个海区指挥部:东海海区指挥部(下辖6个支队)、南海海区指挥部(下辖6个支队)、北海海区指挥部(下辖5个支队)。

其中南海海区指挥部下辖的6个支队是:广东支队、广西支队、海南支队、第三(局)支队、第四(局)支队、第五(局)支队。

武警机动部队共有2个机动总队:第一机动总队为“北方总队”,管辖北方各省、市、自治区,司令部设在河北省石家庄市;第二机动总队为“南方总队”(见《表一》),管辖南方各省、市、自治区,司令部设在福建省福州市。两个总队共计下辖32个各类支队,每个总队下辖16个各类支队。

表一  武警第二机动总队(“南方总队”)编制序列

下辖支队种类 (新编)支队(旅级)番号 原部队番号 现司令部驻地
 

 

 

机动支队

机动第一支队

机动第二支队

机动第三支队

机动第四支队

机动第五支队

机动第六支队

机动第七支队

机动第八支队

机动第九支队

原第181机动师某部

原第181机动师某部

原第2机动师

原第93机动师某部

原第93机动师某部

原第126机动师某部

原第126机动师某部

原第41机动师

原第38机动师

江苏省无锡市

江苏省无锡市

江苏省宜兴市

福建省莆田市

福建省莆田市

广东省广州市

广东省佛山市

云南省蒙自市

四川省南充市

 

特战支队

特战第一支队(雪豹突击队)特战第二支队 原北京总队特战大队 广东省广州市

浙江省湖州市

 

交通支队

交通第一支队

交通第二支队

交通第三支队

原交通部队某部

原交通部队某部

原交通部队某部

安徽省合肥市

四川省绵阳市

西藏自治区林芝市

工程防化支队 工程防化支队 福建省福州市
直升机支队 直升机支队 湖南省岳阳市等地

根据以上介绍,驻扎于广东省境内(含海区)至少有5支武警部队:广东省武警(内卫)总队、武警第二机动总队机动第六支队、武警第二机动总队机动第七支队、武警第二机动总队特战第一支队(“雪豹突击队”)、武警海警总队广东支队。实际上还有武警第二机动总队直升机支队下辖驻粤某部等。

至于解放军概况,我们主要看它的陆军集团军。2017年4月27日,中共国防部发言人及官方媒体宣布: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军事改革,将陆军原有的18个集团军重组新编为13个集团军(见《表二》)。

表二  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集团军

战区 (新编)集团军番号 原集团军番号 现军部驻地
 

东部战区

第71集团军

第72集团军

第73集团军

原南京军区第12集团军

原南京军区第1集团军

原南京军区第31集团军

江苏徐州

浙江湖州

福建厦门

 

南部战区

第74集团军

第75集团军

原广州军区第42集团军

原广州军区第41集团军

广东惠州

云南昆明

 

西部战区

第76集团军

第77集团军

原兰州军区第21集团军

原成都军区第13集团军

青海西宁

四川崇州(属成都市)

 

北部战区

第78集团军

第79集团军

第80集团军

原沈阳军区第16集团军

原沈阳军区第39集团军

原济南军区第26集团军

黑龙江哈尔滨

辽宁辽阳

山东潍坊

 

中部战区

第81集团军

第82集团军

第83集团军

原北京军区第65集团军

原北京军区第38集团军

原济南军区第54集团军

河北张家口

河北保定

河南新乡

驻扎于广东省境内的解放军陆军包括南部战区第74集团军(原广州军区第42集团军)主力和广东省军区部队。至于海军、空军、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联勤保障部队等其他军兵种的驻粤部队,还没有计算在内。此外,还要考虑驻(香)港部队、驻澳(门)部队的兵力。

2019年7月底至8月18日,媒体界(包括自媒体)提供过一些有关中共调兵香港的报道。尽管这些报道为数不多,但信息量却不小。这些报道相对集中于3支部队:武警第二机动总队机动第五支队(等部)、武警第二机动总队特战第一支队(“雪豹突击队”)、解放军中部战区陆军第83集团军(原济南军区陆军第54集团军)。笔者在下文将对它们分别加以分析。

