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中国经济回顾之九           

王赫:“中国制造”再爆质量危机

人气 576

【大纪元2020年12月10日讯】2020年中共病毒(武汉肺炎)肆虐中国和世界,疫情持续至今,经济遭受重创,甚至一度停摆。作为大瘟疫的罪魁祸首,中共一面矢口否认、急忙甩锅,一面大搞“口罩外交”、“抗疫外交”,同时又视危机为“商机”,力推中国个人防护用品和医疗物资涌入全球疫区。然而,中国出口的大量医疗防护用品和检测盒质量低劣或不合格,“中国制造”再爆质量危机,中国的国际形象严重受损。

这里略举两类产品。其一,检测盒。8月25日,瑞典公共卫生局说,由于来自中国的一种试剂盒有缺陷,瑞典有大约3700人被错误地告知染疫。而这种试剂盒已广泛出口到其它国家。之前,4月27日,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中国向美国提供低质量的新冠病毒检测试剂盒;同日,印度疫情防控最高领导机构印度医学研究理事会表示,由于准确度太低,该机构已经要求各邦停止使用从两家中国公司订购的这些病毒抗体试剂并予以退货。

其二,口罩。3月28日,荷兰卫生部发表声明指,21日收到130万个标明“KN95”等级的中国制口罩,但经两次测试,发现口罩未能紧贴脸部及过滤病毒功能不合格。而首批60万只口罩已分发到各地医院供医护使用。当局紧急下令全部收回,并将更严格地检测从中国订购的口罩。

口罩质量问题在美国的影响更大。4月3日,美国地区因N95口罩的严重短缺致使FDA对未经NIOSH(美国CDC国家职业安全与健康研究所)批准的中国呼吸器(即口罩)发布了紧急使用授权书。数据显示,从3月1日到5月5日,中国已经向美国提供了超过66亿只口罩。但为了安全起见,FDA对这些口罩进行了二次审查。5月7日,NIOSH发布的最新检测发现,67种不同类型的进口N95型口罩中,约有60%未达标。同一天,FDA表示,撤回中国60多家制造商向美国出口N95口罩的许可,仅剩下14家公司获得授权。

种种乱象,致使美国国会众议员迈克尓‧麦考尔(Michael McCaul)发表声明说,“在中国需要的时候,全世界向中国捐赠了大量的医疗设备。然而,在中国共产党放任这种病毒在其境内和全世界传播之后,他们现在向那些有需要的国家销售有缺陷的医疗设备并收取费用,加剧了这场卫生危机。这太可耻了。”

中共的商务部、海关总署、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也被迫联合发布公告:自4月1日起,出口新型冠状病毒检测试剂、医用口罩、医用防护服、呼吸机、红外体温计的企业,须获得国内认证资质方可“出海”;这些医用保护品将与医疗用品同等对待,要求出口商出具符合出口目的地质量标准的证明。

但是,中共这类官方措施,并不能彻底解决“中国制造”的质量危机。因为,“中国制造”的质量危机,只是中国恶劣经商环境的一种表现、一种特定结果。中国经商环境的恶劣一日不根除,“中国制造”的质量危机就随时可能爆发。大瘟疫只是一个催化剂。我们从几个中国国内经济乱象的例子,就能知道这次“中国制造”质量危机的不可避免了。

例1. 熔喷布是口罩的核心原材料,在2020年,每吨熔喷布的价格从最初的1.8万元,一度涨到70多万元,还供不应求。工商信息显示,中国熔喷布相关企业,2020年2月1日~4月13日新增1250家(与去年同期比较,增速高达4519.63%)。“起底熔喷布产业链:小作坊主日入百万 “三无”产品遍地横飞”这类文章在陆媒比比即是。在号称“熔喷布之乡”的江苏省扬中市,混乱之不堪,竟使地方当局宣布“所有熔喷布经营企业停产整顿”。

例2. 港媒《明报》报导,现时市面上的口罩厂管理混乱,60%的工厂完全没设无菌车间,大部分购买口罩机就立即开工,生产车间飘满灰尘,无戴口罩或手套的工人直接用手整理口罩。另外,工厂资格证书还可以花钱买,甚至口罩厂之间互相挂靠。号称“无纺布之都”的湖北省仙桃市彭场镇,就是一个典型。 彭场镇的无纺布产量占全国总产量的60%、全球市场份额的四分之一,这两年一度陷入经营困境;瘟疫突来,当地口罩市场的道德底线一再被刷新,竟用卫生纸做口罩。仙桃官方宣布,彭场镇有273家非法小作坊被取缔,4600多万只不合格口罩被扣押。

