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威:民主党剥离社会主义左派才有出路

人气 1211

【大纪元2020年11月19日讯】美国大选舞弊的证据越来越多,虽然拜登团队仍然在试图组建所谓的白宫团队,但真正的大选结果开始反转。前总统克林顿和欧巴马分别现身讲话,他们表面上在挺民主党和拜登,谈到针对中共的政策时,似乎也表示知道中共政权的危害,却又声称这样那样的原因,有意无意地为自己以往的关键性失误辩解。

他们到底是在为民主党站台,还是要撇清责任,甚至害怕引火烧身呢?

大选舞弊的证据,最后都指向了民主党,中共参与操纵选举的证据也眼看水落石出,不仅两位民主党前总统似乎要寻求退路,估计很多民主党政客也很快会试图寻求出路。尽管民主党左派势力如同中共政权一样试图抵赖、人身攻击,但拜登即将成为民主党的弃子,与拜登团队迅速切割,让自己离选举舞弊越远越好,应该会成为民主党内更多人的共同策略。

仅仅与拜登切割,与选举舞弊切割,甚至试图与中共政权切割,就能过关吗?

如果民主党敢于切割内部的社会主义左派,才能真正闯过这一关,才会有出路;假如继续默认左派用中共的手法耍花样,民主党会越陷越深,最后与中共政权的结局无异。

民主党在选举舞弊中会输掉什么?

当更多选举舞弊的事实曝光,民主党无疑将深受其累,今后的出路将成为大问题。民主党输掉的将不仅仅是一场大选,还将输掉美国人的信任,更将输掉正义。左派媒体与民主党在这次大选中的表现,将令民主党东山再起失去根基。驴像之争恐怕将出现长期一边倒的局面。

民主党原来以为可以扩大在众议院的优势,并准备向参议院多数和总统宝座发起冲击,结果,民主党却失去了不少众议院席位,民主党政客们应该看到了民心所向。这还只是目前的形势,如果再有证据曝出,众议院、参议院选举中也出现了舞弊,像总统选举一样出现戏剧性的反转,民主党最终是否可能大败,目前还很难说。

民主党内也有众多的传统人士,他们对中共政权的认识也比较清楚,在制裁中共迫害人权、抵制中共渗透扩张的政策上,实际与川普团队并无不同;这些人在民主党内应该还有不少,但他们的失误在于,为了保住民主党的势力,不敢当面拒绝社会主义,甚至对Antifa、黑命贵(BLM)等激进的共产主义组织都不敢轻易表态,却时常为了反川普而反川普,为了反共和党而反共和党。

民主党在选票中迷失,纵容社会主义左派作乱,是选票舞弊的根源,也必然出现与中共政权相勾结的丑事。如果民主党继续试图遮掩、抵赖,将令人神震怒,也将输掉整个未来。

民主党总统或候选人表现出的根本问题

拜登在民主党内初选获胜,目前难以确认是否也有舞弊的情况出现,不管怎样,拜登这样一个政绩平平、缺少个人政见和魅力、又老态龙钟的候选人,最终成为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至少表明民主党后继无人。

拜登的出现,也是民主党内传统人士被迫接纳社会主义左派的结果。为了获得这些社会主义左派的选票,面对公开的社会主义叫嚣,民主党内的传统人士选择了沉默,也恰恰被社会主义的左派所利用,从而令民主党失去了正确的方向。

相信一个个选举舞弊的证据落实后,应该都与民主党的社会主义左派有关,抵赖中也会继续暴露出与中共在香港一样的作乱手法。应该相信,民主党内的传统人士,很多人不会认同选举舞弊的下作方式。目前,很多民主党人应该还不敢相信这样的事实,或者说,出于党派之争,暂时不愿意轻易表态。但很快,更多的民主党政客将不得不表态。

默许选举舞弊无疑会葬送参与其中的左派人士,也会牵连不少民主党人。在这历史的关键时刻,正义的民主党人应该认真思考,选择暂时从选举舞弊中脱身,还是选择痛定思痛,重新思考民主党的未来,从更大层面来说,选择重新思考美国的未来。