军情分析三:武警第二机动总队机动第五支队(等部)

8月中旬,网上报道驻扎在福建省境内的武警第二机动总队机动第五支队已经开赴深圳。另有消息称,还有其他驻闽武警部队也同时开赴深圳。这里信息量确实不小。

根据上文(及《表一》)介绍,我们已经知道驻扎于广东省境内(含海区)至少有5支武警部队。其中广东省武警(内卫)总队和武警海警总队广东支队各有自己的日常任务,一般较难将其主力大规模投入并使用于香港方向。而武警机动部队即武警第二机动总队下辖的3个支队,与其前身武警机动师一样,正是用于应对香港危机那样的异常事件的。

武警机动第六支队(原武警第126机动师某部,司令部驻广东省广州市)本来就是针对香港方向布署的。

武警机动第七支队(原武警第126机动师某部,司令部驻广东省佛山市)则是针对澳门方向布署的。

武警特战第一支队(“雪豹突击队”,司令部驻广东省广州市)没有地理上特定的作战方向,广义上担任南方各省、市、自治区境内的特种作战,一般情况下只负责包括广州、佛山、香港、澳门、深圳、珠海在内的珠江三角洲地区的特种作战。

8月14日,《自由亚洲》电台及其网站的《夜话中南海》专栏节目发表了新闻述评《习近平政权考虑在香港设立武警总队?》。据该文所述:

“现在隶属于武警第二机动总队的全部十六个支队中,机动第六支队常驻广东省广州市,机动第七支队常驻广东省佛山市。平时部署在广东省境内的,还有驻扎在广州市区里的特战第一支队,即在中国大陆上知名度非常高的‘雪豹突击队’。一旦香港战事需要,这三个支队和直升机支队的驻守广东部分,肯定是最先派上用场的。”

估计6月16日200万港人大游行后,武警机动第六支队、机动第七支队和“雪豹突击队”就已经派遣部分官兵乔装港警进入香港执勤或潜伏待命了。本来就是针对香港方向布署的武警机动第六支队大可全部出动。武警机动第七支队主力也可以赴港“参战”;因为澳门一旦有事,部队可经由连接香港、珠海、澳门三地的港珠澳大桥在一小时内驰援澳门。“雪豹突击队”主力也可在香港遂行不为人知的特种作战任务。

另外,布署于全国各地的32个武警机动支队,除上述3个支队外,其余29个支队只要每个派出营级规模兵力赴港的话,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的武警(内卫)总队只要每个派出连级规模的兵力赴港的话,赴港武警的兵力已经相当可观。更不用说已经投入镇压现场的香港警察和乔装的部分广东公安。还有在香港原地待命的驻港部队和在广东(及广西、湖南)各地整装待发的第74集团军(原第42集团军)各部。

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动用驻扎于福建的武警第二机动总队机动第五支队?为什么甚至还要调动其他驻闽武警机动部队远赴香港方向?难道上文所述的驻粤武警和解放军部队的数量还不够中共最高决策层预设的镇压规模吗?

《习近平政权考虑在香港设立武警总队?》一文对此也有评述:

“而大批从福建方向开进深圳的大队武警车队里,应该是包括了临时从福州移防过去的武警第二机动总队指挥机关,以及前往增援的常驻福建省莆田市的第四和第五支队,或者还有常驻福建长乐地区的工兵防化支队。”

至少从福建武警车队开进深圳的规模和数量上来判断,《自由亚洲》电台评述的以上内容应当是可以成立的。不仅武警第二机动总队司令部暂时移驻深圳,成为前线指挥机关,而且目前在香港边境及邻近区域已经集结了武警机动部队“南方总队”的差不多7个支队:机动第四支队、机动第五支队、机动第六支队、机动第七支队、特战第一支队(“雪豹突击队”)、工兵防化支队,还有直升机支队部分兵力。这些兵力约占南方各省、市、自治区武警机动部队总兵力的40%。即使人们假设一个不可能出现的情况──中共出兵香港时除驻港部队外不动用任何其他解放军部队、也不动用任何武警内卫部队和大陆公安力量,仅仅这近7个支队的十几万武警兵力已经足以说明中共最高决策层预设的镇压规模的惊人程度。也正因为如此,武警机动部队“南方总队”的司令部才有必要移驻深圳,以便抵近指挥、直接掌控“战局”。

