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商天下】脱贫“大跃进” 习皇帝新衣再戳破

人气 9469

【大纪元2020年11月30日讯】2020年,习近平一直在讲的一句话就是“脱贫”、“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习近平在3月份,还是在中共新冠疫情高峰时就讲了,农村贫困人口,必须全部脱贫。

一个“必须”,让中国大陆这半年多来进入了“脱贫大跃进”时代。和外界预计的一样,临近年底后,中国各地有关脱贫的所谓“捷报”频传。11月23日,中共央视报导说,贵州省9个深度贫困县退出贫困县,全国823个国家级贫困县全部“脱贫摘帽”,2020年全国脱贫攻坚目标达成。中共各官媒也都自信表示,中国的脱贫经验给其它国家的减贫措施提供了启示。

当然信不信由你,只是最不信的应该还是了解这个体制特点的各级党政官员。就在央视宣布全国脱贫的前一天,11月22日,李克强在主持经济形势视像会议上,警告各级地方政府负责人说:“你们讲真话,我们才能出实策”。

李克强这等于是直接戳穿了实情,在中共经济的内外交困之下,各级官员仍然延续着欺上瞒下的做法,争相表忠、阿谀奉承。

“中共特色”脱贫 李克强与习近平唱对台戏

而在央视报导全国脱贫后的两天,11月25日,李克强主管的国务院扶贫办出面表示,贫困县全部脱贫并不代表全面脱贫,脱贫没脱贫要由中央说了算。在习近平多次昭告天下,一定要在今年底“必须脱贫”的口号下,国务院扶贫办这番表态,实在是不解风情,大煞风景。

然而这并不是中共内部首次出现这样大的宣传矛盾,就在5个月前,同样关于脱贫的话题,李克强讲的一番“大实话”,就曾经让习大大深陷尴尬。大家应该有印象,5月底时,李克强在中共“两会”结束后的记者招待会上表示,中国“有6亿人平均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左右”。

这句话在当时震惊了中外,当然,原因不仅是因为报出的数字让人们吃了一惊,而且是因为李克强说的话,明显是和习近平说的年内脱贫、小康社会的目标唱了反调。

习近平与李克强唱的这一出对台戏,让人们立刻明白,中共经济危机严重。

脱贫真相——“比以前更穷了”

几天前,《华尔街日报》报导说,若按照每日收入5.5美元,或年收入2,000美元的标准作为脱贫标准,那么中国大约有3.73亿人口将被视为贫困人口,约占人口总数的27%。按此标准计算,中国的贫困人口数量仍然庞大。而且根据中共当局刚刚宣称的,脱贫的贵州九个深度贫困县,这些贫困居民目前的人均年纯收入在1,750美元左右,不可能达到2,000美元的标准。贵州民间有句话“天无三日晴、地无三里平、人无三分银”就是对贵州最真实的写照。

中国的贫困标准是多少呢?按照中共的标准,中国2011年,农民年人均收入低于2,300元人民币,按照物价等指数,到去年底现价是3,218元,今年为4,000元左右。也就差不多是一年570美元,一天1.5美元,差不多每天11块钱人民币,低于这个标准就是贫困,高于这个标准就脱贫了。

刚才讲了,中共官媒表示,中国的脱贫经验给其它国家的减贫措施提供了启示,而且官媒还特地提到了在疫情影响下,美国底层人民的生存危机加剧。那我们就来对照一下中国和美国的贫困人口情况吧。

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最新调查,2020年的美国贫困线标准为单身收入低于1万2,760美元,相当于8万4,000元人民币;4口之家低于2万6,200美元,相当于17万2,398元人民币。值得指出的是这个数字还没有包括国家给穷人提供的救助福利,比如住房、医疗、食品以及各种补贴。

2019年时,美国的贫困人口比例为10.5%,大约是3,400多万人,今年受疫情影响,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在10月公布了一份报告,认为美国新增的贫困人口可能有800万。

那这数据一对比,我们就看出来了,美国的贫困标准年收入是8万4,000元人民币,而中国的贫困标准年收入为4,000元左右,大体上美国的标准是中国标准的20倍。如果再将美国贫困人口的福利折合成现金,以及加上医疗补助,单亲父母还有住房补助等,一个在美国属于联邦最低工资的穷人一年的收人大约是三十多万人民币,与中国贫困人口的收入再对比的话,还要超过这个20倍。

