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渗透台湾——网络篇

“网攻台湾” 中共网军盯上明年台湾大选(三)

中共对台湾“统战”手法日益精细、更加系统化,手法从地面战延伸到“网路空战”,以虚实混合方式,制造资讯乱流,裂解台湾内部。 图为示意图。 (Pixabay)

人气: 134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9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怡欣、庄丽存、赖玟茹台北报导)中共对台湾“统战”一日未歇,唯手法日益精细、更加系统化,手法从地面战延伸到“网路空战”,以虚实混合方式,制造资讯乱流,裂解台湾内部,尤其2018年地方市长选举前后,中共“网军”制造假新闻影响舆论,根据瑞典哥德堡大学V-Dem调查指出,在179个对象国中,台湾是“遭受外国假资讯攻击”第一个目标。

接上文

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将于明年1月登场。中共介入干预台湾选举的手段之一,通过大量的网军、五毛进行网路言论攻击,而且还通过其“信息战部队”,对台湾实施“认知空间作战”。2018年台湾地方选举就是信息战部队组建操演假讯息战的首度练兵,并以2020扶植亲北京政权为目标。

中共超限战 下一狙击目标台湾2020大选

台湾国安单位日前发现,中国网军散播假消息常见操作模式,是针对两岸议题、政府政策等,先经由陆媒扭曲报导,再由网军撷取内容或剪辑为影音,广传于LINE群组、脸书等各大社群平台,甚至近期密集招募“台湾在地网路协力者”,征求“转贴高手”、网红等,还欲购买台湾各大脸书粉丝专页,企图影响台湾2020选情。

中共网军渗透台湾散布假讯息、偏颇资讯等,像是操作脸书粉专带风向或是购买粉专,或假网媒平台刊登中共官媒内容一字不改,或PTT有特定目的活跃账号,炒热韩国瑜声量,及外媒指出疑似中共网军介入台湾选举等。

中共网军通常会针对哪些对象目标,最常的攻击惯用手法、采取什么资料类型工具?交通大学资工系特聘教授林盈达表示,假消息的散播途径主要有两种,一种是透过社群网路行销与广告业者,透过委托人交付假消息及费用,由被委托的业者以人头或假账号大量传播。

另一种是透过境外网军直接传播,后者很难追查源头,因为断点通常都在中国,前者比较有机会追出元凶,并对委托人或被委托业者起诉。

中共利用网军渗透台湾的最终目的是什么?面对中共的超限战,目前台湾人民与政府的最大危机是什么?林盈达说,当然是为了搞破坏,把好的讲成坏的,把坏的讲成好的,来扭曲操控政局,许多国家都有被假新闻操控的问题,台湾尤其严重,因为中共网军就可以直接看懂繁体中文。

中共统战渗透,台湾人民是否落入“被分化”渗透及鼓噪中?

林盈达表示,没有假新闻处理的SOP,就没有可信的社群媒体环境,建立假新闻防护网刻不容缓,下一波显然就是2020的总统与立委选举,当然美国的2020年底总统大选也是被狙击的标的。

国际上对于中共势力的防堵,台湾政府应该如何访御中共网军?民众又该如何辨识假讯息?

林盈达认为,台湾政府对假消息处理没有SOP,主要原因有二,一是国安当局不够强势积极,无法统筹相关的几个单位。二是国安当局指挥不动过去长期偏蓝的国安单位,讲白一点就是绿营的政务官管不动一片蓝的事务单位,因为事务单位的人可能乐于看假新闻的好戏与成效,事务官只要消极敷衍就可以把政务官呼咙过去,国安单位的整顿刻不容缓。

很多的研究,最后停在“难以证明中国因素”,为何取得中共渗透的证据,如此困难?林盈达说,其实一点都不难,是不为也而非不能也,看看英国《金融时报》,只要秘密面谈几个中天新闻的离职员工,就可以抖出国台办如何下指令给中天。

他说,同样的只要秘密面谈几个被委托散播假消息的业者员工或前员工,就可以抖出更多操作的细节,只是英国《金融时报》是公正第三者,比台湾政府或媒体出来指控更具公信力。

逢甲大学资讯工程学系助理教授王铭宏表示,网军主要分为两个层面,一种是网军攻击政府单位基础设施,类似骇客的概念,第二种是假讯息这个层次,以目前国安会国安局提出的报告,中共可能创立粉丝专页、媒体,做一些讯息更改或是伪造,透过社群媒体粉丝专页、传递,这也是其中一种。

王铭宏说,中共也创了很多类内容农场,那些内容半真半假,甚至可能是伪造,或透过粉丝页、FB做讯息传递,另外,也招收实体人的网军,可能透过跳板的形式,翻墙到台湾,看他们的ip来自美国、南美洲、非洲,可能透过国外主机,再到台湾的PTT社群媒体、粉丝页建构一些网站上,做一些回复澄清,发表一些代表他们(中共)政府立场的讯息。

