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主義黑皮書
中共病毒疫情採取的封城等措施,讓很多民眾被迫困在家中,失去了人們擁有的基本自由。緊接著今年(2021年)初,俗稱「達沃斯論壇」世界經濟論壇在線上會議上,提出「大...
20 年前,我在中國浙江的十里坪勞教所有幸結識了范子良先生,當年,剛過 30 歲的我和他成了忘年交。老人在一條為中國百姓爭取民主自由的艱辛道路上一走就是30年。我們的故事還得從20年前說起。 初遇范子良 從著名的義烏國際小商品城開車一路向西,沿路貧瘠的土地上再也看不到浙東那種江南水鄉風光,不到一個半小時,就到了與江西交界的衢州龍游縣湖鎮。 ...
共產主義恐怖常常被比作權傾一時的天主教宗教裁判所。在這裡,小說家可能比歷史學家更管用。米歇爾.德爾卡斯蒂略(Michel del Castillo)在其氣勢恢弘的小說《La tunique d'infamie》中說:「目的不是折磨或灼燒受害者:目的是提出正確的問題。沒有無真理的恐怖,那是它的基礎。沒有真理,如何識別謬誤?……如果一個人確信自己擁有了真理,那麼...
這種生物學或動物學的思維,使我們能夠更好地理解,為什麼那麼多的共產主義罪行是反人類罪,以及馬列主義意識形態是如何成功地向其追隨者合法化這些罪行的。鑒於有關生物學最新發現的法律判決,布魯諾.格拉維耶(Bruno Gravier)寫道:「有關生物倫理學的法律文本……充當了與科學進步有關的一些更隱蔽危險的指示牌。這種科學進步在與恐怖有關的意識形態的產生中所扮演的角...
在亞洲──中國和越南,共產黨人的態度有時有點不同。由於儒家傳統,人們給再教育的可能性留下了更多的餘地。中國勞改的運作,寄望於囚犯(被稱為「學員」或「門生」)會在其看守教員的指導下改造自己的思想。但歸根結底,這種思維比直截了當的暗殺更加虛偽。強迫敵人改變方式並屈從劊子手的說教,有可能比直接殺死他們更為惡劣。
俄羅斯隨後進入了革命的第三階段。該階段在1953年以前具體體現在斯大林身上。它以廣泛存在的恐怖為特徵。這種恐怖在1937年和1938年的「大清洗」中得到了最強烈的表現。其後,斯大林找到了更多要消滅的團體,不僅針對整個社會,而且針對國家機構和黨的機構。這種恐怖不需要戰爭的特殊情況就可以啟動;它發生在和平時期。
考茨基與列寧之間的爭吵,凸顯了布爾什維克革命中究竟什麼是利害攸關的。這場爭吵發生在馬克思主義與行動主義主觀主義(activist subjectivism )之間。前者自稱是「歷史的必然規律」的編纂;後者願意用任何東西來推動革命行動。馬克思著作本身就暗含衝突。一邊是1848年《共產黨宣言》(The Communist Manifesto)救世主式的論調,另一...
列寧陷入了兩難困境:一方面擁有實施其教義的意志,另一方面又有必要保持其對權力的掌控。在這種情況下,他創造了全球布爾什維克革命的神話。1917年11月,他一廂情願地認為,革命之火將席捲所有參戰國,尤其是德國。
這場世界大戰和俄羅斯的暴力傳統,無疑成為讓人得以對布爾什維克奪權的背景有所了解的因素,但它們解釋不了布爾什維克對極端暴力的癖好。這種暴力從一開始就顯而易見,與大體和平和民主的二月革命相比更是如此。一旦黨奪取政權,這種暴力就被列寧本人強加於黨。
對馬丁.瑪利亞來說,知識分子某一派別的這場暴力行動代表「法國革命的幻想再現,是政治恐怖主義(與孤立的暗殺行為相對立)作為現代世界一種系統性策略的開始。因此,除了1789年到1871年西方革命傳統所提供的最初合法性之外,始於下層的大規模起義之民粹主義策略,連同始於上層的精英恐怖之策略,在俄國合力給政治暴力增添了進一步的合法性」。
本書試圖超越盲點、黨派感情和自發性失憶(voluntary amnesia),來描繪共產主義世界所有犯罪方面的真實情況,從暗殺個人到大規模屠殺。它是20世紀共產主義現象反思的較一般過程的一部分,它只是一個階段,但在一個關鍵時刻來臨,伴隨著1991年在莫斯科的體制內部崩潰以及隨後可得的信息來源,這些豐富的新信息直到今天才可以訪問。
在蘇軍的支持下,戰爭不僅針對平民,而且伴隨著阿富汗共產黨人控制區的政治恐怖。蘇軍占領的阿富汗實際上轉變為一座巨大的集中營。監獄和酷刑被系統性地應用到任何反對該政權的人身上。
難民人數不斷增長。1980年底,估計有超過100萬的難民逃離了阿富汗。到1982年年中,80%的知識分子已經離開。1983年初,戰前總人口1550萬人中,有超過300萬難民。1984年,該數字超過了400萬,20世紀90年代初達到了500萬。除了那些已離開該國的人以外,還有200萬國內難民被迫離開自己的村莊以逃避戰爭和鎮壓。據大赦國際說,離開阿富汗的難民是「...