上述部队开进深圳,不仅负有赴港镇压的使命,而且有着对武警驻粤部队和解放军驻粤部队(及赴粤部队)实施监控、牵制和防范的任务。具体而言,就是要用驻闽武警机动部队为“福建强龙”,来压住驻粤各武警部队的“广东地头蛇”;同时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牵制和防范第74集团军(原第42集团军)、广东省军区乃至驻港部队等各解放军部队,甚至还可以对南下广东的中部战区第83集团军(原济南军区第54集团军,司令部驻河南省新乡市)起到有限的牵制作用。这些都在相当程度上折射出中共党内、军内派系斗争之激烈凶险。

中共多年来反对“广东地方主义”传统影响所及,中南海并不完全信任广东籍、驻广东省、广东籍兼驻广东省(“三广”)的各级军队干部(包括中共元帅叶剑英)和“三广”地方干部。近年来有关所谓“港独”、“粤独”的莫名担忧,使中南海更加防范“三广”军队、武警干部作为粤语区当地驻军代表而与广东省各级地方干部以及香港、澳门特区官员互相结成利益链,尤其是防范他们互相勾结,搞“独立王国”、搞“变相港独”及“变相粤独”。此次,中南海调动武警驻闽大部队进入广东,也是为了防范驻粤军队、武警“三广”干部私下同情香港人抗争,甚至还要防备他们阵前倒戈。

以中共对内监控体系之严密而无孔不入,以上分析决非夸张之辞。驻港部队司令员陈道祥少将今年“八一”前夕的强硬讲话,被不少人简单认为只是对香港人民的威胁。其实它还另有一层避嫌、表态的潜台词,即向中南海间接表示:虽然我本人在6月13日向到访的美军将领表示过不会介入香港地方事务,但我们驻港部队决不会临阵倒戈、决不会站在港人一边、决不会搞“独立王国”,请党中央千万相信驻港部队,我本人也愿意接受审查。这位司令员因例行公事的一句话,就心有余悸几十天而不止,要担心起今后仕途,更唯恐沾上“广东地方主义”和“同情港独”的边。由此可见,中共的非人道体制平时对人性的禁锢和摧残已经涉及所有人等,更不用说“文化大革命”等灾难时期。

不少人早已知道,武警第二机动总队的司令部设在福建省福州市,此外还有其下辖的3个支队也驻扎在福建省境内(参见《表一》):机动第四支队(原武警第93机动师某部,司令部驻福建省莆田市)、机动第五支队(原武警第93机动师某部,司令部驻福建省莆田市)、工程防化支队(司令部驻福建省福州市长乐区)。然而公众所知较少的是,这些武警部队都是准备投入并使用于台湾海峡作战方向的。

武警第一机动总队管辖整个中国北方,其司令部设在河北省石家庄市,地理位置相对居中。武警第二机动总队管辖整个中国南方,然而其司令部却设在福建省福州市,地理位置居于辖区最边缘处。这样的部署已经隐约体现了“倾全力以攻台湾”的战略取向。其下辖机动第四支队、机动第五支队正是为此目标而组建的。据说两个支队一个主要瞄准台北方向,一个主要瞄准高雄方向。它们的日常演练首先着眼于城市巷战。也就是说,解放军攻台部队一旦登陆成功且夺取若干海滨城市后,武警机动第四支队、机动第五支队将作为后续梯队迅速跟进,展开巷战,并最终控制城市,以保证解放军部队可以放手甩下这些被攻占城市,迅速腾出兵力,向岛内纵深或其他城市继续攻击前进。工程防化支队也将尾随跟进,实施各项作战任务,如摧毁街垒、爆破敌方工事、用毒气和火焰喷射器攻击地下掩体内的残余守敌,以及躲入地铁站和其他非军用地下空间内的溃逃之敌或疑似逃敌(由此可见,8月11日“香港”警察在地铁站内违规使用催泪弹或许并非纯属偶然)。

