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低薪症结 台专家:服务业管制太多

中经院副院长王健全周五(10月23日)发表“青年低薪的影响及因应”主题演讲。(中经院提供)
人气: 260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0年10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赖意晴台湾台北报导)中经院副院长王健全周五(10月23日)发表“青年低薪的影响及因应”主题演讲。王健全指出,台湾低薪的症结点是“服务业缺乏松绑及产业化”,国内经济面临制造业产业外移,但服务业受限于政府管制过严,缺乏高薪就业机会,若让服务业迈向“产业化”,台湾青年可获得更多机会,进而迈向高薪。 王健全首先指出,台湾实质薪资成长呈现长期下降趋势,2001年网路经济泡沫至2007年,每年平均减少0.02%;2008年金融海啸后至2016年,每年平均仅增加0.38%,实质薪资成长情势严峻,“台湾薪资成长停滞”。

王健全分析诸多原因,像是大环境的贸易条件恶化、制造业外移、专上教育过度投资等,但“服务业”是更关键的问题,服务业的内需市场小,但是管制多,造成缺乏高薪就业机会,王健全说明目前台湾服务业占整体GDP(国内生产毛额)比重达七成、就业人口约六成,“但服务业在政府管制下,缺乏产业化发展空间。”

王健全指出,台湾人有新台币10兆元的超额储蓄、20兆元保险资金都跑到房地产,或是去新加坡投资高收益资金,没有流回来台湾;王健全呼吁,中央部会应该摆脱“监管”思维,负担产业化任务,并以此订出关键绩效指标(KPI),让资金流进服务业,促进产业升级,以创造高薪就业机会。

王健全举例,医疗、双语教育、都市更新、长期照护及金融理财都可以是产业化KPI的目标,像是卫福部就可以规划“长照的产业化”,可以打造五星级长照服务,让长照机构摆脱陈旧的老人院形象,增加此产业的附加价值。后续部分,医材、心理咨商、营养保健人才等才有发展高薪的机会。

教育体制也是造成低薪的问题。王健全认为,国内大学合计超过160所,大学泛滥导致大专以上人力过度供给,但国内无法消化这么多大学人才,导致“国内蓝领人才供不应求,白领人才则供过于求”。目前台湾有97%高中生可以念大学,相较之下,韩国约七成、中国约五成、瑞士及德国则不到四成,国外大学人才可凭学历拿到高薪,但非大学生也能透过技职体系维持一定薪资水准,“教育供需失衡问题需要改善”。

辛炳隆提3建议

对此,台湾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副教授辛炳隆也提出3点建议。第一,“加速推动大学退场政策,并将节省下来的经费用于发展技职教育”,像是改善技职教育的师资设备,还可以建立国家资历机构,使高职生毕业后可凭自己所学的技术能力,获得国家资历认证。

第二,“强化青年在学期间之职涯辅导”,这部分可以从教育主管机关开始,接着是学校,辛炳隆说:“学校所使用的课本教材或举办的就业讲座,不应过度偏重服务业,而忽略制造业。”

第三,“设计差别化学贷制度,引导青年对就读科系的选择”,像是若选择符合国家未来产业发展所需科系就读,则可以较低利率获得较高额度的学贷。辛炳隆认为,并不用特别鼓励青年创业,“不要让青年觉得创业很浪漫,创业其实要付出很多资本”,青年可以多发挥其“创意”,与银发族的资本做结合,才能对整体经济产生帮助。

责任编辑:郑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