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救我们”武汉市民在封城绝境中呼喊

人气 23881

【大纪元2020年01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何坚、陈汉报导)尽管在海内外各界探寻真相、呼吁拯救生命的巨大压力下,中共被迫将其发布的中共肺炎(俗称武汉肺炎)确诊和死亡病例人数、快速提升,但真实的疫情以及武汉病患的境遇,仍比当局宣传的要严重和恶劣许多倍。

大纪元通过采访调查发现,在中共“封城”和中共肺炎武汉肺炎)瘟疫的交叉感染下,患病的武汉市民及其家属们,已被逼入死中求生的绝境。大纪元抢在中共“封口”前,尽力替他们发声:“救救我们!”

继之前两个月的隐瞒疫情并抓捕披露信息的网民,1月26日起,中共开始新一轮的“封口”行动。据微信公告和网络流传的网信办、公安通知,中共威胁要将发布“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相关谣言”的民众抓捕、判刑。

1月26日起,中共开始新一轮的“封口”行动。(网络截图)

中国人使用最多的社媒之一、微博,亦跟进封锁与中共当局不同调的中共肺炎资讯,甚至要求所有在微博上发布求救信息的网民,必须实名认证,否则,求救信息一律删除。

对于绝大多数依赖微信微博等新媒体,来获取中共宣传之外的资讯的中国人而言,“封口”相当于剥夺了最后一点知情权和说话的权利。

而对被封城的各地民众而言,封口要比封城更致命,因为这意味着许多已经或可能被感染新冠状病毒的中国人,不但要在缺医无药的环境下被迫等死,甚至就连自己绝路求生的自救努力,也可能被中共掐断。

1月28日,大纪元抢在中共大力“封口”前,采访、记录了武汉居民发布在社媒上的点滴求救信息。

武汉市民:“我们没办法了”

网名为“Jacky-嘎嘎”的孙女士告诉大纪元记者,“自己一家四口,住在武汉市硚口区,母亲50岁,因发烧去武汉市东西湖区人民医院,做检查发现感染了病毒性肺炎;东西湖医院的医生让我母亲住院隔离,但医院没有床位不让我们住。我母亲病情迫在眉睫,亟需救命,恳请社会关注。”

图说:孙女士恳请社会关注,救救自己的母亲,“我们没办法了”。图为孙女士母亲的医疗检查等病历资料。(网络截图)

武汉封城能否对防治疫情起到效用,目前尚未可知,但许多被感染或怀疑被感染的武汉居民,却因此陷入困境。

孙女士说,自己给社区、卫健委打电话都没有人管,“社区有车,但他们不送病患求医,我们只能自己高价叫黑车,送母亲去距离最近的政府指定医院、东西湖医院”。

“武汉封城了,交通断绝,我们没办法去到更远的医院;而且,武汉市规定医院不受理跨区的病患,所以我们没得选择,只能去近距离的医院。”

东西湖区人民医院没有床位,他们只是叫了120救护车将母亲送到泰康医院。

不过,在武汉市,如今的120救护车似乎也无法给病患和家属带来任何希望。孙女士说,“120只是拖人去医院,去了泰康医院也没法,只能等,泰康医院没有床位,医院拒收,我妈妈只能回家。”

孙女士告诉记者,“被感染的病人很多,120上一车子的人。”她说,网友告诉自己,现在只能去网络上求救,希望媒体介入,能够引起政府关注。

“我只能在微博上发帖求救,我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孙女士无助地说道:“我们没有办法了。”

“求求政府来抓我,只要能救父母”

1月28日,名为“泰禾18某禾苗”的林某在微博上发帖求救:“我求求你们快找人辟谣、警察抓我、政府找我、只要我父母还有救,求求大家救救我父母。”

经过微博实名认证的林女士,当天13:48分发帖说,“这就是现在的武汉,120终于送到了医院,医院连氧袋都没有,只能放在门诊地上。我爸快不行了,重度病毒性肺炎、呼吸衰竭、重度糖尿病。母亲也于一周前确诊病毒性肺炎,不知道两老能不能挺过去。”

当晚21:16分,她发帖说,“到现在为止,老爸还是在门诊躺着,饭又没有吃进去,情况越来越糟糕,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

1月29日凌晨,她还在医院继续发帖,“凌晨40分,依旧无法入睡。不停地根据大家提供的渠道方法打电话,想尽一切可能。可依然有心无力,父母亲还在门诊躺着。”

实名认证网民“泰禾18某禾苗”,在社媒上发帖为父母求救。图为该网民提供的、感染新冠状病毒的父亲躺在医院门诊部中的照片。(网络截图)

1月26日起,网名为“一瓶盐汽水儿”的虞某就一直在微博上,为自己感染上中共肺炎却迟迟得不到救治的父亲,呼吁求救。

1月27日,实名认证过的这位网民在微博上发帖说:“睡了一会儿,感觉自己有点发烧,有没有武汉本地人愿意送一些药,氧气包,温度计给我,打了110告知由社区管,打120说是要排队送医院,社区也上报了情况,我现在没有别的办法了,只想撑住,等排队来接我们,父亲下不来床。”“如果有人觉得我造谣,我希望你能赶紧要110,联系中央要政府把我抓走。”

