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主義黑皮書》第五部分 第三世界(134)

《共產主義黑皮書》:「善意的脅迫」

作者:伊夫.桑塔馬里亞

人氣 111

【大紀元2020年11月29日訊】1982年至1985年饑荒期間人口大規模背井離鄉的主要原因,是想切斷游擊隊與其平民基地的聯繫,這樣說也許太過分了,但的確存在大幅度的地方人口流動。儘管厄立特里亞幾乎沒有改變,但沃洛卻受到了嚴重影響。1984年11月至1985年8月被遷移的525,000人中,有31萬人(占全省人口的8.5%)來自沃洛。戈達爾(Godar)等一些邊境地區有很大一部分人口(30%~40%)被清空,其中許多人在蘇丹反對派團體控制的營地裡避難。儘管饑荒在西方受到的巨大關注,但它並不是一種全國性的或前所未有的現象。儘管饑荒極為嚴重,但也不過是一場波及25%人口的區域性危機,且是可追溯幾個世紀的一系列饑荒之一。(最近的饑荒發生在1972至1973年,成為前政權垮台的主要因素。)數百萬農民的貧困使饑荒的後果愈加嚴重。這些農民此前被迫放棄了其儲備糧,以完成國家要求的交付定額。農民們已經被徵收了沉重的稅賦,且不得不在黑市上以極度飛漲的價格購買穀物,結果卻被迫以固定價格賣回給國家。他們中許多人還被迫處理掉他們的家畜,因此在最糟糕的時刻嚴重缺乏食物。當饑荒在1982年開始時,是一場真正乾旱的結果,但這場危機卻因貿易實際上的停止而顯著惡化,部分是源於對貿易商的嚴厲迫害,部分是源於一種普遍的不安全感。

通過控制援助和使民眾背井離鄉,當局將飢餓武器用於幫助實現其目標,這自然包括讓異見者噤聲和改進黨國對太空的「科學」利用。禁止非政府組織介入沃洛以外的地區以及挪用給提格雷的援助,迫使農村人口逃離游擊隊控制的地區,並湧向門格斯圖部隊控制的地區。這些強迫性轉移,常常是通過宣布糧食正在途中而促成的,表現為人口從乾旱的北部向較潮濕和富饒的南部轉移。在大多數情況下,這些轉移影響的不是饑荒受害者,而是受軍事控制的部分人口,無論他們在食物和地理位置方面的情況如何。德爾格部隊和提格雷解放陣線之間衝突肆虐的地區的居民就是一個恰當的例子。儘管從理論上講,人們可以選擇留下,但實際上,人口外流的規模意味著留下來沒有什麼意義。這種包容性的專制就是當局所稱的bego teseno──「善意的脅迫」或「為他人利益而進行的脅迫」。該政策是在饑荒爆發前於1980年推出的,目的是在大城市中尋找「志願者」在國營農場工作。那裡的生活條件非常惡劣,以至引起了英美反奴隸制組織的關注。

針對遊牧人口的「村有化」(villagization)政策遭到部落頑強、有時血腥的抵抗,而且在許多方面都是共產黨政權下農民戰爭的典型。如莫桑比克的情況一樣,其目的是將農村社區分成更容易由黨控制的協會,鼓勵農民「改變其思維方式和生活方式,並在農村地區創建新的現代社會中開啟新篇章,從而有助於建設社會主義」。與人口轉移計劃一樣,目標既是擴大國營農場部門,又是創造「新人」。正如地理學家米歇爾.富歇(Michel Foucher)所指出的,「饑荒的影響遠遠超出了受乾旱和氣候危機影響的地區,因為它被用作對該國進行重大空間重組的藉口。」儘管某些行動取得了相當大的成功,但這些行動的人命代價卻極難計算。安巴塞爾(Ambassel)和沃洛等某些中轉營14%的死亡率甚至高於饑荒地區所記錄的死亡率。這種無能造成了20萬至30萬人死難。他們被故意剝奪了得到國際援助的機會。有的人在突襲中或試圖逃跑時被殺;有的人在帶他們到應許之伊甸園(promised Eden)的安東諾夫(Antonov)飛機減壓的貨艙中窒息而死或凍僵;有的人則在沒有足夠食物儲備的情況下被拋棄,僅僅因為首批找到他們的人一時興起(有時是蓄意謀殺)。此外,還有從「封建主義」加速過渡到「社會主義」期間喪生的同等數量的人。

