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歇根原告详细描述:民主党“系统战术”

人气 5955

【大纪元2020年11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施萍报导)11月9日,密歇根底特律市几位共和党监票员委托律师,将底特律市(Detroit)和密州最大郡韦恩郡(Wayne County)政府告上法庭,指控被告在大选中存在“大量舞弊和不当行为”,要求法庭发出一项临时禁令,禁止韦恩郡宣布大选结果,并要求法庭下令保留所有证据。

本报日前采访了一位原告及其律师,这位原告描述了他在大选当日看见的民主党为达到防止和扰乱他们监票目的而采取的系统性战术。

密歇根韦恩郡的各种舞弊现象

在一份书面证词中,原告之一的监票员西多(Andrew Sitto)证明,在大选之夜的凌晨4点半时,数万张选票被运送到计算韦恩郡邮寄选票的TCF中心,他看见“这批选票的每一张上选的都是拜登”,并且这些选票是挂着外州牌照的车从后面抬进来的。

另一个证人、底特律市公务员雅克布(Jessy Jacob)在起诉书中说,她在培训时被指示,要把邮寄选票盖上早些时候的戳,不要理会任何不符合规定的地方,而且在选民亲自来投票的时候,不要看他们的身份证明。

“我每天亲眼看到,底特律的选举工人和员工辅导选民们,或者尝试辅导选民们投拜登的票。”她在书面证词中表示。

而且,对于那些来到投票站却在登记名单中找不到名字的选民,选举站的人就从合格的人名下的选票中随意取出来一份递给他们去填;那些没有用安全信封的、没有封口的、甚至没有信封的邮寄选票一律用箱子装着送过来点数。

原告律师考尔曼(David A. Kallman)对大纪元表示,所有证词显示,在韦恩郡的选举过程中存在着“明确的舞弊”。

监票员受攻击 导致无法监督

另一位原告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详细描述了他在点票大厅内遇到的骚扰。他从中得出结论说,民主党在大选日和第二天采用了“系统性”、“对抗性”的策略,让共和党监票员们根本无法监督查票过程。

上诉官司原告之一的麦克考(Edward McCall)是共和党的监票员。在受培训期间,两党的监票员受过培训,不允许接触电脑、桌子或者其它和查票有关的设备,在数票人员工作时不能靠得太近,但是可以在看数字时临时走到6英尺以内的范围。

他从11月2日到4日都在不同时间值班,在周三(4日)他的班次是从上午十一点到下午六点。这期间他受到了激烈的进攻性的骚扰,长达45分钟,导致他根本看不了数票结果。

“我站在第87号桌子的电脑显示器前,那个位置是允许站立的。”他回忆说,但是“先是一个人走过来说,你不能在这里。”

他说了培训的内容,没等他说完,又过来一个人撵他走,麦克考就去找这条线的主管,但是这个人一直和他争论,叫他到其它地方去;这时又走过来一个人,继续问他问题,渐渐地大约过来10到12个人把他包围起来。

“他们手插着腰,一副不同意的表情,一个完了又过来一个,还有一个人在写投诉,一边写一边看起来非常愤怒。”麦克考说,他还被一个女人用手粗鲁地指着,他被要求一遍一遍地重复定好的规则。最后,45分钟之后,他总算是过关了,但他根本看不到具体的数字,只能远远看到有一个人在扫描。“这就是他们在这个期间采用的战术,让我们监票员无法工作。”

此前密歇根华裔共和党监票员杨盖瑞(Gary Yang)也曾证实,在4日的TCF中心,出现了一大帮民主党的人,对华人监票员态度恶劣,甚至挑衅,说一些“你们郊区的人看不起我们城市人”等话,试图挑起事端。

麦克考甚至不能肯定这些人是不是民主党的监票员,因为没有人管他们,他们也不干别的事情,就是找共和党的监票人吵架。

“我们不停地向他们解释规则,这是一个巨大的时间浪费,因为每次当我们争吵的时候,我们都要找律师、找主管,我们无法监督,这真是一个天才的战术。”

麦克考说,过去这几天的经历,像“恶梦显灵”一般地“令人恐惧的不透明”,让他“决不相信”密歇根州的选举结果,“除非韦恩郡的问题得到解决”。

律师考尔曼说,针对他们的诉讼法庭有很多选择,“如果他们认为舞弊足够恶劣,法庭可以取消这次选举,命令一次新的选举”。

(Miguel Moreno, Cathy He对此文章有贡献。)

责任编辑:杨亦慧 #

相关新闻
逾百辆车南加格兰岱尔市撑川普 吁彻查选举舞弊
田云:脸书推特助推大选舞弊 钳制言论自由
袁斌:大选是否舞弊 网友提“十万个为什么”
美十州检察长挺川普团队 应对宾州选举舞弊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放生中芯国际 拜登打右灯向左转
【秦鹏直播】中共打错算盘 台凤梨卖断货了!
【时事纵横】小粉红恐吓留学生 中共高铁攻台?
【有冇搞错】未来水战争 中共在西藏进行大规划
【探索时分】F35停产是假新闻 到底发生什么
【十字路口】凤梨之乱藏诡计 打压港台为称霸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