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主義黑皮書》第五部分 第三世界(139)

《共產主義黑皮書》:巨大的監獄

作者:西爾萬‧博洛克

人氣 125

【大紀元2020年12月20日訊】1978年4月的政變,即「沙爾革命」(Saur Revolution)

引發這次共產黨政變的事件是,在至今仍然神祕的情況下,1978年4月17日DPPA創始人之一米爾.阿克巴爾.開伯爾(Mir-Akbar Khaybar)被暗殺。旗幟派奪取政權後提出的一種看法是,他是被哈菲佐拉.阿明領導的人民派的特工所殺。另一種看法認為,是阿富汗特務機關的未來領導人穆罕默德.納吉布拉(Mohammed Najibullah)在蘇聯情報機構的幫助下所為。這次暗殺直接導致了一場大規模共產黨示威的發動,隨後達烏德政府被推翻。奪權似乎是有預謀的。在軍中特別有勢力的人民派首腦阿明,正在策劃一場計劃於1980年4月進行的政變。共產主義在阿富汗的傳播,是通過在西班牙開發然後用於其它「人民民主國家」的方法實現的。首先,黨員在工業、軍隊和行政部門中謀求高級職位。在這種滲透之後,隨之而來的是1978年4月「沙爾[金牛]革命」中的實際奪權。達烏德用策略擊敗共產黨人的嘗試,連同米爾.阿克巴爾.開伯爾被暗殺事件,只是加速了這一進程。暗殺發生後不久,共產黨的示威活動變得越來越普遍。達烏德下令逮捕或嚴密監視共產黨的主要領導人。阿明也被軟禁,但得到了被派去看守他的警察的祕密協助。這些警察顯然是DPPA成員。結果,他能夠在家中策劃整起政變。

1978年4月27日,總統府遭到坦克和飛機襲擊。達烏德、其家人以及總統衛隊拒絕投降。次日,總統及其17名家人被殺。對非共產黨軍人的首次清洗於4月29日進行。政變發生後,對舊政權支持者的鎮壓導致約1萬人喪生、1.4萬至2萬人因政治原因被監禁。

新政府於4月30日宣布成立。人民派成員努爾.穆罕默德.塔拉基被任命為阿富汗民主共和國總統;旗幟派的巴布拉克.卡爾邁勒被任命為副總統兼副總理;人民派成員哈菲佐拉.阿明被任命為第二副總統兼外交部長。蘇聯是首個承認新政府的國家,一項合作與互助條約很快簽署下來。塔拉基提議實行一系列改革。據觀察家說,這些改革摒棄了阿富汗社會的傳統方式。鄉村債務和土地抵押被廢除,所有孩子都有義務上學,反宗教宣傳開始出現。塔拉基被稱為「四月革命的嚮導和父親」。一連串改革導致了廣泛的不滿,到1978年7月,東南部的阿斯瑪(Asmar)爆發了首波起義。政治暴力變得普遍。1979年2月14日,美國大使阿道夫.達布斯(Adolph Dubs)被毛派組織「反民族壓迫」(Setem-i-Milli)所綁架。該組織要求釋放他們的一位領導人巴魯德姆.巴黑斯(Barrudem Bahes)。但巴黑斯已經被蘇聯克格勃控制的阿富汗安全部門KHAD所處決。KHAD的官員試圖介入,但最終不僅殺死了大使,也殺死了其綁架者。據艾蒂安.吉勒(Etienne Gille)說,「有些人說,這項行動是祕密進行的,以損害人民派政權的外交局面。」無論如何,這些事件都沒有任何目擊者倖存。

沒過多久,政府發起了一場反宗教運動。《古蘭經》被公開焚毀,阿訇和其他宗教領導人被逮捕並殺害。1979年1月6日晚,主要什葉派組織莫賈迪迪(Mojenedi)部族的所有130名男子均被屠殺。甚至對於住在喀布爾和赫拉特的擁有5,000人的微型猶太社區,一切宗教活動均被禁止。他們以逃往以色列作為回應。

雖然反抗沒有任何實際的組織,但它開始增長。在城市裡蔓延得最快,並從那裡蔓延到鄉下。埃里克.巴舍利耶(Eric Bachelier)說:「在每個部落、每個擁有自己傳統的族群中,抵抗網絡開始如雨後春筍般湧現。眾多團體加入了抵制,他們與民眾的接觸是永久的,而他們之間的共同聯繫總是伊斯蘭教。」面對這種廣泛的抵抗,阿富汗共產黨人及其蘇聯顧問開始大規模實施恐怖活動。邁克爾.巴里描述了一個這樣的事件:

1979年3月,喀拉拉(Kerala)村成為阿富汗的格拉訥河畔奧拉杜爾(Oradour-sur-Glane);1,700名成人和兒童,即該村全部的男性,被聚集在城鎮廣場上,用機關槍近距離掃射。死者和垂死者被扔進3個萬人冢,用推土機掩埋。過了一會兒,婦女們仍能看到泥土輕微移動,因為傷者掙扎著想逃脫,但很快所有的動作都停止了。所有婦女都逃往巴基斯坦。她們被阿富汗領導人稱為「將自己出賣給美國和中國利益的封建反革命分子」。她們痛苦萬分地在難民收容所裡哭著講述了這些經歷。