王铭宏表示,若不实讯息没有即时澄清,就导致不实讯息在台湾民众之间流传广泛。国安局有提出几个案例,日本之前曾向各国发布消息,但没通知台湾,但后来政府单位的确认其实有的。透过这样讯息可能营造一个台湾并不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这样一个概念,久而久之,可能会导致民众对政府有想法看法,及对国家主权意识认知遭受破坏。

王铭宏提到,另外一个部分,来自这样一讯息,我们是否能做吓阻的手段,毕竟台湾是民主的国家、引以为傲的言论自由,所以政府在面对讯息攻击的时候,可以采取管制,包括管制手段。

民众要如何识别假讯息?王铭宏说,其实这个可能要仰赖媒体识读,看到类似这样讯息时,可能必须要有查证的心态,但不是那么容易,他个人认为,面对这样情况,政府应该要继续宣导相关这样案例,再来是政府必须要有一个团队,做即时澄清,而且澄清不是只放新闻稿或开转播的记者会,可能透过一些政治人物官方的回应,例如各部会有各自的发言人,做假讯息的澄清,直接效果比较好。

要怎么确认这个事情是来自中国,王铭宏表示,这个一直来都是大家困扰的点,这个像可能是网军,他们可能否认,对我们来说没有标准答案,即便你怀疑,很有把握,正式的起诉书、法院判决即便找到,也没办法确认,变成做起来讯息程度可能就会稍微减低,另一部分,即便抓到这些人也没办法做该有的处置、相关处分。

他说,同时导致大家即便我被发现了没关系,再换个账号,所以确实要找到证据需要政府介入,要不要公开让全民知道,是政府在做决择时必须考虑的地方,当政府透过国安单位、其它管道公开宣传、告知,这样也许会提升民众对于假讯息有警觉。

中正大学战略暨国际事务研究所林颖祐说,通常一些网军、骇客都会寄一些标语邮件,针对特定对象,就让你信以为真这封信是从那个地址寄来的,信点开来电脑就很容易中毒了,这是近五年来流行的手段。

林颖祐认为,现在甚至利用一些零时漏洞,电脑有时会更新,微软会下载一些更新包,修补一些漏洞,骇客会利一些漏洞把病毒加在里面,很多不只针对主目标,或锁定特别人士,除了公务人员、拥有很多个资的网站例如公家机关网站、银行、学校、政府官员等。

林颖祐说,这是全世界会碰到的问题,这几年台湾有做许多改进的地方,政府修法要跟上科技脚步,另外,民众对资安的认识,数位落差,年纪大对资讯有认知的不足,全台资安很重要,最新手法是什么,传播工具等会出现问题在哪里,加强还有改善空间。

中共对蓝绿都放假新闻 专家提醒“别中计”

自从2018年台湾地方县市长选举开始,有关境外网络渗透干扰台湾选举事件层出不穷,外界认为,那是中共对2020年总统大选干预的前哨战。今年2月,中共领导人习近平提出“一国两制台湾方案”,台湾总统蔡英文指出,大陆已对台湾全面渗透;今年7月,发生23家台湾网路自媒体“一字不改”同步刊登中共官媒批评民进党当局文章,追查发现,其中14家同为一名台籍游姓负责人所有,其今年4月22日出现在上海首届“海峡两岸新媒体产业发展研讨会”表态希望“和平统一”。

美国国务院东亚和太平洋事务局副助理国务卿费德玮(Jonathan Fritz)7月24日在华府智库传统基金会研讨会上表示,美国“非常、非常担心”外国对手企图干预台湾选举,中国(中共)将倾尽所有筹码,包括网路力量,在其偏爱的候选人上。

由于台湾人民对政治关注度高,台湾选举投票率平均达七成左右,台湾主要两大政党国民党(KMT,简称蓝营)与民进党(DPP,简称绿营)分别拥有势均力敌的拥护群众(蓝营支持度50.6%,绿49.4%),因此,中共网路资讯战,主要企图影响台湾政治与选举结果。

假新闻“蓝绿”都是目标 目的是“分化”

国防安全研究院网路作战与资讯安全研究所研究员曾怡硕表示,中共网军渗透台湾方式,主要为制造、散布假图假文,目的除了美化中共、拉拢台湾人之外,最重要就是“制造台湾内部分裂”。