到1979年秋,阿富汗已深陷內戰。儘管進行了鎮壓,但共產黨人仍無法在該國強化其權威,因此被迫再次尋求蘇聯的援助。這項援助之大超出了阿明政府的預期。阿明已開始迴避莫斯科,加強與不直接受蘇聯影響的國家甚至是與美國人(他年輕時曾在美國學習過)的聯繫。蘇聯領導人決定介入以重獲控制權。該決定於1979年12月12日獲得蘇聯政治局的批准。
引發這次共產黨政變的事件是,在至今仍然神祕的情況下,1978年4月17日DPPA創始人之一米爾.阿克巴爾.開伯爾(Mir-Akbar Khaybar)被暗殺。旗幟派奪取政權後提出的一種看法是,他是被哈菲佐拉.阿明領導的人民派的特工所殺。另一種看法認為,是阿富汗特務機關的未來領導人穆罕默德.納吉布拉(Mohammed Najibullah)在蘇聯情報機構的幫助...
查希爾沙的民主化使長期以來一直是地下組織的阿富汗共產黨最終得以公開露面。20世紀60年代,共產黨人用阿富汗人民民主黨(DPPA)這個名字參加了選舉。DPPA於1965年初舉行了一次代表大會。會上,蘇聯支持的候選人努爾.穆罕默德.塔拉基(Nur-Mohammed Taraki)當選為總書記。但在黨內團結的假象背後,嚴重的部落分歧和個人爭鬥甚囂塵上。DPPA的一...
阿富汗擁有64萬平方公里的表面積,因此比法國略大。在1991年以前,該國恰好夾在其它4個國家中:北部的蘇聯、西部的伊朗、東部和南部的巴基斯坦以及以東距離數十公里的中國。該國超過三分之一的地區為山區,多座山峰超過了22,900英尺。1979年,1,500萬人口被分為各種族群。主要群體是多為遜尼派的普什圖人(Pushtun),人數超過600萬,主要生活在南方,他...
1974年12月25日,葡萄牙軍官在里斯本建立多黨制民主政體時,將莫桑比克的命運託付給一個政黨──莫桑比克解放陣線(Frente de Libertação do Moçambique),即Frelimo。該陣線在人類學博士愛德華多.孟德蘭(Eduardo Chivambo Mondlane)的領導下於1962年6月成立。它設法贏得了國際社會的支持,並得到了...
葡萄牙自15世紀以來就在非洲海岸保持存在,但在把一個龐大帝國(其自身大小的25倍)變為殖民地方面卻成為新來者。1884至1985年歐洲大國在柏林會議上瓜分非洲時,葡萄牙才被授予殖民權。這種遲來而膚淺的殖民化阻止了殖民地各民族間產生一種整體感。結果,在20世紀60年代早期發起武裝鬥爭的團體被迫依靠反殖民情緒。這種情緒比任何假定的民族主義抱負都強大得多。
1982年至1985年饑荒期間人口大規模背井離鄉的主要原因,是想切斷游擊隊與其平民基地的聯繫,這樣說也許太過分了,但的確存在大幅度的地方人口流動。儘管厄立特里亞幾乎沒有改變,但沃洛卻受到了嚴重影響。1984年11月至1985年8月被遷移的525,000人中,有31萬人(占全省人口的8.5%)來自沃洛。戈達爾(Godar)等一些邊境地區有很大一部分人口(30%...
