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潘小文:捕蔡玉玲 港警离谱报复

人气 580

【大纪元2020年11月10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林慧真、梁珍报导)香港警方11月3日以查册取得去年“7·21事件”车牌涉及虚假陈述,违反《道路交通条例》“只可用作与交通事宜有关用途”为由,上门拘捕了香港电台时事节目《铿锵集》编导蔡玉玲,引发各界强烈谴责,及对香港新闻自由前景的忧虑。

前香港资深娱乐记者潘小文接受大纪元《珍言真语》栏目采访时表示,记者要做一些深入的调查,就一定要查册,不只是车牌,其它类似的东西也在涉猎范围。尤其当牵涉一些谎言或隐瞒的时候,就要用这一方法,从而深入了解整件事情。

“7·21事件”元朗地铁站白衣人群无差别袭击乘客,涉嫌警黑勾结,正是如此。

事实上,在香港,查册及查车牌,都是记者调查真相的常用方法,记者因查册被捕,在过去闻所未闻。不难看出,警方今日为了制造“寒蝉效应”打压正常的采访行为。不过潘小文认为,如果我们是在做对的事,是不需要怕的。

拘捕蔡玉玲是警方离谱报复

谈到听到这一新闻的第一感受,潘小文称“太离谱了,神经病的”,他不知道香港警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这“很明显是一个报复的行为。”

他表示,他看不到警方真的是要说她不诚实使用车牌,只看到香港警队没有正视“721”这件事情,反而将调查这件事的人拘捕,是很匪夷所思的,很荒诞的一件事。

“我想我们这行里面的传媒朋友,九成九都不赞同这件事情。先不说我们传媒人赞不赞成,而是无论是属于什么类型的报章杂志,我想对于这个拘捕大家都不会接受。”

潘小文介绍说,以前他们做查册车牌,有几个选项可选,第一是做汽车买卖,第二可能牵涉交通意外,第三条忘记了(为进行法律程序),之后还有一个选择叫其它。

“那么我们做查册一定是选其它目的的,因为我们不是汽车买卖,不是交通意外,就一定是其它目的。”他说,“但是今年年后,大概年初三、四月的时候,警察就将运输署,就将那几项调查,就将其它这个抽走。那就变成了只有三样东西让我们选。”

也就是记者查册,本来是有一个“其它”选项的,但是现在警方勾走了“其它”。这三样都不是的时候,这件事就变得奇奇怪怪了。“不就无论什么情况,尤其是我们传媒的,没有“其它”这一项,他任何人都能抓得了。”

警方改条例后,并没有声明会用来拘捕记者,因为此前这类事最多也只是传票。况且有时是需要套料的,不能告诉别人自己是记者,如果说出来可能就查不了东西,也就无法还原事件的真相。“我觉得都是有这个说法,不然的话以后什么事情都是虚假陈述的了。”

查册过万 站出来为蔡玉玲发声

“当天我看到这个新闻的时候,我心想我死定了,如果我还在做记者。”

潘小文说,他从入行第一天就做查册,到现在查册的资料已经过万。其实无论是港闻还是娱乐新闻,都会牵涉到资料问题,他们公司几个柜子都装着这些资料,还有专人保管钥匙,经老总同意才能打开。

问到记者调查时假扮病人等角色,潘小文说,正常情况他都不会假扮什么人,但有些时候也是要扮的,原因是正常途径得不到一些资料的时候,就要想一些办法。“在那种情况下拿到的资料,反而是最真实的。”

香港的港闻记者通常比较捍卫新闻自由,而娱乐记者就比较轻松,很少发声。但现在已经有娱乐记者站出来,在Facebook主动说其过去在哪些媒体也做了这些工作,如果要抓的话自己也要被抓,表示愿意和蔡玉玲一起。

潘小文表示,他更应该站出来,和蔡玉玲一起去面对这件事,因为他从入行第一天开始,就在做调查类型的事情,要说被抓他肯定有份。

“你说寒蝉效应的,你说我怕不怕?我不怕啰。因为我做出来的事情,我对得起自己,对得起香港人,对得起我们整个社会。”他说,“我不觉得是会被抓或者被关起来。如果要抓我的话,我来自首也可以的。”

