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主义黑皮书》第五部分 第三世界(139)

《共产主义黑皮书》:巨大的监狱

作者:西尔万‧博洛克

人气 122

【大纪元2020年12月20日讯】1978年4月的政变,即“沙尔革命”(Saur Revolution)

引发这次共产党政变的事件是,在至今仍然神秘的情况下,1978年4月17日DPPA创始人之一米尔.阿克巴尔.开伯尔(Mir-Akbar Khaybar)被暗杀。旗帜派夺取政权后提出的一种看法是,他是被哈菲佐拉.阿明领导的人民派的特工所杀。另一种看法认为,是阿富汗特务机关的未来领导人穆罕默德.纳吉布拉(Mohammed Najibullah)在苏联情报机构的帮助下所为。这次暗杀直接导致了一场大规模共产党示威的发动,随后达乌德政府被推翻。夺权似乎是有预谋的。在军中特别有势力的人民派首脑阿明,正在策划一场计划于1980年4月进行的政变。共产主义在阿富汗的传播,是通过在西班牙开发然后用于其它“人民民主国家”的方法实现的。首先,党员在工业、军队和行政部门中谋求高级职位。在这种渗透之后,随之而来的是1978年4月“沙尔[金牛]革命”中的实际夺权。达乌德用策略击败共产党人的尝试,连同米尔.阿克巴尔.开伯尔被暗杀事件,只是加速了这一进程。暗杀发生后不久,共产党的示威活动变得越来越普遍。达乌德下令逮捕或严密监视共产党的主要领导人。阿明也被软禁,但得到了被派去看守他的警察的秘密协助。这些警察显然是DPPA成员。结果,他能够在家中策划整起政变。

1978年4月27日,总统府遭到坦克和飞机袭击。达乌德、其家人以及总统卫队拒绝投降。次日,总统及其17名家人被杀。对非共产党军人的首次清洗于4月29日进行。政变发生后,对旧政权支持者的镇压导致约1万人丧生、1.4万至2万人因政治原因被监禁。

新政府于4月30日宣布成立。人民派成员努尔.穆罕默德.塔拉基被任命为阿富汗民主共和国总统;旗帜派的巴布拉克.卡尔迈勒被任命为副总统兼副总理;人民派成员哈菲佐拉.阿明被任命为第二副总统兼外交部长。苏联是首个承认新政府的国家,一项合作与互助条约很快签署下来。塔拉基提议实行一系列改革。据观察家说,这些改革摒弃了阿富汗社会的传统方式。乡村债务和土地抵押被废除,所有孩子都有义务上学,反宗教宣传开始出现。塔拉基被称为“四月革命的向导和父亲”。一连串改革导致了广泛的不满,到1978年7月,东南部的阿斯玛(Asmar)爆发了首波起义。政治暴力变得普遍。1979年2月14日,美国大使阿道夫.达布斯(Adolph Dubs)被毛派组织“反民族压迫”(Setem-i-Milli)所绑架。该组织要求释放他们的一位领导人巴鲁德姆.巴黑斯(Barrudem Bahes)。但巴黑斯已经被苏联克格勃控制的阿富汗安全部门KHAD所处决。KHAD的官员试图介入,但最终不仅杀死了大使,也杀死了其绑架者。据艾蒂安.吉勒(Etienne Gille)说,“有些人说,这项行动是秘密进行的,以损害人民派政权的外交局面。”无论如何,这些事件都没有任何目击者幸存。

没过多久,政府发起了一场反宗教运动。《古兰经》被公开焚毁,阿訇和其他宗教领导人被逮捕并杀害。1979年1月6日晚,主要什叶派组织莫贾迪迪(Mojenedi)部族的所有130名男子均被屠杀。甚至对于住在喀布尔和赫拉特的拥有5,000人的微型犹太社区,一切宗教活动均被禁止。他们以逃往以色列作为回应。

虽然反抗没有任何实际的组织,但它开始增长。在城市里蔓延得最快,并从那里蔓延到乡下。埃里克.巴舍利耶(Eric Bachelier)说:“在每个部落、每个拥有自己传统的族群中,抵抗网络开始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众多团体加入了抵制,他们与民众的接触是永久的,而他们之间的共同联系总是伊斯兰教。”面对这种广泛的抵抗,阿富汗共产党人及其苏联顾问开始大规模实施恐怖活动。迈克尔.巴里描述了一个这样的事件:

1979年3月,喀拉拉(Kerala)村成为阿富汗的格拉讷河畔奥拉杜尔(Oradour-sur-Glane);1,700名成人和儿童,即该村全部的男性,被聚集在城镇广场上,用机关枪近距离扫射。死者和垂死者被扔进3个万人冢,用推土机掩埋。过了一会儿,妇女们仍能看到泥土轻微移动,因为伤者挣扎着想逃脱,但很快所有的动作都停止了。所有妇女都逃往巴基斯坦。她们被阿富汗领导人称为“将自己出卖给美国和中国利益的封建反革命分子”。她们痛苦万分地在难民收容所里哭着讲述了这些经历。

