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裴敏欣:中共一党专政大限将至

中共现在面临的挑战是其过去70年中从来没有碰到过的。美国克雷蒙特麦肯纳学院教授裴敏欣指出,尽管技术上没有对专政的时间限制,但中国共产党正在接近一党专政的最长“寿命”。(Kevork Djansezian/Getty Images)

人气: 1570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9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编译报导)尽管中共官媒继续高调唱诵“十一”,但越来越多的理由让中共官僚们担心中共政权的未来前景——中国共产党大限将至。

知名中国政经专家、美国克雷蒙特麦肯纳学院(CMC)教授裴敏欣(Minxin Pei)日前在美国《评论汇编》期刊(Project Syndicate)撰文说,持续的经济放缓以及与美国的紧张关系加剧,可能毁掉中共在2021年的庆祝活动。

早在2012年,习近平接下中国共产党主席职位时,就承诺为中国共产党的两个一百年努力——建党一百年(1921-2021年)以及中共国一百年(1949-2049年)。

近期美国中国通在讨论专制政权独裁政权的“70年大限”以及“逢九必乱”规律。中共今年建政70年,实际上它现在面临的挑战是其过去70年中从来没有碰到过的。

裴敏欣指出,尽管技术上没有对专政的时间限制,但中国共产党正在接近一党专政的最长“寿命”。

墨西哥的革命建制党掌握了71年的权力(1929-2000年)、苏联共产党统治了74年(1917-1991年,也有说苏维埃联邦成立于1922年,共统治苏联69年),而朝鲜金家政权已经统治了71年,这是中共唯一的一个当代同伴,也是唯一能比寿命的对象。

裴敏欣表示,上述历史模式并不是中共担心的唯一原因,目前的政治、经济环境恶化也让中共忧心忡忡。

“中共政权过去能够从毛主义的灾难中走出来,并能在过去40年繁荣发展的条件,很大程度上已经被不利因素所占据,甚至可以说被一个更具敌意的环境所取代。”他写道。

第一,对中国共产党长期生存的最大威胁在于与美国之间的不断发展的冷战。在毛泽东之后的时代、中共领导人大部分时间都在国际舞台上保持低调,在建立国内实力的同时尽力避免国际冲突。但到2010年,随着经济实力加强,中共开始奉行日趋强悍的外交政策,这引起美国逐渐从合作政策转向如今更明显的对抗。

“从地缘政治上看,不断升级的中美贸易和技术战标志着一场开放式冲突的开始,如果重演冷战的历史,这将威胁中国共产党的执政。”裴敏欣分析说。

他表示,凭借卓越的军事能力、技术、经济效率和同盟国支持,美国会比中共在中美冷战中更可能获胜。“尽管美国的胜利也可能是惨胜(Pyrrhic),但很可能最终会一剑封喉中共的命运。”裴敏欣说。

第二,中共也面临着巨大的经济阻力。过去的所谓的“中国奇迹”是由庞大而年轻的劳动力、快速的城市化,大规模的基础设施投资,市场自由和全球化推动,所有的这些积极因素都已经减弱或消失。

也许选择激进的改革,尤其是私有化效率低下的国有企业(SOE)以及终结新商业主义贸易实践,可以维持中国经济增长。但这些只是中共作出的口头市场改革承诺,它一直不愿实施这些改革,反而在越加坚持奉行有利于国有企业的政策、并以牺牲私人企业家为代价。

“因为国有部门是一党专政的经济基础,所以中共领导人突然接受激进的经济改革的希望很渺茫。”裴敏欣认为。

第三,中国国内的政治趋势也令人担忧。随着党的新毛主义转变,包括严格的意识形态整合,刚性的组织纪律和基于恐惧的强人统治,灾难性政策失误的风险正在增加。

裴敏欣指出,可以肯定的是,中国共产党不会不战就善罢甘休;随着它对权力的控制力度减弱,它会试图在其支持者中煽动民族主义,同时加剧对反对派的压制。

但是,这一战略无法挽救中国的一党专制政权。他认为,尽管民族主义可能会在短期内增加对中国共产党的支持,但它的力量终会消散,因为中共不能持续改善民族支持者的生活水平。

“一个依靠胁迫和暴力的政权最终将以经济活动低迷、民众抗议增多、安全成本上升和国际孤立的形式,付出高昂的代价。”裴敏欣说。

他表示,上述场景不会成为中共领导人准备在“十一”给中国人带去的激励人心的场面;但是不管中共怎样的民族主义姿态都无法改变这样一个事实,“自毛泽东时代终结以来,中国共产党的统治瓦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接近”。

对于中共领导人来说,2019年将是可怕的一年。在经济方面,经济增速已降至1992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引渡法案(逃犯法案、送中条例)引发的香港政治危机,正使得中共统治面临螺旋式失控危险。而不断升级的中美贸易和技术战也标志着一场开放式冲突的开始,如果冷战重演,威胁到的将是中国共产党。

裴敏欣是美国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政府学教授﹐研究中国政治经济、中美关系及发展中国家的民主化问题专家。著作包括《从改革到革命:共产主义在中国和苏联 的消亡》(From Reform to Revolution: The Demise of Communism in China and the Soviet Union)﹐《中国的转型陷阱:专制制度发展的限制》(China’s Trapped Transition: The Limits of Developmental Autocracy)以及《中国的权贵资本主义:政权衰败的动态》(China’s Crony Capitalism: The Dynamics of Regime Decay)。

责任编辑:李缘

评论
2019-09-22 8:3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