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专访杨岳桥:为何发起弹劾林郑

人气 2261

【大纪元2020年01月22日讯】2019年底,《美国思想领袖》访问了香港泛民主党派公民党现任领导人、立法会议员杨岳桥。他将详细介绍香港选举制度的运作方式以及2019年香港抗议运动是如何展开的。

杨杰凯: 杨岳桥,很高兴能邀请你做客美国思想领袖节目。

杨岳桥:谢谢。

发起弹劾林郑月娥的动议

杨杰凯:你是香港立法会公民党的领导人。最近你提出了一项动议。我不知道你是否称之为像美国那样的弹劾条款。你和其他24名立法会议员提出一项弹劾特首林郑月娥的动议。请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杨岳桥:对。我与其他反对派议员一道发起了弹劾林郑月娥的动议。原因很简单,她没有做好她的工作,她辜负了香港人。在过去六个月,香港社会的动荡和混乱都可以归因于一个简单的事实:林郑月娥做了一个错误决定,提出了极其错误的《逃犯条例》。

当然,该法案现在已被正式撤回。但是,在这期间都发生的社会动荡、警察的暴行、政府的疏失,林郑月娥未能解决这些问题,也没有回应港人,而是对成千上万乃至上百万的香港人走上街头视而不见。林郑月娥无法胜任她的工作,因此必须对其进行弹劾。

杨杰凯:最近,香港举行了史无前例的区议会选举,创纪录数量的民众出来投票,支持泛民主派的意味非常强烈。林郑月娥说过她会认真研究之类的话。你觉得这像是真的吗?还是没有用?

杨岳桥:想像一下300万香港人参与投票,投票率达到 70%,其实略超过70%。以世界标准来衡量70%的投票率是非常惊人的。其中57%的选票投给了泛民主派(反对派),我们明确地赢得了多数席位。区议会选举中一共有 452个席位,反对派斩获其中388席。这是一个压倒性的胜利。港府里任何有理智的人都会说,看,我做得糟透了。我知道人们对我不满。

虽然在港府里面,林郑月娥名义上是无党派的,但她公开地与亲北京政党密切合作。这些亲共政党选派出候选人参加区议会选举,却一败涂地。所以基本上,港人把他们当作一丘之貉。

我们在选举前明确表示,香港虽然没有全民公投,但这次区议会选举每个选民都可以投票,对不对?我们为什么不把它当作是对过去6个月来所发生的事情和正在发生的事情事实上的全民公投呢?如果你对政府感到满意,你可以投票支持亲共候选人。

如果你对本届政府不满意,你对他们处理抗议运动不满意,那么当然你可以投票给我们反对派。结果非常清楚、绝对清楚,不需要花时间、花太多时间来研究投票结果,选票已经投下,人们的呼声响亮而清晰。

从林郑月娥的所作所为,以及她处理港人呼声和诉求的方式上,我知道如果她说正在研究,这意味着她什么都不会做。

杨杰凯:好的。

杨岳桥:这个选举结果对任何民主社会的政府都会非常令人失望。其领导人或掌权者都会在选举后立即下台,因为选举结果是压倒性的。另外我必须提请国际观众注意,最近的一些民意调查表明林郑月娥的支持率低于20%。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19.7%。我的意思是,想像一下,一个领导人,一个特首,只有19.7%的支持率,这是非常非常难以想像的。这个人应该早就下台了。

杨杰凯:还有另一个非常实际的问题。你是否认为林郑月娥可以做出北京不认可的决定?这个是个奇怪的问题。在我和每个人的交谈中,所有我的访谈里,受访者都非常清楚地告诉我,香港许多正在发生的事情背后都有中国共产党的黑手。在大纪元,我们对此有深切的了解。林郑月娥作为一个人能否独立做出北京不支持的决定?