這場饑荒總體上給該政權造成了混合的結果。門格斯圖起初試圖掩蓋問題的嚴重性,但隨後又利用1984年秋在西方出現的令人震驚的飢餓受害者照片進行反擊。1984年11月16日,當情緒達到最高潮時,他宣布了轉移250萬人的決定。儘管里根政府對這一計劃懷有敵意,但他仍設法在企業界爭取到國際社會的支持。法國的反應有點淡漠。在那裡,法國知識分子對共產主義文化的熟悉,或許是無國界醫生組織(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決定抗議這次強制性移民背後的一個原因。由於這項決定,該組織的成員於1985年12月2日被門格斯圖政權宣布為不受歡迎的人。在更廣泛的層面上,良好的形象管理和聯合國專家的支持使該政權得以積累糧食庫存(其中大部分流向了軍隊),並從唱著聖歌《我們是世界》(We Are the World)的各種搖滾明星所製造的前所未有的人類團結浪潮中獲益。這首歌很可能是埃塞俄比亞戲碼在20世紀80年代初還是青少年的數百萬人腦海中所留下的唯一痕跡。

1988年以後門格斯圖日漸沒落的命運,部分與蘇聯共產主義的命運相吻合。1990年3月宣布了從戰區撤離蘇聯軍事顧問。到此時,力量平衡已開始偏向另一側。在所有戰線上,軍隊都在從厄立特里亞和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手中敗退,該政權向國際社會發出求救信號。暫停移民安置政策和炫耀性地宣布經濟自由化措施,與1989年5月16日發生未遂政變後軍隊最終的清洗同時發生。密謀者已被特務機關所滲透,報復行動極為血腥。1990年6月21日,門格斯圖頒布了總動員令,從理論上講它適用於18歲及以上的人,但實際上包括從足球場或學校拘捕的14至16歲的人。1991年,高等教育機構被關閉,所有學生被勒令參戰。當老虎鉗繼續對亞的斯亞貝巴收緊時,門格斯圖於1991年4月19日宣布,他打算組建一支與伊拉克同等規模、擁有100萬名以上士兵的應徵部隊。那時,他的軍隊已有45萬人(相比之下1974年為5萬人),以相當大的優勢成為撒哈拉以南地區最大的軍隊。隨著埃塞俄比亞軍隊繼續遭受重大挫敗,門格斯圖開始失去控制。1991年5月21日,他經由肯雅逃往津巴布韋的哈拉雷(Harare)。在那裡,反對羅得西亞(Rhodesian)白人殖民者鬥爭的英雄羅伯特.穆加貝(Robert Mugabe)給予了他庇護。1994年秋,門格斯圖被傳喚到亞的斯亞貝巴出庭受審,為埃塞俄比亞的悲劇負責。津巴布韋拒絕引渡此人。東德記者曾經在《埃塞俄比亞先驅報》(Ethiopian Herald)中援引他的話說:「我們將清算過去的魔鬼遺產,並將自然本身置於我們的控制之下!」(待續)

(編者按:《共產主義黑皮書》依據原始檔案資料,系統地詳述了共產主義在世界各地製造的「罪行、恐怖和鎮壓」。本書1997年在法國首度出版後,震撼歐美,被譽為是對「一個世紀以來共產主義專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總結」。大紀元和博大出版社獲得本書原著出版方簽約授權,翻譯和發行中文全譯本。大紀元網站率先連載,以饗讀者。文章標題為編者所加。)

譯者:言純均,責任編輯:張憲義

相關新聞
盲測調查:讀者如何評價各大媒體的偏見
【名家專欄】對生命的熱愛和對健康的熱愛
【名家專欄】「毅力號」和火星計劃背後的英雄
讓年輕人成為捍衛自由真理和正義的倡導者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以巴戰火 北京心驚 美擊七寸
【遠見快評】巴以衝突誰設局?新式戰爭警示台海
【拍案驚奇】台染疫驟增 以色列妙計重創哈馬斯
【秦鵬直播】疫情再起 官員甩鍋 李克強洩底?
【新聞看點】以色列精準擊殺哈馬斯高官 北京急?
【時事縱橫】亞洲多地疫情告急 陸爆千萬男光棍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