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主義黑皮書》第五部分 第三世界(132)

《共產主義黑皮書》:紅色帝國埃塞俄比亞

作者:伊夫.桑塔馬里亞

人氣 160

【大紀元2020年11月23日訊】紅色帝國:埃塞俄比亞

革命和門格斯圖.海爾.馬里亞姆的崛起

1974年9月12日,當時年82歲的海爾.塞拉西一世(Haile Selassie I)統治的帝國突然間崩潰時,其原因似乎顯而易見。圍繞其繼任者的不確定性、前一年全球性的石油危機、邊境戰爭、食品短缺以及中產階級因社會現代化而迅速增長的不滿,都令該政權變得脆弱,所以該政權未進行多少抵抗就消失了。軍隊決定接管。這支軍隊成立於1936至1941年意大利對該國殖民期間,以實現流亡君主的地緣政治野心,並於1950年與美國人並肩征戰朝鮮,表現出色。新政府被稱為臨時軍事行政委員會,即德爾格,由108名軍官組成。最初,德爾格內部的意識形態分歧似乎不重要,因為整個集團都團結在「埃塞俄比亞優先」(Ethiopia tikdem)的口號下。但這種諧和期是很短暫的。阿曼.安多姆(Aman Andom)將軍(具有厄立特里亞血統,是對索馬里戰爭的英雄,曾被任命為國家元首)與德爾格發生衝突,於1974年11月22至23日夜間試圖拒捕時被殺。幾小時後,其他59人也被處決。與通常的情況一樣,自由主義政治家也遭遇了與傳統主義者相同的命運,後者與前政權有關聯。德爾格的命運此後就與門格斯圖.海爾.馬里亞姆的命運聯繫在一起。他於1974年7月當選為德爾格首任副主席,並於12月21日公開宣布,該國將自此成為一個社會主義政權。

門格斯圖的權威傳記還有待撰寫。他喜歡扮演賤民,充分利用自己的黑皮膚和矮小身材(儘管他經常穿厚底鞋來掩飾這一點)來冒充奴隸(bariah)。這與曾處於帝國政權中心的阿姆哈拉(Amhara)族群背道而馳。儘管扮演這種弱者角色,但門格斯圖還是通過他的母親(真正的貴族)與特權圈子保持聯繫。他是私生子(其父是個文盲下士),得益於一位叔叔的保護。作為塞拉西政權的一名部長,他的這位叔叔使他步入了其軍事生涯的快車道。門格斯圖的學歷非常有限,根本沒有資格證書進入霍萊塔(Holetta)的軍事學校。該校是專門留給出身貧賤的人的。作為一個機械化旅的指揮官,他的領導素質在堪薩斯州萊文沃思堡(Fort Leavenworth)的一個培訓項目中兩次為他贏得了一席之地。他沒有思想上的包袱,但確實有強烈的權力欲。革命後,他花了3年的時間把對手們排擠掉。第一步是於1976年7月除掉謝摩爾.西塞.哈布特(Jamor Sisay Habte)少校,因其具有右翼傾向。門格斯圖與由特費里.本蒂(Teferi Bante)將軍領導的較溫和派之間的衝突日增後,門格斯圖於1977年2月3日下令讓其安全部隊用機關槍在德爾格會議上開火,殺死了本蒂及其7名支持者。然後,他着手消滅政治上的文職對手。

1974年12月由臨時委員會提議的「埃塞俄比亞道路」,於1975年1月成形。當時德爾格把銀行和保險公司與大部分製造業一起進行了國有化。最重要的是,1975年3月廢除土地所有權,並對財產所有權實施「每家一個」的限制,這顯示了該政權的激進性質。為了加快農村地區的土地改革,政府派出5萬多名高中生和大學生成立農民協會,並在被稱為澤馬查(zemacha,即合作)的運動中協助農村改革。由於德爾格反對學生為建立毛主義農民公社所做的努力,多數學生很快就對軍事政府懷有敵意,並試圖動員農民反對它。