杨岳桥:也许能,也许不能。我们无法从港府或林郑月娥那里获得直接证据。但是我们可以通过间接证据作出判断。在香港,有一个巨大的办公楼叫做中联办,距离我们所在的地方不远,大约10分钟车程。那是北京在香港的代表处。

杨杰凯:对。

杨岳桥:这个名字说明他们的任务是与当地香港人进行联络,但其作为远超出了单纯联络。还有一些更确切的证据,表明他们是操纵选举的头号黑手。那些想要代表亲共阵营竞选的人,必须获得中联办首肯或认可。这是第一点。第二点,中联办也是港府的所有重大决定对幕后操盘手,包括《引渡条例》。

杨杰凯:对。

杨岳桥:我们记得在今年4月份或5月份,数百万港人还没有走上街头之前。中联办主任召集那些亲共人士,包括立法会议员、中共人大委员们去中联办,并告诉这些人你们必须支持港府,《引渡条例》必须通过。新闻中有报导,对港人来说并不奇怪。

杨杰凯:对。

杨岳桥:所以我想证明的是,中联办不仅仅是搞联络,而是超出了他们的职责范围。它干预香港的内政,包括地方政治、立法事务、投票给谁以及赞成或反对某一法案。这令人不安。这完全违背和破坏了一国两制。我们都知道,在一国两制的框架下,除香港的国防和外交事务属于中央政府、由北京来管理之外,其余的应该是香港的内部问题、内政,应该由港人在本地决定。但这没有发生,包括选举在内。我们可以看到中联办的足迹。

杨杰凯:好。你认为弹劾案能够达到什么目的?

杨岳桥:作为立法会中的少数派,我们知道弹劾几乎不可能通过,但这并不能让我们保持沉默。我们有责任,我们的工作就要替民众说话。尤其是在立法会,对我们来说,这是最好的平台,让政府的第二号人物立法会秘书处秘书长代表政府回应和为自己的案子辩护。这样我们就会知道他们真正在想什么。

杨杰凯:对。

杨岳桥:当然,他们的想法非常荒谬。当你听到他们讲话,发觉他们仍然不承认自己犯了大错。他们仍然相信自己得到人民的支持。他们仍然在寻求继续工作,为香港人民服务。他们不知道,港府、尤其是林郑月娥,是所有问题的来源和根源。

泛民主派是少数派 香港体制决定

杨杰凯:你能否给我们速成一下,香港的民主只是有限的民主,并不全面。原因之一是你所说的反对派(泛民主派)之所以是少数派,是香港体制所决定的。我想知道你能不能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不是每个人都知道它的细节。

杨岳桥:简而言之,香港立法会有两种选举制度。一种叫做地区直选,一种叫做功能组别。地区直选共有35个席位。他们把香港分为五个选区。举例来说,我们现在所在的是香港岛选区,这个选区在立法会有6个席位。香港各选区人口不同。最大选区是我所在的新界东和新界西,每个都有9个立法会席位。九龙分为两个选区,分别有6个席位和5个席位。

因此这五个主要选区的议员人数有所不同。我们的选举方法不是简单多数制(亦即赢者通吃)。选区比较大,采用比例代表制。所以通常情况下,即使是民主派赢得多数选票,我们也不能拿到所有席位。不是赢者通吃那种做法。

杨杰凯:理解。

杨岳桥:因此地区直选,我们通常会得到一半以上的选票,这就是它的工作原理。对于功能界别来说,这有点意思。共有35个功能界别席位,其中5个来自超级区议会。也就是说,作为前提条件,你首先必须是区议员,即两个星期前区选的获胜者。

杨杰凯:对。

杨岳桥:他们可以互相竞争争取提名,也可以自我提名,让其港人选择。因此,获胜者每天都可以赢得成千上万张选票。现在在超级区议会5个议席中,3个来自反对派,2个来自亲北京阵营。其余的30个席位,来自于不同的行业。像法律界,我们有一位代表,只有律师可以投票给该特定席位。

杨杰凯:有趣。

杨岳桥:会计师界只有一个席位,教师界只有一个席位,医生界只有一个席位。听起来不错,因为一人一票。但是还有其它一些更有趣的行业。例如,银行界有一个席位,但并不是每个在银行业工作的人都可以投票,而仅限于有银行执照的人。因此,基本上,能参加银行业议员选举投票的人只有大约200名,因为香港只有200人获得了银行执照。至于农业和渔业,虽然香港没有非常强大和从业人员众多的农业,他们仍然有一个席位。然后还有商会,也有一位席位。

杨杰凯:对。

杨岳桥:因此,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一人一票。因为有时候,如果你有足够的钱,如果你有几家公司,那么你会有几张选票。所以,这就是我说的扭曲的选举系统。