目前,無法確切地知道,有多少人淪為恐怖的受害者。1995年5月在亞的斯亞貝巴的審判中,就引用了1977年2月至1978年6月這段時期僅首都就發生了一萬起政治暗殺這一數字。試圖將受害者分為幾類,也許是非常不合適的(1979年被屠殺的親華的法拉沙猶太人等等)。
1974年9月12日,當時年82歲的海爾.塞拉西一世(Haile Selassie I)統治的帝國突然間崩潰時,其原因似乎顯而易見。圍繞其繼任者的不確定性、前一年全球性的石油危機、邊境戰爭、食品短缺以及中產階級因社會現代化而迅速增長的不滿,都令該政權變得脆弱,所以該政權未進行多少抵抗就消失了。軍隊決定接管。這支軍隊成立於1936至1941年意大利對該國殖民期...
甚至在冷戰尚未全面進行之前,法國就試圖在國際共產主義運動與反殖民鬥爭之間建立關聯。在被美國要求放棄海外殖民地的壓力下,法蘭西第四共和國試圖使華盛頓相信,向殖民地民族主義運動的任何屈服都等於自動邀請莫斯科接管。列寧的老話一次又一次地被搬出來以支持這種觀點:他曾說過,從東方通往巴黎的道路穿過阿爾及利亞。直到美國在越南戰敗後出現真空,非洲與共產主義這兩種怪異和熟悉...
1980年5月17日,即總統選舉日,秘魯目睹了一個毛派游擊隊的第一次武裝行動,該行動被稱為Sendero Luminoso(光輝道路,即秘魯共產黨)。為了宣布「人民戰爭」的開始,年輕的武裝分子找到並放火燒掉了丘斯奇的投票站。沒有人注意到。幾個星期後,首都利馬的居民發現狗從燈柱上垂下來,脖子上貼著鄧小平的名字。「修正主義」的中國領導人被指責背叛了文化大革命。是...
1984年,農村地區開始發生逮捕浪潮。桑地諾民族解放陣線代表卡洛斯.努埃維斯.泰爾斯為長期的預防性拘留辯護,認為他們「必須在農村地區進行數百次審訊」。反對黨成員──自由派、社會民主黨人和基督教民主黨人──以及工會成員因「有利於敵人的活動」而被捕。沒有可能的上訴方式。以極端暴力聞名的祕密警察部隊可以在不提出指控的情況下無限期拘留任何嫌犯。警察還可以使用他們認為...
大約有15萬印第安人居住在尼加拉瓜的大西洋沿岸:米斯基托、素莫和拉瑪部落群體以及克里奧爾人和拉丁人(混合西班牙語和瑪雅族的背景)。在以前的政權下,這些團體享有一定程度的自治權,並免於納稅和服兵役。上台後不久,桑地諾民族解放陣線開始攻擊印第安人社區,而印第安人社區決心維護自己的土地和語言。
尼加拉瓜是中美洲的一個小國,夾在洪都拉斯和哥斯達黎加之間,有著血腥的動盪傳統。從20世紀30年代開始,它由索摩查家族主導,其最近的負責人安納斯塔西奧‧索摩查‧德瓦伊萊將軍於1967年2月被「當選」為總統。由於擁有強大的國民警衛隊,索摩查家族一點一點地控制了25%的所有可耕地和大部分菸草、糖、大米和咖啡種植園以及該國的大量工廠。
被判刑相對較輕(三至七年)的人被送往格拉哈斯(granjas)。這是卡斯特羅時代的一項發明,非常類似於蘇聯勞改營。這些「農場」包括營房,營房的周圍是成排的鐵絲網圍欄和幾個觀察塔,由內政部的守衛負責。他們獲准向他們認為試圖逃跑的任何人開火。每個營地一般包含500至700名囚犯,每天要求工作12至15個小時。允許警衛使用任何策略,包括使用槍枝毆打囚犯,以使他們更...
在20世紀60年代的鎮壓期間,由於政治原因,有7,000至10,000人被殺、30,000人被監禁。因此,卡斯特羅政府很快就面臨著如何處理大量囚犯的問題,尤其是那些來自埃斯坎布雷叛亂和失敗的豬灣入侵的囚犯。
卡斯特羅甚至整肅了他的反對派。1959年7月,卡斯特羅最親密的顧問之一──空軍司令迪亞茲蘭茲辭職並逃往美國。接下來的一個月,卡斯特羅以有人正在計劃發動政變為藉口組織了一波逮捕行動。
共有約 233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美國聯邦上訴法院週五(6月18日)駁回了中國科技巨頭華為對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FCC)的訴訟,這也意味法院支持FCC稱華為構成國安威脅的判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