对于中共宣称的脱贫,一位长年在四川大凉山贫困地区从事慈善工作的义工说,脱贫的真相是“比以前更穷了”。这位义工说,对于确认的贫困户,政府会派人来问是否想翻盖房子?如果翻盖,政府说会提供4万元,但翻盖的条件是必须从指定的公司购买材料,政府的4万根本不够,贫困户还要借4万元,结果变成负债了。所以现在从公路两边看,凉山的村寨是比以前漂亮了,但是你不知道老百姓生活的怎么样了。

疫情令贫富差距扩大

事实上是,今年一年,中共经济都深受疫情影响,同时又受到中美贸易战的影响,这也加大了中国的贫富差距,而这种更大的贫富差距也在打击着习近平全面脱贫的目标。。

就在23日,中共官方表示“全国脱贫攻坚目标任务已经完成”的同一天,北京市针对13个行业设下了“工资指导线”,当地最低工资线为年薪人民币2.64万元,相当于每月人民币2,200元。而北京市物价高企,且年年上涨,有网民质问:“请问怎么生活啊?!”

中国贫富差距进一步扩大的趋势不仅威胁了习近平的脱贫目标,更威胁着中国社会的稳定,就在网民们的怨声载道时,著名的“胡叼盘”也出来高级黑了一把习近平。

11月25日,中共官媒《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在微博发文,要求百姓“别和有钱人比”。胡锡进说,经常看到有中国网民抱怨社会越来越不公平,但以收入差距来看,中国城市里的保姆、看护与快递员收入成长最快,直逼白领阶层,而且“一些农村的生活水平在不断追赶城市”。

胡锡进还说,近年来体力劳动者收入增加,也导致城市白领阶层薪水增幅相对变小,而这些白领在网络上又有很强的声量,在中国形成了不满情绪的浪潮。

胡锡进的这番说辞,可能本意是想为党灭火的,但结果是反倒招致了更多网民们的愤怒回应。

有网民说:“胡主编,你为什么要偷换概念?贫富差距是否变大——你用倒数第一和倒数第二比较,有什么意义?请问,中国社会的财富这些年究竟集中在哪些人身上?”

也有人说,“总结一下,富人不在讨论范围,是卖体力的穷人和卖脑力的穷人之间的差距变小了,所以就公平了。”

除了真实的工资水平暴露了中国大陆的贫富差距,有不少数据也证实贫富差距正在扩大。

10月23日,《华尔街日报》报导说,疫情拉大了中国的贫富差距,对比市场数据发现,近几个月,中国居民在汽车、珠宝以及化妆品领域的支出同比增速超过了对必需品支出的增速。这些统计数据表明疫情并没有对有钱人造成什么冲击。

野村证券指出,中国2.9亿农民工今年第二季的人均收入增幅,与上年同期比较下降了6.7%。同时,Gavekal Research的分析师估计,2020年上半年,占六成的中国底层家庭损失了近2,000亿美元的收入。

与此同时,胡润研究院发布最新富豪排行榜显示,今年中国有2,398人的财富超过20亿人民币,人数与2019同期比较上升32%。

对于中国这种贫富差距加剧的情况,德州农工大学经济系教授甘犁表示,贫困家庭消费疲弱可能会对经济造成恶性循环,低迷的需求会伤害小企业,而小企业或会因需求疲弱而倒闭,这种恶性循环可能对中国的经济带来永久性损害。

中国人均负债率 创纪录攀高

不仅贫富差距在扩大,中国人均的负债率也在上升。

据万得(Wind Info)数据显示,中国家庭杠杆率、即家庭债务与GDP之比,在今年6月攀升到创纪录的59.7%。

此外,有评论文章指出,今年前三季,中国社会融资存量同比增加33.39万亿元人民币,但GDP同比增加0.9946万亿元,相当于每一单位的GDP增量背后需要有33.6单位的债务增量做支撑,通俗点说就是GDP的增量是用几十倍的债务撑起来的。