杨杰凯:这是否表明,这些选票(对中共)十足有利。

杨岳桥:确实。因为中联办可以轻而易举地影响不同的行业和部门的选举。

杨杰凯:我明白。

杨岳桥:通常,如果该功能界别议员由个人投票产生,例如法律部门、会计部门和教师,人们表达自己的自由意愿会更容易些,他们无法真正的控制。我们有2万名律师,那不是太容易控制的。

杨杰凯:但是还有(人数较少的)银行业。

杨岳桥:(银行业)非常容易控制。因为香港有十几家,甚至几十家与中国有关联的银行,所以他们投票给(亲共派)。

杨杰凯:我明白。

杨岳桥:因此这令人沮丧。因为按照投票民主派获得超过50%的选票,我们始终是多数派。但是在立法会中由于这种人为的制度,(席位)不能反映社会的真实民意。港府在立法会中始终占多数。

有机会获得多数?泛民主派永不言弃

杨杰凯:有趣。明年将举行新的立法会选举。那你认为,在港人的这样动员水平下,在当前的选举制度下,泛民主力量是否还有机会(获得多数)?

杨岳桥:永不言弃。正如我之前提到的那样,在地区直选中我们也许无法获得所有的席位。但如果我们能保住(地区直选)多数席位并设法夺取尽可能多的席位,如果我们智慧的开始在不同的功能组别席位上做一些工作,以及开始进行选民登记,(我们有机会在立法会获得多数)。

我们还有半年多的时间来做这个工作。这是一种集体努力,不是一个政治家或政党能够做到的,而是要靠每个人的努力。我相信香港人非常坚定,会尽最大的努力看看我们能否突破限制。在过去的二十多年里,我们从未在立法会赢得过多数席位。但是现在,港人对政治已经很了解,他们迫切地盼望变革。总要看一看我们能够走多远。

杨杰凯:非常有趣。让我们回到你提到的林郑月娥辜负了民意。这些抗议活动是因为她的所作所为而升级的。你能否向我们的观众说明一下为什么你这么认为?

林郑利用一宗台湾谋杀案 推《引渡条例》

杨岳桥:我们必须回顾去年早些时候,林郑月娥首次推出备受争议的《引渡条例》时,人们当时并不完全了解发生了什么。她利用了一宗台湾谋杀案。两个香港公民到台湾旅行,男孩谋杀了女孩后从台湾逃回香港。由于香港和台湾政府之间没有引渡协议,你可能会说,这个男孩⋯⋯

杨杰凯:不会受到追究。

杨岳桥:正是。林郑月娥说,你看,这不公正。我们不能允许这种情况再发生。我们必须把这个男孩送回台湾接受审判。那才是正义,听起来很合理。但是问题是,引渡(在香港)是高度敏感的。香港与大约20个国家和地区签署了引渡协定。这些国家和地区大多数实行普通法。他们有信誉良好的法治,并有透明的法律制度等。

香港有关引渡的立法中,有一个非常明确的条款,就是禁止香港与中国达成引渡协议。这是一个历史问题。事实上,中国缺乏对人权的保护,至少没有适当的保护。他们的法治远没有达到我们的水平。基本上,没有人可以相信中国的制度,对把任何罪犯送往中国进行审判缺乏信心。这是香港移交前的情况。移交以后情况也一直如此。由于历史原因,台湾被视为中国的一部分。

杨杰凯:是的,是的。

杨岳桥:我们这里暂时不搞政治辩论。但是至少香港政府说:你看,如果我们引渡某人到台湾,我们就必须和台湾签署引渡协议。但是因为有这个条款,我们不能这样做。

杨杰凯:明白。

杨岳桥:因此我们必须修改《引渡条例》。

杨杰凯:这很吸引人。我以前不知道这一点。非常有趣。

杨岳桥:这就是反送中运动的来源。港人说,好,如果你想与台湾合作,就与台湾合作,但不要打开潘多拉魔盒,将我们的人送往中国进行审判。因为把任何人送到中国去审判,我们无法信任。很简单。