當學生們返回時,他們成立了兩個相互敵對的馬列主義組織,叫做埃塞俄比亞人民革命黨(EPRP)和全埃塞俄比亞社會主義運動(All-Ethiopian Socialist Movement)也即Meison。總的來說,民眾對此沒什麼印象。兩個運動之間的對抗很大程度上是其種族構成的結果:EPRP主要由阿姆哈拉人組成,而Meison主要由奧羅莫人(Oromo)組成。儘管它們在意識形態和大多數政策問題上極為接近,但Meison最初是與德爾格結盟,而EPRP從一開始就反對軍政府。這兩個組織在厄立特里亞問題上也有分歧,EPRP接受分離,而Meison希望鎮壓分離主義運動。通過渲染這兩個組織之間的武裝對抗並譴責「白色恐怖」(EPRP所犯下的恐怖行為),門格斯圖相繼摧毀了這兩個運動。1976年秋,他首先對EPRP及其支持者發起了一場「紅色恐怖運動」。在4月17日的一場公開演說中,門格斯圖號召人們襲擊「革命的敵人」。之後,恐怖在1977年春達到了頂峰。他砸開了3個被認為裝有鮮血的瓶子。它們代表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和官僚資本主義。他以這種戲劇性的行動來支持自己的話。這場恐怖運動的很大一部分是由293個自治街坊聯合會(Kebele)所實施的。它們是由德爾格仿效法國大革命巴黎「部分」的模式而建立的城市民兵組織。軍隊為這些組織提供了訓練和裝備。Meison支持這一行動,這導致了EPRP在亞的斯亞貝巴(Addis Ababa)被消滅。接下來,德爾格突然攻擊Meison及其在政治局的盟友,為紅色恐怖的暴行而指責他們。11月11日,他們在德爾格的主要支持者阿特納夫.阿巴特(Atnafu Abate)中校(他特別殘酷地鎮壓EPRP)被處決之後,套在Meison脖子上的絞索開始收緊,該組織也成為安全部隊行刑隊(death squad)的受害者。坐在白色標緻504s汽車裡,這些臭名昭著的行刑隊可被立即辨認出來。

埃塞俄比亞新的最高領導人住進了1886年亞的斯亞貝巴建成後由孟尼利克二世(Menelik II)建造的大皇宮(Great Palace)。他不容置疑的領導風格通過極其精巧的通訊系統廣而告之,但並沒有使一個已經習慣了以前的獨裁統治的國家感到驚訝。門格斯圖的合法性在社會主義國家中毫無爭議。它們把他視為一個穩定的長期夥伴。在1977年2月的政變發生之前,門格斯圖於前一年的12月訪問了莫斯科。1977年4月,埃塞俄比亞中斷了與美國的軍事關係。古巴和蘇聯以大量的援助包括人員和裝備介入,這在擊敗厄立特里亞獨立運動和1977年7月索馬里在歐加登(Ogaden)的進攻中起了決定性作用。蘇聯領導人讚賞新政權所進行的蘇維埃化嘗試。這些嘗試有時是模仿在索馬里所發生的進程。該國當時是蘇聯的另一個盟國。

莫斯科更加奮力地爭取創造它所認為的將使一個社會能夠跨越一個決定性門檻的唯一工具:一個成熟的共產黨。但是,直到1979年,埃塞俄比亞工人黨組織委員會才成立。蘇聯認為,對於為慶祝革命十周年而將於1984年成立的埃塞俄比亞工人黨(EWP)來說,1983年1月委員會的第二次代表大會成果已足夠豐碩。自稱為「偉大的十月革命」的繼承人,EWP通過黨際協議被完全納入了世界共產主義體系。籠罩着這次成功的唯一陰雲,是蘇聯拒絕授予埃塞俄比亞「人民民主」地位,原因是該國存在多民族分裂並在經濟上持續依賴於西方。

黨的成長過快,導致黨員的成分「不能恰當地」反映社會的構成。儘管最初竭力表明任何人都可以入黨,但工人們卻成群結隊地遠離,占黨員總數還不到四分之一。超過四分之三的成員由士兵和公務員組成,代表了該國內部社會關係的現實。儘管農民占總人口的87%,但他們僅占黨員的3%。絕大多數領導人來自軍隊。EWP政治局大部分是由前德爾格成員組成的。知識分子只占黨的一小部分,因為他們的許多組織已經瓦解。(待續)

(編者按:《共產主義黑皮書》依據原始檔案資料,系統地詳述了共產主義在世界各地製造的「罪行、恐怖和鎮壓」。本書1997年在法國首度出版後,震撼歐美,被譽為是對「一個世紀以來共產主義專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總結」。大紀元和博大出版社獲得本書原著出版方簽約授權,翻譯和發行中文全譯本。大紀元網站率先連載,以饗讀者。文章標題為編者所加。)

譯者:言純均,責任編輯:張憲義

相關新聞
《共產主義黑皮書》:科學主義與犯罪意識形態
《共產主義黑皮書》:將人類動物化
《共產主義黑皮書》:階級戰爭
《共產主義黑皮書》:內戰——永久政治鬥爭
最熱視頻
【西岸觀察】不忍士兵睡車庫 川普開放自家賓館
【唐青看時事】習近平五軍壓境 拜登蒙在鼓裡?
【解密時分】諾查丹瑪斯預言:彭斯和美國大選
【時事縱橫】史無前例 美兩總統同時遭彈劾
【遠見快評】蓬佩奧暗示參選?拜登施政遭批
【解密時分】美國對台軍售十大利器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