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转生.前世今生】

他一转生就能说话 前世今生两个家两头走

作者:怀忍忍
黄土高原人家发生轮回转生的奇事。(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气: 4204
【字号】    
   标签: tags: , ,

张生有清楚记得自己的转生发生在大陆黄土高原上,那也是前生的他死亡的地方。他的上司韦德懋先生(字勉斋)向人证实了这件事。韦德懋先生从大陆到了台湾担任过中华民国国大代表,又担任过退除役官兵辅导委员会副秘书长等要职,其属下张生有与众不同的轮回转生真人故事也在台湾传开。张生有是在前生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亡的情况下就转生了,而且一转生就能说话,躯壳里仍保有前生“田三牛”的心智。

记得前生事的张生有

一九四二年(民国三十一年)韦德懋先生当时是陕西永寿县长,张生有是县国民兵团中的一名事务员。张生有出生于永寿县相邻的邠县,学识能力平平,平时不见他展现什么了不起的智慧,却能巨细靡遗记得他前生的种种事情。张不苟言笑,不像是拿“记得前生的事”来开玩笑、或是博取名声的人。同事和他前生的家人的确见证了他的前世记忆,而且毫厘不差。

张生有家境不错,供他读书,而他小学毕业后选择投军,再投考中央军校,毕业于军校干训班,派发到永寿县国民兵团当办事员。一九四三年(民国三十二年)秋,韦德懋先生调任邠县县长时,张生有趁机向韦县长表示回故乡服务桑梓的心愿,得到破格宽调回到邠县。韦德懋先生“量才录用”让他当了一名乡队附,因为这一缘故对他印象很深。

一出生就张口说话

张生有从六、七岁得以正常说话时,就告诉爷爷说自己前生叫田三牛,生于邠县县城西南三十里处的村子,家住窑洞,世代业农,家道小康,妻子儿女俱在。经查的确有这一户人家,那时田三牛已经死了六、七年了。张生有的前生记忆在邠县和邻接的永寿县流传,很多人都听说过这回事,说张生有一生下来就能说话,后来却变成小哑巴。

张家人都记得,媳妇刚刚产下男婴(张生有)时,接生的人慌张得找不到剪刀,却听得婴孩说:“剪刀不在墙上挂着吗?”一时满屋子人瞠目结舌,在冻结的空气中又听到婴孩说了一句话:“哎呀,我的手怎地变得这么小啊?”这一下满屋子人吓得鸡飞狗跳,有人叫起来:“这娃儿是个怪物呀!得赶快把他丢在粪坑里淹死!”

他们的话田三牛听得一清二楚,惊魂不定之下又发现自己壮年的身躯变成了一个刚出母胎的小婴儿,吓得手足无措。这时他听到产妇说话了,誓死不肯处死她的亲生骨肉。小婴孩的脐带被剪断后,还被涂了一嘴一脸产妇的秽血,说是为驱魔逐邪。

从此以后,他不敢开口了。几个月,又发生了一次意外,让他只哭不说话了。那天,家人出外农忙,把他用一床棉被包裹着,让他坐在坑上。他瞥见门外家中豢养的鸡争食晒在地上的麦粒,情不自禁,连连挥舞小手吆喝赶鸡。恰巧有人回窑洞来正瞧见这婴孩一副大人模样,一把抱起了这个“妖孽”要将他丢进粪坑里。这时,放心不下他的母亲正好赶回家中,救下了他一条小命。

也就是说,虽然这一生的他叫张生有,躯壳里却保有“田三牛”的心智。但是直到他快七岁了,人家都当他是哑巴。有一日,他祖父心事重重地牵着张生有走到野外去,忧心地问道:

“你一生下来便会讲话,怎么现在都要七岁了反倒还是个哑巴?”

祖父疑惑:是张家祖上缺德生了残疾儿?还是孙子怕被当做怪物杀害,所以装哑?

祖父又对他说:“咱们家人口单薄,将来还得靠你撑门立户,再怎么说我们也不会加害亲生的骨肉!”祖父让张生有放心尽管说个明白。

张生有终于胆敢开口了,把他从前世的田三牛转生成张家孩子的过程,一五一十告诉了祖父。

从死到生 不知己死就转生

黄土高原窑洞一景。(shutterstock)

田三牛住的邠县地处高原,乡村居民多半住窑洞,凿一洞往往可以代代世居,需要时还可以扩建,田三牛的家也不例外。当他三十来岁时,有一年邠县久雨成灾,门口下方都是湿土。他一俟天晴,便去刨湿土,打理出外的通路。岂知厄运突来,久雨松土造成土崩,一时覆天盖地的湿土将他全身活埋,夺走了他的命。怪的是,当下的田三牛无自觉自己死了,并不知道瞬间已进了冥界,他记得自己奋力地从泥土堆中往外爬,居然爬出来了。他惊喜交集,奔回自家的窑洞,看见了他的妻子,欢喜地对她说:

“今天好险啊,我差一点儿就压死在窑洞泥中,好不容易给我挣脱出来了!”

然而妻子竟然对他视而不见,听若罔闻,正眼都没瞧他一下,脸上没有任何反应的表情,这让田三牛十分恼怒。一转脸见到儿子在旁,于是他又对儿子说了一遍自己历险的事:

“刚才有大堆的泥土坍下来,就像山崩!我居然能拿开那么多泥,逃出来了!”

然而,面前的儿子头也不抬,对他高声报喜,好像一个字也没听见。老婆儿子对自己都不理不睬让田三牛怒火中烧,他恨恨地一顿足,转身便走,不要这个家了!