根据以上分析,我们至少可以得出以下几点看法:

首先,上述武警机动第四支队、机动第五支队、工程防化支队甚至武警第二机动总队指挥机关调往香港方向,说明了中共最高决策层预设的镇压规模比很多观察家和评论人士所估计和设想的要大得多,也复杂得多(如攻击地铁站内人群)。

其次,上述福建武警机动部队不仅负有镇压使命,而且有对武警驻粤各部队乃至解放军部队实施监控的任务。中共需要时,即可用驻闽武警部队为“福建强龙”,来压住被视为“广东地头蛇”的驻粤武警各部队。

其三,上述福建武警机动部队不仅负有镇压和军管的任务,而且有在对台战争之前进行实战演练的任务。具体而言,就是要在香港这个非共产党统治区实地演练如何镇压民众反抗、如何控制社会秩序、如何完成对城市的军事占领,从而为台海战争积累不可多得的实战经验。

其四,准备实施如此大规模的军事镇压,说明中共最高决策层已经作好了在香港废除“一国两制”、实行“一国一制”的各项准备。这还说明,既然要在香港撕下“一国两制”的伪装,中共决策层应该已经同样打算在台湾问题上废除“一国两制”的统战方针。“武力攻台”将成为“完成祖国统一大业”的唯一选项,而“和平统一”将成为不可能选项或无效选项。

其五,美国总统川普在8月18日向外界证实,他已经批准向台湾出售66架F-16V战隼战斗机,这项军售金额达80亿美元。众多人士将这项军售看作美国在8月18日这一关键时刻对北京当局作出的政治、外交姿态,间接表达了对香港人民的支持和声援。这样的看法无疑是正确的。但其实人们还可以由此认识到,在地缘战略上,这项军售也是对北京当局越来越倾向于在台湾问题上进行军事冒险的一个警告和阻遏措施。

军情分析四:武警第二机动总队特战第一支队(“雪豹突击队”)

有关“雪豹突击队”的报道相对较多,如台湾《东森新闻》电视台《关键时刻》节目8月16日播出的《北京与香港决战!“雪豹突击队”待命,8.18游行若失序“迅速平乱”!?》

“雪豹突击队”属武警“王牌”部队,其前身是为反恐目的而于2002年组建的北京市武警总队第十三支队特勤大队。2006年,该大队以“雪狼突击队”队名对外公开。次年即2007年队名改为“雪豹突击队”,其正式番号也转为北京市武警总队特种作战大队。2017年,在武警部队调整改革中,“雪豹突击队”转隶武警第二机动总队,驻地由北京南移广州,正式番号为武警第二机动总队特战第一支队。

“雪豹突击队”和“猎鹰突击队”(现驻北京)为武警最精锐部队。难道对付赤手空拳的香港普通百姓,就需要动用武警的两张“王牌”之一吗?这岂不是太大材小用、太小题大作,而且也太大惊小怪了吗?

其实不然。当年“六四”运动后大批学生运动骨干经由“黄雀行动”帮助或其他途经而安全出逃海外。估计中共高层会吸取这一教训,部署对香港反对派人士实施提前抓捕。如果8月18日那天赴港大部队越过深圳河进入香港特区,中共很可能会提前一两天,派遣数十支抓捕行动小分队在香港分头抓人。每一支小分队都针对一位特定的反对派人士定向设置,成员一般应为30至40人,由“雪豹突击队”、驻港部队、港警速龙小队、北京特派人员(来自国家安全部、军委政治工作部、政法委等)等方面人员组成。每支小分队应该包括狙击手、开锁专家、黑客等。

首批列入中共黑名单者很可能包括黎智英、李柱铭、梁家杰、陈方安生、何俊仁、毛孟静、黄之锋(编者注:已于30日被逮捕)、罗冠聪、陈日君、何韵诗等人。如果这些人士现在不立即紧急呼吁国际社会和国际组织(包括联合国、国际刑警组织等)提供保护措施和进一步的道义声援,恐怕会凶多吉少。