杨杰凯:对。

民主人士警告港府 港人走上街头

杨岳桥:当然,民主人士警告政府这样做,这样做错误的,因为我们不能完全信任大陆政府。不仅是我们民主派,商界人士也说,你看,如果你开始这样做,可能会损害我们的利益,因为我们国家的人可能会前往香港,而该人可能会被引渡到大陆。这就像在加拿大发生的孟晚舟事件,人们不想冒险将其雇员派到香港,这可能会损害香港的声誉。国际社会开始表态,包括欧盟、加拿大政府、英国政府,当然还有美国政府等。

人们开始说,我们不能再忽略这件事情。香港普通市民也开始关注这件事情。一开始,大约1万或2万人对该法案提出抗议,那是在今年年初。到了4月份,成千上万的人开始走上街头。这是一个明确的迹象,说明人们已经开始关注这件事情。林郑月娥说我不在乎。

这就是为什么在6月份的时候,港府在立法会安排对《引渡条例》进行二读。那应该是在6月12日。在那之前的一个周末,6月9日,港人说看,这是我们告诉港府停止做蠢事的最后机会。因此数以百万计的香港人以和平方式走上街头。自1989年以来,这是我们第一次有超过100万人上街。

杨杰凯:对。

杨岳桥:林郑月娥在当晚11点左右发表声明。她说,我完全尊重你们,但是我们周三将继续做应做的事情。不要忘记香港人口只有700万。因此,想像一下如果你是上街的港人之一,如果每七个香港市民之中就有一个人上街,你可以想像愤怒的程度。

杨杰凯:当然,实际上可能有更多的人支持。

港警开始向学生射击橡皮子弹

杨岳桥:所以当林郑月娥拒绝民众要求,说我不在乎你做什么,我仍然会继续做我想做的事,哪怕6月12日有成千上万人走上街头。他们不仅游行,而且包围了立法会大楼,并封锁了通往大楼主要道路、高速公路等所有道路。因为他们人数众多,因此港府、亲北京的立法会议员无法进入立法会进行二读。当天下午,警察开始向市民射击橡皮子弹还有催泪瓦斯。

杨杰凯:是的。

杨岳桥:我们很愤怒,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你一定要这么做?

杨杰凯:很多人告诉我,没有人会想到港府会这样对待抗议人群。

杨岳桥:对,根本没有。到6月中旬,在很大程度上抗议是非常和平的。他们没有采取极端行为向警察挑衅。

杨杰凯:是的。

杨岳桥:但是他们仍然遭到大量催泪弹和橡皮子弹的袭击。实际上,一位20多岁的老师眼睛中枪。我相信应该是她的右眼,造成了她右眼视力的永久性损伤。这就是反送中运动的开端。几天后,也就是6月15日,林郑月娥向香港市民发表讲话,说我要推迟立法,但港人期待她会完全撤回《引渡条例》。因此当她说要推迟时,人们不信任她。因为他们是立法会多数派,可以随时死灰复燃。

因此第二天6月16日,我们人数翻了一番,200万香港人和平地走上街头,表达我们的愤怒,表达6月12日对港府处理学生方式的不满,表达我们对你向香港人发射催泪弹和橡皮子弹的不满。我们不是你的敌人,我们不是作战双方,至少当时不是。你为什么敢发射橡皮子弹?你声称这种子弹不致命,但我们都知道它可能导致一些人严重受伤,这就是五大诉求的来源。

杨杰凯:对。

港警射子弹 港人提五大诉求

杨岳桥:所以6月16日,上街的市民多了一倍,200万人表达了愤怒,尤其是表达对林郑月娥的不满。这是针对12日两件事情的回应,即向学生射击橡皮子弹以及林郑月娥推迟但不撤回《引渡条例》。这就是五大诉求的来源。

五大诉求的第一个是正式撤回《引渡条例》。林郑月娥花了几个月时间才正式撤回该法案。她在9月撤回该法案,但为时已晚。

杨杰凯:那时事态已经严重升级。

杨岳桥:是的。第二个诉求是,林郑月娥指称参加6月12日游行的学生是暴徒,抗议是暴动。我们要求她撤回这个定性。

杨杰凯:原因是暴动的罪名可能让你被判入狱10年。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指控,而游行是和平的集会。