拜登对中共政权的政策模糊,实际也符合他对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左派的态度,与前总统欧巴马、克林顿并无本质不同。他们的共同点几乎一致,偶尔会表露出对中共政权的强硬态度,但在具体做法上,实际屡屡对中共政权保持了绥靖政策。

克林顿帮助中共加入了WTO,欧巴马眼看习近平违背诺言,在南海、东海、台海不断挑衅扩张,却没有出手制止。欧巴马的亚太再平衡策略,更多停留在口头上,他卸任时,把中共在西太平洋扩张的烂摊子丢给了川普,也包括朝鲜核问题、伊朗核问题、中东问题,当然还有巨额的美中贸易逆差、中共间谍、渗透、大外宣等。在这些问题上,拜登都有份,拜登与中共政权的交易迟早曝光,也将付出代价。

他们对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容忍,在美国社会应该是相当奇怪的,也导致了美国在21世纪初前后对中共政权的战略性失败。这不是某个人、或某几个人的问题,这应该是民主党内的系统性失策造成的,因为民主党在美国内部就容忍社会主义左派占有一席之地,企图拉拢社会主义左派选票,结果却被社会主义政策和思潮所左右,自然就出现了对中共政权的绥靖政策,这才是民主党最根本的出路问题。

民主党需要直面选举舞弊的真相

川普不是政客,他能清晰的看到中共政权的危害,在4年内彻底扭转了美国对中共政权的政策,当然因为他有过人之处,也因为他获得了共和党传统人士的大力支持。那么民主党内完全没有这类的清醒之人吗?相信不是,但他们却无法做出类似的扭转。

拜登一再说,中共政权不是最大敌人时,几乎听不到民主党内的反对声;当拜登在总统辩论中称,Antifa只是一个想法,不是一个组织时,也没有听到民主党内的反对声。政治正确挡住了大多数民主党人的思维逻辑,对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默许、纵容,导致了民主党偏离了方向。

今天,这样的恶果终于产生,民主党不但无法扭转对中共政权的策略,也不敢对民主党内部的社会主义左派有微词,一切只为了选票。于是,在选举无法获胜的情况下,民主党左派策划、实施了选举舞弊,这实际也是社会主义左派的日程表。他们的最终目标当然是组建庞大的威权政府,包揽一切;主流媒体已经被控制,教育机构已经被渗透,与中共政权的勾结是必然事件;再下一步自然就是美国民主的消亡,选举作弊早晚会在左派的手中发生。

美国社会主义左派也采用了与中共一样的策略,先放下骇人听闻的共产主义口号,暂时包装成一个可以被接受的虚伪的社会主义纲领,以蒙蔽更多人。

这次大选之争,舞弊的出现,应该令民主党内的传统人士、正义人士清醒了,与社会主义左派的联合,正在葬送民主党的未来。

与拜登切割,与选举舞弊切割,或者假意表态与中共政权切割,都是权宜之计,也改变不了民主党走下坡路的命运。彻底剥离内部的社会主义左派,才是民主党真正的出路,这不仅关乎民主党的未来,也关乎美国的未来。

民主党内的正义之士,现在就应该站出来,明确的反对选举舞弊,明确谴责左派的违法行为,主动寻求真相,揭露左派见不得人的勾当,绝不能允许中共政权的手法在美国存在。

真正的民主党人,应该彻底与左派脱钩,真正站在美国人民一边,重新定位民主党的方向,重新走回美国的传统,民主党才能有真正的未来,才能继续得到神的照看,这才是美国之福。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吉林延边一对夫妻染疫治愈 出院后再复阳
中共渗透美大选?专家:长久潜在的问题
美投票系统涉弊 分析:恐2018年选举就存在
霍利:脸书和推特谷歌协调 进行言论审查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中共洪灾施离间计 战狼赴美任大使
【珍言真语】香港设计师:离港赴英 难舍成长地
【珍言真语】不丹奥运队戴港产口罩 鼓舞港人
蓬佩奥:铲除共产主义 美国须重塑信仰道德
【未解之谜】神秘第六感 预见911
【古韵流芳】李商隐《锦瑟》美在解与不解之间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