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职人技艺数位制造 日落传产拼出时尚潮鞋

日前参与台中市府举办的“第十届创意台中时尚中城”记者会,展场中Feebees童鞋、运动潮鞋时尚亮眼。(黄玉燕/大纪元)
人气: 61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0年10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黄玉燕台湾台北报导)一度沦为夕阳工业的台湾制鞋产业,近年拜全球运动风气蓬勃,各地大小跑步赛事不断,带动运动鞋业成长。在消费者追求更好鞋款的需求下,吸引传产第二代勇于投入创新,与世界时尚接轨。一双结合职人技艺与3D数位制造、号称唯一可回收再利用的环保运动“袜鞋”正式上市。花8年功夫创新的陈谷铭说,除了环保理念,“人鞋合一”的概念鞋,希望能一圆父亲的“品牌梦”。

市场求新求变 技鞋中心:制鞋非夕阳产业

台湾曾是制鞋王国,1970年代开始,在人口红利与汇率的双重优势下,劳力密集的制鞋业蓬勃的发展,最盛时全台有三千多家制鞋厂,相关协力厂商更达上万家。1990年代两岸开放,许多制鞋业者转往中国大陆、或东南亚地区发展,留台湾的业者转以内销市场为主,规模大大缩小。

针对制鞋产业被视为夕阳工业,台湾鞋技研发中心提出不同看法,认为台湾制鞋业规模虽然缩小,但是创新创意的需求却一刻都不能停;因为现在的消费者,对于鞋子的需求,除了好看,还希望有不同功能。因此必须不断开发出不同材质与材料,跟上市场需求。

“世代断层”是产业另一大困境。鞋技中心指出,制鞋产业第一代现在多为50~60岁,多考虑退休且安排接棒,但缺少师傅、员工,人力短缺,只能靠机械协助生产,例如机械手臂,解决人力不足的问题。

直接丢进机器中的回收袜鞋,分解率达86%,分解后的材质,又可重新制作一双新的袜鞋。(黄玉燕/大纪元)

代工悲歌 传产二代立志突破

传产第二代的品牌梦源自“代工”悲歌!14年前退伍返家的陈谷铭,想为父亲奋斗一辈子的鞋子模具工厂贡献所学。在他眼中父亲是个研发高手,经营的工厂不仅是接单代工,业界许多先进的模具研发,也是出自父亲之手。

当他兴冲冲汇整代表作品登上公司网业时,一阵疾言从电话那头传过来,“请你们马上撤下,那些产品不属于你们!”一阵错愕涌上!谷铭质疑,难道父亲口中的丰功伟业都是假的?

在弄清楚商业行为后,谷铭发现,原来不论父亲多会研发模具,都只是金钱交易,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后,那些呕心沥血的作品,就不再属于父亲了。心疼与不甘奋斗近四十年的父亲,却不被允许留下一件专属的作品,谷铭暗自想,“这辈子不要走一样的路。”

但这样的立志,并非只是一时兴起。结合过往在校的学习历程,从高中的土木制图、到大学时的工业设计,创业路上,谷铭开始有计划的跨领域学习,为他梦想中的创新袜鞋打下基础。

台湾鞋业的没落,不打算随波逐流的陈家,选择留在潭子自家的工厂继续奋斗,直到2010年订单完全挂零。放弃继承工厂的谷铭说,他尝试过吉他零件供应,也经营过有机蔬菜工厂,虽然最后都收摊了,但这些市场经验累积成为他日后的创业实力。

在他意外接下一份客户订单后,有勇气转身向父亲商借那座已经停产的工厂;且在第一年就顺利赚取第一桶创业基金,直到今日都是支撑他迈向品牌梦的粮草。

台湾制鞋业迈向夕阳工业,“世代断层”也被视产业衰败的重要原因。谷铭自豪说,在鞋子模具工厂同辈中,有他的锻炼历程真的不多了。他说,从国中时期就没有寒暑假,平日赶单也必须加入生产线,这样的艰苦历练,成为他十年来不屈不饶、前进的实力。