武汉时间1月27日16:11分,他在医院里排队等候时,发帖说,“120送来只能放在地上,我爸快不行了,我不知道谁能救他。”三个半小时后他继续发帖说,“我今天看到最多的两辆车,一辆黑一辆白,我父亲现在坐在过道的坐位上,不知道能支持多久。”

他在无助和绝望中写道,“我求求你们派人来辟谣我,我求警察来找我,政府来找我,这样可能我父亲还有救,我微博有详情,不是只有这一条,求求大家救救我父亲。”

名为“一瓶盐汽水儿”的网民,陪感染新冠状病毒的父亲在医院排队求医。图为他在医院内拍摄的实景。(网络截图)

“让我们在家里坐着,等死”

杭州女教师胡维丽今年回武汉与父母团聚过新年,父母家在武汉青山区绿景花园。只是,她万万没想到,政府口口声声“可防可控可治”的中共肺炎,为何转眼间就成了追魂夺命的封城大灾难。

更令她绝望的是,自己父亲在医院治病中被感染上中共肺炎,但却无处就医,而自己家里的多数成年人目前已疑似染病,一家人只能在家等死。

她在微博上发布求救帖时说,“我爸去年12月份开始透析,1月18号,我爸从普仁医院透析回来发烧……今天27号下午我爸确诊了新型冠状病毒,可是现在,我爸人在家中,无人来管。”

“而且现在我们家,我已经发烧三天,我妈也已经发烧,我弟媳妇也发烧,都没有人管……又不能出去……就让我们在家里坐着,等死。”

胡维丽呼救说,“他(政府)就是不来管,确诊病人都没人管!家里还有三个未成年的孩子!像这样我们一家人怎么活啊?怎么活?请救救我们!我的联系电话:13606717635”。

为父母呼救的胡维丽并不孤单,武汉市民喻女士一家人同样深陷绝境,只能被政府要求“在家等死”。

喻女士的子女1月27日在海外社媒上发帖呼救,“我母亲感染中共肺炎,医院隐瞒病情,在家高烧卧床12天……共产党指派的社区中心主任说无法安排病床,建议在家等死。我爸亦被传染还得照顾我妈精神已经崩溃。他们无药物无食品无医疗。请救救他们吧!”

“中共在不向老百姓提供食物与药物的情况下封城,真是草菅人命。”“我们走投无路了。”

亲人染病被“等死” 网络爆料遭霸凌

而武汉网民“嘉微”一家人的遭遇更令人心寒。

名为“嘉微小坨坨”的网民1月24日发帖爆料说,姨妈和姐姐疑似感染中共肺炎,最开始发烧,去医院,发现患者一边排队、一边交叉感染。“没办法,第一晚被赶回家。”第二天姨妈扛不住,“姐夫哭着求医院,医院算是收了”,“然而太晚了,两天人没了。”“医院到现在也还是不收我姐姐,她也不敢入院了,入院也没有任何隔离措施。”

“嘉微小坨坨”最后悲愤地控诉,“大力告知的可控?不会人传人?……一直在隐瞒隐瞒,多少无辜的生命就这样牺牲了!”

“我们普通老百姓能怎么样?无处问责,死了就死了,政府能赔命吗!”

该网民的亲属、名为“珊姐威武”的网民跟帖说,姨妈遗体就放在汉口医院的病床上,医院不让进太平间,要家属自己联系殡仪馆、自己消毒。家人就联系到了一家殡仪馆,直到24日中午11时,殡仪馆的车还没有来。因为该殡仪馆只有一辆车能消毒,全城拉死人,一家医院一家医院地拉,“昨天(23号)一天拉了50个死人”。

“嘉微”一家人在社媒上爆料、揭露武汉疫情真相后,遭五毛(中共的网络评论员)或被中共严重洗脑人士的语言霸凌和围攻。

(网络截图)
(网络截图)

最后,“嘉微小坨坨”先生的一名校友,联系上一名有正义感的网络大v,通过提供身份证明等方式,为“嘉微”一家人的身份和爆料真实性作证,随后该网络大v在社媒上呼吁公众关注,帮助“嘉微”一家“至少恢复网络生活平静”。#◇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各地封路防肺炎 物资中断 多地超市断货
中共肺炎 火化人数知多少?
中共肺炎患者无法确诊 外媒揭中共延误实情
数十起涉疫案件 曝大连核酸检测及防控乱象
最热视频
【重播】彭斯就宗教自由讲话:强调生命权
【珍言真语】黄伟国:中共孤立 香港成国际焦点
【重播】蓬佩奥:自由世界联合应对中共威胁
【重播】川普疫情发布会:整体趋缓
【新闻看点】习打压香港 促蓬佩奥组灭共联盟
【思想领袖】布莱克伯恩:让美国人告中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