阿富汗共產黨人不斷地要求蘇聯提供更多援助。1979年3月,駐紮在蘇聯境內的幾架米格戰鬥機(MiG fighter)轟炸了剛剛落入反共起義軍之手的小城赫拉特。軍隊隨後進入該市,掃蕩剩餘的抵抗力量。隨後的轟炸,連同奪回該城後的鎮壓,在20萬總人口中奪走了5,000至25,000條生命。當前沒有,也可能永遠不會有任何辦法來確定,到底有多少人在鎮壓中喪生。這次行動之後,反抗蔓延全國,迫使共產黨人再次向蘇聯求助。在此情況下,異見人士弗拉基米爾.布科夫斯基(Vladimir Bukovsky)報告說,蘇聯的援助包括「5300萬盧布的特殊物資,包括140門炮、90輛裝甲車(包括50輛救護車)、48000支槍和步槍、近1000個槍榴彈發射器和680枚空投炸彈……(蘇聯)立即作出反應,發送了100桶可燃氣體和150箱炸彈,但無法滿足阿富汗對化學武器和充滿毒氣的炸彈的需求。他們也無法為直升機隊派遣飛行員。」同時,喀布爾瀰漫著恐怖氣氛。該市東郊的普里查基監獄變成了一座集中營。正如監獄長賽義德.阿卜杜拉(Sayyed Abdullah)向囚犯解釋的那樣:「你們來這裡將被變成一大堆垃圾。」酷刑很常見;最惡劣的形式免不了在廁所中活埋。每天晚上都有數百名囚犯被殺,死者和垂死者被推土機掩埋。採用了斯大林因某些成員所為而懲罰整個族群的手段,導致1979年8月15日從哈扎拉族群逮捕了300名涉嫌支持抵抗運動的人。「其中150人被推土機活埋,其餘的人被潑上汽油活活燒死。」1979年9月,監獄當局承認已有12,000名囚犯被殺。普里查基監獄長告訴任何願意聽的人:「我們只會讓100萬阿富汗人活著——這就是我們建立社會主義所需要的一切。」

當該國被改造成一座巨大的監獄時,人民派與旗幟派之間的鬥爭繼續在DPPA內部進行,而人民派逐漸占了上風。隨著旗幟派領導人不斷從權力位置上被免職,他們作為大使被派往鐵幕背後的國家。巴布拉克.卡爾邁勒應蘇聯的明確要求,被派往捷克斯洛伐克。執政的人民派內部也發生了衝突。1979年9月10日,阿明推翻塔拉基,成為總理兼DPPA總書記。他迅速消滅了他在人民派內部的對手,並暗殺了塔拉基,但官方報紙宣稱,塔拉基是因長期患病而死。外國觀察員留意到當時5,000名蘇聯顧問在阿富汗的存在,以及蘇聯地面部隊總司令伊萬.格里戈里耶維奇.帕夫洛夫斯基(Ivan Grigorievich Pavlovsky)將軍的一次特別訪問。

共產黨政變一年後,該國的局勢變得令人恐懼。正如沙.巴茲加爾(Shah Bazgar)所解釋的那樣:

巴布拉克.卡爾邁勒聲稱,在其兩位前任塔拉基和阿明所進行的清洗中,有15,000人喪生。實際人數至少為4萬。唉,其中有我的兩個表兄弟,他們死於普里查基監獄。其中一位叫瑟拉伯.薩法伊(Selab Safay),是一位著名作家。廣播和電視上過去常常朗讀他的詩。我非常喜歡他。我的另一位表兄弟,即他的兄弟,是一位教師。國家的整個精英階層都被清除了。倖存下來的少數人都談到了可怕的共產黨暴行。牢房的門會被打開,士兵們會手拿名單,喊出在押者的名字。他們會慢慢站起來。幾分鐘後,會聽到沉悶的機關槍聲。

這些傷亡人數僅包括喀布爾和其它城市。農村地區的處決造成另外約10萬人死亡。在那裡,共產黨人企圖通過真正的恐怖統治來消滅抵抗力量,包括轟炸運動。一同逃離這些屠殺的阿富汗難民人數估計已超過50萬。(待續)

(編者按:《共產主義黑皮書》依據原始檔案資料,系統地詳述了共產主義在世界各地製造的「罪行、恐怖和鎮壓」。本書1997年在法國首度出版後,震撼歐美,被譽為是對「一個世紀以來共產主義專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總結」。大紀元和博大出版社獲得本書原著出版方簽約授權,翻譯和發行中文全譯本。大紀元網站率先連載,以饗讀者。文章標題為編者所加。)

譯者:言純均,責任編輯:張憲義

相關新聞
盲測調查:讀者如何評價各大媒體的偏見
【名家專欄】對生命的熱愛和對健康的熱愛
【名家專欄】「毅力號」和火星計劃背後的英雄
讓年輕人成為捍衛自由真理和正義的倡導者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巴二千飛彈襲以色列 350枚炸自己
【財商天下】腦力賭未來 美團敗了?
【時事軍事】B-21轟炸機明年首飛 飛龍-2湊熱鬧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