杨岳桥:这有失公允并且草率。事实上,说学生和年轻男女参加暴动是完全错误的。

杨杰凯:对。

杨岳桥:第三大诉求是成立调查委员会调查警察的不当行为。早在6月中旬,我们就在关注6月12日发生的事情。这是一个合理的要求。如果警察过度使用武力,那么就应当成立一个独立的调查委员会来调查他们的不当行为。这是非常简单的事情,但林郑月娥拒绝这么做。还有另一个问题,即(拒绝独立调查)给进一步的混乱和不信任打下了基础。

第四大诉求是停止起诉参加运动的任何人。当时我们指的是参与6月12日以及6月9日事件的人。现在,任何一个有理智的政府都应该停止起诉那些在过去六个月中参加了抗议运动的人。

第五大诉求是要求林郑月娥下台,但是不久之后,抗议者将其改为双普选,这是香港的最终问题。观众需要知道的背景是,目前我们还不能选举香港特首。

行政长官是由一个1200人的特首选举委员会选出的。我已经解释过了,立法会议员中只有约一半,略超半数,是通过普选产生的。我们需要民主,我们需要普选产生政府首脑和立法机关。这是狮子大开口吗?不是!基本法中明确承诺我们享有民主以及通过普选选举的政府和立法机关的权利,写得清清楚楚。基本法是香港的迷你宪法。正是中国政府拒绝给予或履行这一在基本法中明确的诺言。

香港是国际金融中心,港人很精明。我们应该获得普选权,这完全是符合一国两制精神的。我们不是要求我们不该得的东西,我们没有要求北京从未承诺过的东西。我们要对北京说,看,这是香港人和北京之间签订的契约。你说过,香港移交10年后将实现普选。但现在22年过去了。我们能实行普选吗?就这么简单。我们渴望民主的原因是制衡。如果一个政府官员是由民众选出来的,就不会做那么愚蠢、那麽不合理的事情,比如推《引渡条例》。

杨杰凯:让人感觉到有责任心。

杨岳桥:对港人负责。

反送中运动不是分裂运动 要北京遵守承诺

杨杰凯:这很有趣。但有些人还没有认识到反送中运动不是一场分裂运动。

杨岳桥:不是。在香港,我们完全理解,我们只是在要求北京政府履行1984年签署的《中英联合声明》和基本法中的承诺。该声明是基本法的基础。基本法是香港的根本法并赋予香港高度自治权。

杨杰凯:对。

杨岳桥:再说一次,作为反对党的一员,我可以说我们公民党并不要求独立,从中国政府中独立出去。我们只是说,在一国两制体制下,我们应该有一个由香港人民选举并对香港人民负责、管理我们内部事务的政府。正如基本法所明确指出的那样,香港政府负责内政。对于外交事务,这取决于你,取决于北京,国防由北京来决定。但除此之外的一切,都应视为内政问题。

杨杰凯:明白,所以你把自己看成中国人。

杨岳桥:是的,我是中国人,但我也是香港公民,是香港人。

杨杰凯:对。

杨岳桥:我从小学习汉语,学习中国文化,学习中国历史,但是我在香港出生,在香港长大,尽管我在加拿大生活了很多年,但是我把香港看作我的家,也是我唯一的家。所以我和香港其他普通市民一样,我们喜欢这个地方,我们希望这个地方能够保持原样。

杨杰凯:你在加拿大生活了很多年,甚至拥有过加拿大国籍。据我了解,你不能以加拿大公民身份,在香港竞选公职。

杨岳桥:是的,这很公平。

杨杰凯:所以你不再是加拿大公民。你如何看待加拿大政府对香港局势的反应?

杨岳桥:我们了解到,加拿大的一些国会议员已经就香港问题发表声明。在过去六个月中,加拿大外交部发表了一些声明支持香港。我们了解到有些政治家正在敦促加拿大政府对香港给予更多支持。每个国家的内部事务都是他们自己管理。我们完全理解。

杨杰凯:对。

杨岳桥:在外交事务上他们有自己的考量。但是当他们在考虑香港时,我们想说的是,这不仅仅关系到是香港。当我们谈到香港的事态,这已不仅仅关乎香港,也不仅仅关于700万香港人。香港是处于对抗中共专制政权的最前沿,我们正在和共产党的独裁意识形态斗争。在过去一个半个世纪的时间里,我们一直是自由民主制。香港是自由的,有有限的民主,并享有法治。我们与大多数自由民主国家享有共同的价值观,因此我们需要全世界政府和各国人民的关注和不断支持。他们需要了解港人不只是为自身而战,更是为全世界拥有共同价值观的人们而战。

这就是我提到的共同成分和元素。我们不能独自抗争。香港人感激来自世界各地的支持。我们知道,我们不是一个孤岛,而是在全球朋友的支持下奋战。

杨杰凯:你认为,如果香港失去了自治,这对世界其它地方意味着什么?