要站出来发声,他相信不止是蔡玉玲一个人,千千万万人站出来都是可以的。

蔡玉玲调查报告揭警方不作为

他反问道,“为什么他们(警方)不主动调查7·21事件呢?如果你正式正经地去调查了,然后公开给别人知道,总比像现在这样说一点不说一点,像挤牙膏似地告诉给大家,你(警方)没有足够的资讯,大家就要猜测了。”

对于香港警队,他表示很失望,香港电台调查这件事,短短半个小时已经都说出来了,而香港警方调查了一年多了,不知道调查了什么出来,也没有公布调查了什么出来。

“还是你要等所有的人都死了,你才能将这个报告公开出来呢?是否还有意思呢?这件事情,警队也要去看回这件事情。”

蔡玉玲刚刚入围了亚洲电视大奖提名,潘小文认为她对“7·21事件”的调查报告非常精彩,将大家看不到的一面完完全全地揭示了出来。

“大家都发现,原来是这样的。我自己都不知道,原来在当天,原来有这么多人,而且有警察在当中的。为什么警队你认不出人来吗?我不相信认不出人来。”

港警三万多人,全部都是有照片和指纹等纪录的,“就变成你是没办法说得通的,有些事情,你自己不说,你不自白,被别人暴露出来,那你就很难看了。”

“若要人不知,不要当别人是白痴。”他强调,人做完的事情不会没有人知道,不会滴水不留痕的,什么事情都是这样。

某撑警电影资金不明被打脸

现在调查警方成了禁忌,但撑警的电影拍摄却没事。最近有某套撑警电影被揭资金来源不明,所谓的“演员”也没有一个拿得出台面。潘小文表示,他不知道制作人,以及整件事情是谁来做宣传,谁在安排,但是有很多事情都不合理,很难看。

“资金的来源,你没有去查清楚,你就用来拍一些撑警察的电影。警察被你们用他们的制服,这就很奇怪了,警察你不去查的吗?警察公共关系科,你收这么高的工资去做工作,你难道只是坐在那里吗?”

“这么简单的事情,你都不去调查,现在出了事情那就活该了。”他补充说。

网媒兴起 娱记生存难

谈到娱乐记者的生存空间,他表示很难,因为现在社交媒体太发达,没有明星了,因此很多娱记都失业或转行了。整个传媒界,纸媒已经萎缩,正在膨胀的是网媒。

“事实上,我想从90年代开始,媒体已经开始转型,转型的过程就是从纸媒变成网络媒体。在这个过程里面,你能够适应你能够过渡你就成功了,但是有一些适应不了,那就过渡不了。”

他介绍说,以前香港的记协是不承认网媒的,现在慢慢他们也知道,时代变了,不能不接受这帮人,要自己去改变,去适应这个时代。

佩服大纪元记者成功之路

他佩服大纪元记者梁珍的付出,称赞她很厉害,从以前那么可怜,到现在进去一些地方,人家看到都不用登记了,“你想一想差不多20年前,你刚刚出道的时候你才只是一名记者,你是一个很成功的例子。你是从纸媒转为现在的网媒,看得到你是越走越成功的。”

“其它媒体,其实他们也有很多可以向你学习的地方。说学习也好,抄袭也好,起码他们可以看得到,你都可以做得到,为什么其他人做不到呢?”

他总结说,路是人走出来的,始终都有一条路可以杀出来。“以前走的路不明显,但是你越走越明显的时候,别人就知道你的存在了。”

完整访问请观看《珍言真语》节目。

责任编辑:杨亦慧 #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记者忆采访被刺:报真相不退缩
【珍言真语】陶杰:美大选是南北战后最大内战
【珍言真语】谢田:利益分赃不均 中共叫停蚂蚁
【珍言真语】《十年》再映 周冠威:盼望超绝望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北京似现末日景 两千万网军弃五毛
【重播】余茂春博明国会作证:中共经济野心
【有冇搞错】阿里巴巴被罚巨款 为什么很高兴?
【横河观点】美预测全球未来20年5种可能形态
【新闻看点】拜登挚友会蔡英文 中共军演发脾气?
【秦鹏直播】中共被曝脱钩武器化 左媒成打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