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抗SARS专家:中共肺炎应如何防疫

人气 9553

【大纪元2020年2月2日讯】(大纪元记者李雨璇台湾报导)自去年12月初中国武汉传出中共病毒(俗称武汉病毒、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以来,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已传播到全球十几个国家;到1月31日,疫情蔓延至27国和地区。

目前,中共肺炎(俗称武汉肺炎、新冠肺炎)的疫情愈发严重,在尚没有疫苗和医治药物的情况下,如何防疫就成为每个国家和每一个人最重要的事情。

为此,大纪元专访了抗SARS专家、台湾前疾管局长苏益仁先生,请听听他对武汉疫情的分析和如何做好防疫的见解。

第一集:媒体和政治透明 对防疫工作至关重要

记者:目前在中国爆发的中共肺炎,和当年的SARS同属于中共病毒家族,在防疫上要如何做?

苏益仁:在防疫里面有一个很重要的,我一直在期勉我们国家的防疫人员(的原则),就是说,(你)一定要用自己的经验、科学的判断,去做自己的(防疫)基础。那么,即使是世界卫生组织(的资讯),中国(的资讯),所有的资讯都只能够当作参考。

尤其在中国大陆(是)整个比较极权的国家,它在各个层级,从市到省,从省到中央,层层都在管控,所以它的效率是不好的。当然,有可能是初期的疫情他们也不敢上报,尽量到某一个阶段(对疫情)都非常确认了的时候,那么才宣布。

防疫里面的很大困境,就是在这个地方,(因为)你没有在第一时间就把它控制下来。所以,这个也是武汉疫情没有很快(被)控制下来的一个因素。

大概在十天前左右,习近平说:我们全中国要针对中共病毒开始防疫的时候,那么隔天就跑出八十个病例,每天都是八十一百(确诊病例),他们当然是说,可能他们的检验技术进步啦。但是也有一个原因,就是当初他们很多主事者需要把这个(病例)数字降低,不会引起上面的困扰。

但是,跟台湾比起来(是没法比的),台湾现在几乎是透明的。因为台湾的媒体太透明了,所以现在我们的防疫人员有一个法则:绝对不敢对疫情有所隐密。因为你的隐密,马上会被媒体知道;所以,媒体的透明性,跟政治的透明部分,我想对防疫来讲,是非常重要的。

第二集:病毒潜伏期或发烧前就人传人 防疫将面临大挑战

记者:如果中共肺炎在潜伏期或发烧前就人传人的话,防疫方面会怎么样?
苏益仁:我想,这个(中共肺炎)可以在潜伏期或发烧前就人传人,这一个证据如果对的话,那么这一次的防疫,就不是很好做,就会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为什么呢?因为在2003年的时候,我们是用“不发烧、不隔离,那它不会传染。”这样的一个很单纯的原则,把SARS的整个防疫控制住了。

也就是说,因为SARS感染深部的肺组织,所以(病人在)感染发烧以后,到两三天的时候他咳出来,那么病毒才从呼吸道来感染人。那我们这时候主要(是在)大家第一天发烧的时候,都把那个病人找出来隔离,就不会(把病毒)传染给别人,那接触者也不需要隔离。

就像流行性感冒病毒,它是在潜伏期就可以人传人的,那这样子的时候,你在防疫上面隔离,就没有什么效果。因为它还没有出现发烧的时候,(感冒病毒)就已经传出去了,所以如果要隔离,隔离的不晓得要多少人。

所以,这一次的中共肺炎SARS冠状病毒疫情,我觉得最大的挑战就是:它如果是在发烧之前就已经可以人传人的时候,那这个部分,以后在防疫的时候,在隔离的时候,那么“发烧”就不能够当成一个重要的防疫指标;那这一点,会增加未来防疫上面的困难跟挑战。

记者:中国大陆那边封了好几座城市,不晓得是不是因为这个情况,所以它已经抵挡不住这个疫情的严重性。那您觉得,这个东西发展下去它有什么解套?它有什么更进一步的解决方式?

苏益仁:我想,现在武汉的疫情陷入了困境,如果是真的是发烧之前就可以人传人,那这(疫情)规模会非常大;而且,现在又遇到了流感季节加上中国新年,有这三个非常大的因素混在一起,所以武汉的这个防疫呢,这个中共病毒的防疫,会非常困难。

我相信,现在整个武汉或者它的周边城市,医疗体系跟(整个)社会,会陷入跟(2003年)SARS一样的崩溃的状态。

所以,在这个时候,如果像SARS一样用“发烧”(指标)来作为防疫的一个重要的策略,显然这一次武汉的这个中共病毒肺炎,大概是没有办法用这样来防疫,那样的话,(防疫要)做出来就会非常困难。

到现在为止,我已经十几年了在思考这个问题;我也不晓得这个地方的进一步(怎样),如果(可)在已有的措施以外,能够像SARS这样的控制下来,这个地方是未来很大的挑战。

第三集:中共肺炎是否可透过眼睛传染?

记者:现在他们说病毒也可以从眼睛传染,你觉得那有可能吗?

苏益仁:我们最大的问题就是,当你被感染的时候,你的手如果是摸到了有病毒污染的地方,那因为你的手常常会摸来摸去嘛,所以,当你去揉眼睛的时候,那眼睛会变成一个感染的地方。(2003年SARS的时候),我们有几个案例是这样子的。

譬如说在台大医院急诊处,那里有三十几个人感染,因为接收大量的SARS病人,所以病毒就(分布)在很多很小的空间环境里。医护人员在做(工作)的时候,那么就摸到那个冰箱啦、电话啦,(病毒)就是这样传来传去。

他(医护人员)在脱衣服的时候,那(手)就会摸来摸去嘛。因为那个时候,大家对环境病毒来源的观念没有那么重。

所以,现在很重要的是(设立)标准的作业程序:口罩要怎么拿下来,才不会散播感染源。也就是说,当你的手去摸口罩时,就变成手去把这个感染源就又散播出去了,那你自己又摸了其它的地方(等等),很多都是这样子的。

不过,根据我们过去的经验,从这样子得到的感染,病毒量都不大,所以大部分的情形都是会痊愈的,发烧或肺炎以后就好了。所以,在冠状病毒或SARS这个地方(得)的重症,其实跟你所感染到的病毒量,是有很重要的相关性。

一般来讲,病毒量如果在10的4次方以下的,1CC大概10的4次方,你得到的感染大概都很轻微。

那么如果是重症的,大概(病毒量)在10的8次方跟9次方以上,你得到的感染(为重症)。譬如说,被病人吐出来的飞沫直接喷到脸上,或者喷到身体上的,那个病毒量都非常高,所以那个都会变成重症。

那么,若只是从环境污染而摸到(的病毒),病毒量都不大,所以那个症状一般都较轻微。

(全文完)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翻墙必看】中共高层已知疫情或亡党
共同对抗疫情 需要您我一起努力
与SARS同级 韩国纳中共肺炎为甲级传染病
中共阻台参与国际组织 王定宇:将成防疫漏洞
最热视频
【直播回放】5.26疫情追踪:美确诊逾170万
【十字路口】美推机密武器 港国安法藏权谋算计
【新闻第一现场】对港毁诺 30年前电影预言成真
【有冇搞错】中印石头大战 军事冲突可能性大增
【直播】5·26白宫简报会:纽约单日死亡数新低
【直播】川普关于保护患糖尿病老人的讲话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