台湾假讯息满天飞,网路疯传“关西机场事件”、“苏贞昌公祭丢笔”、“蔡英文忠烈祠吐口水”、“柚子丢水库”等丑化执政民进党当局,不过,曾怡硕说,境外假新闻不只“捧蓝打绿”,也会反串“捧绿打蓝”。据知情人士透露,某些网路社群今年起开始转风向,散布“似是而非”资讯,例如极端捍卫台湾领导人、攻击反绿人士、抹红国民党等过激言论。

为何中共网军也会释放亲绿舆论?曾怡硕指出“台湾越乱,对中共越有利”,中共资讯战目的不是要支持哪一方,而是要“分化台湾”,如果网路声浪一面倒,对立、冲突就无法成立。

因此“一边喂毒蝎、一头放蟾蜍”,对蓝绿都放假新闻,制造对立纷乱,目的是削弱台湾人对民主制度、民选政府运作信心,转而认为极权政府效率好;再者,让拥护群众掉入“一切都是对方的错”认知空间里,蓝绿互打,掩盖背后真正威胁是“中国共产党”。

曾怡硕说,假讯息从“国共分家”后就有,只是战场从传统媒体变成网路平台。至于中共网军手法,则是“千篇一律”,不外乎统战那几招,基于以下五点因素,导致中共对台散布网路假讯息的效果“很有限”,他希望台湾人不要自己吓自己,“千万不要中计了”。

其实,网路假讯息也“没那么厉害”原因有五点:

一、网军只想打快拳、求KPI达成(绩效指标)应付、交代心态,手法粗糙。

二、中共在地协力者多受“利益”驱使,没人真心想把台湾主权出卖给共产党,因此,当利益中断或涉触法,就会弱化代理人存在诱因。

三、中共对台单位繁多,如:解放军战略资源部队、国台办、统战部、网信部等,彼此整合困难,难以达到细致攻击。

四、共产党并不理解台湾网路世代与民主自由社会真正内涵,网攻手法无法攻心入骨。

五、对网路假新闻有反应的,多是相同意识形态“同温层”,藉假资讯“捡到枪”打击政治对手,却影响不了台湾中性选民(台湾政党支持度:泛绿32.1%,泛蓝31.6%,中立36.4%)综合2019年5月-8月各家民调趋势呈现。

曾怡硕说,公民社会与民主素养如同“天生抗体”可吞食、对抗红色渗透的癌细胞,因此,政府要对症下药,持续强大公民素养与假新闻识读能力,确保台湾健康开放国力;另外,尽速立法规范“中共代理人”,揭露为中共服务的媒体、政党、个人、企业等单位;不过,他强调,不该因噎废食、矫枉过正,台湾有沛然活力、健康政体,社会有其韧性,要相信、并且不断强化民主抗体就是最佳防火墙。

境外网路渗透 难以证明“国家资助”

今年6月《外交政策》杂志披露,韩国瑜脸书粉丝团三名管理者是中国人,任职于中共官方色彩浓厚的腾讯互联网平台,不过,即使线索导向中共官方,仍无法证明就是中共政府所为。

“为何取得中共渗透、干预台湾选举的证据,如此困难?”曾怡硕表示,网路具有匿名、匿踪特性,任何网路攻击都难以证实、定罪。就算假设韩国瑜网路声量操作者,被抓到是一名解放军,他打死不承认(任务),就很难归因(Attribution)于中国政府,且台湾司法也不会轻易治罪于人。

如何辨识网军来自境外政府(state)?类似迹象有:大规模的、持续性攻击,耗费长时间与大量人力成本,攻破层层复杂防护,但攻破后都潜水不动,默默搜集侧录,“这种需要时间、精力、资源与技术工作,需要一个团队,可推估应是一个国家背后资助”,但就算团队所为,要证明来自“国家资助”仍有难度,“他可能是国家养的或国家外包”。曾怡硕表示,面对科技日新月异,我军方在防范网军渗透,会把未来可能发生情形做沙盘推演。

网攻苦果可能反噬中共

曾怡硕表示,在网路世界,攻击者与被攻击者角色可能互调,“假设换成台湾网攻中国,也很难查到是某政府所为”。然而正是“网路匿名特性,凸显了网路自由的可贵”。

近期就出现一则“网攻吞恶果”的经典案例。

香港“反送中”民众示威运动,中共网军“帝吧出征”号召网民翻墙洗版“反送中”人士脸书与相关网站,没想到却因为中国网路实名制,反而让煽动网路霸凌者的个人资讯被起底,包含身份号码、账户与余额,学校、成绩、户籍地、家人、信用卡资料等全被曝光,最终导致“帝吧”管理群紧急将“任务”喊卡。科技网站INSIDE指出,“这或许就是中国网站、网路服务完全不尊重个资,最终帝吧成员被反噬的苦果吧”。#

责任编辑:叶紫微

评论
2019-09-18 11:1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