为圆女儿赤脚梦 意外催生另类时尚运动袜鞋

“袜鞋”的想像缘自对女儿的不舍!谷铭说,软软的小脚竟要塞进硬硬的童鞋,软趴趴的童鞋也是一穿就掉!“包覆、合脚又轻盈舒服的童鞋哪里找?”他寻求鞋厂老师傅的指点,以女儿名字feebees命名的第一双袜鞋在8年前诞生了。

有了“袜子鞋子也可以一体成形”的尝试后,谷铭开始寻找制作大人袜鞋的可能性,前提是要有“赤足感”。

以女儿名字feebees命名的第一双袜鞋在8年前诞生。(黄玉燕/大纪元)

构思“赤足感”的袜鞋,一开始设计问题就来了!谷铭说,一度被设计师责备,“你究竟想要的是什么?”,之后转念一想,他决定拾回自己的强项“3D制图”,以各种人体工学的数据为本,一步步把梦想中的袜鞋画了出来。

“如果机能布可以满足身体不同部位的需求,鞋子为何不能?”为了找到适合鞋面的材质,谷铭前往彰化和美纺织工厂,在老师傅不藏私的指导下,五种强度满足不同部位弹性与硬度需求的鞋面完成了。谷铭翻开袜鞋的里层说,“最难的部分就是接合处不能有线头,这是高科技了。”

鞋底的制作又是另一个艰困的工程!梦想中的袜鞋就是要简单,舍弃弹簧、垫片,如何找到一种同时兼具弹性与稳定度的材料?谷铭多次前往国外观展,发现许多原料掌控在欧洲大厂中,为创业路增添许多变数。

如今顺利完成“一体成形射出”的高科技鞋底,谷铭说,袜鞋制程只有两道手续,与其他运动鞋款上百道工序不同,袜鞋的重量只有300克,“人鞋合一”可以涉水、登山,轻松健走。近日还参与台中市府举办的“第十届创意台中时尚中城”展出,展场中,feebees童鞋、运动潮鞋相当亮眼时尚。

日前参与台中旧车站“创意台中时尚中城”展出,Feebees童鞋、运动潮鞋时尚亮眼。(黄玉燕/大纪元)

走稳品牌路 等待创业的曲线交叉往上

“环保”是设计袜鞋的第一个元素,谷铭说,全球每年制造的鞋量超过六亿双,一旦丢弃了,衍生的垃圾量相当可怕,因此有了回收机制的想法。直接丢进机器中的回收袜鞋,分解率达86%,分解后的材质,又可重新制作一双新的袜鞋。

理想中的鞋子,“应该是鞋子适应人的脚,而不是脚去适应鞋。”一双能完全贴合脚型,感觉不到它的存在,是谷铭想要达到的。如此另类的想法在制作过程中,谷铭透过分享会不断寻求更多使用者的反馈,以及各种客观的数据支持下,耗时近三年的运动袜鞋,终于在2020年5月正式上市。

有人质疑袜子材质没有支撑力,对小孩发育不好?谷铭说,我的品牌哲学就是不应该给人太多束缚。所谓袜鞋自古就有,因为人体本身就该有自己的能力,这双鞋就是要“让人回复到原本机能,让脚有自主启动的作用。”

不怕被复制吗?谷铭说,过去三年为了制鞋,他参加铁人三项,还曾因脊椎受伤住院一年,一年的复健过程,他学会了人体工学,也参与大学相关科系计划。“袜鞋品牌只是我人生的哲学表象,不单纯只是一双鞋而已,别人要如何复制呢?”

近日他大方在公司的网页中分享青年创业的心得,同时寻求志同道合的伙伴。谷铭说,代工与自创品牌就像两条垂直线,创新这条线何时与代工的业绩呈现交叉往上,是他持续奋斗的目标。他认为,台湾他许多人不愿投入品牌,因此成了“代工王国”,但未来在数位制造的加入后,一定有不同的发展。

经过多次前往欧洲观摩全球运动鞋大展后,他得到一个结论,“台湾的科技与理念皆不输人,一定要有自信!”追求品牌是他的志业,也为老工厂开发另一片天空,眼前包括“生产线、销售模式”都还需投注更多心力完善,谷铭说,“我会一直走下去。”

包括“生产线、销售模式”都还需投注更多心力完善,谷铭说,“我会一直走下去。”(黄玉燕/大纪元)

责任编辑:陈玟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