例3. 海外疫情升级,不仅让医疗企业的外单暴增,也让一部分中介们重新活跃起来。不少中介们开始在各类微信群或朋友圈中转发信息:承诺办理口罩、额温枪、呼吸机等医疗物资的认证,3万多搞定欧美认证,帮助国内企业将生意做到海外去。

从中国国内经济的乱象到“中国制造”的质量危机,表明中共治下,中国的经济社会体制和经济政策的畸形,中国企业道商业德的堕落与社会风气的糜烂。

其实,中共不是不知道质量问题是“中国制造”的一道坎,也印发了许多的文件、出台了许多的政策,意图发动一场“质量革命”。例如:1992年、1999年、2007年,中共先后三次举行全国质量工作会议,三位时任总理都曾到会发表讲话;国务院也相继颁布过《质量振兴纲要(1996年-2010年)》和《质量发展纲要(2011-2020年)》;习近平上台后,先后于2104年、2017年和2019年召开三次“中国质量大会”, 2017年9月5日还出台了“关于开展质量提升行动的指导意见”,等等。

但是,这些文件、政策,都没起多大作用,“中国制造”的质量关一直迈不过去。相反,2007年“中国制造”还发生了新世纪以来的第一次质量危机(例如,全球最大玩具公司——美国美泰玩具商在短短两周时间内,两次宣布大规模召回中国生产的问题玩具),并在次年的三鹿奶粉三聚氰胺事件中达到了高潮。

既往的教训,中共并未汲取。仅仅十余年后,“中国制造”在2020年又爆发了第二次质量危机。

世界经济史上,上个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日本和韩国的制造业在成长的过程中,也曾遭遇过类似的质量危机。当时,日韩汽车先后凭借低价进入美国市场,但由于质量问题遭到曝光,日本汽车被认为“价廉质低”,韩国现代汽车(Hyundai)更成为“粗制滥造工艺”的象征。面对不利的出口环境,日本汽车企业开始集中资源提升自身的产品质量,对美国出口的汽车质量和价格都不断提升。现代汽车也从1999年起成立了质量控制组,将日本汽车作为自身的学习目标,同时不断加大研发投入。几年下来,韩国汽车已经得到全世界的认可。

日本和韩国能够做到的事情,对于中共来说,却是难过上天了。中共先后遭遇两次质量危机,都是一贯套路,个别(质量问题)承认,总体否认,百般狡辩,或说这是“妖魔化中国”,或说这是“政治化”,就是不直面现实。在问题处置中,只是表面打击几个“顶风做案者”,刮一阵风,风过了一切照旧;同时,还管制舆论、打击曝光者、维权者。(由此,我们就不难理解赵连海的命运了。作为一个儿童肾结石患者的父亲,三聚氰胺毒奶受害者集体维权联盟“结石宝宝之家”的发起人,一个曾经的资深媒体人,赵连海为寻求真相和公义, 2010年被当局以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半。)

这就使质量危机的土壤越来越肥沃。有了这类货色的中共,怎么能指望“中国制造”能够根除质量危机?!

事实上,“中国制造”爆发质量危机,中国人是最大的受害群体,因为出口毕竟是有限的。更重要的是,面对国际市场,尤其是欧美日规范市场,中共不得不多加小心,质量控制比国内市场严格得多;因此,国内市场有个奇特的现象,“出口转内销”的货好卖。

中共这种做法,是根本违反现代质量管理原则的。但中共多少年就这么做的。还在2007年,即“中国制造”第一次质量危机发生的那年,中共官员在谈到产品合格率的时候提到两个数据,一个是当年国内食品安全合格率为85.1%(2006年只有77.9%),一个是过去多少年来中国出口到欧、美、日、澳等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食品合格率为99%以上,差距竟大到15%,这还是官方数据,实际情况要更严重。

这两个数据,摆明了,中共就是把中国人当贱人看、当二等人看待的。中共讲的“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鬼话,领导中国人民创造了“经济奇迹”的鬼话,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共同富裕”的鬼话,等等,如果还有人相信,那真是被鬼牵着走了。要不被鬼牵着走,那就睁开眼睛把中共看明白吧。

再回到2020年。大瘟疫中,“中国制造”再爆质量危机,致使多少冤魂飘零,细思恐极!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中共使领馆在美国社区搞“口罩外交”
沈舟:中共如何故意让病毒蔓延全世界
【独家】郭美美爆料人揭红会倒卖防疫品
【最新疫情8.17】川普:给从中国迁回的美企免税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中共带动粉红暴民化 美国突下重手
【秦鹏直播】广州再现惊魂一幕 南京甩锅闹4笑话
【财商天下】资金外逃 北京慌了?
【首播】专访利特琼:帮助中国人民获得自由
【新闻看点】新疆沙漠遇洪水 唐英杰判9年冤狱
【古韵流芳】刘禹锡越挫越勇 诗文尽显豪气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