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纽约论坛 活摘器官受害家属曝中共可怕行径

赴中国“移植旅游”潮汹涌 三周内完成手术?论坛:迫切需要器官移植者 勿参与中共杀人

前排右起:韩雨、江莉,后排右起:特雷医生和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 大卫‧乔高。 (蔡溶/大纪元)

人气: 783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9年09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蔡溶纽约报导)赴中国“器官移植旅游”盛行一时。为什么国际社会上要找到一个合适、匹配的捐赠器官需要数年的等待,很多人在还没有等到器官移植就死亡了,而中国却能在2天到2周时间内给外国人提供匹配的器官进行移植?

由于中国器官移植规模在2000年后的快速发展,迅速吸引了美国等很多国家的病人到中国进行“器官移植旅游”。这些病人如果到中国去,中国医院在你停留的三周内完成器官移植手术,这意味着什么呢?

联合国大会正在纽约召开之际,周三(9月25日),国际人权组织在曼哈顿召开了聚焦中共活摘器官的研讨会,现场还邀请到被活摘器官者家属与会。

证人1:父亲被“去世”7小时 胸部还是热的

来自中国重庆的江莉,父亲江锡清曾是地方税务局干部,因为不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2008年被抓入劳教所,2009年1月28日,家人探望时,江先生身体状况良好,第二天下午,家人就接死亡通知电话,当晚在武警包围下,一家人进入殡仪馆看江锡清最后一眼。

江莉展示她父亲江锡清的照片。
江莉展示她父亲江锡清的照片。(蔡溶/大纪元)

江莉说,自称是殡仪馆的人宣布:(1)只准看5分钟;(2)只准看头部;(3)不准带手机,录音机等,要每个人搜身才能进去。“我大姐和大姐夫先进去,我大姐一边喊一边去摸父亲的脸,发现人中还是热的,大姐惊叫,我爸爸还是活的,我们听到后马上就冲进去,把父亲的身体从冰柜里拉出一半摸胸,确实是热的,还有体温。我哥哥责问若死了7个多小时,在冰柜里冻这么久了,我父亲的身体怎么还是热的?在场一个女人,手里拿着死亡证明说,反正我们有医院开的死亡证明。”

江莉与父亲江锡清及其家人早年的合照。(蔡溶翻摄/大纪元)

在家人准备查看江锡清身体时,却被驱离现场。3月26日,重庆市检察院处长周柏林通知家人听取尸检报告,上说江锡清2月8日经尸检,胸部等处出现瘀血,器官已被摘取,尸检完就火化了。检察院处长周柏林说,你们同不同意照样火化。

江莉展示她父亲江锡清早年去香港旅游的照片。(蔡溶翻摄/大纪元)

后来家人请的律师被中共当局殴打(5.13律师被打事件),当局更多次提出“给30万人民币(约4万多美元)予家人,私了”。江莉说,“2013年7月,重庆市江津区公安局又来上海找我私了我父亲的事情,他们的要求是,只要我父亲的事不追究,叫我随便开价都可以,被我拒绝,我说我父亲的冤案一天得不到公正的处理,那么申诉控告就一天不能平息。”

江莉与父亲江锡清及其支持人权律师们的合照。(蔡溶翻摄/大纪元)

证人2:腹中全是冰没有内脏

来自北京的韩雨,她的父亲韩俊清也是位法轮功修炼者,在被中共抓捕的三个月后,2004年5月死亡,一个多月后公安才允许家人见遗体,称死于心脏病突发。家属看遗体当天房山分局出动很多警车和警察监视。

韩雨:“(父亲)喉咙部位由很粗的黑线缝合,刀口一直延伸到被衣服遮住看不到。(家人)趁警察不备将剩下的衣扣解开,发现刀口从喉咙一直开到腹部,用手按肚子,发现里面全是硬硬的冰块。”

韩雨说,她父亲被迫害死的时候,中共秘密从良心犯身上活摘器官的罪行还未曝光于世,直到2007年看到有关活摘器官的调查报告后,她联想到父亲死后身体的种种迹象,无法想像父亲在死前是经历了怎样的痛苦折磨,哭了一整夜。

中国器官移植与活摘

此次的研讨会,名为“聚焦中共活摘器官 – 种族灭绝的冰冷工具”(FORCED ORGAN HARVESTING IN CHINA – A TOOL OF COLD GENOCIDE),披露了中共以一个国家运作,进行活摘器官牟利,而大部分器官来源于法轮功修炼者。

中共1999年7月宣布镇压法轮功,2000年之后的六、七年间,尚未建立器官捐献系统的中国就跃居为真正器官移植量最多的国家。

曾获诺贝尔和平奖提名的非政府组织“医生反对强制器官摘取”(DAFOH)的执行主任特雷(Torsten Trey)表示,他的团队对比英美和中国的公共器官捐赠体系后发现,中共的比例(与实际移植量可比拟的公民捐献)高出其它国家140倍。“就好比你有1吨的原料,却产生出40吨的产品,这就是中共政府试图让国际社会相信的‘奇迹’”。

国际医学专家根据大陆器官市场的奇异现象,以及许许多多的调查,认为大陆一定存在庞大的活体器官库,以法轮功学员为主体的良心犯才是真正支撑中国庞大移植产业的器官来源,特雷说:“我们查证中国法庭,发现了明显的证据,活摘器官主要来自法轮功学员,专门针对他们进行血液测试、医检等等。”

需要器官移植者 不要参与中共杀人

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说,调查人员已经提供了相当多、完整的证据链,各国立法者能做什么呢?“我提到的10个国家,已经通过法案,他们的公民不能进行器官移植出游,如果挪威能通过这种法律,为什么美国不能,还有加拿大、柏林,太多的国家应该行动了。他们也可以通过收集迫害者名单制裁,对于已知的有关活摘人员,拒绝他们进入西方社会,冻结资产等。”

对于普通民众来说,能做什么呢? 乔高说,需要更多的人来关注、了解这一主题。

与会人士表示,这是“21世纪的种族灭绝”,警告迫切需要进行移植手术的病人,别被中共引诱,无意参与了中共“工业化规模的强制摘取器官”,在其中扮演了一个角色。

当你知道,中国医院收了你的钱,要在2天到2周内通过血液和组织配型来找到一个监禁拘留系统内的人,然后在你离开之前杀掉他,以便出售他的器官移植到你身上,你还会去吗?

特雷表示,“在中(共)国允许对活摘良心犯器官罪行(过去的和现在的)开展全面调查之前,任何国家都不应允许其公民前往中国寻找移植器官。”

目前正值联合国大会期间,与会者也希望联合国能承担起应负的国际责任,对中共活摘器官的行径进行干预。◇

责任编辑:家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