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主义黑皮书》第五部分 第三世界(124)

《共产主义黑皮书》:卡斯特罗整肃反对派

作者:帕斯卡‧方丹(Pascal Fontaine)

人气 103

【大纪元2020年10月27日讯】卡斯特罗甚至整肃了他的反对派。1959年7月,卡斯特罗最亲密的顾问之一──空军司令迪亚兹兰兹辞职并逃往美国。接下来的一个月,卡斯特罗以有人正在计划发动政变为借口组织了一波逮捕行动。

自1956年以来,休伯特.马托斯一直帮助山脉里的“叛乱分子”,得到哥斯达黎加的支持,在私人飞机上向他们提供武器和弹药,并解放了该国第二大城市古巴圣地亚哥,成为第9支队的首脑,以安东尼奥‧吉特拉斯命名。在被任命为卡马圭省省长后不久,他发现自己与政权的“公社化”产生了深刻的分歧,并辞去了职务。卡斯特罗认为他是一个阴谋的一部分,并让他被另一个游击队英雄卡米洛‧西恩富戈斯逮捕,理由是他表现出“反共”的倾向。出于勉强对马托斯先前作为一名自由斗士模范的尊重,卡斯特罗让他在哈瓦那进行了一场莫斯科风格的公开审判,并亲自对他的前任盟友的审判进行了干预。卡斯特罗在法庭上站了起来,给这场审判的法官们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卡斯特罗说:“我告诉你,你们必须选择:是马托斯还是我!”他还阻止了辩方的证人作证。马托斯被判处二十年徒刑,他服刑至最后一天。与他关系紧密的几个人也被送进了监狱。

卡斯特罗的许多反对者被剥夺了表达自己立场的能力,他们躲藏起来,在反巴蒂斯塔城市游击队中参加战斗的人加入了他们的行列。20世纪60年代早期,这种地下运动在埃斯坎布雷山脉(Escambray Mountains)中发展为一场起义,该运动拒绝强迫集体化和独裁统治。劳尔.卡斯特罗派出所有军队,包括装甲车、炮兵和数百名步兵民兵,以镇压这场反抗。反叛农民的家属被赶出该地区,以消除民众的支持。数百人被强行迁移到距离该岛西部数百公里的比那尔德里奥省的烟草种植园。这是卡斯特罗唯一一次实际驱逐部分人口。

尽管采取了这些措施,但战斗持续了五年。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反叛分子越来越孤立,他们开始被抓捕。司法对他们来说很苛刻。格瓦拉借此机会清算卡雷拉斯,他是反巴蒂斯塔叛乱的领导人之一的年轻人,自1958年以来一直反对格瓦拉的政策。在战斗中受伤,卡雷拉斯在一个行刑队被拖走,格瓦拉拒绝批准暂缓执行对他的死刑。在圣克拉拉监狱,约有381名“匪徒”以类似的方式受到审判。在拉罗马得罗斯柯彻斯监狱,在1959年的胜利和埃斯坎布雷抗议运动的最后清算之间,有超过1000名“反革命分子”被枪杀。

在从农业部辞职后,哈姆贝托.索里.马林试图在古巴建立一个游击队。他很快被捕,被军事法庭审判,并被判处死刑。他的母亲请求卡斯特罗怜悯,提醒他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他就和索里.马林相互认识。卡斯特罗承诺,他的生命将会被赦免,但索里.马林几天后就被枪杀。

在埃斯坎布雷山区发生的叛乱是由于定期试图在古巴土地上发动武装突击的组织。许多人都属于由托尼库斯塔领导的解放组织和阿尔法66组,两者都是在20世纪60年代初形成的。大多数以卡斯特罗自己的回归为蓝本的努力导致了失败。

1960年,在所有独裁统治的典型行动中,司法机构被迫放弃其独立性,并被置于中央政府的控制之下。

大学也受到影响。皮卓.路易斯.博伊特是一名土木工程专业的年轻学生,他自我推荐作为大学生联合会主席的候选人。他以前曾反对巴蒂斯塔,但也是菲德尔‧卡斯特罗的坚决反对者。另一位名叫罗兰多.库贝拉的学生是该政权的首选候选人,而他是在卡斯特罗兄弟的帮助下当选的。博伊特很快被捕,并在波尼阿托被判处十年徒刑,这是一所特别严厉的监狱。博伊特多次绝食抗议,以抗议那里的非人道状况。1972年4月3日,当他开始另一次绝食抗议时,他对一位监狱长说:“为了与其他政治犯一样的权利而绝食抗议──你很乐意在其它南美独裁统治中要求囚犯获得权利,但是你不会在这里被允许的!”然而,他的抗议活动没有任何结果,博伊特没有得到任何医疗援助而且遭受了极大的痛苦。45天后他的病情变得严重;49天后他陷入了昏迷状态。当局继续拒绝给他治疗。1972年5月23日凌晨3点,也就是绝食开始53天后,博伊特去世了。当局拒绝让他母亲看到他的尸体。