杨岳桥:你知道,在一国两制下,香港是保持了资本主义的生活方式,政府、金融市场等是透明的。

杨杰凯:有人告诉我,香港实际上拥有自由市场的少数几个地方之一。

杨岳桥:是的。你知道美国传统基金会总是将香港列为最自由的经济体。这是不是最好的结果,我们可以商榷。香港一直实行资本主义的行事方式,自由民主,一国两制。如果一国两制能够真正贯彻,就可以真正保留住这些好东西;

因为一国两制允许两个制度并存。我们不是要把自由民主的价值观推向中国,中国完全由他们自己来决定。如果他们能尊重我们现在在香港所做的事情,那也不错。

如果说香港失去了自由民主体制,香港就会开始失去自由,共产主义的生活方式就会占上风。世界其它地区,尤其是那些与我们拥有相同价值的国家会怎么样?它们想看到这些吗?这是一个好兆头吗?我不这么认为。因此,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说,我们需要世界各地朋友的支持和持续关注。

杨杰凯:你是否认为,北京可能担心香港的抗争精神会传染到大陆吗?

杨岳桥:如果他们对自己的治理有信心,或者对中国人民满意自己的生活有信心,他们为什么要担心?对不对?如果香港人对一国两制体制或其运作方式感到不满意,他们应该为此担心。

杨杰凯:是的。

杨岳桥:与其恐惧和担心,不如去响应人们的要求。最好的办法是解决当地的问题。我的意思是,你不要禁止别人发声,并说不要过来,不要影响我们的人。相反,你应该看着香港人的眼睛说,我明白问题出在哪。我会做我必须做的,这样就可以解决所有问题。

杨杰凯:有趣的答案。我在这次采访之前曾研究过你的简历。我了解到,多年前萨斯疫情在北京传播时,你曾在北京大学。你见证了这一幕,你是否可以说一下你的经历?

杨岳桥:我在加拿大接受教育之后,很好奇中国正在发生的事情。因此,我去了北京大学学习法律,那是在2002年。

杨杰凯:对。

2003年初出现萨斯病毒 北京人不知

杨岳桥:我到达后不久,2003年初便出现了萨斯病毒。

杨杰凯:是这样的。在中国政府承认出现萨斯病毒好几周之前,我们已经报导了萨斯病毒在中国发生的事实。当时的情况很糟糕。我记得很清楚。这就是为什么我想问……

杨岳桥:你当时在中国吗?

杨杰凯:我当时不在中国,但我在观察。

杨岳桥:从2003年2月初到当年6月初我每天都在北大校园。我想是在2003年春天,北京基本上没有人谈论这件事情,每个人都岁月静好。我接到母亲从香港打来的电话。她每天打电话告诉我要小心,发生了严重的疫情,一种叫做萨斯的疾病,已经传播到北京了,你应该提防。

我说,不,这里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也没有人谈论这些事情,没有人给我们任何警告等等。她说,儿子我不管,我要给你寄去一些口罩,以便你保护自己。几天后,我收到了N95型口罩。这种口罩可以遮盖你的脸并确保你不被感染。因此,我与一个来自台湾的室友分享了这些口罩,我们戴着口罩走在校园里。人们看着我们不知道你在做什么。我们就像两个怪物一样走来走去。

我仍然记得一件事。我戴着我的口罩走在去法学院的路上。当时法学院的秘书正在办公室里。当我走进办公室时,她抬头看了看我说,你在搞什么鬼?你带的是什么?我说,口罩。有传言说有萨斯疫情,所以我需要戴口罩保护自己。她说她正在看报纸。她把报纸拿给我看说,不用担心,政府说没事,没有这种事。