近日还有中国大陆媒体报导说,中国大陆有5.6亿人的银行账户里没有存款,而在90后的人群中,人均负债高达13万。

在中共当局的“全面脱贫”、“经济强劲复苏”的说辞下,中国正在从“储蓄大国”变成“负债大国”,中国民众也已经从“月光族”晋级为“负债者”联盟。

“回到农村”新口号 农民现实状况堪忧

然而,对于农民、中国的这些贫困人口来说,被脱贫,变负债,恐怕还不是苦难的终点。在中国经济持续疲弱,内循环恐怕泡汤的现实中,中共一边高喊“全面脱贫”,一边再次打起了农民的主意。

11月16日,中共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一场座谈会上说,中国有强大的国内市场,要注重开拓下沉市场,他尤其强调了“县乡市场”,并指要满足“量大面广”的基层需求。有民众认为,看似总理在关注“县乡市场”,满足“基层需求”,这可能是中共内循环政策受阻,内需市场长期无法打开,又重新开始打农民的主意了。

打农民算盘的并不只李克强一个。11月20日,《华尔街日报》的一篇文章说,中国的贫富差距甚至严重到已经威胁中共执政正当性的地步。中国近几十年来一直是大量生产低价商品为基础的增长模式,但随着人工及制造成本的上升以及生产与供应链的转移,之前的增长模式已难以为继。所以习近平希望扩大国内消费市场,这就需要整顿农村经济。习近平已经试图在村镇中寻找企业家和消费群体。

文章说,习近平把中国农村浪漫化了,的确,从2月开始疫情肆虐中国大陆,备受影响的农民工及农户的收入和家庭储蓄早已堪忧,而农村的生产户也损失严重。

虽然中共官方公布的,中国9月城镇调查失业率已从高位降至5.4%,但是这个失业率数字中,却无法反映中国大陆接近两亿的农民工的就业情况。

在中共当局“回到农村”的新口号下,现实是困难重重。今年5月4日,中证焦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许维鸿说:“比如说河南的兰考,有100万人,大概有20万人在珠三角打工,今年珠三角这些人没有了,过年以后,这些人回不去了,那他这十年、二十年在珠三角交的社保的钱,能不能转回兰考继续享受,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比如说他回去的时候,土地已经被种田大户包走了,他到底有没有失业问题。”

疫情下,除了在外谋生的农民工外,在当地农村中务农、经商的小本经营者也深受打击。

在疫情爆发之初,中国各地执行封城封路的防疫措施,一些屠宰场和饲料厂关门。中共官媒报导说,武汉一家农业公司因饲料不足而填埋了10万只鸡苗,每天损失约10万元人民币。也有江苏省养鸡户对媒体说“现在不是亏钱的事,是要倾家荡产”,因为自己饲养的四万只鸡没有饲料喂养。

根据财新网报导,中国农业农村部种植业管理司司长潘文博表示,许多地区的企业开工需要当地防疫部门批准,工人、技术人员无法复工,导致农业企业复工复产率低。还有一些地区因防疫封村堵路,禁止农民下田、农机上路,春茶采摘、蔬菜采收等农事活动无法正常进行,影响了正常农事活动。

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的“贫困人口”能否真正脱贫、走向小康呢?

中共建政后,在农村消灭地主阶级,建立户籍制、让中国3亿6,000万农村户口的人群成为二等公民,到了八十年代,中共又动员农民走出自己的家乡,成为大城市建设中的农民工群体。

可悲的是,在中共折腾了几十年后,今天,农民仍是中国贫困人口的主要人群。

策划:许巧茹、宇文铭
主播:尉然
撰文:李晓彤、财商经济研究所
财商天下https://www.youtube.com/playlist?list=PL-So5dawJ61r39w1eqiwLEggD-WT0Rjh8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财商天下】金融窟窿难堵 中共乱局已成
【财商天下】公私合营复活?“待割韭菜”出逃
【财商天下】传马云被边控 旗下蛋壳公寓出事
【财商天下】感恩节启示 川普创纪录的经济数据
最热视频
【时事军事】最强防空导弹 在以色列空袭中沉默
【思想领袖】罗杰斯谈黑暗政权及其帮凶
【珍言真语】何良懋:社交媒体与现代科技垄断危险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