中共黑名单应该远不止一份,名单上要逮捕者估计至少超过1,000人,分若干批次逐一逮捕。而这还只是相当保守的估计。

其实,中共要逮捕上述人员,香港警察就能对付。更大的规模逮捕,或许需要极少量武警介入,但似乎仍然无需动用武警“王牌”部队,以及动用“雪豹突击队”精良的武器装备。这些装备不仅包括特型狙击枪、激光枪、墙角枪(可“拐弯射击”,用于巷战)、结合原始武器和现代技术的小型弓弩(用于无声行动)和撒网枪(可发射覆盖面积16平方米的罗网,用于套捕目标人员),还有夜视镜、无线图像监测器(“眼珠”)、无线音频接收器(“耳朵”)、软管形侦察-攻击系统(“眼镜蛇”),等等。至2017年,“雪豹突击队”每名队员的随身装备总值已经逾58万元人民币。

上述武器装备似乎是准备用于逮捕居住于固宅深院、且有保镖队伍森严护卫的“大佬级”人物的。像肖建华那样仅有三五保镖随身的人物还远远够不上这一级别。由此推测,即使中共抓人的黑名单上有李嘉诚的名字,也不会令人感到例外。

军情分析五:中部战区陆军第83集团军(原济南军区陆军第54集团军)

香港“8.18”集会前,中共调兵香港的最大军情看点,就是中共“调动王牌军前54军南下香港”。此消息由自媒体视频《路德时评》于8月12日独家报导:《人民日报“党卫军大量集结深圳”…为什么调动王牌军前54军南下香港?…》。据节目主持人路德介绍,情报来源于前54军。迄今为止,笔者尚未看到其他媒体的相关报导。

前第54集团军隶属前济南军区,经过2015年至2016年新一轮军队改革,现为中部战区第83集团军(军部驻河南省新乡市)。参照“六四”的历史经验和根据中共大规模镇压的用兵,前第54集团军南下广东这一消息还是相当有可信度的。

前第54集团军为中共陆军三大“王牌”之一。这三大“王牌”是:拱卫京师的前北京军区第38集团军(现中部战区第82集团军)、镇守中原的前济南军区第54集团军(现中部战区第83集团军)、驻防东北的前沈阳军区第39集团军(现北部战区第79集团军)。(参见《表二》)

前第54集团军(以下根据现状称“第83集团军”)这个二号“王牌”南下广东,估计不会出动全军,至多是出动主力。作为重型装备的战略机动部队,第83集团军最可能的任务应该是威慑,即作为“中原强龙”,来压住“岭南地头蛇”。具体而言,就是要对原先驻扎及新近进驻广东省境内的各路武警部队和解放军部队实施监控、牵制和防范。福建武警机动部队“三广”人员较少,可能不需要多加防范。“三广”干部众多的第74集团军(原第42集团军)、广东省军区部队、驻港部队以及各类驻粤武警部队,都或多或少、有意无意会成为第83集团军的威慑目标或潜在假想敌。

第83集团军南下部队既然肩负威慑使命,估计会作为战略预备队待命于珠江三角洲地区,对所有其他部队形成虎视眈眈之势。该集团军估计会有一个团级建制的先头部队前出深圳、抵近威慑。因此至少集团军主力一般不会直接赴港实施镇压。但这个解放军陆军二号“王牌”投入并使用于香港方向,却再度说明中共最高决策层预先设定的镇压规模之巨、镇压意图之凶暴邪恶。

第83集团军南下广东,还直接反映出中共党内、军内派系斗争之凶险激烈。尽管党内、军内各派有可能在实施镇压这一点上达成共识,但中共专制政体本身无法避免的内斗机制,决定了在投入重兵镇压香港人民之际,比平时更有可能触发内战,甚至导致各地分离、独立。

此次香港危机,尤其是第83集团军南下广东的迹象,给笔者留下了这样的印象:中共最高决策层似乎已经在某种程度上把香港看作“敌占区”,把广东看作“游击区”,大概岭南地区以北各省份才算“解放区”吧!长此以往,是否还应该把南方各方言区省份看作“新解放区”,而只有北方方言区各省份才算“老解放区”呢?

(全文完)

2019年8月23日初稿,27日修改稿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08-30 3:1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