杨杰凯:很吸引人。

杨岳桥:我当时想,我是应该相信你看的报纸呢,还是我妈妈和香港媒体呢?我问自己这个问题。不久之后,人们开始知道萨斯已经在中国流传开了。学校停课了。我们不再上课,因为我们不想与其他人有任何接触。

杨杰凯:对。

杨岳桥:有些食堂中排起了长队,因为当局在食堂分发中药。有传言说当地的中药可以治愈或防止你被萨斯病毒感染。还有短信上的传言说,有住在某一学生宿舍的学生感染萨斯死了等。我当时想,你(中共)不应该用这种方式对待你的人民。你不能也不应该让人们传播谣言,也不应该由于缺乏信息,缺乏透明度就让人们生活在恐惧中。如果以加拿大的生活方式或治理方式,政府会披露一切,并给你适当的指示,以免你感到恐慌。

杨杰凯:对。

杨岳桥:再看看香港。当时情况也很不好,非常糟糕。但政府必须公开信息而不是说谎。(中国的SARS经历)真让我震惊。

杨杰凯:这真有趣。还有另外一件事。类似的经历是否促使你在香港参政呢?

杨岳桥:2003年萨斯之后不久,香港政府推出了《国家安全法案》,所谓的第23条立法。我人生中第一次感到,香港的法治可能非常脆弱,香港的生活方式会轻易失去。

杨杰凯:实际上,你仍然在北京大学。

杨岳桥:我还在北大。但由于北京的局势,我在多伦多住了一段时间。

杨杰凯:我明白。

杨岳桥:我当时喜欢看新闻,每天都非常仔细地阅读所有相关的新闻文章。我在想,等等,这是不对的,这可能会损害香港。

杨杰凯:对。正是2003年第23条导致了香港第一次真正的大规模抗议示威。

杨岳桥:对。那是香港移交以来第一次有超过50万的人走上街头。上一次是1989年天安门广场(大屠杀)引发的抗议。因此,这种精神让我惊叹。在我看来,这是我的家,我们应该做些什么。我就是这么开始的。

美国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重要信号

杨杰凯:让我们回到一下今天的话题。你提到,外国支持对香港人非常有价值。当然,最近美国还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你认为对将来它有什么样的意义?

杨岳桥:对香港人来说,这是非常重要的信号。这不仅是口号,更是行动。世界各地的朋友开始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告诉香港人我们与你在一起。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并不是自封的,是得到了世界其它国家的认可的。如果国际上不承认香港自由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他们就不会来香港投资。因此就像你刚才提到的美国《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不仅仅是一种姿态,更是不同国家政府的行动。他们用行动表示我们要确保香港保持自由,以继续保持其真正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这样我们会留下来,会继续来投资。

杨杰凯:明白。最后,你和香港将何去何从?

杨岳桥:这不取决于我,也不取决于民众。如果你是指这场运动的话,现在轮到林郑月娥出牌。看她走下一步,看她的主子中共将如何处置香港人的诉求。我们并未要求我们不应得的东西,我们的诉求没有改变,没有前后不一。我们的诉求写得明明白白。就看林郑月娥如何直接和积极地回应港人。而且你知道香港人非常坚定。

我们从两周前的区议会选举中历史性的投票率能看到这一点。我们可以看到,即使取得压倒性的胜利之后,香港人的意愿依然非常坚定。因为我们知道,在区议会选举中赢得了多数席位,并不代表香港抗议活动结束了。这只是谱写新的一章。对于我们的诉求,我们依然坚定和充满激情。

杨杰凯:杨岳桥,很高兴能邀请到你。

杨岳桥:很高兴,谢谢。

责任编辑:李昊 #◇

相关新闻
王友群:林郑月娥可知你“错”在哪?
林郑邓炳强否认警暴遭痛斥 骆惠宁渐露真面目
阮民安受邀为天下制裁集会献唱 突遭港警阻止
参加天下制裁集会 港民:中共不会打赢我们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黎智英被抓内幕 美台会建交吗?
【有冇搞错】共机越中线 距战争爆发只差30秒
【重播】川普8·11发布会:新增病例骤降至4万
【纪元播报】中共高调宣传北斗导航 疑窃全球数据
【纪元播报】印度将查孔子学院 涉清华等十所中国高校
【新闻看点】微信是桥是狱?两大危害遭美制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