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歇根原告詳細描述:民主黨「系統戰術」

人氣 5955

【大紀元2020年11月11日訊】(大紀元記者施萍報導)11月9日,密歇根底特律市幾位共和黨監票員委託律師,將底特律市(Detroit)和密州最大郡韋恩郡(Wayne County)政府告上法庭,指控被告在大選中存在「大量舞弊和不當行為」,要求法庭發出一項臨時禁令,禁止韋恩郡宣布大選結果,並要求法庭下令保留所有證據。

本報日前採訪了一位原告及其律師,這位原告描述了他在大選當日看見的民主黨為達到防止和擾亂他們監票目的而採取的系統性戰術。

密歇根韋恩郡的各種舞弊現象

在一份書面證詞中,原告之一的監票員西多(Andrew Sitto)證明,在大選之夜的凌晨4點半時,數萬張選票被運送到計算韋恩郡郵寄選票的TCF中心,他看見「這批選票的每一張上選的都是拜登」,並且這些選票是掛著外州牌照的車從後面抬進來的。

另一個證人、底特律市公務員雅克布(Jessy Jacob)在起訴書中說,她在培訓時被指示,要把郵寄選票蓋上早些時候的戳,不要理會任何不符合規定的地方,而且在選民親自來投票的時候,不要看他們的身分證明。

「我每天親眼看到,底特律的選舉工人和員工輔導選民們,或者嘗試輔導選民們投拜登的票。」她在書面證詞中表示。

而且,對於那些來到投票站卻在登記名單中找不到名字的選民,選舉站的人就從合格的人名下的選票中隨意取出來一份遞給他們去填;那些沒有用安全信封的、沒有封口的、甚至沒有信封的郵寄選票一律用箱子裝著送過來點數。

原告律師考爾曼(David A. Kallman)對大紀元表示,所有證詞顯示,在韋恩郡的選舉過程中存在著「明確的舞弊」。

監票員受攻擊 導致無法監督

另一位原告在接受本報採訪時詳細描述了他在點票大廳內遇到的騷擾。他從中得出結論說,民主黨在大選日和第二天採用了「系統性」、「對抗性」的策略,讓共和黨監票員們根本無法監督查票過程。

上訴官司原告之一的麥克考(Edward McCall)是共和黨的監票員。在受培訓期間,兩黨的監票員受過培訓,不允許接觸電腦、桌子或者其它和查票有關的設備,在數票人員工作時不能靠得太近,但是可以在看數字時臨時走到6英尺以內的範圍。

他從11月2日到4日都在不同時間值班,在週三(4日)他的班次是從上午十一點到下午六點。這期間他受到了激烈的進攻性的騷擾,長達45分鐘,導致他根本看不了數票結果。

「我站在第87號桌子的電腦顯示器前,那個位置是允許站立的。」他回憶說,但是「先是一個人走過來說,你不能在這裡。」

他說了培訓的內容,沒等他說完,又過來一個人攆他走,麥克考就去找這條線的主管,但是這個人一直和他爭論,叫他到其它地方去;這時又走過來一個人,繼續問他問題,漸漸地大約過來10到12個人把他包圍起來。

「他們手插著腰,一副不同意的表情,一個完了又過來一個,還有一個人在寫投訴,一邊寫一邊看起來非常憤怒。」麥克考說,他還被一個女人用手粗魯地指著,他被要求一遍一遍地重複定好的規則。最後,45分鐘之後,他總算是過關了,但他根本看不到具體的數字,只能遠遠看到有一個人在掃描。「這就是他們在這個期間採用的戰術,讓我們監票員無法工作。」

此前密歇根華裔共和黨監票員楊蓋瑞(Gary Yang)也曾證實,在4日的TCF中心,出現了一大幫民主黨的人,對華人監票員態度惡劣,甚至挑釁,說一些「你們郊區的人看不起我們城市人」等話,試圖挑起事端。

麥克考甚至不能肯定這些人是不是民主黨的監票員,因為沒有人管他們,他們也不幹別的事情,就是找共和黨的監票人吵架。

「我們不停地向他們解釋規則,這是一個巨大的時間浪費,因為每次當我們爭吵的時候,我們都要找律師、找主管,我們無法監督,這真是一個天才的戰術。」

麥克考說,過去這幾天的經歷,像「惡夢顯靈」一般地「令人恐懼的不透明」,讓他「決不相信」密歇根州的選舉結果,「除非韋恩郡的問題得到解決」。

律師考爾曼說,針對他們的訴訟法庭有很多選擇,「如果他們認為舞弊足夠惡劣,法庭可以取消這次選舉,命令一次新的選舉」。

(Miguel Moreno, Cathy He對此文章有貢獻。)

責任編輯:楊亦慧 #

相關新聞
逾百輛車南加格蘭岱爾市撐川普 籲徹查選舉舞弊
田雲:臉書推特助推大選舞弊 鉗制言論自由
袁斌:大選是否舞弊 網友提「十萬個為什麼」
美十州檢察長挺川普團隊 應對賓州選舉舞弊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美對台新規踩紅線 中共詭異沒聲
【探索時分】美軍隱形航母殺手AGM-158C
【首播】專訪程曉農:經濟全球化告別中國版(6)
專訪新書作家:成功亞裔與種族歧視的背後
【小宇宙傳說】鮮為人知的「移植記憶」故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