上台后不久,卡斯特罗开始组建广泛的安全和情报系统。作为国防部长,劳尔.卡斯特罗重新设立军事法庭,不久,行刑队再次成为司法武器。第一个正式的安全组织被称为Direccion General de Contra- Inteligencia(国家安全部;DGCI)。国家安全部通常被称为红色盖世太保,它于1959年至1962年开始发展起来,其任务是渗透并摧毁反对卡斯特罗的各种团体。国家安全部强力清理了埃斯坎布雷游击队运动并监督了强迫劳改营的建立。它也是运行监狱系统的部门。

受苏联模式的启发,国家安全部最初是由拉米罗.巴尔德斯领导的,他自卡拉特罗在山脉里的日子以来一直是卡斯特罗最亲密的顾问之一。随着岁月的流逝,该部门发挥了越来越大的作用,并获得了一定的自主权。关于其组织结构的信息来自1987年逃到迈阿密的空军将军拉斐尔.德尔皮诺。理论上,国家安全部对内政部负责,并分为不同分部。某些分部负责监督所有其他政府部门的官员。第三分部观察所有在文化、体育和艺术领域工作的人,包括作家和电影导演。第四分部监督在经济组织和运输及通信部门工作的每个人。第六分部有一千多名代理人,负责电话窃听。第八分部负责监督邮政服务;也就是说,它会筛选邮件。其它部门监视外交使团并密切关注外国人。国家安全部通过使用数千名被拘留者作为强迫劳动来促进卡斯特罗政权的经济生存。因此,该部门构成了一个特权世界,其工作人员几乎拥有无限的权力和广泛的特权。

为了控制人口,国际部(DSMI)招募了千千万万的线人。DSMI在三个不同的领域工作:一个部分保存每个古巴公民的文件;另一个跟踪舆论;第三,负责“意识形态路线”,通过渗透来关注教会及其各种会众。

自1967年以来,内政部有自己的干预手段──特种部队,1995年由50,000名士兵组成。这些特殊的冲击部队与国安五部和卡斯特罗的个人卫队(DSP)密切合作。个人卫队由三个护送单元组成,每个护卫单元大约有100名男子,还有一个由水手和蛙人组成的海军分队。根据1995年的估计,个人卫队数量为数千人。其专家不断研究可能的暗杀情景;食品品尝者在卡斯特罗吃之前测试他的食物,一个特殊的医疗团队全天候保持警惕。

国安五部专注于消灭对手。随后与卡斯特罗发生冲突的巴蒂斯塔的两位著名反对者成为了这国安五部的受害者:伊莱亚斯德拉托雷恩特在迈阿密被杀,而反对巴蒂斯塔的城市游击队组织之一阿尔多维拉在波多黎各遇害。当时在迈阿密流亡的休伯特.马托斯被迫用武装保镖保护自己。国安五部在哈瓦那的玛丽斯塔别墅的一个拘留中心进行拘留和审讯,该建筑曾属于圣母僧侣会众。这些囚犯不仅远离他人视线,而且处于极度孤立的境地,经常遭受心理和肉体折磨。

秘密警察的另一个组成部分是情报指挥部,它在很多方面都是典型的国家情报收集部门。它主要从事间谍活动、反间谍活动以及对外国政府和古巴流亡者组织的渗透。(待续)

(编者按:《共产主义黑皮书》依据原始档案资料,系统地详述了共产主义在世界各地制造的“罪行、恐怖和镇压”。本书1997年在法国首度出版后,震撼欧美,被誉为是对“一个世纪以来共产主义专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总结”。大纪元和博大出版社获得本书原著出版方签约授权,翻译和发行中文全译本。大纪元网站率先连载,以飨读者。文章标题为编者所加。)

译者:李明,责任编辑:张宪义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对生命的热爱和对健康的热爱
【名家专栏】“毅力号”和火星计划背后的英雄
让年轻人成为捍卫自由真理和正义的倡导者
【名家专栏】越南行重燃我对共产主义怒火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拜登引战狼咆哮 习为何连隐11天
【远见快评】中共军方疫苗泄底 拜登台海踩平衡?
【探索时分】神不知鬼不觉 史上最成功空袭
【新闻看点】拜登被迫上架?美称中共威胁空前
【直播】余茂春博明国会作证:中共经济野心
【秦鹏直播】拜登罕见派密友访台 中共气炸军演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