田三牛忿忿然,信步来到邠城,随兴又到了东郊离城八里的名胜“鸣玉池”。就要到达池边的当下,却又出现一道小门活生生挡住他。当下他使劲往门外挤呀挤,也不知道挤了多久,猛然挤身而出,顿觉头昏目眩,一片茫茫然。过了一阵子,张眼一望,怪了!他发觉自己正哇哇大哭。这就是田三牛从生到死又从死转生的过程。

祖父让张生有解脱了生下来就给自己套上的枷锁,七岁的他放胆开口说话了。然而他不爱跟小孩子玩在一块,反而和三四十岁的中年人谈笑自若。除了外表、体力之外,七岁的张生有简直就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好像死时的田三牛住到了这个小孩的躯壳一般。

前世键连今生的“密藏”

田三牛死后,埋在一吨多重土堆下的遗体被挖出来了,归葬祖坟,老婆子女遵丧礼为他守制。六七年后,田三牛在邻县转生的事盛传,可是田的妻子儿女不能接受自家的丈夫、父亲转生的事,所以双方一直未见面。

不久,田家跟邻居之间因为地界不清发生了土地官司。因田三牛生前保管着地契,而他突然死亡,地契藏处也成谜。田三牛的妹夫跟田的大儿子建议说:

“全邠县的人都在讲,鸣玉池张家那个生下来就会说话的男孩是你父亲投生。……如果他真是你父亲投生的,那么,他就应该晓得地契藏在哪儿!假使问他地契他说不上来,谣言定会不攻自破。”

田三牛的妹夫衔命到张家,遇见一个七八岁的小孩独自站在窑洞门口,老远就听到他喊:“你不是我妹夫吗?怎么得闲上这儿来了?”张生有笑逐颜开向来人招手。

来人大吃一惊,听闻中的转生事件渐渐在他眼前剥开谜般的外衣。道出来意后,他听到张生有不假思索答道:

“你问咱们家的地契呀?有有有!以前我藏在窑洞一个角落的一道石缝里。如今隔了七、八年啦,就不晓得还在不在?”

田家人按照得到的指点果然找到了地契。田家上下一致又惊又喜,回想起从上吨泥土堆里挖掘出来的那具尸首,又像是置身梦中。到底啥是真?啥是幻呢?

之后,田家人到了鸣玉池张家窑洞,泪眼中与八岁的张生有“重逢”,说什么也要把他接回田家尽孝道。八岁的张生有得到祖父和父母的同意,到田家去住。田三牛的儿女都已经二十多岁了,妻子乃中年之身,张生有以八岁孩童的身躯为夫、为父,时间一久还是格格不入,而且张家那边的家境还是比田家好些。他最后还是选择回到了鸣玉池当张家的孩子,上学去了。有时,他也两头走走,来往来往,都受欢迎。

附记

韦德懋先生退休后任华欣文化事业文化中心董事长,也在文化大学中国文学系教课。一九六七年九月,王成圣居士于台北近郊某训练机场,听到当时的台湾省社会处副处长牟乃纮先生讲述了这一则“田三牛再世为人”的真人实事,旋由前经济部次长王抚洲先生证实,也得到韦德懋先生确认。

资料来源:
王成圣:《田三牛记得前生事》。收录于杨大省居士编:《科学时代的轮回录》,1969年,台北板桥,正一善书出版社。

──点阅【轮回转生.前世今生】系列──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轮回
    日本福冈县一名男童记得自己上辈子因为出车祸而丧生的经过,他还能画出事故发生地点的地图,而且嚷着要见前世的妈妈。他现在的妈妈于是在网上求助,结果有找到吗?
  • 首先,我想请教您一个问题:你相信有轮回吗?上次直播的时候,就有朋友问我说:“真的有轮回吗?”这个问题我觉得很重要,也是很多人感到好奇的,所以我们今天要来跟大家聊“轮回”这个话题。
  • “轮回转世”的奇闻,在上世纪已经有不少研究问世,然而这一对姊妹同日死又同日生,且结为双胞胎托生原来的家庭,再续姊妹缘、亲子缘,此情此况人间罕见,此般巧合谁安排?此般情缘谁牵来?
  • 睡觉
    一个名叫托尔皮(Robert Tolppi)的网红声称,他最近一直做相同的恶梦。他暗示这可能与他前世的死因有关。
  • “二世人”唐江山三岁时开始有深刻的前世记忆,他在前一世被人杀死,六岁时去寻亲、认亲。这“二世人”的生活带给他什么感受呢?
  • 佛家认为,人今生的功名利禄大多都取决于前生所积的德行的多少,德多者,必为高官得厚禄,享荣华富贵,德少或无德者,则一生贫困、命运多舛。而且,很多人不知道的是,今世的许多高官富豪,前世很多是修行者,他们或因为没有修成,或没有发愿继续修行,而在红尘中得了极大的福报。晚清有两名官员就是如此。
  • 无依无靠的老白在我家住下了,他病倒时,我父母细心地照顾他。他说来世做牛做马来报恩,后来他真的轮回转世回来了——转生一头白牛来报恩了。
  • 转世儿童竟然认出前世凶手?轮回转世的故事很多,但是发生在总统的身上就很少了。斯里兰卡总统转生农家男孩,每天三点起床礼佛,还记得前世杀人凶手!以色列三岁男孩出生就带红色胎记,指认杀人凶手,当堂对峙。
  • 他在2岁一学会说话时,就开始责骂母亲“偷水”。母亲回忆起和邻人之间常常发生的争水吵架之事。不过邻人在儿子出生前已经死了,儿子怎么知道那些前尘往事?终于她发现了惊人的关连。
  • 一个22个月大的小男孩维杰巴胡,声称自己是斯里兰卡前任总统拉纳辛哈·普雷马达萨 (Ranasinghe Premadasa) 。小男孩的前世记忆和礼佛的前世习惯让人印象深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