阿富汗共产党人不断地要求苏联提供更多援助。1979年3月,驻扎在苏联境内的几架米格战斗机(MiG fighter)轰炸了刚刚落入反共起义军之手的小城赫拉特。军队随后进入该市,扫荡剩余的抵抗力量。随后的轰炸,连同夺回该城后的镇压,在20万总人口中夺走了5,000至25,000条生命。当前没有,也可能永远不会有任何办法来确定,到底有多少人在镇压中丧生。这次行动之后,反抗蔓延全国,迫使共产党人再次向苏联求助。在此情况下,异见人士弗拉基米尔.布科夫斯基(Vladimir Bukovsky)报告说,苏联的援助包括“5300万卢布的特殊物资,包括140门炮、90辆装甲车(包括50辆救护车)、48000支枪和步枪、近1000个枪榴弹发射器和680枚空投炸弹……(苏联)立即作出反应,发送了100桶可燃气体和150箱炸弹,但无法满足阿富汗对化学武器和充满毒气的炸弹的需求。他们也无法为直升机队派遣飞行员。”同时,喀布尔弥漫着恐怖气氛。该市东郊的普里查基监狱变成了一座集中营。正如监狱长赛义德.阿卜杜拉(Sayyed Abdullah)向囚犯解释的那样:“你们来这里将被变成一大堆垃圾。”酷刑很常见;最恶劣的形式免不了在厕所中活埋。每天晚上都有数百名囚犯被杀,死者和垂死者被推土机掩埋。采用了斯大林因某些成员所为而惩罚整个族群的手段,导致1979年8月15日从哈扎拉族群逮捕了300名涉嫌支持抵抗运动的人。“其中150人被推土机活埋,其余的人被泼上汽油活活烧死。”1979年9月,监狱当局承认已有12,000名囚犯被杀。普里查基监狱长告诉任何愿意听的人:“我们只会让100万阿富汗人活着——这就是我们建立社会主义所需要的一切。”

当该国被改造成一座巨大的监狱时,人民派与旗帜派之间的斗争继续在DPPA内部进行,而人民派逐渐占了上风。随着旗帜派领导人不断从权力位置上被免职,他们作为大使被派往铁幕背后的国家。巴布拉克.卡尔迈勒应苏联的明确要求,被派往捷克斯洛伐克。执政的人民派内部也发生了冲突。1979年9月10日,阿明推翻塔拉基,成为总理兼DPPA总书记。他迅速消灭了他在人民派内部的对手,并暗杀了塔拉基,但官方报纸宣称,塔拉基是因长期患病而死。外国观察员留意到当时5,000名苏联顾问在阿富汗的存在,以及苏联地面部队总司令伊万.格里戈里耶维奇.帕夫洛夫斯基(Ivan Grigorievich Pavlovsky)将军的一次特别访问。

共产党政变一年后,该国的局势变得令人恐惧。正如沙.巴兹加尔(Shah Bazgar)所解释的那样:

巴布拉克.卡尔迈勒声称,在其两位前任塔拉基和阿明所进行的清洗中,有15,000人丧生。实际人数至少为4万。唉,其中有我的两个表兄弟,他们死于普里查基监狱。其中一位叫瑟拉伯.萨法伊(Selab Safay),是一位著名作家。广播和电视上过去常常朗读他的诗。我非常喜欢他。我的另一位表兄弟,即他的兄弟,是一位教师。国家的整个精英阶层都被清除了。幸存下来的少数人都谈到了可怕的共产党暴行。牢房的门会被打开,士兵们会手拿名单,喊出在押者的名字。他们会慢慢站起来。几分钟后,会听到沉闷的机关枪声。

这些伤亡人数仅包括喀布尔和其它城市。农村地区的处决造成另外约10万人死亡。在那里,共产党人企图通过真正的恐怖统治来消灭抵抗力量,包括轰炸运动。一同逃离这些屠杀的阿富汗难民人数估计已超过50万。(待续)

(编者按:《共产主义黑皮书》依据原始档案资料,系统地详述了共产主义在世界各地制造的“罪行、恐怖和镇压”。本书1997年在法国首度出版后,震撼欧美,被誉为是对“一个世纪以来共产主义专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总结”。大纪元和博大出版社获得本书原著出版方签约授权,翻译和发行中文全译本。大纪元网站率先连载,以飨读者。文章标题为编者所加。)

译者:言纯均,责任编辑:张宪义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对生命的热爱和对健康的热爱
【名家专栏】“毅力号”和火星计划背后的英雄
让年轻人成为捍卫自由真理和正义的倡导者
【名家专栏】越南行重燃我对共产主义怒火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王岐山战战兢兢?中共博鳌自打脸
【秦鹏直播】王岐山博鳌给习报幕 被嘲林副统帅
【新闻看点】中共轰6演练投弹 美挺台放大招
【新闻大家谈】习李连喊别脱钩 陆惊爆公派杀人
【横河观点】小心中餐馆摄像头 中共监控侵世界
【财商天下】中国GDP增长18%?藏糟心账本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